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愿望是把这些人绳之以法不想再有孩子遭到这样的伤害”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12日04:29 南方网

  摘要:8月10日早上,为“永州11岁幼女被迫卖淫案”不断上访的唐慧走出劳教所的大门。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唐慧扰乱社会秩序,决定对其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此事引起国内舆论普遍关注。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走出劳教所大门,唐慧昨日在长沙接受南都采访,讲述自己为女儿一案得不到公正判决而不断上访、六年里四次被“抓”的艰辛经历。

  8月10日早上,为“永州11岁幼女被迫卖淫案”不断上访的唐慧走出劳教所的大门。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因唐慧扰乱社会秩序,决定对其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此事引起国内舆论普遍关注。

  10日傍晚,唐慧在长沙一家酒店的房间内,接受南都记者采访。作为一个母亲,唐慧讲述她在女儿被强迫卖淫、强奸案发后的六年,她为女儿一案能得到公正判决而不断上访先后四次被“抓”的艰难之路。

  “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出来”

  姜英爽: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要被放出来的?

  唐慧:就是今天早上八点半。我在劳教所做早操,劳教干部叫我回房,要我换回自己的衣服,我当时不明白他们带我去哪,没有人跟我说。到了门口的办公室里面,那是解除劳教的场所吧,在那里我看到了我们当地政府,还有当地公安局的人。我就跟劳教所民警说,是不是想把我交给他们?他说是呀,可能你被解除(劳教)了,他们是来接你的。我说我不要跟他们走,他们还会把我关起来的,我不要去。既然你们要解除,我就是自由身,我要去找我的亲人。后来我看到了解除劳教的证明。我还是很高兴,我终于被放出来了,我可以跟我的孩子在一起了!

  姜英爽:你想过会这么快被放出来吗?

  唐慧:没有。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当地政府、公安都知道我是被媒体关注的人,可是为什么还把我搞进去呢?我想他们是做了充分准备的,所以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出来。

  姜英爽:本来你是准备长期在里面待下去了?

  唐慧:是的,我想到还有那么多关心我的人,这是我在里面坚持的希望所在。而且还有女儿在外面等着我。

  姜英爽:在劳教所里,你曾经见过律师一面?

  唐慧:是的,第四天,律师到劳教所见到我,叫我在里面千万不要想不开,说外面很多人关注我,一定会把我救出来。我不相信,我怕他们是在安慰我。

  姜英爽:你在里面,有想过走绝路吗?当地政府把你形容成一个偏激和极端的人。

  唐慧:我没有想过自杀。因为我始终没有真正绝望过,虽然他们把我弄进去了,但我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我的律师还有媒体都不会看到我和孩子眼睁睁分开,生不如死。孩子看不到我,她肯定受不了。没到真正绝望的时候,我是不会轻易放弃我的生命的,假如我死了,我的女儿怎么办?她不是彻底没有希望了吗?

  姜英爽:你在你女儿心中的位置太重要了,是吗?

  唐慧:是的。

  姜英爽:我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很难,但是作为她的母亲,你过得更难。

  唐慧:在孩子的心里,作为她的妈妈,我肯定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也许比她的生命还重要。每次给我发短信,写信,她都很担心我,哪怕是一点感冒。她说,她希望我永远健健康康,她还画了一幅画给我,希望我永远不死也不老,陪伴着她。

  姜英爽:你就像她的一个守护神。

  唐慧:是的。没有我陪伴她,她肯定是活不成的。(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旁白:六年前,11岁的女儿忽然失踪,唐慧多方查找后才发现乐乐遭到多人强奸、轮奸,并被弄到一家休闲中心强迫卖淫。3个月时间内,这个小女孩被迫接客100多次,其间还多次遭受毒打。唐慧救出了女儿,并多次到公安机关要求立案,直到两个月后引起湖南省公安厅关注才立案。

  “我从没告诉她这个世界是丑陋的”

  姜英爽:事情发生后的六年,你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唐慧:很绝望很痛苦。面对孩子的眼泪,面对孩子的脆弱,面对上访被打击被报复,我都觉得我内心承受不了。

  姜英爽:对孩子,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是觉得对不起她,没能保护她?

