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派背后,我们更需要接地气的城市景观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16日05:26 南方网

  摘要:广州计划用5年到10年的时间,全力打造以花城绿城水城为特点的生态城市,把广州建设成为中国最美的城市之一。

  NO.9(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策划:陈小鱼●出品:城市杂志中心/广州杂志

  广州计划用5年到10年的时间,全力打造以花城绿城水城为特点的生态城市,把广州建设成为中国最美的城市之一。

  我们有着“水在脚边流,花在身边开,人在画中行”的美好愿景,但建设生态城市的落脚点不单单是一个“美”字,也并不仅仅意味着我们将拥有多少公顷的绿化面积、多少公里的绿道。在有关专家看来,城市景观建设更应该以人本、民本为核心,满足人们的日常生活需要和更高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并用更系统的规划和更节约的方式,打造植物与人、自然与城市的可持续景观。

  不足之处 城市景观缺乏公共艺术和人文关怀

  改进方略1 让艺术走进生活,让人本、民本成为设计的核心

  “广州目前的城市景观在公共艺术层面做得还不够,缺乏精神层面的东西,也缺乏人文关怀的细节。”在被记者问及广州城市景观设计中存在什么不足时,广东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景观设计所所长、高级城市规划师杜玲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她看来,“我们生活的环境里能够提升人艺术品位的东西太少。不要说公共艺术,就连那些指示牌都没有什么设计成分。而去北欧参观,人家对这些细节很重视,路牌、长凳、垃圾桶的材料、设计都非常讲究。”

  她认为,现代城市景观设计应该将人们的生活方式考虑进去,从整体规划到每个细节都应该满足人们的生活需要,提高人们的生活情调和品位,对人的精神层面产生好的影响。“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人的修养也不是在学校里上个课就可以培养出来的。我们在做城市景观的时候,也要考虑营造一种文化和艺术氛围,让人身处其中能得到熏陶。不要将艺术只集中在某些特定区域,比如美术馆、创意园这些地方,而是要走进普通生活,走进小区、邻里。”

  杜玲表示,除了公共艺术缺乏,目前广州城市景观设计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人们生活考虑得太少。我们的广场、绿地追求的是气派、恢宏,流行的是模纹花坛、修剪植物。这种大地造景、园林造景几何图案化的方式,主要是在模仿法国巴洛克皇家园林的风格,而这种风格在19世纪完全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根本没有考虑到民生。“目前广州很多广场、绿地的设计,大部分做出来都是给人拍照用的,拍出来很漂亮,但人们想在其中好好感受一下,比如坐下来说说话,老人打打拳、喝喝茶,小朋友在里面玩,这些都没有考虑进去。”

  “设计的本义就是以人为本、以民为本,如果仅仅是去机械地追求增加了多少绿化面积、多少公园、多少公里绿道这些数字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城市景观规划和设计的好与坏,关键是看我们的生活品质有没有得到真正的提高。”

  不足之处 对景观设计缺乏认识,以为就是种树铺砖

  改进方略2 尊重专业,树立景观先行的规划观念,既系统又节约

  在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讲师陈坚看来,广州现在的城市景观太过追求城市美化运动,其实,景观不是以追求美化为最终目的,而应该是都市生活的景观配套和生态系统工程,除了功能、交通、指引,还有生态意义,这些都是远远超越美化功能的。

  城市景观看到的成果通常是比较表象化的,因此“大家很容易就会将景观设计理解为就是种种树、铺铺砖,从政府有关部门到普通老百姓,不少人从来不把景观设计当作是件很专业的事。这种观念就造成了在目前的景观行业整体运作模式上,什么人都可以插一脚,发表意见。”而事实上,景观设计往往涉及到非常专业的技术和系统工程,比如,大地景观的塑造很多时候要去考虑地表水系统、地下水系统,河流系统的处理等。“而我们的现状是,城市规划时只是生硬地划块,完全不考虑大地的肌理、地域的气候条件、河流水系的分布等,而是遇山挖山、遇水搭桥、遇河盖河。把楼全盖好了,再找地方栽几棵树,种一片草坪。”陈坚认为,正是由于缺乏宏观、系统的景观设计理念,就造成了当前广州城市景观设计和建设层次不清、水平不高的状况。

  陈坚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树立一种正确的规划价值观———景观先行。景观先行可以在项目早期就把地形地貌、环境的敏感度、环境的容量、植被、地表径流、雨水的收集回用、人的体验、建筑朝向、地形坡度等自然因素都考虑进去,以作为其它专业深化设计的指导性意见。这样,可以大幅度减少土地浪费,减少错误设计所导致的对能源的消耗以及对人的不尊重。同时,各专业之间的衔接也会更加顺畅到位。而如果在规划前期,其它市政、建筑等人员只考虑自己专业的内容,没有把景观考虑进去,等景观设计师介入时很多错误就会无法逆转。“比如,天河就是一个典型的反例,不仅景观枯燥,交通也非常不便。还有,广州其实是座水城,但由于缺乏系统的城市景观规划,我们对河流的态度是比较粗暴的,不仅堤岸形式单一,并且有些河涌在城市建设后就被破坏掉了,保留下来的也没有了当年的风貌。”

