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生竞技场上拿金牌 到社会上也能“拿金牌”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8月07日07:28 南方日报

  

  十年磨一剑,每一名优秀的运动员都是要经过多年苦练才能成才,有时同一个动作每天要练习上百遍。

  篮球教练正指导着学生训练跳栏。

  7月30日晚,在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的礼堂突然迸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掌声,打破了这一夜的紧张气氛。师生们共同见证了该校学生张雁全在伦敦奥运会上夺得男子跳水双人十米台冠军;两天后,该校又传捷报——校友雷声也在奥运男子花剑个人赛中取得了一枚分量极重的金牌。

  事实上,这样的好消息并非第一次传来。在广州体育技术职业学院教学楼一楼贴着一块光荣榜,上面印满了闪亮的名字:陈燮霞、谢杏芳、张洁雯、杨维、杨伊琳……在广州,伟伦体校(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的前身)是家喻户晓的“冠军摇篮”。

  “我们的培养目标,是不仅让学生在竞技场上拿金牌,到社会上也能‘拿金牌’。”自2004年升格为高职院校以来,该校实践“十四年一贯制”(九年义务教育加“五年一贯制”高职教育)的训教模式,力求弥补运动员在文化教育上的不足和学历上的尴尬。

  事实证明,这种培养模式有效解决了退役运动员安置的困难,保障了基层体校的生源基础,推动着广东竞技体育的蓬勃发展。

  苦练成才

  同一动作每天练上百遍

  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跳水队的“训练基地”在一栋不高的楼内,由于与对外开放的泳池相隔不远,尽管竖着“禁止旁人入内”的牌子,但在跳水馆门外,仍挤满了围观的市民。

  训练馆内,十多个十岁左右的“小不点”正在教练的指导下紧张有序地训练,轻盈的腾空,优美的转体,笔直的入水,溅起一朵朵晶莹的小水花……“哇!这么小就这么厉害了!”面对这个跳出过多名世界冠军的泳池,人们满是仰慕和好奇。

  “跳水和体操有类似的地方,强调柔韧性,因此要求运动员从很小就开始抓起。”跳水队教练谭静瑜说,现在队里最小的运动员只有6岁,他们一般去小学低年级挖人,有的时候也从学前班里挑。

  王记极是教练们从湖南挖来的“外省仔”,这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还不满7周岁,来体校已经半年了。“他很能吃苦,在同龄人中练得也属于很不错的。”教练话音刚落,王记极从3米跳台上“嗖”地一下钻入水里,为了训练并腿,小男孩的脚掌尖还夹着一块海绵。而这样的入水动作,小男孩每天要重复上百遍。

  “跳水辛苦吗?”小记极迟疑了一下,眯着眼睛点点头,又害羞地低头挠耳朵。“喜欢跳水吗?”小男孩这回毫不犹豫地笑着点头,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教练告诉记者,来队里之前王记极在家里是“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小皇帝。“可这孩子一到队里,就像换了个人,不哭不闹,懂事又听话,到学校半年了,从来没见他掉过眼泪。”教练边说,边细心地给小记极擦身。

  “这孩子性格上很像张雁全,不爱说话,比较内向,训练很努力,而且很有天赋。”在这个孩子的身上,谭静瑜又看到了爱徒张雁全的影子。“张雁全当年也跟他一样,是‘零基础’。”谭静瑜说,雁全当年进队时已经10岁了,连游泳都不会,可他只用了四天就学会了基本的游泳动作,一周后已能游几十米。

  从完全不会游泳,到用一年时间赶上“四年级”水平的师哥,再到只花两年时间被国家队相中,如今年仅18岁就摘得奥运会金牌。张雁全的跳水生涯,如同他完成的跳水动作一样,漂亮得无懈可击。“可是天赋只是一部分,他的勤奋和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谭静瑜至今记得,张雁全刚来的时候不怎么吃饭,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学习游泳,喝了太多水而吃不下饭。

