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路名在消失,新路名落俗套,给广州文化加分的路在哪里?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18日05:22 南方网

  摘要:最近,微博上关于珠江新城的路名寓意却引起议论纷纷。华明路、华成路、华利路、华就路的寓意原来是“名成利就”,这样浅显直白的寓意遭到了市民的质疑,其中不乏认为这样的路名功利心态过重的声音。在广州新一轮的造城运动中,大量的新路名将会涌现,广州是否还能有为人津津乐道,给城市文化加分的路名出现?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珠江新城的路名近期在微博上引发热议。

  在广州,有一段公益广告这样说:“孝顺,不仅在光孝路;诚信,不仅在执信路……”路名常常含有命名者希望的寓意在里面,吉祥、恩宁、长寿等愿望都融进了广州的道路里面。最近,微博上关于珠江新城的路名寓意却引起议论纷纷。华明路、华成路、华利路、华就路的寓意原来是“名成利就”,这样浅显直白的寓意遭到了市民的质疑,其中不乏认为这样的路名功利心态过重的声音。在广州新一轮的造城运动中,大量的新路名将会涌现,广州是否还能有为人津津乐道,给城市文化加分的路名出现?

  前世今生

  很多路名都寄托老广州的吉祥寓意

  相传老广州人在嫁娶的时候,花车行驶的路线是很有讲究的。花车要多绕有吉祥寓意的道路,远一点也没关系。例如在荔湾区要走惠福路、长寿路、梯云路,在越秀区要走应元路、珠光路、百子横路,而在海珠区则要走同福路、怡乐路等。正是因为广州遍地有这样美好寓意的路名,才形成了广州人这个独特的婚嫁习俗。

  这些拥有吉祥寓意的路名,多是在晚清或民国期间留下来的,经过百年仍然是广州人可能每天都要经过的地方。广东文献研究者、书画家梁基永告诉记者,1890年前后,广州城区经历了一次大扩展,新兴的街道都起了吉祥如意的名字。梁基永说:“多宝路、蓬源路、太平路就是晚清和民国留下的路名。晚清当时是称为大街,比如多宝大街、蓬源大街。民国成立后,把大街改为路,多宝大街改成多宝路,蓬源大街改为蓬源路。”

  有些为纪念历史名人的路名,可称历史遗产

  1949年以前,广州路名还有一个个性,就是不用其他城市的名字命名,梁基永介绍说:“因为全国很多城市都会采用其他城市名称来命名路名,例如香港有南京街、上海街,天津有沈阳道等等,这样会显得很没有特色。”这个传统在1966年永汉路改成北京路才被打破。梁基永还表示,广州纪念历史名人的路名倒是很多。“例如丛桂路,因翰林院庶吉士梁佩兰等文人而得名,意思是小小的山坡上种满桂花,桂花是科举的象征,寓意当地人文丰厚。崔府街是由于南宋丞相崔与之的府第而得名。这些广州古人用人名来命名纪念的方法,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历史遗产。”

  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路名被保留下来,而另一些路名则因打上时代的印记,被历史洗去。一些解放前就到了香港的老广州,一提起故乡,就会想起太平南的袅袅粤剧声。离乡的老人甚至不知道,早在1966年“太平路”的名称已经被“人民路”所取代。

  “名成利就”为路名落入俗套,信息量低

  在2010年广州市“两会”期间,广东省文史馆史学院院长、广州市政协委员黄淼章就指出“在这十几二十年中,广州的老地名消失了近2000个”。在老地名消失的同时,也有大批量的新地名涌现。据了解,全市一共有标准地名49565个。其中,从2001年到2010年10年间,共增加了11771个新地名。亚运前夕一年多时间里面,广州新增地名超过7000个。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也表示:“老地名消失还不是最重要的,最惨的是新地名把广州搞糊涂了,像我们这些熟悉广州的老广州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地方。”

  此前,一位名为“Frank_R ong”的网友的一条微博引起了一番热议:“一直觉得珠江新城的路难记,今天打车才听师傅说到原来要按‘名成利就’(华明路、华成路、华利路、华就路),‘国盛民安’(兴国路、兴盛路、兴民路、兴安路),‘安居乐业’(海安路、海居路、海乐路、海业路),‘清风明月’(海清路、海风路、海明路、海月路)这样来记的。”

  对于珠江新城“名成利就”等路的命名,广州市民政局地名委员会办公室随后给出的解释是,这些道路的命名由该街道的拥有者、开发商提交,所以如出现路面集合起来变成“名成利就”等的街名只是巧合。

  梁基永表示,撇除“名成利就”这样的路名有落俗套的嫌疑以外,这样的命名方式显然是不科学的。因为两个字的路名以“华某路”、“海某路”来命名的话,信息量会减少50%,市民对路的区分度就降低了,这会给出行的市民带来不便。

  华南师范大学岭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左鹏军教授也表示:“像华成路、华就路这些路名显然考究得不太够,经不起推敲。珠江新城的路名可以根据‘珠江新城’这个名字来设置内部的路名,命名的时候多一点考究,包括对这个地方的历史、地理特点、目前发展等方面的考究,也需要多动员一些对地方志有研究的专业人士来参与命名。”

  专家圆桌

  ●受访专家:广东文献研究者、书画家梁基永

  ●受访专家:华南师范大学岭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教授左鹏军

  道路命名必须遵从方便记忆和识别的原则

  南都:广州有不少路名是民国乃至晚清留下来的,当时的道路命名与现在观念上有什么不同?

