羊城便民伞还能“撑”多久?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9月17日08:03 南方日报

  

  绘图:吴文锋

  交20元押金,领取收据便可借一把雨伞,借伞后15天内,可凭收据和雨伞退回押金。地铁公司从2008年7月28日起推出的“便民雨伞”服务深受市民欢迎,月均借出雨伞超过几万把。但也有“好事”的乘客张波对此提出质疑,指称便民措施虽好,也要合法合规,比如押金如何监管,遗失雨伞押金如何处理,这些都不能烂账了事。张波认为按照广东省物价部门的书面答复,广州地铁便民伞收取押金行为迄今未在省物价局备案,根据广东省物价局关于印发《广东省保证金和抵押金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规定,广东省押金实行省一级审批制度,由省业务主管部门或者地级以上市价格主管部门报省价格主管部门审批,便民伞收取押金行为属违法。

  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则回复称,省、市物价部门只是说地铁方没有去登记备案,但没有对事情进行定性,并未认定地铁收取押金违法,不应该进行扩大化的联想解读。便民雨伞只是地铁公司免费提供的一项增值性公益服务,如果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省、市物价部门认为有必要对收取押金的行为进行登记备案,或者专门立法、设置法规条文,地铁公司会对此做出相应的调整或者完善相关手续,但是不会限制甚至取消这项便民服务。

  南方日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在广州的部分银行、商场、宾馆、饭店等场所,经常能看到这些单位、商家提供的便民伞,在遇到突然下雨时可以及时给市民带来便利。但是便民伞却面临着“撑”不下去的尴尬局面:借出去的便民伞被丢失或损坏,提供方想靠收取押金解决丢失问题,市民又不“买账”,借伞的市民越来越少。这次市民“发难”爱心雨伞的押金违法,让这些单位和商家感觉很受伤。便民伞还能“撑”多久,成了商家和市民必须直面的诚信拷问。

  地铁收取押金是否合法

  投诉

  地铁收取押金是否合法

  广州地铁车站设置的便民伞是一项“爱心”服务,144个车站都有固定的地点摆放便民雨伞,市民有意借取雨伞的,可与站点工作人员联系,交上20元押金,领取押金凭单后便可使用地铁公司提供的雨伞,借用后除APM线外各车站均可在15天内归还并退回押金。

  家住白云区的市民张波对此也很赞赏,他认为广州地铁站内推出的雨伞租借服务,是令人暖心的便民措施之一。它满足了下雨时部分乘客所需,体现了公共服务的细心和关怀。不过,由于提供的雨伞数量偏少,受惠人数十分有限,可谓美中不足。有一次,他回到市区,刚出地铁站就雷电交加,暴雨倾盆,更惨的是他没带雨伞。情急之下,他想到地铁站的租伞服务,便转头回去租雨伞。但他的想法很快就落空了:租伞处人满为患,工作人员宣告只剩最后两把,一大堆人只好郁闷散去,苦等大雨歇停。等待中,他到站内的雨伞架上数了数,一个雨伞架放12把伞,4个架子,总共48把伞。广州地铁日均客流量几百万人次,单按比例配置,48把雨伞显然难以满足需要。

  但最让张波失望的还是广州地铁收取的这20元押金。张波称,因生活需要(出地铁站时下雨),他于今年7月18日向广州地铁白云公园站借了一把雨伞。后因为收据找不着,他去地铁站还伞时,地铁工作人员拒绝退钱,称根据爱心雨伞管理条例,乘客遗失票据,雨伞不退。8月15日左右,他无意中找到票据,但是已超过了15天的还伞期限,他去地铁站退伞时同样被工作人员拒绝。张波不服地铁公司的决定,认为地铁收取押金行为违法,遂向省物价局提交书面的政府信息公开请求,了解其向广东省物价局答复其备案情况。经广东省物价局答复,广州地铁公司未在省物价局进行价格备案。张波又咨询了律师,根据律师意见,张波认为地铁方面价格行为违法。

  跟张波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陈华,据其介绍,她在8月份有次在珠江新城地铁站出口恰遇大雨,情急之下她转身回到地铁站服务台找到工作人员借伞。但不巧的是,她当时急于出门,忘记带钱包。“对不起,我们有相关规定,乘客只有缴纳20元押金,我们才能提供爱心雨伞!”陈华出示了身份证和羊城通,甚至为地铁公司留下了工作单位和联系电话,反复承诺第二天一定按时归还。她找工作人员苦苦哀求,但还是遭到拒绝。

