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发挥媒体的公共外交作用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19日09:17 南方日报

  

  “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张家口2012”现场。

  公共外交是一项全民的事业。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在出席昨日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开幕式时建议,如同《全民健身条例》,中央政府可制定《全民公共外交条例》,各地方政府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实施细则》。

  此外,继续发挥人民政协在推进公共外交中的重要作用,充分发挥各级政协委员个人知名度高和影响力大的优势,运用个人魅力为地方、城市公共外交和国家公共外交作出贡献。

  ●南方日报记者 杨春

  发自张家口

  郑万通建议,加强非政府组织和跨国公司的公共外交体系建设。鼓励非政府组织参与相应的外交与国际关系事务,在国际社会通过交流与对话,发出中国的声音;支持跨国公司把企业社会责任、境外企业文化建设、对外宣传工作与公共外交结合起来,充分发挥跨国公司在外交与国际关系事务中的优势和作用。

  “学术界、理论界尤其是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界要加大对公共外交理论与实践的研究,学者们要走出‘象牙塔’,深入到公共外交实践第一线,大量采用案例研究方法,总结我国公共外交的经验和教训,形成能够有效指导实践的理论和方法,为我国公共外交事业贡献思想和智慧。”郑万通说。

  由于重视媒体传播与合作,这两届公共外交年会都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对推动我国公共外交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切实的贡献。

  郑万通说,在未来,这一年会能够成为中国公共外交事业中有影响力的专业论坛,成为中国与其它国家和地区开展公共外交,促进文明对话的民间平台。

  “与企业合作创办海外媒体”

  南方日报张家口讯 (记者/林旭娜)昨日下午,察哈尔公共外交年会按专题召开分论坛,其中,打造中国跨国传媒集团的分论坛由南方报业承办。

  近年来,根据中央提出的构建舆论引导新格局和积极开展公共外交的指导思想,南方报业一直在探索如何“走出去”、提高国际话语权的发展模式。主题发言后,学术界和新闻业界多位专家进行了热烈碰撞和精彩点评。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说,要发挥媒体在公共外交中作用,只能疏不能堵。目前国际形势非常复杂,更要科学对待媒体作用。

  业内资深人士,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海外版总编辑詹国枢感慨,21世纪经济报道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商业报纸的领导者。

  察哈尔高级研究员、人民日报国际部记者王南认为南方报业是作为企业身份走出去的,对促进中国文化走出去,提高软实力有综合性的作用。在国际新闻的报道和对外报道上,从采写到刊发,表现出与其他地方媒体不一样的品质,不但不依赖国家级媒体,且有一定的突破性。

  在昨日的分论坛上,很多专家也不讳言南方报业的不足和面临的挑战,提了许多中肯的建议。

  王南建议,南方报业可以与中国跨国企业深入合作,在他们的海外市场创办媒体,帮助企业“走出去”,促使他们融入当地居民和消费者,传播企业形象,同时也可以在合作中分享成功的商业效益。

  另外,也有专家提出,目前包括南方报业在内的中国媒体在对外传播中主要受众仍然是以华文使用者,还没有真正“走进去”,需要培养大量的外语人才,加大对非华语受众的传播力度。同时,要加强国际问题研究和专门的对外传播人才队伍建设。

  “目前中国对外报道以华文为主有一定的原因,要实现多语传播还有比较长的路走,需要我们继续努力。”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央外办原副主任吕凤鼎总结说。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非则警醒,过去的辉煌,不等于未来的辉煌。他认为,在全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是记者,稀缺的不是信息而是观点,南方报业应加大投入,把自己的记者培养成意见领袖,打造一支延续过去30年优势的采编队伍。

  国际报道

  如何实践

  公共外交

  南方日报张家口讯 (驻京记者/赵晓娜 刘晓静)昨日下午举行的“打造跨国传媒集团”分论坛,来自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分别介绍了在国际报道中体现公共外交的实践。

  《南方日报》要闻部副主任金强表示,南方日报海外版将读者锁定为粤籍华侨华人,立足广东,让读者不单觉得话题“我关心”,更要让他们感到“关我事”。为此,南方日报海外版以国际化的视野和世界的语言讲故事,淡化传者主体色彩的表达方式,力求客观公正。