  梁基永:民国期间的路名最大的优点是尊重历史,不会大量去改动晚清时期留下来的路名。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大批路名被改动。例如东风路昔日叫德宣路,1968年才改名东风路,有“东风压倒西风”的意味。“文革”结束后,很多路名都被改回原来的名字,但也有一大批路名沿用下来。除去意识形态的方面,不尊重历史的路名最大的缺陷是很难被人们记住。

  近一二十年确实是广州发展最快的时期,新城道路越来越多,但是路名的佳作是越来越少。上世纪90年代初,建设二沙岛时命名的路名还可以作为那个时期的代表作,例如大通路、晴波路、烟雨路等等。因为二沙岛没有文化积淀可以利用,所以路名采用旧羊城八景来命名。这样命名既很好听,也容易记。

  我觉得路名必须遵从的原则是方便记忆和容易识别,华利路、华就路等路名很相似,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是很难记住的,距离相近的路使用相似的路名容易使人混淆。

  尽量保留有文化的老路名,留住老广州的一些记忆

  南都:怎么看待广州有2000多个老路名消失的现状?

  左鹏军:“诗书路、一德路、文德路、先烈路”,这些路民国时期就有,有些还发生过重要历史事件。对于一个城市来说,这些具有文化纪念意义的路还是多保留一些比较好。它们既能够反映这个地方的特点,也能够表现这个地方的历史含义,大家会觉得比较丰厚、有韵味,城市也会显得比较有底蕴。建议多保留老路名,一个城市的记忆,地名有很强的时代色彩,民国、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以来,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色彩。如果老路名能够保留,城市前进的脚步就能呈现得比较清晰。

  我不主张让老地名消失。比如东山区并入越秀区,东山区太重要了,这是最老的文化区,不能够因为合并使东山区消失,能保留的尽量保留。又如北京路原名永汉路,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永汉电影院名字的由来,我不建议用大量的新地名覆盖老地名。

  当然,有些太老的、缺少某些文化含义的或者有明显缺点的路名可以改动,但是范围不适宜太大,应该尽量留住老广州的一些记忆。

  在一些旧路名消失后,可原地竖牌宣告原路名

  梁基永:不是所有旧路名都是好的,城市有拓展的必要,不是所有旧路名都要保留。就像任何建筑物都有自己的设计使用寿命,很多老街区的建筑物都到了使用极限,换成一批新的高楼大厦也是理所当然。整个规划改变了,旧路名的消失也无可避免。

  我们这代人可以采用一些折中的办法保留旧路名:例如把街道拆了建成大楼,可以根据原来街道名命名新建的大楼。此外实物保存的方法也可以考虑,以前路名刻在路面的石头上,出自名家之手,字很大很漂亮,但是在拆迁的过程中,写着路名的石头大多折断毁坏了,其实可以考虑把这些写着路名的石头镶嵌在新的建筑物上。也可以在一些旧路名消失后,原地竖一块牌子,告诉人们这里原来的路名是什么,曾经居住什么名人。这种做法国外和香港都有先例。

  ●谈谈这些名字

  海珠广场、黄埔大道的名字留下来,体现了对历史的尊重

  南都:有一种声音说,“广州的黄埔大道不在黄埔区,海珠路海珠广场不在海珠区,这容易给外地来到广州的游客带来混淆”,您认同这种看法吗?

  梁基永:海珠广场、黄埔大道留存下来恰恰是一笔历史遗产,体现了上一代人在命名地名的时候尊重历史事实。海珠广场原来是海珠石的位置,海珠岛和海珠石是广州的地标,由来已久。在外国人画的反映广州的风情画中,海珠岛和五层楼是识别广州的标志。“海珠区”是1949年后才出现的概念,海珠区以前被称为“河南”,甚至现在还有很多人保留“过河南”的说法。1931年海珠石因修筑沿江西路而被埋置地下后,用海珠区、海珠广场等地名来保留“海珠”之名,也是对历史的尊重。

  而黄埔大道是连接广州东郊和黄埔港的一条路,这条路在孙中山的《建国大纲》里面已经有规划了,当时命名是因为这条路通向黄埔港,现在这样命名是对那段历史的纪念。

  “越秀南”好过“团一大”

