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成吸食新型毒品主体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26日08:49 南方日报

  

  在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的滥用新型毒品人员平均年龄为25岁。成希 摄

  南方日报讯 (记者/成希 通讯员/朱宏 谢智菲)昨日上午,由共青团白云区委员会、白云区禁毒办和白云区教育局主办,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承办的“白云区开展‘抵制毒品 参与禁毒’的百场禁毒知识巡回展暨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挂牌仪式”拉开帷幕。针对青少年吸毒及新型毒品泛滥的趋势,今年的活动宣传重点为“青少年与毒品问题”。

  据悉,“百场戒毒知识公益巡回展”活动将从即日起在广州市白云区18个镇、街陆续开展,将深入全区各大中小学、社区、农村等场所,针对广大青少年群体,采取图片与文字展览相结合的形式,广泛宣传禁毒知识,时间跨度为6个月。

  制作过程简单

  当今形势下毒品已变得多样、隐蔽并且危害越来越大。戒毒专家表示,新型毒品的药剂架构非常简单,理论上一名化工专业的大学生就可以直接把毒品制作出来。然而目前最令人担忧的就是“吸食新型毒品低龄化”这一问题。根据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的最新统计表明,青少年吸毒比例占吸毒人员40%左右。

  对毒品的好奇和无知,使不少“80后”、“90后”将新型毒品视为“时髦”,在寻求刺激,追求不良时尚中,染上吸毒恶习。而且大多数青少年对新型毒品都缺乏了解,认为吸食新型毒品不会上瘾,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的伤害。戒毒专家表示,青少年对新型毒品抱着的这种错误的态度正是新型毒品泛滥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昨日,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负责人称,中心现有戒毒人员中,其中20岁以下的青少年占了约10%,这个比例越来越高。治疗中发现,其他年龄的毒瘾患者中,初次接触毒品的年龄,绝大多数都是在青少年时期。相比于成年人,青少年的毒瘾更难戒除。成年人多是自愿来中心戒毒,而不少青少年是家长硬送进来的。

  成为主流毒品

  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院长张希范称,新型毒品吸食者占吸毒者比例不断增高,新型毒品已逐步成为现代毒品的主流,而吸食者以“富二代”、“老板”群体居多。

  张希范称,近年来新型毒品正以一种迅猛的速度逐渐成为了社会的主流毒品,由于新型毒品的制造简单、成本低廉,以及吸毒者普遍错误认为新型毒品不上瘾等原因,新型毒品迅速地流入社会并很快地在社会蔓延。而“富二代”以及“老板”型人物在新型毒品吸食者中占了更大的部分。在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中,来治疗毒瘾的多是家境富裕的“富二代”或“老板”。

  据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张希范院长介绍,在戒毒人员进入戒毒中心前,首先会接受各种身体的检查,但仍无法100%地排除传染病毒存在的可能,因此在戒毒中心工作是具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成瘾症状不同

  “很多人对新型毒品缺少了解,尤其是青少年认为新型毒品是‘娱乐消遣品’或者是‘俱乐部毒品’,由于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成瘾的症状不同,表现的形式不一样,因此,更容易使吸毒者成为毒品的俘虏。”张希范说。

  据了解,新型毒品的种类包括冰毒、麻古、摇头丸、氯胺酮等,其中冰毒是一种无味、透明的结晶体,外观与冰相似,俗称“冰毒”。“冰毒”被吸食后,会损害大脑,影响中枢神经系统,降低免疫能力,严重损害大脑组织和心脏,甚至导致死亡。另外,新型毒品还有多种时尚的叫法,比如“溜冰”、“奶茶”、“开心水”、“神仙水”等。

  吸食冰毒者表现出妄想、狂躁、焦虑、好斗症状,极易产生暴力行为,严重威胁到周边人员的人身安全,影响社会治安秩序。目前,“冰毒”已成为国内滥用最多,危害最大的毒品之一。

  ■专家观点

  要扭转新型毒品不成瘾观念

  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张希范表示,目前,新型毒品滥用低龄化现象越来越明显。在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的滥用新型毒品人员中,平均年龄为25岁,比海洛因滥用人员低10岁,这一差距正在持续加大。

  张希范认为,导致年轻人、未成年人吸毒的因素主要是家庭教育基础的缺失,这些孩子大都以自我为中心,享受众星捧月般的感觉,吸毒过程中他们会获得这方面的满足;他们喜欢追求“时尚”,好奇心也比较重,对什么都感兴趣,觉得是种潮流,而物质条件的丰厚又让他们可以随心所欲。此外,应试教育压力大,他们破罐破摔的厌学情绪又给吸毒提供了条件。所以,应该加强家庭和学校教育,同时使用强制和药物的治疗方法,帮助吸毒者戒除毒瘾。

  另外,张希范表示要将禁毒预防教育面不断扩大,让青少年从思想上认识和重视新型毒品的危害,一定要扭转“新型毒品不会成瘾、吸食一次没关系”的错误观念,养成一种健康、文明、清新的娱乐方式和娱乐生活,尽量避免去夜总会等娱乐场所,慎重交友,不要因为好奇而误入歧途。

  ■戒毒个案

  一、冯小潮,23岁,男,滥用K粉6年,初诊病人。籍贯广东肇庆,5岁随父亲移民香港,自小在香港屋村长大,9岁母亲与弟弟也成功移民香港一家相聚。

  小学成绩优秀,懂事独立。17岁时因妹妹出世不久,为帮补家计而辍学工作。从事手机销售工作,受同事影响开始吸食K粉至今。入院前有尿频尿急症状。自觉吸食K粉后经济压力大,无积蓄,且觅药行为严重,常无法自控让其苦恼,同时与家人关系恶化。

  现在院第二疗程,配合治疗,戒断动机强,常内省反思,开放度良好。

  二、关玲,23岁,女,初诊病人,滥用止咳水至今6年。高一时因受朋友诱导为减肥而开始联邦止咳水和可口可乐,服用后自知胃口变差,达成减肥效果。同时自觉服用后性格由内向变得健谈开朗,心理需求大,持续每天服用,形成身心依赖。曾滥用美沙芬等其他精神活性物质。

  现在院第四天,因自己无觉察止咳水对自身的危害,此次被母亲劝说入院,戒断动机不强。

  三、叶艺明,25岁,K粉依赖,初诊病人。18岁在酒吧受朋友诱导开始接触K粉,为求快感,用量加大,持续滥用,形成身心依赖。有滥用过冰毒等新型毒品。曾两次因滥用毒品所致精神状态不佳而出车祸。事后意识K粉危害,主动入院治疗。

  现在院第十天,配合治疗,戒断动机强,开放度良好。

  四、梁景槐,24岁,男,海洛因依赖,复诊病人。2005年17岁辍学当建筑工人,受身边朋友影响开始吸食海洛因,2008年开始由烫吸转为静脉注射。吸食海洛因后经济压力增大,常为吸毒负债。期间曾有过多次自愿戒断,均因为重遇毒友而复吸,最长保持操守1年2个月。曾有摇头丸、K粉、冰毒滥用经历。

  现在院第十天,配合治疗,戒断动机强,开放度良好。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