  不远处,几个五六岁模样的孩子又走上了三米台,接受教练们的挑选。“每年,我们将一批优秀运动员送进省队、国家队的同时,各区又将一批批这样的娃娃送来体校……”

  训教结合

  “双学籍制”解教学衔接之忧

  在体校,从小便展示出过人能力的孩子有很多,但在高淘汰率的运动赛场上,能成为世界冠军甚至是优秀运动员的仍是凤毛麟角。

  而那些不能出成绩的运动员的出路,成了长久以来的一大难题。这主要是由于过去我国大多数体育运动学校训教脱离,造成运动员文化教育水平低、学历低,进而导致他们体育生涯结束后出路困难。

  “这是关系到我国竞技体育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性问题,如果不能妥善解决,那么生源危机将会蔓延,直至枯竭。”多位业内人士纷纷指出。

  在形势倒逼下,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早早地意识到训教结合的重要性,每周的文化课安排27个学时。“我们每天上午固定上4个课时的文化课,下午是训练,而到了晚上还有晚自习。”该校女篮队员王楠说,他们每周大概有三到四次晚自习。“我们还有外教专门教口语呢。”女篮队教练毛伟红说,请外教主要是帮助学生更加熟悉比赛中一些专有名词的英语表达,以适应外语环境下的比赛。

  “基础文化水平的提高,从短期来看,有利于开拓视野,使学生对比赛的战略战术有更加深层次的认识,在赛场上取得更高水平;而从长远来看,即使学员放弃从事专业体育,还可以回到普通学校接着学习,不至于‘脱轨’。”该学院附属学校校长廖海燕说,

  除了抓文化教育,解决学籍问题也成了该校吸引学生的另一个原因。在这里,学生从小学到初二全是双学籍。学生们既是广州市体育职业技术学院附属运动学校的学生,也是原输送学校的学生,如果练得好,并自愿在体校就读,学生将直升附属学校的高中,而无须经历中考的竞争;如果集训一段时间后不幸被淘汰,还能顺利地回老家的原输送学校上学。

  “双学籍制无论对学生还是运动队本身的发展,都有很大的益处。”廖海燕说。

  事实上,纵然衔接上了高中,但中职学历仍是家长们心中的一条刺。

  基于此,该校在省市政府部门的推动下,于2004年从中职学校升格为高职院校,成为了中国省会城市惟一开创“十四年一贯制”教学的体育院校。

  这就意味着,学生们即使初三将学籍转到体校,仍有两条路可走:报读本校从高中到大学的“五年一贯制”课程,完成大专学业后,再进入与广州体院联办的本科班继续深造;若不想再在体育圈发展的,可以保留学籍到别的学校旁听,然后通过高校单招报考重点大学。

  正是由于这种“长读”体制,如王记极这样的好苗子便可从容地打基础,不用急着在年龄赛中显示成绩。也正因一直在专业运动队的挑选视野中,即便到高中,他们依然有上送省队、国家队的可能。

  回炉再造

  高学历体育冠军将越来越多

  开放的选择空间无疑拓宽了学生们的成才之路,而随着竞技体育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运动员亦意识到,知识对提高自身综合素质和竞技水平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从广东走出去的奥运冠军雷声便是其中的典型。

  身高臂长,剑法细腻,这位十岁时来到原广州伟伦体校练习击剑的天津小伙子,在日前的男子花剑个人赛中创造了我国运动员在该项目上的最好成绩,取得了一枚分量极重的金牌。不过在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这位出色的剑客曾遭遇低谷,未进四强。

  “文化知识的缺失影响了竞技水平的提升”,这是雷声自己的总结。于是,他再度走进课堂,成为了北京大学新闻传播系的一名学生。

  “我想走一条和其他队友不同的路,从更多角度和视野去感悟我从事和热爱的击剑运动。”雷声认为,学习让他学会了独立思考,分析和总结问题的能力也都提高了。“以前可能会更重视单个技术的分析,但现在考虑问题更加全面,会系统地去分析问题,赛前准备、战术分布,甚至会从食品补充、水分补充等方面全面去分析,能很快找到自己的不足。”

