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我是一个很容易哭的人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19日07:07 大洋网-广州日报

  

  本报记者 苏蕾、实习生 郭宇昕 /文、邵权达/摄

  昨天下午,“浪子”王杰现身广州,为将于9月8日在天河体育场举行的2012“王者归来 风云再起”世界巡演首场广州站预热。发布会上,媒体印象中一贯沉默少言的王杰显得很健谈,更直言“多敏感的问题都可以问”。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表示,这些年的确改变了很多,从以前看到一些抹黑报道只觉得“懒得理你”,到后来听到不合意的敏感问题会“生气”甩手走人,再到如今会反思自己有没有做什么让别人不喜欢的事,“浪子”真的“长大”了。

  时隔12年再次在广州开唱,又是新一轮巡演的首站,王杰直言很期待。他说会沿用自己的香港乐队班底和加拿大的音控师,没有服装表演,也不玩飞机大炮。

  广州日报:这次演唱会有什么值得歌迷期待的吗?

  王杰:我开个唱会比一般歌手吃亏很多。首先,我不是帅哥,也不善于服装表演和肢体语言。我的演唱会不会有嘉宾穿插,不会换华丽的服装,也没有飞机大炮、天马行空。但是,我会以歌唱和音乐的品质取胜,尤其是音响方面,会让观众即使在露天也有坐在家里带着耳机听发烧唱片的感觉。

  广州日报:演唱会上会翻唱别人的歌吗?

  王杰:会有,会是歌迷在网上反映的想听我翻唱的歌曲。

  广州日报:你在微博上很活跃哦?

  王杰:我每天会在微博上看我的歌迷,我知道他们为了我这次广州和深圳的演唱会做了很多宣传,好几次我感动得都掉了眼泪。我是一个感性的人、一个很容易哭的人。歌迷永远是我翅膀下的风,我会为他们飞到飞不动。所以,我希望大家把所有演唱会的票根留下来(卖关子),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

  2015年后“封山”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很过气,

  但娱乐圈应该见好就收”

  发布会一开始,王杰就毫不隐讳地称,自己在创作上遇到了瓶颈,所以,2015年推出最后一张个人专辑和巡演后就会“封山”。再之后,他说自己希望骑着心爱的摩托从北京出发去流浪,完成一直以来的梦想——环游世界。

  广州日报:为什么再做一张专辑之后就告别创作,你说的“创作瓶颈”是指什么?

  王杰:做了这么多年,我在音乐上已经累了,所以,做完最后一张,给歌迷一个“交代”,就不会再创作了。其实,我的瓶颈很简单,该遭遇的都遭遇过了,该表达的事都已经写成歌了,我再也写不出人生还会有什么更悲惨的事情。同时,现在越来越多人不了解音乐,也不愿意花钱做音乐,所以我想在整个乐坛瓦解之前留下一点好作品,然后给自己一段时间去流浪。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很过气,但娱乐圈应该见好就收。

  广州日报:听说想在内地找个接班人?

  王杰:是,我希望能相中一个唱功和对音乐的热诚都品级一流、声音又很特别的。内地有很多“珍珠”,而香港歌坛不仅病了,还病得不轻。香港艺人都只能靠服装、靠绯闻取胜,甚至与媒体一起制造新闻。我也是受害者,他们说我酗酒、赌钱,但有拍过一张我做这些事的照片吗?

  广州日报:会去选秀节目选接班人吗?

  王杰:不会。去上那些节目的,都是有明星梦的人,而我要找的是一个不为名不为利的人,品德、修养是第一位的。所以,我会去街道或学校里找。

  广州日报:2015年之后就隐退,但又说会为了歌迷飞到飞不动为止,会不会有点矛盾?