  其次,在进行城市景观设计和建设时,要懂得尊重专业,由专业的人来完成专业的事。“而不是凭着某些人的喜好,来决定这个区域种什么树、栽什么花、用什么材料。”(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不足之处 盲目崇拜大树、名贵树种

  改进方略3 种本土植物体现地域特色

  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首席设计师庞伟认为,广州目前城市景观规划、设计中存在的一大问题是:“做景观绿化不计成本和投入,不考虑地域特色和气候,也不考虑生态平衡,觉得什么树漂亮、气派就要种什么树,盲目地崇拜大树、崇拜名贵树种。”

  尽管“大树进城”已经被批判了好些年,但仍然阻止不了一些人对大树、名树的喜爱。“在做一些工程和项目的时候,有些领导或开发商会指定用什么样的树,比如在广州比较受欢迎的罗汉松、红豆杉,还有大棵银杏、椰树、棕榈树等。这些树的价格都非常贵,而且也不见得都适合广州的气候和土壤。”庞伟举了个例子,广州2008年之前种了很多椰树,其实椰树属于热带植物,过了广东水东之后虽然还能存活,但基本就不结果了。“而2008年冬天南方霜冻,大部分椰树都死光了,非常可惜,也非常浪费。”

  庞伟表示,对大树、名贵树种的崇拜,一方面大大提高了绿化成本,“一棵大木棉要好几万元,一棵罗汉松要十几万元,而一棵银杏则要几十万元啊。”而且维护成本也非常高,因为成年大树可塑性下降,适应能力低,因此,移栽进城的大树普遍存在成活率低的现象。而为了保证移栽大树的成活,就要为其“打针”。据估算,每年养护一株大树的投入在300元以上。另一方面,每棵大树都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它与生长地的土壤、土中的生物、树下地被、树上的鸟兽昆虫,形成了良好的共生关系,生态关系趋于和谐。而被移栽后,当地整个群落的生态必将受到严重破坏,与其改善城市局部生态环境相比,可谓得不偿失。

  “所以我一直在提倡城市景观绿化要实行‘野草’文化、乡土文化。”在庞伟看来,城市景观绿化应该选择野生乡土的植物作为原材料,因为广州其实有着得天独厚的岭南气候,本土植物的选择非常丰富,比如凤尾竹、芭蕉、木棉、凤凰木、玉兰树,还有野花野草等,不仅可以省去移栽和更换的工作,不需要过多的人工维护,成本更低,更适应本土地域气候和生态环境,还能营造出富有岭南特色的绿化景观。更重要的是,乡土的野生植物是城市中动物的主要栖息地和食物来源,大量地使用野生植物意味着保存了当地原始自然的乡土生境,从而保证了城市中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的可持续发展。

  庞伟认为“法国里昂在这方面就做得非常出色。在里昂街头,最常见到的植物景观就是当地的欧洲椴和用野生花草配置而成的小型花坛。不论是城市街头的广场、道路中间的安全岛还是小公园和私人的庭院,野花野草都是植物景观设计的主角。”这种乡土野生植物的自然生长,让人即使身处城市之中依然能够感受到自然环境中植物肆意生长的潇洒状态。“而这种植物与人、城市与自然的关系正应该是景观设计师们创造植物景观所追求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专家访谈

  混合种植野花比用盆花美化环境节约

  ●受访专家: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首席设计师庞伟

  南都记者:现在说到城市景观常常会提到“可持续设计”,您认为什么样的设计才是“可持续设计”?或者说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实现“可持续景观”?

  庞伟:过去我们说“节约型绿地”,现在进行“野草之美”的实践探索,提法不同,但在今天皆可视之为“可持续设计”的努力。可持续设计应该强调不干预式设计,充分尊重可持续的大地景观格局。以我们做过的一些项目为例,如中山鄂尔多斯山体公园等,尊重场地已存在的竹、藤、葛、蔓,试图延续它们的自然活力和系统完整,只增加必要的道路、平地和休憩观景系统。物料则因地制宜,有些直接取自迁拆旧料,使成本大为减少。

  南都记者:广州很多地方喜欢用盆栽鲜花来美化环境,一旦花谢了就更换,不少市民都觉得这样实在浪费。如果从“可持续设计”的角度来看,我们要怎样做才能不通过大批更换盆栽就能保持花城花貌?

