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条高速公路小车收费普涨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02日09:50 南方网

  南都讯 昨日上午,刚下高速的深圳市民赵先生看着眼前的发票,一时没回过神来,让他不解的是平时只有10元的费用,在降价声中“平白多了2元”。

  从昨日起,广东全省高速公路开始执行统一收费标准,省内绝大部分高速公路二、三、四、五类车辆收费标准应声下降。然而与此同时,根据省内众多司机反馈回来信息,南都记者探访发现,多条高速公路普遍出现了一类车收费上调,部分涨价幅度甚至高达40%。

  “不降价也就罢了,还要提价”,车主莫先生的质疑得到了众多一类车车主的认同。梅观高速、广深高速,水官高速等公路,其中多个路段被车主指责“乱收费”。昨日,读者纷纷致电南都,称全省多条高速公路并未如公布的那样降价,一类车更是“处处开花”,收费几乎全线上涨。

  对于执行新标准后普遍出现的一类车收费上涨现象,许多车主纷纷表示,尽管二、三、四、五类车收费多数下降,但作为高速公路通行中占比最大的车型,一类车即二轴小型汽车的普遍涨价,令人怀疑高速公路公司是在把降价压力转嫁到一类车车主身上。

  对此,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表示,依据最新标准,省内绝大部分高速公路收费总体仍是下调,之所以出现部分一类车收费涨价,可能跟新标准将匝道长度也列入计费里程及计算单位从5元更改为1元所致。

  个案调查

  广深高速:

  沙井到宝安多收两元

  家住宝安,工作在沙井的深圳市民许先生昨日觉得很是纳闷。天天要走广深高速之间的他,昨天忽然发现,广深高速一类车辆收费不仅没有如宣传的那样持平或下降,相反还涨价了。“我每天都会往返于沙井宝安之间,以前广深高速这段距离收费是10元,但昨天开始,收费却涨到12元,涨幅达20%!”

  许先生表示,昨天他还经由广深高速跑了多个地方,发现宝安到北栅,平时20元,昨天开始却涨到24元;从北栅到沙井,平时10元,也涨到了12元。一夜之间,跑趟高速要多付20%的过路费,这让许先生觉得难以理解,“广深高速二、三、四、五类车降价了,但是一类车却涨价,高速路公司没理由把收费压力转嫁到我们小车司机身上来吧?不维持原价就算了,竟然还涨价?”

  广州北环高速:

  有区间涨价达40%

  记者统计发现,以广州北环高速为例,其中广州增槎路到天河客运站路段,一类车收费原先为5元,但现在却涨到了7元,涨价幅度达40%;机场高速广州三元里至黄石南路段,三类车收费标准也从5元涨到了6元,上调20%;莞深高速东莞大朗至塘厦路段,一类车收费从10元涨到12元,上调20%;二广高速唐家至肇庆大旺路段,二类车收费从10元涨至12元,上调20%;广惠高速广州新塘至永和路段,一类车收费也从20元涨到21元,上涨5%。

  华南快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降价仅针对一期线路(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针对昨日部分司机反映华南快速路(以下简称华快)部分路段一类车收费不降反升现象,南都记者赶赴现场采访发现,以华快二期同和到石井朝阳出口为例,过去路费是15元,昨日却涨到16元。而在机场高速三元里收费站至平沙收费站,原来只要5元,现在却涨到6元。

  记者核对发现,华快全面降价仅仅是针对一期线路,而对于二期和三期的部分车型和部分路段,有部分价格没变,有部分是涨价了。例如华快二期从太和至龙洞,二类车收费维持在10元。而机场高速通行费也有升有降,例如,从三元里至黄石南收费站,三类车的收费从5元涨到6元,五类车从10元涨到11元,三元里到蚌湖,四类车从30元涨至32元。

  惠盐高速:

  涨1元不多,咋说涨就涨?

