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悦悦之殇:佛山如何“震后重建”?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15日08:26 南方日报

  

  经历了“小悦悦事件”后,看到孩子在道路或店面前玩耍,家长寸步不离地跟着。

  上午时分,广佛五金城61座1-2号“越尔顿轴承机电”档口,老板娘张义正在繁忙地整理货物,手机和座机的铃声,时不时交叠响起。

  而在五金城27座S3号店铺,曾经在这里做过8年相同生意的“瑞鑫轴承”,招牌不知何时已被拆掉,人走楼空。

  在2011年11月之前,这间店铺的租客,是来自山东冠县的四口之家:一对夫妻、7岁的儿子和2岁的女儿“小悦悦”。2011年10月13日,一个雨天的傍晚,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

  一辆白色面包车将走在巷道的小悦悦碾轧在地,6分27秒后,在经历了另一辆小货车的无情碾压和18个路人的熟视无睹后,年仅2岁的小悦悦最终未能挽回生命。

  而后,全球舆论一片哗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18个冷漠路人和佛山这座城市,被“冷血”、“道德滑坡”等标签淹没,全社会口诛笔伐,掀起了无数“道德”大讨论。

  “小悦悦事件”后留下的阴影

  □事发后,一些有孩子的档口把孩子带回老家交由老人照料。“具体也说不上怕小孩受到什么影响,就是觉得这里有点乱,对孩子可能不太好。”

  在“小悦悦事件”过去9个月之后,记者重访广佛国际五金城,这儿的一切早已恢复平静,依旧生意热闹,车来人往。而五金城一些细微的变化,多在一些有孩子的档口里悄然发生。

  “达江机械”离小悦悦发生车祸地点不过10米远,档口从2008年开始,由一对来自清远的年轻夫妇经营着。男的叫谭镜钊,女的叫吴成香,他们的女儿两岁多。

  谭镜钊闲暇时喜欢玩电脑游戏,与记者聊天时,他十指在键盘上翻飞,眼睛紧盯着显示屏,很难抬头看人一眼。他说,事发当时他就是这个状态,直到小悦悦妈妈痛哭,众人围观时,他才知道出了事。

  事发后,他们心里有阴影,怕孩子受到影响,带回老家交由老人照料。“具体也说不上怕小孩受到什么影响,就是觉得这里有点乱,对孩子可能不太好。”

  而在另一边,“越尔顿轴承机电”的老板娘张义,也在小悦悦事件后,特意花钱从老家村里请来两位远房亲戚照顾她3岁的小儿子,寸步不离。

  记者到访时,两位老人正抱孩子在店门口玩,在交谈中,张义时不时地瞟他们几眼,确定安全后再扭头继续和记者聊天。有那么一会儿离开了她的视线,张义立刻从电脑桌前起身走出来,操着山东话喊他们,“过来一点,注意车”。

  而在59座25-26号的“新具轴承”档口,同是小悦悦山东老乡的冯晓红说,她已把家公家婆接到身边租了房,专职照顾10岁儿子和8岁女儿。虽然如此,她和丈夫依然经常叮嘱孩子,放学后不要走到学校外面,等爷爷奶奶去接。

  这里依然是“陌生人的商业社区”

  □从乡村熟人社会来到城市陌生人社会,他们的交往维系仍然是与老乡们说几句话,不是老乡的,即使相邻也很少联系。

  令人诧异的是,虽然“小悦悦”一家早已成为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但记者寻访五金城,却没有人知道“小悦悦”一家是什么时候搬离的,隔壁鞋材店和对面盛记贸易商行的老板都没有察觉。邻居们只能猜测:大概是回山东老家去了吧。

  小悦悦的惨剧就发生在伶利五金电器批发部的侧面。店主陈桂伶今年26岁,已经在五金城待了10年了,一个人打理着60平方米左右的店铺。对于周围和她一样经营着五金店的同行,她坦承“基本没有交流”,只是和斜对面砂轮店的女店主说过几句话,算是有点头之交,尽管她俩最近的一次“交谈”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

  小悦悦的另一个山东老乡冯晓红,在五金城经营4年有余,也不清楚对面荣耀螺丝店的老板是哪里人,“平时基本都是与老乡们说几句话,不是老乡的,即使相邻也很少联系”。

  10年间,广佛五金城这座商业大杂烩,吸引了来自鲁、浙、湘、粤等地客商的2000余家商铺汇聚于此。五金城所在地六联社区常住人口约6500人,外来人口则约18000人,将近是本地人口的3倍。

