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海:百年机遇前的窒息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26日15:44 金羊网-羊城晚报

  

沿江高速跨海桥横在一公里多长的海上,密密麻麻三四百个桥墩,阻碍着前海海水交换
沿江高速跨海桥横在一公里多长的海上,密密麻麻三四百个桥墩,阻碍着前海海水交换
桂庙河出海口处,垃圾聚集河水黑臭
大铲湾海域,汇集着西乡河、新圳河、双界河、咸水涌、桂庙渠、铲湾渠等
前海湾部分海域流动性差,出海口淤泥堆积

  深圳前海调查(上)

  文/羊城晚报记者陈骁鹏

  图/记者 王磊

  策划/记者 周敏

  羊城晚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这个前年获国家批准将建成“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地方,目前正遭遇河涌出海口发黑,水质严重污染,跨海大桥构成屏障之困。深圳前海,直让人担心这会变一潭死水!

  溯源

  从 4月起,本报记者多次前往各大入海河道实地调查,对水体污染追根溯源,走访当地部门,调查填海区,试图还原前海湾水质污染的成因。

  1 河口不畅形成

  “盲肠区”

  在最西侧的西乡河,记者发现,从宝源路到西乡河入海口闸口段并非太臭,河水油花与海域内的相比少了许多。蚝四社区居民陶先生说,每次涨潮后,这段河渠反而不那么臭,倒是离闸口稍远点的渔业旧村段的河道恶臭难忍。

  在西乡生活了20年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以前,西乡河整条都很臭很黑,但这几年经过政府的整治,河水确实改观了不少。“河水真挺清澈的,也不臭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宝安大道到海边其中的一段很臭,怎么也治不好。”据李先生说,与西乡河平行、交汇的咸水涌也有类似情况。

  另一条双界河,是深圳市南山区与宝安区的界河,目前,该流域进入前海填海区的位置,正是前海填海区的地铁保障房建设项目施工区域,严禁进入。记者在陆地流入前海填海区的闸口处所见,从陆地上流入的河水,表面上看起来就较为污黑,并且时常可见有垃圾漂浮物。在闸口流动性差的区域,已成死水状态。

  据前海工作人员介绍,双界河上游,流经南山宝安交界处多个未经规划的产业区域,如汽车城等,这些产业区内的生活污水都是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双界河,再流入前海湾。

  2011年9月,深圳市宝安区水务部门,委托珠江水利委员会珠江水利科学研究院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作了《宝安中心区滨海水环境改善对策研究》。

  《研究》显示,导致西乡河河口及滨海水域水环境污染蓄积的主要原因是:大铲港凸堤建设改变了原有开敞式湾区水陆边界,使西乡河河口海域成为与外界水体交换能力极差的“盲肠”水域,改善的关键是在加强截污的基础上恢复原有的水体交换条件。

  根据专家意见,西乡河河口滨海水域是大铲湾内部水体交换最差的“盲肠”水域,西乡河剩余污染必将在此产生累积,在河口波浪条件下,污染物扬动悬浮,随潮流上溯。据研究,该海域不同区域水体交换时间不同,西乡河河口地区水体交换时间最长,约需要15.9天,新圳河河口次之,约需要7.2天。

  2 沿江高速大桥

  构成屏障

  羊城晚报记者多次前往前海填海区外滩码头,也即桂庙河出海口处,向外海处张望,一座正在修建的跨海大桥横空而过,这就是沿江高速前海湾段,目前已经完成主体建成,计划将在2013年年底全线通车。

  记者看到,该大桥下每相隔约30来米,就有一组桥墩。据资料显示,该桥跨前海水体的桥梁长度约2公里,粗算整座跨海桥下约有70组桥墩,最宽处每组多达10个密集的钢筋混凝土桥墩,最窄处每组也有4个,总的来说,横跨在一公里多长的海面上,密密麻麻有三四百个混凝土桥墩。

  根据前海管理局对桂庙河河口及前海湾池水动力控导的研究,大铲湾码头区建成前,该海域水体交换时间为3天一个循环,建成后变为5天一个水循环。去年,沿江高速前海湾段主体桥墩建成后,该海域又变成11天一个水循环。

  深圳宝安区规划办负责人告诉记者,沿江高速前海段设置为集收费及检查站于一体的特大型桥梁,收费站位于前海湾水体上方南侧,最大桥面宽达143米,在前海海面上形成巨大平台和密布的钢筋混凝土桥墩,严重割裂前海湾与珠江口的景观联系,成为横亘在前海门户地带的视线障碍。同时,与大铲湾填海区相互作用,使宝安中心区近岸海域与外海的水体交换能力迅速减弱,致使河流排污蓄积,严重破坏包括宝安中心区在内的前海景观。

  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管理服务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自从大铲湾建成后,前海湾西侧已经成为了半封闭式的港湾,如今沿江高速又如同一道屏障,中部将东部海域阻隔,明显妨碍了水体的流动。如此一来,历年来备受陆源污染的污水,更容易在前海湾各出海口处汇集,难以流动排向大海,长此以往,如果开发进度跟不上,“我们都担心前海湾变成一潭死水”。