  《南方周末》资深记者张哲介绍南方周末将其国际新闻的定位从西方媒体的跟随者转变为全球媒体的同题竞争者。

  《南方都市报》常务副主编任天阳则介绍南都从与澳亚卫视实现股权合作,到与世华、万华在大陆、海外市场合作并获取经营收益与资本通道,再到实现港澳发行,并将地方版发行到美国。

  《21世纪经济报道》市场部总经理姜岚则介绍该报在开拓海外市场的创新实践。她特别指出,从2006年开始,《21世纪经济报道》开始主办“亚洲金融年会”。

  “中美战略互信与人文外交”论坛昨举行,专家认为

  要让美理解中国依然在转型

  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两国战略互信程度如何?人文外交对增强两国政府和民众的了解与互信,能发挥哪些作用?昨日,在“中美战略互信与人文外交”论坛的现场,各专家学者在探讨以上问题时,不时就以上问题碰撞出思想火花。

  中美两国是否存在互信?

  刘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在奥巴马上台以后,中美元首见面到目前为止是12次,可想而知,在高层层面存在信誉关系。中美对双方战略互信理解不同有心理差距,奥巴马上台以后,中国对美国的期待比较高,美国在金融危机中对中国期待也较高,但最后双方发现各自的期待与现实有很大差距。此外还有利益上的差距、思维上的差距、文化上的差距等。

  倪峰(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中美关系有四大结构性矛盾,第一就是战略互信问题,第二是经贸问题,第三是人权问题,第四是台湾问题。这四个问题是结构性问题,就是长期很难解决的问题。我认为,中美关系从2009年末开始进入到矛盾多发期、竞争性增强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美互信缺失很明显。

  邢苏苏(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研究部副主任):整个全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美之间出现了所谓的“囚徒的困境”。从中国讲,中国继续发展,肯定继续坚持这条路线,就是改革开放,继续融入世界,中国有这个底线。中美战略互信,我个人理解就是要制止中美恶性竞争,中美互不为敌,这符合双方的利益。

  达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中美互信不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是“高”和“低”的问题。中美差异如此之大,不要对“互信”有太多期待。美国很担心中国利用合作来破坏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而中国很担心美国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相对是更强势的一方,它对中国的怀疑程度更强。

  熊炜(外交学院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副教授):从传统外交方式来说,如果战略互信更多国家利益比较单一的情况下,比较容易的是达成大国所谓的战略共识或者互信共识。在当前的时代,利益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这种互信难度是非常大。

  人文外交如何提升互信?

  张胜军(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我认为,人文外交是一种精英外交,可能最能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精神,或者国家精神。人文外交在现阶段的意义,就是要让美国理解中国依然在转型,依然在负更大的责任。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一定要考虑最尖锐的问题,要在交流的基础上进行讨论,而不是掩盖一些矛盾。

  张志洲(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我们到底选择什么样的文化去跟美国交流,这就涉及到文化取舍的标准问题。文化交流过程当中,我们总体价值取向是走向现代化、国际化,要坚持这个方向走。此外,要把握传统文化的价值,这就需要政府的智慧。

  范勇鹏(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国际部主任、研究员):我个人认为人文外交分三个层次,第一是思想,第二是文化,第三是文艺。思想的传播和竞争,是导致话语的权利,这个是国际关系,也是中国的核心问题。文艺可以让人认识到你本国的“美”。中国要想在人文外交变得强大,不一定非得改变很多东西,就是要真实地面对自己,真实地面对世界。

  马加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公共外交还是以国家利益为出发点,做搞人文外交和公共外交,要文化融通为结合点。在我们跟西方,或者美国交往的过程当中,要看到我们的文化,也要看到人家的文化,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要改善我们国家形象,改善双边关系气氛,可以加强沟通和理解,减少安全疑虑。

  黄亚中(外交部高级外交官创新实践委员会综合组组长、参赞):实际上恰恰是民族国家行为最深层的东西,就是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中美能不能合作,能不能相扶持,这个不仅考验两国制度,也是考验两国人民的情商。此外,如果民间的力量可以动员起来,能够形成良性的互动,对于中美关系将会产生非常好的促进作用。

  潜旭明(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后):应该要加强中美在教育领域相互交流,为增进青年一代相互了解,增强留学生的活动建设。

  南方日报记者 魏香镜 发自张家口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