  物价部门未定性,勿做扩大化联想

  回应

  物价部门未定性,勿做扩大化联想

  关于张波对便民伞押金合法性的质疑,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称,根据地铁部门了解,省市物价部门对于政府的定价目录里面,没有要求收取押金必须登记备案。省市物价部门只是说地铁方面没有备案,但是没有对其行为进行定性,认定地铁收取押金违法,不应该进行扩大化的联想。到目前为止,综合现实情况,他认为地铁提供免费的、公益性服务是稳妥可行的,收取押金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如果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省、市物价部门认为有必要对收取押金的行为进行登记备案,或者专门立法、设置法规条文,地铁公司会对此做出相应的调整或者完善相关手续,但是不会限制甚至取消这项便民服务。

  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则认为,地铁是服务行业,随时接受乘客或者纳税人的挑刺,不会有任何的憋屈,不管是个人有意或者无意的想法,他们都热情欢迎市民提出意见。对于便民雨伞的这项服务,他们得到了绝大多数乘客的了解和赞同,99.99%以上的乘客予以认可。地铁公司坚持这项服务不收费,这是一个不盈利的项目,谈不上霸王条款。至于收取押金,规定15天之内必须归还雨伞,这是引导市民遵守社会公德,不要有违诚信,形成一种社会风尚,用制度来保障爱心雨伞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交还给最需要的人,让社会形成一种自觉性。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任何时候和任何地点,哪怕雨伞损坏了,退回雨伞不会有任何障碍,不受押金凭证的限制。地铁公司只是公布一个游戏规则而已。地铁方面并不是借此牟利发财,而是在履行社会责任,保障更多的市民享受这种服务,用有限的资源让更多的人享用这种服务。

  收押金实属无奈

  现状

  收押金实属无奈

  南方日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在广州的部分银行、商场、宾馆、饭店等场所,经常能看到这些单位、商家提供的便民伞,在遇到突然下雨时可以及时给市民带来便利。但是便民伞却面临着“撑”不下去的尴尬局面:借出去的便民伞被丢失或损坏,提供方想靠收取押金解决丢失问题,市民又不“买账”,借伞的市民越来越少。这次市民“发难”爱心雨伞的押金违法,让这些单位和商家感觉很受伤。便民伞还能“撑”多久,成了商家和市民必须直面的诚信拷问。

  针对未带雨具市民,广州不少服务窗口单位都曾推出过“便民伞”服务。但由于种种原因,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市民借伞往往并不是很方便,除了“无伞可借”外,交押金、押身份证等规定,也让人觉得很麻烦。在珠江新城一家大型高档酒店,刚走进酒店,门口的一个便民伞架就映入记者眼帘,只是伞架上没有一把伞。向酒店前台提出借伞要求,工作人员从身边拿出一把伞后表示:如果是未退房住店客人,可以直接借出;如果不是住客,需要交纳20元押金,还伞时如数退还。

  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酒店一共备有20多把爱心雨伞,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外借得十分频繁。其中大多数借给了住客,也有部分借给了普通路人。没有收取押金钱,大多数雨伞没有按时归还。无奈之下,酒店只得收取押金,从这以后,借出的伞只有极少数未还。

  记者走访了五羊新村多家银行网点,这些网点大堂经理均称,出借雨伞是他们便民服务措施之一,以前他们网点采购一大批雨伞,但由于一开始不需要履行任何手续,归还率还不到50%。后来,银行采取了“抵押身份证”的措施,但借伞率又随之明显下降。当记者提出借伞要求时,工作人员表示,出借雨伞的服务以前有过,但由于归还率低,而且经常被损坏,现在已经无伞可借了。“如果按照这样的归还率和损坏速度,维持一个便民伞服务,需要不小的运转成本。”

  律师

  律师

  避免爱心单位“受伤”

  而广州的大型超市提供的便民雨伞温馨服务也很“受伤”。五羊新村一家大型超市负责人称,起初,碰上雨天,他们会给顾客提供雨伞,但事后能把雨伞送回来的顾客却是少之又少。有的时候,顾客借走的伞,等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损坏了,而他们也不好意思让顾客赔偿。后来他们就改变了服务方式,让超市工作人员撑着伞把顾客送到方便乘车的地方,而不把伞外借了。但是不外借以后,顾客又不满意,称他们还是要被雨淋到。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广州提供爱心雨伞的单位还是有不少,绝大部分都要收取20元到50元不等的押金,这些单位的负责人均承认,并没有向物价部门审批备案,他们跟地铁一样,只是提供便民服务。得知张波等人拿地铁爱心雨伞挑刺以后,这些单位的负责人均“人心惶惶”,对此感到不能接受。

  “如果这也违法的话,那我们就索性取消这项服务得了!”珠江新城一家银行负责人称,他们对这种行为感到受伤,认为伤害到了他们为人民服务的热情。

  金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兴斌称,对于个别不文明现象,服务单位的便民服务是比较好的,做得很人性化,方便了顾客,宣传了自身。个别人损坏或是不返还雨伞,这样的不文明行为,只说明个人素质不高,也反映出广州市民整体素质有待提高。他建议服务单位应加强管理,从源头上遏制这样的事情发生。近年来,广州经济发展速度加快,服务行业是城市的窗口,如果市民整体素质不提高,会制约服务行业的整体发展。他认为政府应该及时清理掉不合时宜的相关法律规定,以使相关单位提供的爱心雨伞等免费服务能够合法化,避免这些爱心单位的服务“寒心”。

  聚焦

  雨伞数量难以满足需要?