  唐慧:是这种感觉,我对不起孩子。所以我一定要为她做最后的努力,把坏人绳之以法。

  姜英爽:你会生活在悔恨里面么?

  唐慧:一直都是。

  姜英爽:你悔恨什么?

  唐慧:我的无知,我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坏人,也从来没有告诉孩子要注意这些事情。

  姜英爽:你后悔自己没有告诉过孩子,这个世界是有邪恶的?

  唐慧:对。我只想到让她去上最好的学校,让她去学画画,学跳舞。而这些都需要钱,需要我的双手去努力才赚得回来。我只想去多赚钱,从来没有想过放弃生意,多陪陪孩子,说说心里话。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孩子多注意社会上的坏人,哪些人是不能接触的。

  姜英爽:如果时光能回到六年前,你有好多事情是没有来得及为孩子做的。

  唐慧:如果回到六年前,我会花一半的时间去陪孩子。

  姜英爽:女儿发生这个事情,完全出乎你的意料?

  唐慧:是的……

  姜英爽:你是怎么发现的?

  唐慧:女儿失踪了,我没有想到就在家门口附近,就想到外面去找,以为是那些在社会上混的人把我的孩子拐走了,就在外面找了两个月。

  姜英爽:那是很绝望的两个月?

  唐慧:是的。

  姜英爽:想过孩子落入不测了吗?

  唐慧:想过,想过很多种。想过孩子被打断手脚在外面乞讨,想过被卖器官,也有人提醒了我想不到的,说孩子很漂亮,会不会被拐卖到那种地方。

  姜英爽:出事前的乐乐是个怎么样的孩子?

  唐慧:活泼可爱,人见人爱。但是她这样,没想到养成了不怕陌生人的性格。

  姜英爽:在她眼里,这个世界是充满了美好的?

  唐慧:对。我从来也没有告诉过她这个世界是丑陋的,有坏人。

  姜英爽:这也是你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唐慧:是的。

  姜英爽:你觉得这是做母亲的失职?

  唐慧:是。(流泪)这是一辈子也无法挽回的。

  姜英爽:你是怎么找到孩子的?

  唐慧:有一天晚上,一个人打来电话,说让我去那个洗浴中心,说好像在那里看到了我的孩子。我当天晚上就找了两个亲戚扮成嫖客进去消费,看看是不是女儿在里面,但是去了两次都没有看到孩子。他们都说是不是别人看错了。可是我不相信,哪怕有一点点希望,我都要抓住这点希望。我就跑到洗浴中心对面的楼上整天守着,守了大概一周都没有任何收获,到了傍晚的时候,那里的灯一定是很昏暗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后来我就装成捡垃圾的,戴一个草帽,把头发捞起来,在附近那里转,我真的看到我的孩子的背影了。我不敢贸然进去,就打电话让我亲戚去看,他们进去看,真的是的,我才进去找。

  姜英爽:你还记得自己找到女儿的时候她的样子吗?

  唐慧:她看到我没有任何反应,眼睛呆呆的,望着我。有三四个人在店里面,但是他们不准我带走孩子,我就报警,找到主办我女儿失踪案的人,他来了看了看,就走了,我拦住他不让他走,他说让我说说好话,把女儿带回家就行了,后来我打了110,才救出来女儿。

  “我也知道这条路有多漫长”

  姜英爽: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女儿的遭遇的?

  唐慧:我救她回来的那个晚上。她哭着和我们说她的遭遇,那晚上我们一家人都没有睡觉。我很绝望很痛苦,我当时就发誓,一定要把坏人绳之以法,一定要为女儿讨个公道,不然我真的愧做母亲。

  姜英爽:也许对很多人来说,他们会做的一个选择是,带着孩子离开这里,重新开始生活,而不是选择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这条路你想过吗?

  唐慧:我想过。我没有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当初就看出来了,仅仅让公安立案就那么难,我也知道这条路(上访)有多漫长,也知道这样对孩子影响也很大。这些我都有想过,但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这些人绳之以法。他们越来越猖狂,不知道还有多少孩子会遭到我孩子这样的伤害,我不想有孩子再像我的孩子这样痛苦了。

  姜英爽:女儿知道你的想法吗?