  因为鱼龙混杂,五金城的治安状况令人担忧。陈桂伶曾三次被抢了包,她说在这儿缺乏安全感。在五金城路口的摩的司机梁生在路口载客8年,他说对五金城车祸、抢劫等事件已习以为常。

  六联社区办事处大厅内挂着一副大沥镇各村居综治、维稳、流管工作状态三级信号预警图,绿色代表形势平稳,红色代表形势趋于严峻,黑色代表形势严峻。六联的黑色在大沥东部地区的一片红绿相间中显得异常扎眼。

  “小悦悦事件”发生后,中山大学人类学博士周如南曾前往广佛五金城,对五金城这个商业社区的生态进行了调研。调查发现,在五金城里的经营者基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与市场里的其他人进行深入交往。

  “从乡村熟人社会来到城市陌生人社会,他们的交往维系仍然以在熟人社会中建构出的基于血缘和地缘关系为主。五金城内的交往对象多为供货商、拿货商、管理方等,这些交往是工具性的、弱联系的,并不会产生熟人社会强联系所依附的道德、义务等文化意义。”

  他们也渴望“温暖佛山”

  □五金城里的人生活照旧,但小悦悦事件俨然是长在他们肉里的一根刺,稍一触摸就生疼。他们希望社会多一些福叔、奥迪哥那样的人,媒体也应该多报道这些好人好事,“我们看了心里会舒服些。”

  表面上看,虽然生活在五金城里的人生活照旧,但“小悦悦事件”俨然是长在他们肉里的一根刺,稍一触摸就生疼。

  作为同行及山东老乡,小儿子又与小悦悦同龄,张义不愿意提起“小悦悦事件”,但在生活中“小悦悦”这三个字会在某个不特定的场景“突然地跳到脑子中来,心里一惊。”“比如在网上看到车祸的新闻,或者自己的小儿子突然不在视线之内。”

  她说这个社会无情的人太多,但如今依然想不通这个社会另一些人的做法:小悦悦父亲王持昌痛失爱女不愿面对公众,而被他们质疑为想要吞掉捐款,不得不几次出来找媒体捐助他人;救起小悦悦的阿婆陈贤妹也有人质疑她炒作,想出名要钱。张义说自己有些憎恨那些人,“质疑他们的人,才是炒作!”

  张义还记得几年前她第一次来到广州,出火车站时面对车水马龙找不到方向,她找到树底下的一位大娘想问路,才刚开口对方就起身回避,边离开边拧着眉头瞪着眼睛蹦出几个听不懂的粤语词汇。“虽然听不懂她说什么,但我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不友好的东西。”从这以后,“外来的”她就不敢随便找人搭讪。如今除了做生意,张义就是坐在电脑前看PPS里的家庭伦理连续剧,几乎不迈出档口。

  张义还想起去年春节回家时,说起小悦悦的事情,亲戚们都责问:“佛山那边的人怎么都那样,你还是回来做事情吧。”张义说,她并没有留在佛山的打算,做生意到处漂泊至今,只想多攒一些钱供孩子长大成人,然后便回老家养老。

  “小悦悦事件”后,每天上网浏览新闻成为了张义一直保留的习惯。她也能说出福叔、奥迪哥,还有最近的“救人妹”舒舒,她希望社会能多一些那样的人,媒体也应该多报道这些好人好事,“我们看了心里也会舒服一些,也会有更多的人转变。”

  修复城市形象,寻找佛山之美

  “小悦悦事件”,让佛山成为中国社会道德大地震的“震中心”。人们口诛笔伐,指责“佛山无佛心”,是“彻头彻尾的冷漠城市”。然而,佛山人却是一肚子委屈,他们认为,单以一两件突发事件评判佛山冷漠并不客观。

  佛山如何扔掉掺杂了众多公众情绪的“道德包袱”?如何修复在某种程度上被妖魔化的城市形象?