  南都:今年初,消息称广州地铁六号线的“越秀南”站要改名为“团一大”站,消息一出马上引来市民的质疑,您认为“越秀南”改名“团一大”是否合理?(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左鹏军:我觉得用“越秀南”更好一些。越秀南那一带是一个交通枢纽,“团一大”这个名字在标志性和地理方位的指示方面不够。我们可以仿效台湾的经验,用一些学校、医院等与市民生活密切相关的建筑物来命名会比较好。因为教育、医疗与每个家庭都相关,有很大的覆盖性,也体现出对教育、医疗的重视和关注。

  梁基永:简单化地用一次历史事件来命名也是没文化的表现。上海更有“党一大”,上海尚且不用其作为地名。

  此外,地铁站的命名应该尊重本地人的意见。如果这次命名的更改有咨询民意,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赞成命名为“越秀南”而非“团一大”。因为广州人都知道,“团一大”这个名字本身不好听,“团”和“臀”两个字在广州话的发音是一样的,“团一大”谐音让人联想到“臀部很大”的意思,这种更名是不尊重本地文化的结果。

  “广州塔”中规中矩,缺少文化冲击力

  南都:“广州塔”的征名经过一个征集和评选的过程,在当时的评委眼中,最终选用的名字“广州塔”优点是“与所在城市直接关联,简明直白,权威大气,不会产生歧义,容易识别使用”,缺点是“太直白,赋予不了塔浪漫的想象空间”。您怎么看待这种结果?

  梁基永:“广州塔”的名字出来之后,很多市民都会觉得有落差。原因之一是地名决策的行政官员都喜欢稳健、平稳的名字,因为一定不会出问题。但是掌握网络话语权的年轻人都喜欢有趣的名字,例如“小蛮腰”、“扭纹柴”等。行政官员和市民的口味是很难调和的,行政官员担心“小蛮腰”、“扭纹柴”这样的名字会引来很多非议,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选择一个中规中矩的名字,“广州塔”是一定不会错。

  左鹏军:公共建筑物地标的命名应该是市民广泛参与的,但是前提是市民有效参与的热情、水平、时间,有热情的不一定有水平。所以广泛征集下不一定能出好名字。专家论证环节很重要,可以加强。最后政府部门的确定环节应该要有非常充分的调研、征集、论证的程序再确定,这样会比较具有科学性。

  “广州塔”命名后,大家都习惯叫它小名“小蛮腰”,这是因为“小蛮腰”这个词比较风趣、轻松、传神,但是我始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开玩笑的色彩在里面,难登大雅之堂。“广州塔”命名的时候,网上争论非常多,当众说纷纭的时候,选择最平稳的名字会好一些。但从文化的冲击力来讲,的确有一般化的感觉。

  路名盘点

  各个时期的代表性路名

  晚清

  双门底

  在清朝,北京路唤作“双门底”,至今许多老人也还称这个旧名。“双门底”起源是在今天西湖路与北京路交界处,原有高楼一座,名“拱北楼”,楼有双门拱,故街名“双门底”。楼上设有一座元代铜漏壶,是广州城镇城之宝之一,据清人笔记所说“百年不爽”,也就是百年都不差分秒。

  以今天的西湖路(当时叫西湖街)为界,以北是双门底上街,以南是双门底下街。下街延伸至今天永汉电影院的位置,当时有城门楼一座,名为“大南门”,这是广州的内城楼之一,城墙就在今天的大南路与文明路一线。

  十三行

  “十三行”的地名一直沿用至今。清康熙年间,朝廷开海贸易,设立粤、闽、浙、江四海关,实行“以官制商,以商制洋”的策略,凡外商来华贸易或办理其他事务,都须经过朝廷特许的“公行”进行,广州十三行是钦定对外贸易经纪,总揽对外贸易,并负责转达承办官府与外商的一切交涉。实际上是兼有商务和外交双重性质的半官方组织。

  后来乾隆封闭闽、浙、江三关,仅留粤海关对外通商。广东人抓住这个千载一时的机遇,开辟自己的天地。全中国的对外贸易,几乎都流向了十三行。当时从事对外贸易的商行,其实不止13家,全盛时多达26家。

  民国

  纺织路

  70年多前,从现在广州海珠区草芳围到石涌口一带,一座规模宏大的工厂拔地而起。厂区占地38.64万平方米,由当时广东省国民政府耗资6340万元毫银兴建。这便是广东省营纺织厂,现今广州第一棉纺织厂的前身。后来,这一带渐渐又陆续建起麻织厂等多家纺织企业。于是,珠水之滨,江湾桥脚,纺机声曾经日夜轰鸣,震耳欲聋,出产的麻布、棉布等产品,源源不绝运往广州甚至广东各个地方。“纺织路”之名由此而来。

