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号贩猖獗 凌晨霸占挂号窗专家号叫价百元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05日10:49 南方网

  组图:号贩子很忙 深圳多家热门医院号贩猖獗  

  清晨5时起床,6时去医院排队,够悲催了吧?当李女士带着患病的小孩赶到深圳市妇幼保健院时,却看到更残酷的现实:每个窗口的前十位,都被疑似号贩子霸占。李女士一怒之下致电南都,因为她要等到下午四五时,才有机会给孩子看上病。

  据记者暗访,深圳市妇儿医院、市妇幼保健院、市儿童医院均有不少号贩子活动,他们凌晨3时就在各个窗口制造长龙。号贩子手中的号筹均明码标价:普通门诊30元,主任医师50元,专家号100元。

  ■暗访

  ◎地点:市儿童医院

  上线统筹下线排队

  清晨人群已排到门口

  5月28日凌晨6时许,距离正式挂号还有一个多小时,深圳市儿童医院大厅内的5个人工窗口和6个自动挂号机前均已有人排队。半个小时后,排队的规模加大,排队的人群从窗口到了医院的门口。

  此时有着急的父母,见到这种情况,只能抱着孩子匆匆扭头,去往别的医院。到早间8时30分许,泌尿科、肾脏科等多个紧俏的专家号已被挂满。挂不到号的市民只能抱怨几句离开。

  据知情人透露,这些排队的人中,也有大量号贩子的身影。这名知情人表示,医院门口长期有四五名男女活跃,这些男女作为上线。在他们的下面,有多人负责排队挂号。

  下线从上线处领取费用

  当日早间,南都记者在医院大门口左侧空地上看到,有四五名男子,背着小包,在门口或坐或立,彼此也较为熟悉,几人相互交谈。一名男子还谈到,专家号非常难挂,可能需要凌晨两三点来排队。

  就在几人交谈的时候,有不少人或骑着单车或步行到达,从他们手中拿过纸片,入医院内排队。从他们丢弃的纸片中,南都记者看到,纸片上记录有求诊者姓名以及儿童医院一卡通号和要挂的科室等信息。

  顺利挂号后,这些人员有从医院内出来,直接从上线处领取费用。他们的上线则也负责坐镇统筹,指挥排队人员到不同的窗口排队。

  坐镇的上线,也在不断接到顾客的电话。南都记者留意到,他们要求顾客将孩子的个人信息发送到手机。

  挂号公司甚至招收会员

  实际上,这些代理人员并不避讳他们的的行为,在医院门口高声喊话。在网上也能轻易搜索到他们的电话,需要提前预约,明码收费,先挂号后收费。一名号贩子就表示,譬如挂内科某专家挂号费是60元,他们则收取代理费60元。这名号贩子保证说,一定能挂到号。

  这样的买卖方市场也已经完善。南都记者看到,有不少市民打车到深圳市儿童医院后,径直走向号贩子交钱拿挂号单。

  深圳市儿童医院门诊部副主任李德发也表示,有些代理挂号公司甚至还招收会员,发展vip会员。以至于患者跑到医院声称是vip会员,要求看病。

  医院也曾治理驱赶这些号贩子。医院的保安一度也与号贩子产生冲突,保安还被咬伤过。更有甚者,还有号贩子给保安队长打电话,威胁如果再对他们指手划脚,小心性命。

  ◎市妇幼保健院

  自称专家号一网打尽

  坐凳子排队乡音闲聊

  比起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市儿童医院清晨出现的一幕,不过是小巫见大巫。5月26日清晨6时30分,位于福强路的妇幼保健院大厅内,已是相当热闹,每个窗口前的排队者,已多达30至40人不等。

  据记者观察,每条长龙的前8个人,均坐在小凳子上,这些人操持同样的乡音聊天。陪同记者暗访的知情者刘先生称,这些人全都是号贩子,他们每天凌晨三四时就霸住了最前排的位置。

  在他们身后,站着的则全都是大量不明真相的求诊者。“我以为起得够早了,但他们起得更早。”站在人龙里抱怨的是市民康先生,他为了给小孩看个专家号,头一天上午请假来医院,根本没排上号。