  同样,南都记者在潮莞高速采访也发现,潮莞高速从大岭主线站到东莞连接处,一类车从29元变为30元,二类车从44元变为45元;惠盐高速从白云前站到坑塘径,一类车从15元变为16元,二类车由30元降为23元;深汕西高速埔边到坑梓站,一类车从50元变为51元,二类车从75元变为77元。

  在采访广惠高速时记者也看到,广州萝岗到永和路段,一至五类车收费此前分别为8、10、15、25、30元,而昨天实施的新标准中,该段收费分别为8、12、16、24、28元。(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昨日上午,记者在惠盐高速白云前收费站出口处,看到一位市民气急败坏地嚷道:“以前都是5块钱,今天突然就变成了6块钱?我一天至少跑两趟。1块钱也不多,但全省都说降价,现实却是涨了,怎么说涨就涨?”

  涨价解释

  省交通运输厅称涨价原因有二:

  匝道列入计费里程

  最小计费单位改变

  对于全省多数高速公路一类车收费普遍上涨,及部分高速公路路段二、三、四、五类车也出现收费上涨问题,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此次新规,绝大部分高速公路及车型收费都是下降的,之所以会出现部分车型及路段收费上涨,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以前没纳入计费里程的匝道,现在被纳入计费了;二是因为以前的计费单位是5元,现在收费金额的最小计费单位则改为1元,“例如以前收11元,按5元计费单位可能就按照10元收费了。但现在却要按照11元收费,给人感觉就涨价了。”

  “提价大多因取整原则发生变化所致”,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营运管理部经理林文新给出了类似的解释,少数站点间的收费标准确实存在上调,梅观高速公路的梅林至黎光段,里程数为19.2公里,按照19.2×0.6×1的算法,收费标准应为11.52元,按照以1为计数单位,四舍五入进位取整后为12元。而之前超过10元的计费方式,则为5进制,因此之前是10元为征收标准。

  广深珠公司:

  之前有优惠现在没有了

  昨日上午,针对广深高速一类车为何反而涨价问题,广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深珠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回复南都表示,高速公路收费属政府定价项目,广深珠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从昨日开始实施的收费政策,也是严格落实省政府有关规定,其中广深高速对于一类车收费标准此前按照0.6元/公里收费,也是全程74元,与现在并无太大差别,之所以车主会感觉涨价,只是因为此前实施了优惠(优惠价为70元),现在则系正式确定为74元。

  广深珠负责人表示,对于部分区间收费升降变化,这次统一标准,是按照新的车型分类和匝道计算方式,以1元为最小计算单位取整计算。全线或区间部分车型收费价格变化主要是计算方式发生变化引起。收费调整后,按广深高速去年交通流量记录为基准,若其他情况维持不变,预测收费调整后日均路费收入减少约17%。

  对于有司机质疑这种降低二、三、四、五类车收费,却提高一类车收费,是转嫁收费压力的质疑,该负责人表示,新执行的一类车收费系按照政府颁布的规定定价的,“我们是严格执行,我们一直都是按照规章收费的。”

  反应

  省人大代表关志钢:

  建议政府采取措施补救

  连续多年提出议案或建议,主张取消广深高速收费的省人大代表、深圳大学教授关志钢认为,省政府及省交通运输厅此次统一收费标准,降低大部分车型及路段的收费值得赞扬肯定,但对于一类车涨价他难以接受。“广深高速不要说没降价,现在还涨价,无论是作为消费者还是人大代表,这都是我无法接受的事。”

  关志钢说,目前广深高速乃至绝大部分高速公路,其车流绝对主力是一类车,因此只是降低二、三、四、五类车收费,相反却提高一类车收费,客观上已经是一种收费损失的转移,实际上达到了利益转移嫁接的目的,“路上行驶的绝大多数的是开一类车的老百姓,你现在无视消费者的需求、呼吁和利益,反而收费提价。”

  关志钢认为,政府在未召开价格听证会的情况下就发布高速公路新收费标准,造成了侵害消费者利益的既成事实,“政府却没有召开听证会,我作为人大代表无法接受。接下来对一类车的收费标准,尤其是对广深高速的收费标准,是否可以采用细则的形式进行补救,也希望政府能予以考虑。”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