  不是每个市民都一定能借到便民伞

  张波称,作为公共便民服务,雨伞投入多少应该有严格的调查和考证,不是想放多少就放多少,广州地铁日均客流量几百万人次,单按比例配置,48把雨伞显然难以满足需要。要以科学的数据和比例为依据。就算刚开始把握不准,日后也应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直到改到合适为止。其实,一把雨伞的成本并不高,增加雨伞数量也不用增加庞大的投入,地铁公司何不把它做得更完美,让市民感受真正贴心的便民服务?一个好举措真正做好了,市民也不会吝啬赞美之言。

  回应: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便民雨伞是地铁公司向市民提供的一项增值服务,不属运输必须常务工作。雨伞数量有限,不是每个市民都一定能借到便民伞。如果是市民买不到车票,卡感应失灵,进不了站,那么这就是地铁公司的责任。有地铁工作人员抱怨称,本身车站配备的员工人数就有限,在下雨的时候还要抽一个人出来借伞,忙不过来并不奇怪。而且伞借完也很正常,总不可能一个站用一个车控室的空间来备伞,即使预备再多的伞,借的人数不确定,也不可能时刻做到无限满足借伞者的要求。而且这个站备多了,就有可能其他站不足,车站也会根据现场情况调伞过来,借伞的人数不像客流数据,具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因此存在一定的供求不平衡也是情理之中,况且备伞本身就是市民自身的责任,地铁公司的这项服务只是义务。

  收押金为何不申请?

  非垄断强制性服务,无需审批

  根据《广东省保证金和抵押金管理暂行规定》,从2004年1月1日起,未申领许可证的单位一律不得收取保证金、抵押金、风险金及性质相同的其他资金,否则按乱收费处理。申请收取保证金和抵押金的单位,应当向同级价格主管部门提交书面申请,申请内容包括:收取依据、项目名称、标准、范围、方式,保证或抵押期限、实施单位以及不予退还的条件等。起草有关法规、规章草案,凡涉及收取保证金、抵押金的,应事先征求省或有立法权的市价格主管部门意见。收取保证金、抵押金实行许可证管理制度。许可证由省价格主管部门统一印制,分级核发。张波认为地铁方面价格行为违法,不符合《广东省保证金和抵押金管理暂行规定》粤价【2003】286号规定,特向省物价局举报,请求该局依法处理。

  回应: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解释,针对张波等市民的质疑,地铁公司想表明几点意见。便民伞是向市民提供免费服务的便民公益服务,这不是地铁公司的本职工作。这项服务不是垄断强制性的服务,乘客可以自愿自主选择。地铁公司根据价格法等了解,中国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有2项基本的制度,对有充分市场竞争的行业领域,应该由市场定价,比如手机卖两三千元还是两三万元,市场自由调节。但是对于有垄断性、或者具有公益性质的行业或者服务,就必须对其收费进行指导,其定价须由物价部门审批。地铁属于公益性和垄断性行业,但是不代表其所有的服务或者其它经营项目,都必须经过物价部门审批,比如地铁的商铺租金的高低,就不需要物价部门的审批。

  一刀切没有人情味?

  曾尝试免费雨伞零押金,归还率惨不忍睹

  陈华称,她认为地铁方面一刀切的作法显得很是冰冷,收取押金主要是从制度上防范乘客不守诚信的行为,但是她出示了各种证件,地铁方面仍然要求收取押金,这种行为不是太人性化。事后她了解到深圳地铁免费借雨伞,并没有收取押金。她初步意识到广州地铁可能有不妥当的地方,后来她咨询了广东省物价局的朋友,得知各单位收取押金必须经过省物价局登记备案。但是地铁方面没有任何登记,其收取押金的行为违法。

  回应:市民对于地铁收取押金没有人情味的指控,不少地铁工作人员认为很委屈,称广州市民整体素质不是很高,不少人不太讲诚信。在他们没有推出这项押金服务之前,地铁公司曾经尝试过免费雨伞零押金,但是雨伞归还情况惨不忍睹。“你们去深圳地铁了解一下,他们推行免押金服务以后,大部分雨伞有去无回!”有地铁工作人员介绍,即使收取了20元押金,还是有部分市民不能按时归还雨伞,甚至还有不还雨伞的乘客。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成希 实习生 邱洁娜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