  事实上,体育事业发展除了要培养出高水平运动员,优秀体育教育者、裁判等基层体育工作者的栽培同样关键。因此,对于那些文化水平较低的退役运动员而言,五年一贯制的“包底”培养,更给了他们“回炉再造”的机会。

  “学校要求运动员学生要学习第二运动项目,尤其是摔跤、举重、柔道等项目的,一定要学习如乒乓球、羽毛球、篮球、足球等普及程度高、社会有市场的项目。”胡树森介绍,学生们还要学习维持生活的手艺。“学校有摩托车俱乐部,有体育场地、器材,可用以学驾驶、修车、机械、运动器材修理等技能,现在社会上高等技术工人缺乏,我们刚好定向填充。”

  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的发展成果,只是广东大力提高基层体校教学水平的一个缩影。就在该校成为高职院校的前一年,广东省体育运动学校亦率先升格为广东体育职业技术学院;而作为华南地区惟一的体育本科高等学府,广州体育学院近年在逐步扩大本科教学的规模,去年更比2010年扩招19.2%的本科生……

  “提高运动员的素质、文化水平,是中国体育和广东体育的发展方向。”广东省体育局局长杨迺军日前透露,中国有一个体育基金会,学习深造的运动员可向基金会申请助学金,而广东省运动员每年申请到的助学金总额一直是全国最多的。“以后大家可能会经常看到‘博士冠军’、‘硕士冠军’身着中国队的队服站在世界的领奖台上。”

  ■师生故事

  “我们要从

  ‘毛妈’家嫁出去!”

  在体校,教练既是孩子们的“班主任”,又是照顾日常的“保姆”。日晒雨淋,他们每天陪着学生们进行高强度的训练,他们没有寒暑假,甚至连周六日都整天“围着学生转”。从“小不点”带到“大高个”,在学生们的心里,与自己几年甚至十几年形影不离的教练甚至比父母还亲。

  在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女篮队,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从“毛妈”家嫁出去!

  日前,记者来到学校篮球场,一场比赛正好结束,几个女生不约而同地喊着“毛妈”,原来“毛妈”就是该校女篮教练毛伟红。现在正好放暑假,比赛很多,毛妈又是没有周末,每天泡在学校,和她的女儿们“腻”在一起。

  在女孩们眼中,毛妈训练的时候很严,但是她讲道理。队里年纪最小的李郭篮棋偷偷地告诉记者,自己的偶像就是毛教练。

  有一次,队里来了一名东北辽宁的女孩,在练球时因为技术上的问题和另一名女同学产生误会,两人开始拉扯起来。“我一看新来的女孩个头那么高,1米8,另一名女孩才一米六几,肯定打不过。可如果偏袒了小个子女孩,对刚来这位女生的心理肯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于是,毛教练没有硬来,而是“好说歹说”安抚好她们。如今,女孩们早已长大,说起往事,总是庆幸,身边有毛妈的教育和关怀。

  而每次一说起学生,“毛妈”的音调就不由自主地高起来,她会指着长相秀美的洁雯,告诉我们这个刚参加完高考的女孩已经被广州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录取的好消息;她也会讲训练课上如何把两个互相掐架的女同学安抚好的经历;她说起才15岁就已1米85的王楠曾经怄气离校出走,急得她打110报警电话时,仍会“恶狠狠”地批评不好意思的王楠……

  “我们都想从她家里出嫁。”洁雯略带羞涩地说,好几个女孩都已经向毛妈预定了,长大后要从她家嫁出去。不过,毛妈确实早有准备。毛伟红说,几年前买房时,因为想到有时女孩们或许要到家里看比赛、吃团圆饭,就买了大一些的房子。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毕嘉琪 赖竞超

  实习生 金祖臻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王辉 见习记者 郭智军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