  即使再起早一个小时,康先生很可能也是同样的结局。5分钟后,他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一名持四川口音的中年妇女跟他搭讪:“想看专家号吗?我有,100块一个筹,包你排在前十位。”见康先生一脸不解,这名妇女递上了一张名片,说:“没事,你先排,排不到再找我。”

  名片上书“代理挂号”

  中年妇女的名片特别简约:抬头为“代理挂号”,中间署名“王阿姨”,最下排就是一手机号。

  见记者是“潜在客户”,王阿姨立刻追上来,“待会你再看,他肯定挂不上,前排都是我们的人。”王阿姨说,医院靠前的号,都给她们占了,普通门诊的号筹30元,主任医师50元,专家门诊则收费100元。“普通门诊不好说,但专家号,肯定都在我们手里,主任医师的号我们也能拿到大部分。”王阿姨说。

  10分钟后,所有窗口同时开窗放号,每个队伍中提着小凳子的号贩子,拿到号筹后都集中至王阿姨等人手中。在完成这些程序后,所有下线纷纷离开医院去忙别的,王阿姨等人则继续在大厅内游走。

  早晨8时许,一名求诊者摇着车钥匙走进大厅,将50元现金递给王阿姨,并拿到一张号码为个位数的号筹。

  由于深圳许多医院都实行一人一号和实名制,诸如王阿姨之类的号贩子,都是以代理人的身份,为雇主排队领号筹。有需求者提前一天将健康卡交给号贩子,第二天交几十至一百元,即可跳过众多一大早排队的市民,插队看病。

  ■回应

  无法 无奈 无助

  据南都记者查阅,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市妇儿医院、市儿童医院的号贩子现象,早已是众多求诊者的公愤。仅2010年至今年,每年都有10多位市民向南都投诉号贩子。但时至今日,众多号贩子依然霸占着众多挂号窗口。

  对此,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办公室主任林川一脸无奈。他称,号贩子问题是老问题,也知道很多市民有意见,但就是解决不了。

  林川说,以前院方曾经与辖区派出所联手行动,抓了10多个号贩子去派出所,但派出所也只能批评教育,有一次参与行动的院方保安员,还被人打了一顿。

  “我们搞了几次行动,有次我们抓了号贩子进去,结果他们回来得比我们还早。”林川称,号贩子是由一个或多个团伙组成的,他们分成多个小组,在10多个市属医院轮流转,像值班一样,这样医院保安员和民警,很难搞清混杂在普通求诊者中间的,哪些是号贩子。

  ■对策

  保安常轮换避免混熟

  “办法想遍了,包括实名制挂号、网上预约等制度,但都无法杜绝。”与号贩子斗争了多年的市妇幼保健院二门诊部主任赵晓山说,他来医院八年,针对挂号的规章不下20个文件,但市民依然挂号难。

  赵晓山表示,有人发现替市民排队可以赚钱,就带来了一帮老乡,天天蹲点。最早的排队党是直接排队取号,然后现场贩号,后来医院为了对抗号贩子,实行一人一号制,后来改进为实名制。但号贩子也与时俱进,现在炒号变成了替人排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我们也在检讨,整治排队秩序,更要求本院医务人员不得打尖插队,要求外包的保安员廉洁执法。”此前曾发现,有保安员收钱,现在定期轮岗,几个岗位的保安员定期轮换,否则容易和大堂的号贩子混熟。

  鼓励电话和网上预约

  今年是龙年,很多市民想要生龙宝宝,导致今年的新出生儿比平常年增加了一倍左右,孩子多了,也加剧了挂号、看病难,妇幼保健院的领导预测,现在儿科特别紧张,这股紧张会持续到明年。

  深圳市儿童医院门诊部副主任李德发也表示,确实也有部分家长,从号贩子手中购买与孩子信息不符合的挂号单,但是医院发现的极少。只有部分家长因为着急,抱着让孩子看好病的心理,让孩子使用别的孩子的挂号单进行看病。但是这可能造成孩子在医院的病历错误,对此后的诊疗产生影响。

  对于挂号大厅里出现的乱象,无论是妇幼保健院还是儿童医院的门诊领导,他们均表示,现阶段对抗号贩子,只能依靠网络和电话预约,希望市民能够从这个途径分流号筹,以打破号贩子在大厅里造成的独大局面。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付可 李亚坤

  本版摄影:南都记者 陈以怀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