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规模“灭蚁战”本月打响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06日07:19 南方网

  摘要:红火蚁自2004年首次“入侵”广州南沙区以来,一路“攻城略地”,将“大旗”插到了新中轴线———花城广场,并以“星火燎原”之势向全市各个方向蔓延。对此,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昨日表示,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人蚁大战”即将在广州打响。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花都区东湖村村民在田间灭蚁。由于红火蚁的肆虐,村里果树的产量都已减半,村民损失惨重。实习生孙振飞南都记者冯宙锋摄(资料图)

  

位于珠江新城的广东省博物馆旁,一棵大树树根处,红火蚁们正在“行军”。南都记者高贵彬摄

  红火蚁自2004年首次“入侵”广州南沙区以来,一路“攻城略地”,将“大旗”插到了新中轴线———花城广场,并以“星火燎原”之势向全市各个方向蔓延。对此,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昨日表示,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人蚁大战”即将在广州打响。

  城区灭蚁设“司令部”

  目前,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已加入到灭蚁大军中。广州的灭蚁单位由从前的市农业局牵头,增加为市农业局(主要负责城郊农田)和市林业和园林局(主要负责城区公共绿地)两个部门牵头。

  市林业和园林局相关负责人昨日对南都记者表示,从本月开始,他们将和科研单位合作,再次对全市的红火蚁灾害进行全面的摸查,了解其总体分布和重点分布情况,再编制一套系统性的防治方案,督促相关单位有针对性地进行统一的、大规模的灭杀。这是广州首次在城区开展的“人蚁大战”。8年间,广州市的“人蚁”战场从郊区拓展到了城中心。

  花城广场的管理方新中轴公司昨天称,已开始对广场进行拉网式的调查。

  8年灭蚁屡战屡败

  红火蚁,来自南美洲。虽外形和普通蚂蚁差不多,但破坏力和扩张能力超强。

  它的身影首次在广州被发现是2004年底。相关人员在南沙区发现了红火蚁的巢穴。由于其啃食花草以及农作物的种子,且繁殖能力惊人,给本地生态带来严重威胁。

  为了剿灭外来物种入侵之害,2005年1月,广东省启动红火蚁防治应急预案,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成立,人蚁大战正式打响。

  专家们表示:可以用非常有效的办法对付红火蚁,并强调其可灭可控不可怕。在最初南沙打响的红火蚁之战,也曾向媒体表示:已经得到控制。

  但8年后,迅速壮大的蚁军用实际行动宣告了它们阶段性的胜利。

  花城广场现8个巢穴(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遭受蚁害多时的花都区东湖村,目前“村里果树的产量都已减半,损失惨重”。尽管村支书梁柏晃曾经就此求助时任市委书记的张广宁,相关部门也上门灭杀,但目前东湖村红火蚁肆虐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曾有好几位体质差的村民被咬后休克,人们被蚂蚁吓得不敢下田干活。

  蚁害入侵不仅出现在远离中心城区的花都和南沙。一直承担着灭蚁先锋的广州市农业局负责人去年曾表示,全城各区都发现了红火蚁的身影。在人流密集的市区,亚运前建成的公共绿地白云湖和花城广场也在其列。

  近日,多位专家证实:“广州城市客厅”的花城广场,发现了红火蚁“营寨”达8个。“不仅是花城广城,市民家中的花盆甚至都可能有红火蚁”。专家称,“由于攻击性强、有毒性等,红火蚁的危害已从对农作物的侵害,升级到直接对人们健康甚至生命的威胁”。

  ■战例

  杀不及

  白云湖喷药不敌一场雨

  环滘村村民李先生前天一家四口拿着棍子到白云湖“寻仇”。见一对情侣坐在湖区东边草地上,不远处就有一个脸盆大的蚁穴。李先生特意还提醒:“你们要小心红火蚁啊。”

  李先生一个多星期前在白云湖游玩时,不小心被红火蚁咬伤,此前他儿子也被咬得哇哇大哭。“我儿子一定要拉我们过来找红火蚁报仇来了。”李先生妻子说着,便拿着一根小竹棍在一处深褐色的土堆里面搅和起来,无数红火蚁便爬了出来。“你看,这种蓬松土堆就是红火蚁的窝。湖边很多地方都有的。”李先生的妻子说道。

  记者就在这个蚁穴附近走了一会儿,不到20米就发现大小不一的四个蚁巢。但在有些路段好几百米也找不到一个。东湖西侧,一名在剪草的工人表示,在木栈道以及生态浮岛、东侧靠山一带“到处都是”。