  执信路

  为纪念朱执信先生而名,附近还有执信中学。朱执信是中国近代资产阶级革命家、思想家。1885年10月12日生于广东番禺(今广州市)。1904年以官费留学日本,结识了孙中山、廖仲恺等革命党人。1905年8月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他被选为评议部议员兼书记。先后担任过《民报》、《建设》等刊物的编辑,积极从事资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宣传工作。1920年9月21日,他在虎门被桂系军阀杀害。孙中山曾痛惜失去一位“革命中的圣人”。为纪念朱执信,还建有执信中学。

  建国初期

  起义路

  起义路长为一公里多,宽为10多米。在1949年10月,解放军循着这条染满先烈鲜血的路,解放了广州。

  起义路在1966年以前叫广州维新路,1966年以后才改叫广州起义路。起源是1927年12月的广州起义。当年起义开始后,设于该路的旧广州公安局和旧保安大队,也遭到了工人赤卫队和起义士兵的攻击。被烈士鲜血染红的原公安局所在地,就成了中国第一个苏维埃诞生地。

  人民南路(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人民路这个名字,是“文革”期间才改的,由友谊路、流花湖东路、虎长路、长庚路、丰宁路、太平路合并而成,贯通南北。净慧路以南的人民北、中、南路,是越秀区与荔湾区的分界线,也曾经是广州最繁华的地段之一。

  人民南路(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最初叫太平路。一德路是清代广州的南城墙,太平路是西城墙,在状元坊处有一个太平门。以前西关经常火烛,由于人居密集,一烧起来,往往是火烧连营,人命财产损失惨重。街坊们深信风水之说,认为西关东面有一条打铜街,店铺多以打铜为业,犯了火星,应改街名为宜。几经讨论,最后改名为“太平街”。但这个名称并不为人们接受,仍以打铜街为名。后来西城墙被夷平,城基辟为马路,正式定路名为“太平路”,也就是现在的人民南路了。

  改革开放以后

  珠江新城

  以花城广场中轴线为界,花城广场以西的路名多数以“华”字起头,如华明路、华成路、华利路、华就路,这四个路名,将其中间的字串联起来,恰好与“名成利就”谐音。花城广场以东一带,大致为珠江新城中部,路名多以“兴”字起头,如兴国路、兴盛路、兴民路、兴安路,凑起来正好与“国盛民安”相符。

  而在珠江公园南北两侧,路名都以“海”字起头,北面为海安路、海居路、海乐路、海业路,南面为海清路、海风路、海明路、海月路,又恰恰可以与“安居乐业”、“清风明月”两个成语相对应。

  白云新城

  白云新城的道路命名相对简单,都是以“云”字开头为主,主干道是云城西路和云城东路,都是南北向的道路。东南向的道路有云城中一路、二路、三路,云城南一路到四路等。

  有意见认为,纯数字命名方式在查找和记忆上的确有很大的优势,对于城市管理方面也有很大的优势,但数字化命名缺乏文化底蕴,不能反映出文化特征。

  微言·大议

  @陶短房:这个习惯还是从民国时吴国桢搞上海华区建设时想出来的“民”“国”路命名法起源,天津的“道”“路”命名法则是师从欧洲。

  @广东梦里昙花:这样的路名须说功利,好歹也不过是愿望,权当天天过年讲“恭喜发财”吧,相比那些不知所谓毫无意义读来拗口的不洋不土楼盘名,这路名起得还算有点中国色彩了!

  @感受理财_阿邓:珠江新城的路名因相近而不易区分,看了才知规划者另有深意,而百姓不知。这位的哥也许也曾受过这堆××路名的折磨,难得的是他敬业认真,为了不为难自己也对得起乘客不兜路,琢磨出“清风明月、名成利就、国盛民安”的认路心得,这才让虚心了解的乘客豁然开朗!

  @广州士多啤梨:讲左个路名仲系好少人知。次次打车番IFC,都要同的士司机解释一大餐,就差未画个图比距睇。

  @西瓜二少:我觉得仲未够直接罗。如果系我,就肯定用“财色兼收”,“三年抱两”来做路名啦。

  下期预告(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近期台风来袭,太古汇写字楼的玻璃突然坠落;前不久,上海宝山一高层玻璃掉落,当场砸死一女子……频频发生的高层玻璃掉落事件引发了人们对玻璃幕墙的安全关注。这究竟是施工质量问题,大厦物业安全维检意识薄弱,还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力,以及如何采取有效措施降低意外的发生,都是我们将要探讨的问题。

  编读互动

  如果你对我们的话题有任何意见、建议、评论,欢迎@新浪微博“南都城市新观察”,期待你的热情参与。

  采写:南都记者 冯嘉安 实习生 冯欢珊 供图:CFP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