  唐慧:知道。尤其是市公安局把女儿叫去问话,一连问了三四天,都是停停写写,写写停停。孩子最难过的时候,就会问不下去,就要停下来。我陪着孩子,我这个当母亲的,真的很痛苦。多少次我都想放弃了,再也不想让孩子受这样的煎熬了,这对她是第二次伤害。我对女儿说,妈妈不要追究了,妈妈不想看你再流泪了,我们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了,我们回家。可是孩子性格跟我差不多吧,她很倔强,很坚强,她说,妈妈,没关系的,我会说完的,我不想让他们再残害和我一样的孩子。

  姜英爽:她知道妈妈的路走得有多难吗?

  唐慧:她可能不知道。我在外面受到的侮辱、耻辱、挨打等等,我从来不跟她说,她只知道我在上访,可是我在上访过程中所受到的这些,她可能不知道。

  姜英爽:你不愿意告诉她?

  唐慧:我不想让孩子心痛我,不想让孩子再受到良心的谴责。孩子觉得对不起我,我觉得对不起孩子。她总是对我说:妈妈,我真的错了,都是我年幼无知,我不该被他们骗的,我不该不跟你说的。我会对她说,都是妈妈的错啊!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姜英爽:女儿变了吗?

  唐慧:她变了好多好多,跟以前判若两人。我好想念以前的女儿,谁来还我以前的女儿?她哭的时候,我只能陪着她,忍着我的眼泪,有时候我也忍不住。她经常怕我放弃她,不要她了,害怕我会死掉。

  姜英爽:就算为了女儿,你也要好好地活着。

  唐慧:所以我会。(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姜英爽:这么多天没有和女儿联系,她知道你出事了吗?

  唐慧:之前女儿和我每天都通电话,如果我上访的地方很远,电话费很贵,我们就发短信。现在这么多天没联系,她能不知道我出事了么?

  姜英爽:每天都会联系?

  唐慧:女儿需要我,我也需要女儿,在上访的时候,在最苦最累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我需要和女儿聊聊天。

  姜英爽:你们都聊什么呢?

  唐慧:从来不提上访,都是问宝贝你乖吗?有没有好好学习?女儿都是说,我很乖的,妈妈你要盖好被子,千万不要感冒。

  姜英爽:为了这个案子,你去过多少次北京?

  唐慧:二三十次吧。

  姜英爽:这是你第几次被抓起来?

  唐慧:第四次。

  姜英爽:挨过打吗?

  唐慧:挨过。在北京上访的时候,被保安抓起来,有时候直接被车拉回来,有时候被驻京办的人守在那里。保安在送我们的途中,就像黑社会,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一跟他吵,他就打你。打了很多次。

  姜英爽:你觉得这些付出值得吗?

  唐慧:还是值得的。如果不是奔走,案子也不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

  旁白:2008年6月6日,永州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各主犯受到无期徒刑至死刑等刑罚,但唐慧认为还有相关责任人没有受到追究,且无人作出赔偿,100多个伤害过乐乐的人也没受到追究和处理,她从此又走上上访之路。直到今年6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该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事才算走完法律程序。

  “有些人没受到应有的惩罚”

  姜英爽:是什么支持着你一次次的上访、奔走,是对那些歹徒的仇恨吗?

  唐慧:我觉得是这样。

  姜英爽:也许有的人说,这个案子的主犯都已经得到了惩罚,为什么你还要不断地去上访?

  唐慧:有些判决还是不公正的。

  姜英爽:每一次的上访,对你来说,也是一次次的伤害。

  唐慧:每次上访都要弄这些材料,每次弄材料都让我心里很烦躁,我都不想做准备,我不想碰这些材料,我很排斥。每次都到临走的时候,我不得不去碰这些材料的时候,我才去弄。

  姜英爽:你会背着女儿去弄这些材料吗?

  唐慧:她在家的时候,我从来不碰。每次星期六星期天女儿在家,需要我陪她的时候我都不会离开她去上访的。每次我都是星期一走。

  姜英爽:你跟女儿会聊这些吗?

  唐慧:不聊。

  姜英爽:女儿说吗?