  当地一名卢姓渔民告诉记者,从他开船出海的经历来看,大桥主体修好后,受密集桥墩的影响,陆地与大桥之间的海域淤泥确实较多。

  3 填海区地下

  几百万吨垃圾土

  4月下旬的一个中午,烈日当头,在深圳前海填海区桂庙渠旁,两个来自河南的临时水泥工正在裸露的地块上构筑临时排水渠,好让填海区内积压的污水排入桂庙渠内,从而通往大海。

  水泥工老张一个铁铲挖下去,泥土下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唉,这土下面埋的全是垃圾,排向大海的水能不发臭吗?”在此工作一个多月的老张一脸无奈。

  在老张的指引下,记者四处查看发现,在未种上植被的一块块裸露的地块上,随处可见各种垃圾零星散落。而在一处多个插着电线杆的山包上,则明显可见有多种垃圾混杂在泥土中,有塑料袋、建筑废料、玻璃碎片等等。

  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合作区管理局成立于2011年,但是前海填海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历经数十年,当中有太多的历史遗留问题。其中为人所熟知的是,前海填海区最初的大片填海土地,由当地几个村委来共管,其间曾作为垃圾收纳场和石材厂。

  因历史遗留下来的填海区垃圾坏土究竟有多少?面对这一问题,前海管理局的多位负责人均表示:“没有统计过,也无法统计。”而面对是否因填海坏土长期发酵导致污水流入大海的质疑,前海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曹海雷表示:“我们从未从这个角度考虑过海水被污染的原因,老百姓的疑问也是有道理的,但是难以提供证明。”他表示,按照有关规划设想,前海填海区的地下将会被深挖,开发地下的商业空间及交通系统用地。“到时候应该有几百万吨的坏土会被清掉。”他承认,目前因为历史遗留坏土的存在,在对填海土地做软基处理时,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巨大,“如果是好土就不用这样花时间和金钱了” 。

  现场

  前海湾入海口发黑发臭

  纵观整个深圳前海湾海域,位于珠江口东岸、伶仃洋东侧,由宝安西乡、宝安中心区、前海填海区及蛇口半岛西部等陆地合围而形成。2004年起,大铲湾集装箱港区开建,向前海湾中心海域伸延开发用地14平方公里,近岸前海湾海域形成半封闭性海湾。目前,汇入前海湾海域的城市河涌,由西至东,主要有西乡河、新圳河、双界河、桂庙渠、铲湾渠等河流。

  近期,羊城晚报记者由西往东,跨越十多平方公里区域,探寻前海湾各海域海水现状。

  在前海湾最西侧,记者徒步从107国道向西,沿西乡河走到河顶端出海口看到,107至宝安大道段的河水虽然说不很洁净,但相对较清澈,走近闻不到明显气味。但从宝安大道向西至宝源路段,目测约600至700米长的河水墨黑色,且飘着恶臭,河面泛油花,时有气泡上翻。

  往东,流经宝安中心的新圳河,其入海口处海域,临近沿江高速公路工地,多个区域被封闭,记者难以靠近。因在下午时段前往,远观该区域海水呈枯竭状。住在附近的居民赵先生证实说,随着宝安中心区开发建设和大铲湾区建成后,西乡片区大面积滩涂被填成陆地,新圳河与西乡河入海口越来越狭窄,淤泥也越积越厚,水也越变越黑、越臭。原本冲着宝安中心区海景房来的御龙湾业主罗先生对中心区海域目前的状况非常不满,海景越来越少,海水也变黑变臭了。

  再往东,以双界河为界,进入了前海填海区域。由西往东,汇入该区域的河流,包括双界河、桂庙渠和铲湾河。记者在整个海湾最中间核心地带发现,三个入海口水质均呈黑臭状,其中尤以双界河和桂庙渠为重。而桂庙渠出海口前,淤泥堆积较为深厚。以仍在该海域作业的渔民为例,前几年他们将船停靠在桂庙渠里,近年来因淤泥缘故,不得不将停靠的船往外海伸延。

  记者走访当地渔民发现,活跃在该海域的渔民呈逐年锐减的趋势,在前海未大开发之前,前海渔民繁盛时一度达到数百户,如今,海湾区只有三四十户渔民。一位卢姓渔民告诉记者,因前海湾水质越来越差,在近海区域难以打捞及开展养蚝等产业,大部分渔民在取得政府的补贴后都纷纷洗脚上岸了。

  公报

  前海水质劣于四类水

  根据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日前公布的《2011年深圳市海洋环境状况公报》(以下简称《公报》)显示,位于珠江口的前海湾区域海水水质,劣于国家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属于受严重污染海域。水体富营养化程度高,主要污染物为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

  对于前海海域污染原因,《公报》给出了调查结果,首先是陆源生活污水的排放破坏了海洋生态环境平衡。其次,工业废水入海排放给海洋环境带来重金属污染潜在危险,受工业废水排放的影响,前海湾海域沉积物中重金属污染问题突出。此外,繁重的港口运输给海洋环境带来较大的石油污染隐患。 陈骁鹏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