  红火蚁这么猖獗难道就没人管?白云湖管理处的负责人表示,他们一早就注意到湖区存在红火蚁的现象,并且要求委托管养机构对其进行灭杀。“原来是计划每个月灭杀一次。但是近期下雨比较多,一喷药一场雨,效果就没有了。十几二十天又冒出来很多。现在一个月杀好几次,还是杀不绝。”(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该负责人表示,只要连绵阴雨,天气潮湿,红火蚁就繁殖得特别快。“湖区有些地方的山体和周围的村子是连在一起的,我们灭杀了湖区里面的,外面的照样会迁徙进来。我们非常头疼。”(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杀不起

  东湖村苦战六年钱不够

  花都区花山镇东湖村村支部书记梁柏晃说,2006年夏天,是他最先发现了红火蚁入侵的情况。由于一开始没有引起重视,红火蚁越来越多,不断有村民被咬伤。已经有好几起体质差的村民被咬后休克。人们被蚂蚁吓得不敢下田干活。

  无奈之下,东湖村便组织了近十名村民组成的扑杀队伍,由花都区农业局防疫部门派人培训,再对红火蚁进行集中扑杀。但红火蚁在东湖村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甚至有成灾的态势。

  无奈之下,梁柏晃在去年10月19日,与花都区委书记杨雁文借接访的契机,将情况反映给了当时的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请求支援。

  张广宁表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红火蚁,要求:“不仅是花都,还要请农业局,请省和国家相关部门一起想办法,彻底消灭红火蚁。要举一反三,不留后患。”

  但是,梁柏晃昨日对记者表示,由于资金不足,目前东湖村红火蚁肆虐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村民们依然是谈蚁色变,都不敢下地干活。实在要下地也是全副武装:水鞋,手套一样都不能少。而且,由于红火蚁的肆虐,村里果树的产量都已减半,村民损失惨重。

  梁柏晃说,红火蚁的生命力太过顽强,用来杀红火蚁的药费太贵,要真正控制住红火蚁肆虐的情况,一年所需药费在100多万,而现在,该村每年能从政府领取的药仅在2吨左右约20万元。

  梁柏晃还表示,由于人力物力的不足,目前专业扑杀队已不再运作。他笑称,自己已经被咬习惯了。现在村民被红火蚁咬了也只是用水冲洗一下,把脓挤出来就好。

  ■警示

  你家的盆栽或有红火蚁

  专家称带土植物都可能起传播作用

  红火蚁是如何攻城略地的?是如何从城郊发展到市中心的?它到底离我们有多近?对此,广东省红火蚁防控工作专家组组长曾玲解释,实际上红火蚁的进攻路线并没有郊区和城区的界限,因为它们一般是在泥土里筑巢,只要是有绿化带土的植物都有可能传播,“像草皮、花木、苗圃等移到哪,红火蚁就搬到哪。”因此只要是有条件,都有可能会有红火蚁的身影。曾玲表示,或许你家的盆栽已经潜伏了红火蚁。

  曾玲表示,市民如果发现红火蚁,不要着急拿手或拿脚去破坏它的巢穴,因为这样红火蚁又会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通过上网等途径去查处理方法,同时联系属地的农业局。如果被咬了,就应该到医院上药。

  ■交锋

  专家说法

  技术上没问题防控贵在坚持

  接受采访的专家,几乎都曾表示红火蚁在技术上可做到可灭、可控,市民不必害怕。

  广东省红火蚁防控工作专家组组长曾玲表示,加强检疫是最有效的防控办法,不让带有红火蚁的草木到处传播。按照规定,单位在做绿化的时候就应对红火蚁进行检疫和杀害。新建的小区、运动场所种草皮的时候,不注意就会把红火蚁给引来。

  此外,曾玲表示,红火蚁还具有一个自然扩散的习性。红火蚁会飞,它们通常是在空中交配,将卵落到地面,再筑巢繁殖。有的红火蚁还能飞行三五公里。

  曾玲表示,“技术没问题,但是,红火蚁的防灭贵在坚持。”

  尴尬现实

  20个单位联手结果越剿越多

  记者了解到,目前广州市防控红火蚁已经有农业局和林业和园林局两个牵头部门,参与战斗的部门则更多,相关人士表示至少有20个。

  广州市农业局相关人员表示,目前对于红火蚁采取的是区负责制,具体的工作由各个区的农业、林业部门负责,目前市农业局主要负责农田中红火蚁的防治和扑灭工作。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表示,该局直接管理的只有8条道路和一个二沙岛,其他的主要由各区负责。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实际的单位至少有20个。比如白云湖就涉及水务部门、铁路沿线的又属于铁路部门管等。尽管有这么多单位“围剿”,但红火蚁却在广州越来越猖獗。

  统筹:南都记者 刘军

  采写:南都记者 刘军 李能忠 石静莹 实习生刘双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