  唐慧:女儿也不说。一直到第三次判决的时候,我问女儿,你想不想这些人判重刑?女儿就哭了,我就没有问下去。后来她给我发短信说,是他们害我的,我恨不得他们死,他们都是坏人。

  姜英爽:你觉得他们的量刑还不够重?

  唐慧:有些人还是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比如他们的老板陈刚,是最应该判死刑的。他们那7个人,都符合死刑的判决。

  姜英爽:你希望那些残害过你女儿的人都得到最重的处罚?

  唐慧:这是一个母亲心里最强烈的想法,希望他们都死。但我了解现在的法律不同了,(死刑)也许是不可能的。

  姜英爽:你觉得只有残害过你女儿的人被重判,才能弥补女儿受到的伤害?

  唐慧:是。

  姜英爽:你开导过女儿忘掉那些吗?

  唐慧:我对她说,那是坏人害你的,别人都会同情你,而不会说你什么的。

  姜英爽:你觉得她忘了吗?

  唐慧:她没有忘,她从来都没有忘。因为她有时候无缘无故打电话给我,一句话都不说就会哭。我知道她为什么哭。所以我准备她读完高中,就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其实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姜英爽:你为女儿的案子奔走了整整六年,有评论说,放弃仇恨,去想想将来的生活,或许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

  唐慧:其实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姜英爽:听说在这次抓你之前,你已经准备带女儿重新开始生活了?

  唐慧:是的。

  姜英爽:这个决定是为什么?

  唐慧:我听了记者的劝说,也想了很久。终审判决下来之后,我特地去见了我的律师,还有关心我的媒体记者,他们都对我说,算了吧,终审判决都下来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带着乐乐重新生活,不再纠结这个事情了,快乐是福,把一切都交给公道吧。我也想了一下,他们说的是啊。

  姜英爽:你已经决定放下,不再纠结?

  唐慧:是的,我给茉茉(长期关心此案的搜狐网记者)发了一个很长的短信,说,我知道你们用你们全部的爱告诉我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我接受你们的爱,我想放弃,我想重新生活,放弃仇恨虽然很难,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做到。我以后努力赚钱不仅要把乐乐照顾好,而且我要多赚钱去关心别的可怜的孩子。

  姜英爽:你已经决定不再上访?

  唐慧:对。可是这次被抓了,可能我又会陷进里面,又放不下了。本来我已经租好了店面,准备开一个鲜花店,我想让乐乐的生活多一些鲜花。我想,我已经追究了六年,这样下去不知道会追到何年何月,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不想让孩子天天看着我上访,虽然我不跟她说,但是她一切都知道。我想孩子看到我这样不会快乐。而她的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姜英爽:上访是为了她,学会放下也是为了她?

  唐慧:是的,一切都为了孩子。每次去北京,短的一个星期,长的是半个月,我也不想离开孩子太久。

  姜英爽:现在孩子成绩好吗?

  唐慧:一般。起伏很大。可能是她的心情有影响吧。

  姜英爽:你从来不责怪孩子?

  唐慧:不责怪。只要你尽力了,妈妈不怪你。就算她考不上大学,我也要她上一个(私立)大学,只要她喜欢的职业,我都会让她自己去选。她很想当记者,可是我觉得这个职业太辛苦,半夜也要把稿发出去。

  姜英爽:这场灾难也让你学会了更珍惜更理解孩子。

  唐慧:是的,我的体会就是,什么都比不上一家人的快乐和健康更加重要。(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姜英爽:现在湖南省已经成立专案组重新审理这个案子,如果能够得到一个相对满意的结果,你会和孩子好好谈一下这个事情么?

  唐慧:我会。我会好好和她谈谈,让她彻底忘掉。

  姜英爽:你觉得你有力量把她从过去彻底拉出来吗?

  唐慧:我有。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做的,就是要把女儿拉出来啊!已经差不多快要出来了,有时候还是女儿开导我。女儿说,妈妈你要开心啊,开心才会年轻。

  姜英爽:你已经看到女儿一天天在从阴影里走出来?

  唐慧:是的。

  旁白:直到现在,乐乐还有后遗症,六年前染上的生殖器疱疹还经常复发,这成为唐慧和乐乐最大的痛苦。唐慧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有一种药可以彻底治愈女儿的病,让女儿恢复健康。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发自长沙

微博推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