  庞伟:盆栽鲜花是最不可持续的东西,一旦开败就要更换,让人看着非常痛心。我到过欧洲很多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这么奢侈地大规模大面积地用盆花。其实广州有着非常得天独厚的地理和气候条件,适宜多种植物、花卉生长,我们完全可以用野花、野草来代替那些盆栽鲜花。比如,将一年生、二年生和多年生野花混合种植,其大多数的一年生野花具有结实自播的能力,而多年生的野花可维持3-5年无需重新播种。这样的组合花卉具有野生花卉特性和生物多样性,不仅生命力和适应能力强,建植、栽培、养护的成本低,并且色彩、花型多样,花期长,一年四季均可连续开花。

  现状概览

  全市共有236个公园(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绿道里程达1862公里

  “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广州是一座地道的水城,古时水网纵横交错,盛况堪比欧洲水城威尼斯。如今在广州中心城区还有231条河涌,总长约913公里。而自上世纪80年代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珠江水网水质变劣,不少河涌更是发黑发臭,“一江春水绿,两岸荔枝红”只留在了老广州的记忆中。近年来,广州城打响了一场全民治水攻坚战,亚运会前,广州投入486亿元,全面推进污水环境综合整治。经过多年的治理,目前广州已经让部分涌水质回到了30年前,涌岸增设了亲水平台、休闲座椅,老街坊如今又能回到涌边纳凉聊天了。

  据园林部门提供的数据,2 0 1 1年,广州森林覆盖率41 .66%,全市十区建成区绿地率35 .58%.全市公园总数236个。新建802公里绿道,新建驿站和服务点52个,全市绿道累计里程达1862公里,建成驿站和服务点151个。现在,广州又进一步提出“构筑以花城绿城水城为特点的生态城市”的目标,今年计划将推进16个总面积约600公顷的岭南花园建设;构筑20条总长度约717公里的森林生态景观长廊;启动建设10大人工新湖、10大公共沙滩泳场,建设生态水城,构筑一幅“水在脚边流,花在身边开,人在画中行”的城市美好景象。

  设计典范

  美国纽约高线公园

  一个位于纽约曼哈顿中城西侧的线形空中花园。“高线”是一段30英尺高的旧货运铁路线。

  高线公园中的一系列景观小品做得非常出色,例如“野花花坛”是一个直线形人行步道,由硬质铺地、耐旱性的草坪和野花构成,花坛中种植了种类繁多的花卉,以确保在生长季一直有花开放。简洁的直线形道路沿着两旁的野花延伸开来,繁花盛开的花坛点缀在旧铁路上,让行人可以尽情地欣赏这道绿色风景线并穿梭在城市之中。

  法国里昂Feyssine公园

  位于里昂市中心的Feyssine公园有45公顷的森林占地,被誉为“城市自然公园”。

  Feyssine公园结合了该地区公众的习俗与野生大自然景观,创建了一个全新的、自由的空间,它相当于是在滨河的原始疏林草地生境中添加了休闲步道和自行车道等人工的设施。设计师在设计过程中将生态教育作为主题,因此植物本身的生境条件几乎没有改变。设计师在这个公园中主要的设计,就是保障植物生境的完整性,让人去体验自然的美好。

  微言·大议(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农民进城:看看广州的新老城区,你就会发现,新城区漂亮是漂亮,但远不如老城区生活便利。新城区是规划出来的,老城区是自然形成的,这说明经过规划的还不如没规划的。

  熊猫再烧香:目前的城市景观建设在大量地新建“假古董”,在很多地方,有些东西是根本已经消失了的,比如说原来的牌坊、寺庙早就没有了,现在再用一模一样的制式、工艺和材料再把它们复制出来,成为修得像模像样的“假古董”。这事实上是在用假文化、假历史在扼杀真文化、真历史。

  我爱骑单车:城市景观建设、绿化建设都是好事,但我们是不是真的非要投入那么多钱,当中是不是有些完全没必要呢?有关部门在做这些投入的时候,能否公开具体项目和资金投入,并让咱们也参与一下讨论和表决!

  菲菲:现在的城市就像花瓶,看起来漂亮,却不好用。

  编读互动

  如果你对我们的话题有任何意见、建议、评论,欢迎@新浪微博“南都城市新观察”,期待你的热情参与。

  下期预告

  广州385平方公里的城市规划发展区范围内,共分布着139个行政村。作为城中村问题最突出的代表性城市,广州市政府早在2009年就宣称,计划10年内基本完成所有城中村整治改造。此时此刻,我们不想只是怀着复杂的心情说一句:别了,城中村!我们还想回望一下那些已经落地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去品评一下个中得失,并寻求一些有关城中村改造可供借鉴的成功经验和必须加以警醒的失败教训。

  AⅡ08-09版

  采写:南都记者罗磊

  图片为资料图片(除署名外)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