  王杰:所谓退出,是指在作词作曲方面,2015年出最后一张专辑后,我不会再有新的作品了;做最后一轮告别演唱会之后,也不会再有王杰的个唱了。但不是说我就不理歌迷了,我还是会通过拼盘的商演去和歌迷们见面。我刚才为什么让大家把票根留住,是因为我有很多与创作有关的器材,包括吉他,可以回馈给歌迷。

  一直孤孤单单

  “如果偶尔能收到孩子们

  一个短信就是最大的快乐”

  很难想象一个人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快乐的事,但王杰似乎真的是这样。亲情、爱情、友情,于他都是残缺不全的。他说,如果人生再有一次选择,宁可做渔夫,都不要做歌手、做艺人。

  广州日报:你说,如果自己能够重新选择,不会再做歌手?

  王杰:是,如果人生再有一次选择,我打死都不会做歌手。娱乐圈有黑暗和丑恶的一面,我想用音乐来表达理想,但是现实不能是这样简单的状态。十多年来,我受的委屈不胜枚举,香港的媒体说我酗酒、好赌,甚至暴力,但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不喝酒、不赌钱的人。之前有些公司想要这么去塑造我的形象,媒体不听我解释就认定我是这样的人,影响到歌迷对我的看法,对我造成很大困扰。其实,我是一个“咖啡精”,而不是“酒精”。

  广州日报:如果重新选,你想做什么?

  王杰:也许做个渔夫吧,在大海上是我最爱的。

  广州日报:之前有说过曾被人在饮料里下水银把嗓子毒坏了,后来怎么治好的,现在唱高音有影响吗?

  王杰:一开始通过西医治疗,后来不断地看中医,包括现在也还在看。另外,我也通过其他方式控制发音,但回到以前是不太可能了。

  广州日报:生活中有没有一些快乐的事让你想要创作一些不那么伤感的音乐?

  王杰:我这个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的遇到过什么很快乐的事,每次好像快要有快乐的事情,可是还没到,快乐就不见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就是这样的,所以我的歌曲中快乐的比较少(苦笑)。

  广州日报:亲情、爱情、友情都没有给你带来快乐吗?

  王杰:亲情方面,我一直是孤孤单单一个人。我父母离婚比较早;我很想和孩子在一起,但抚养权不是我的。即使我实现了对女儿的承诺,买了最好的玩具和大房子给她,也没有什么改变。这可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给他们最好的东西,但其实他们并不真的想要这些。所以现在,如果能够突然收到一个短信或者一封邮件,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快乐了。

  解读王杰

  “浪子”不是塑造出来的

  “我不喜欢塑造,我喜欢真”

  昨日的浪子巨星、今日的传奇歌者,这是对王杰歌唱生涯最佳的诠释。提到王杰,很多人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独来独往”、“桀骜不羁”这样的词汇,其实,在他的冷峻外表下有着更多的是辛酸、无奈和坚持。

  广州日报:如果说曾经的浪子形象是配合歌曲而必须的,那现在的你是怎样的?

  王杰: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但“浪子”不是塑造出来的,我小时候的外号就叫“浪子”。我从小到大都比较孤僻,我不喜欢塑造,我喜欢真。

  广州日报:你写过一首歌叫《我知道我是一个过气的歌手》,当时是怎样的心境?

  王杰:每个歌手都会有过气的时候,只是你是否有勇气承认。那首歌是我在香港一个餐厅里写的,当时碰到两个大婶,一个说:快看,那不是王杰吗;另一个说:哪个王杰,哦,就是过了气的那个。我当时是在伤心难过的气氛下写出来的,事实上,我要谢谢她,不然我还想不到这首歌的歌词。

  广州日报:你还相信爱情吗?会有一天像罗大佑一样回归家庭吗?

  王杰:我不相信有永恒的爱情,尤其现在五花八门多了,更容易喜新厌旧。但我相信一见钟情和火热的爱,不过,我不会再结婚,因为我惧怕婚姻;我也不想再有小孩,因为害怕另一半变心,孩子是无辜的。说实话,如果再谈恋爱,我会有一些怀疑,不知道对方喜欢我的钱还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两个人相处时,对方一个不好的小动作,我就会很敏感。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