  那些不能忘记的好人

  7月2日,顺德街头,年仅16岁的外来务工人员李舒舒为了救自己看护的小女孩思雯而奋不顾身,以至于被卡车撞倒,造成右脚粉碎性骨折。即使在医院,她也在深深内疚自己未尽到完全的责任,关心别人的伤势远胜于关心自己。

  李舒舒也因救人的义举,被网民封为“最美打工妹”。李舒舒也曾受小悦悦事件震动,她说,自己以前也听过小悦悦事件,那个时候她就想:每个人都会成家立业、有自己的小孩,将心比心,为什么危急时刻不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呢?

  在佛山,像李舒舒那样的温情与义举比比皆是,例如勇救落水母女事后不留姓名的工程师谢林辉;送自杀外来工去医院并留下3200元钱的“奥迪哥”;下水救人不幸遇难的英雄船长李福根;驾驶警用汽车拦截“火车”的公安巡警卢绍毅;在九江大桥坍塌时,用身体截停7辆汽车的外来工王文田、谢凤运、刘金行;离任时被6个村居集体上书挽留的民警梁志毅;还有近期九载帮扶30多位孤寡老人的“智哥”;痛失儿子而提议捐献器官的母亲……

  平凡处见真情

  这些不能忘记的“好人”,在温暖着佛山这座城的同时,他们的事迹也在现实社会中、网络上蹿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说,最近“奥迪哥”、“托举哥”等一些人的走红,有两个原因,首先,广东曾经发生“小悦悦事件”,很多人至今没忘,从道德的冷漠到现在这种道德的温情,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反差,强烈反差下必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另外,这些“好人”都是非常普通的人,他们的事迹也很平凡、很朴实,这些人都在大家身边,很贴近群众生活。在后一个阶段政府开始介入,近期广东出现的几个典型正好符合社会的潮流,经过官方推动,就在全国很快传播开来。

  范院长说,现在社会非常需要像“托举哥”、“最美的哥”、“救人妹”这样的典型,我们身边有太多人需要帮助了。我们自己本身也会需要别人的帮助,但我们不能单靠几个典型,需要全社会动员起来,在道德建设方面有所提升,将来遇到问题时可以互相帮助,这样才能够解决问题。

  另外,范院长还建议说,社会有真善美,也有假恶丑。媒体可能去揭露假恶丑,起到反思的作用,但是假恶丑毕竟不是社会的主流,我们的媒体应该在真善美的弘扬方面多下一点功夫,真善美的报道影响也会非常大。

  ■“小悦悦事件”档案

  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本名王悦)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引发网友广泛热议,全球媒体关注。

  2011年10月20日,省委常委会研究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说,“小悦悦事件”让人痛彻肝胆,心灵受到巨大冲击。我们在消除贫穷追求财富增长的过程中“一手硬”、“一手软”,是导致这种社会冷漠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对此我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呼吁要认真反思出现小悦悦悲剧的根源,要用“良知的尖刀”来解剖人们身上的丑陋,要忍着揭开疮疤刮骨疗伤的疼痛,唤起全社会的警醒和行动,在公众参与下创造一种扬善惩恶的制度条件和社会环境,努力减少和避免小悦悦类似悲剧在广东再次发生。

  随后,包括广东省政法委、社工委等10多个部门在内的社会各界开展了“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大讨论。

  部分律师、学者建议将见死不救、见危不助等行为入罪,也有很多学者表示,与其立法惩处“见死不救”,不如立法鼓励和保障“见义勇为”。省政法委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信息,问计于民,征求救济机制、奖惩机制方面的意见与建议,意见或会成为广东省制定相关政策的依据。

  2011年10月21日零时32分,小悦悦伤重不治离世。

  2011年10月23日,广东佛山280名市民聚集在事发地点悼念小悦悦,宣誓“不做冷漠佛山人”。

  2011年12月11日,救人阿姨陈贤妹获得“责任中国”2011公益盛典的“公益行动奖”,2012年2月获“2011年度广东十大新闻人物”奖。

  “小悦悦事件”之后佛山好人好事层出不穷。顺德“奥迪哥”救人留钱不留名;三水船长“福叔”李福根跳水救人溺亡;“佛山好警”梁志毅离岗位时被6个村居联名挽留;顺德“英雄哥”谢林辉勇救落水母女不留名;顺德16岁“最美打工妹”李舒舒车轮下舍身救女童;南海九江父子携手救起落水四人等。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张素圈

  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卢奕诚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