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放人勇士回国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18日07:07 信息时报

  

昨日,中国香港“保钓”人士抵达香港国际机场。新华社发
昨日,7名香港“保钓”人士在日本那霸机场登机。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电 经中国政府多次严正交涉和多方努力,日本方面昨日无条件放还了在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非法抓扣的全部14名中方人士及船只。其中7人当天傍晚时分从冲绳那霸机场乘机返回香港,另外7人当晚前往冲绳县石垣市,在检查和确认保钓船状态后已乘船离开。

  首批7人昨晚飞抵香港

  当地时间17日18时40分(北京时间17时40分)左右,7名“保钓”人员搭乘的香港快运航空UO657航班在那霸机场跑道滑行起飞。这7人中,包括登上钓鱼岛后遭日方非法抓扣的5名“保钓”人员和凤凰卫视两名记者。北京时间17日19时50分许,7名中国公民抵达香港国际机场,顺利返回香港。

  另据中国驻日本使领馆工作人员介绍,包括保钓船只“启丰二号”船长和船员在内的其他7人也于17日当天晚些时候乘坐日方提供的飞机前往石垣市。在石垣市,他们已在检查“启丰二号”船体情况和确认出航安全后乘船从海路离开。

  日方15日非法抓扣上述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并于16日晚和17日上午先后分两批将14人移交给福冈入境管理局那霸支局。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15日在对日方提出严正交涉时重申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主权的立场,要求日方确保14位中国公民的安全并立即无条件放人。

  香港特区政府表欣慰

  香港特区政府17日晚发表声明,对在钓鱼岛被日方非法抓扣的7名中方人士安全返回以及另外7名中方人士将乘“启丰二号”返航表示欣慰。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特区政府衷心感谢中央政府、外交部、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及我国驻日大使馆对事件的高度关注,多次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交涉,敦促日本当局立即无条件放人放船,并确保他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特区政府表示,会继续密切留意情况,与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协作,提供一切可行的协助,务求相关人士及船只平安回港。

  香港记者谈被日方抓扣细节

  每两个人戴一副手铐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被日方非法抓扣的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于昨日下午分两批启程回国,首批7人在那霸机场登机。香港记者蒋晓峰登机后接受采访,他表示,日方用两条性能、功能、体积比保钓船大很多的船只,强行将我保钓船逼停,并将保钓人士强行带到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警卫舰上。

  蒋晓峰还表示,日方将保钓人士铐上手铐是不可理解的,在去往机场的一路上,他们都被铐着手铐,并且还是每两个人被铐在一起的。

  揭秘

  每次出海保钓都签“生死书”

  在香港保钓船“启丰二号”8月12日出海前,船上每一位保钓人士都签署了“生死书”。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郑海麟前晚告诉记者,被日方最先扣押的5名保钓人士,都是他的朋友。

  “前期有参与开会,出过一些点子”,郑海麟介绍,“启丰二号”曾打算7月10日左右出发,但一直没得到香港特区政府的批文。保钓人士8月3日在厦门开会,计划8月6日出海,8月15日前赶到钓鱼岛,因等人推迟了几天。

  2006年10月26日,郑海麟也曾随船出海保钓,但还没出港就因严重晕船不得不下船。他透露,每次保钓出海前,每个人都要签生死书,表示知道这会有生命危险,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与台湾保钓人士只能“租船出海”出行不同,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有一艘自己的船“启丰二号”。“曾经有两艘,是捐款买的,但一条船一个月就要花两万多,一年要花20多万养着,所以卖了一艘,养不起”,郑海麟说。

  “启丰二号”出发前,他接到船上唯一一名大陆成员方晓松的电话。“他在深圳,自己开公司,我们认识差不多10年了”,郑海麟描述着35岁的方晓松,“小平头,身体很不错,是世界保钓联盟成员,自己建网站宣传保钓,还约我写东西。”

  电视直播中,当成功登岛后,船长杨匡声音哽咽着说“这一刻等了十年”。郑海麟理解这份激动。“2004年之后中国人就没上去过,靠不了岸,好几次都给拦回来,这次登上了肯定激动”。

  “而且这在历史上也会留下一笔,觉得自己为国家、民族立了功,我想每个热血男儿都会激动,他们都很有血性。”郑海麟说。

  新华

  新华时评

  放人是明智之举

  日本17日明智地决定放还抓扣的14名保钓人士。普天下炎黄子孙都为这些保钓人士的平安牵肠挂肚,因为他们的行动体现了中国人民捍卫固有领土主权的万众一心与众志成城。

  风不止则树难静。日本政府一日不叫停“购岛”闹剧,钓鱼岛风波就一日难以平息。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政府亟需三思而后行,看清被右翼势力裹挟的危险,放弃将钓鱼岛“国有化”,并切实阻止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等极右翼政客继续上演“购岛”闹剧。

  三思,首先当思历史观。钓鱼岛自古属于中国,只因大清王朝积贫积弱,在甲午战争中遭日本窃夺。从1895年至1945年,整整半个世纪,钓鱼岛成为日本侵华历史的现场证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日本法西斯无条件投降告终,钓鱼岛回归祖国怀抱,不料又因从来没有得到中方承认的美国所谓“托管”,自上世纪70年代初期开始被日本实际控制,成为中国人心中至今流血的伤口。在中国人民看来,日本不承认钓鱼岛属于中国,意味着它没有真心承认当年侵略邻国的不义和罪恶,有重走军国主义和对外侵略道路的危险。

  第二,当思此次风波的缘起,直面制造事端的责任。本来,“购买”钓鱼岛,只是石原等极右翼政客为捞取个人资本而炮制的一出闹剧,但日本政府不仅没有从中日关系大局出发加以制止,反把钓鱼岛问题当成一张人气政治牌,进而于7月底宣布正式启动钓鱼岛“国有化”程序,甚至声称考虑出动自卫队解决中日钓鱼岛争端。这一表态当即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愤慨与警觉。

  针对野田的讲话,美国《旗帜周刊》当即指出,日本政府有“向更好斗的方向发展的趋势”。有理性的日本媒体也为此感到忧虑。《朝日新闻》日前发表社论《危险的首相发言》,认为二战以来日本防卫政策的基础是坚持宪法第九条,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野田的行事太过草率”,表态“也太过危险”。

  第三,当思21世纪日本如何与亚洲邻国和平相处,又准备将中日关系引向何方?近代历史上,日本曾孜孜以求“脱亚入欧”,至今仍以被视为西方国家为荣。但从地理上、文化上和种族上,日本始终属于东方,属于亚洲。日本当年不尊重和欺侮邻国的“脱亚入欧”给自己和邻居都带来灾难,战后日本曾进行深刻的反思。40年前的中日关系正常化,这些反思乃是重要基础。

  面向未来,日本显然亟需重拾这些反思,重新思考与亚洲国家的相处之道。如果认为仅靠强化日美军事同盟,积极配合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就可以高枕无忧地继续窃据钓鱼岛;如果继续纵容国内极右翼势力在钓鱼岛问题上大肆鼓噪甚至被其挟持,那么日本将在错误和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据新华社电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