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都被新地标淹没了,敢让珠江素颜去跟塞纳河PK吗?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02日06:18 南方网

  摘要:河流是城市历史的命脉,在城市里面,但凡有水流经的地方,必然成为汇聚历史文化的地方。在广州,以“珠江”命名的地方、建筑、品牌数不胜数。“珠江”无疑是广州城市一张醒目的名片。

  ●策划:陈小鱼●出品:城市杂志中心/广州杂志(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NO.7

  河流是城市历史的命脉,在城市里面,但凡有水流经的地方,必然成为汇聚历史文化的地方。在广州,以“珠江”命名的地方、建筑、品牌数不胜数。“珠江”无疑是广州城市一张醒目的名片。

  天字码头是雍正年间就开始作接官之用的“一号码头”,六二三路的“大钟楼”书写着清末粤海关的一段历史,长堤大马路的东亚大酒店是广州解放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海心沙、广州塔见证了广州亚运的盛况……沿着珠江走读,广州的历史轮廓依稀可见。

  然而正是在这条对广州人有着特殊意义的母亲河畔,越来越多的珠江景观被密集的商厦和高层住宅占据,珠江的美景成为了一些人于家中阳台独享的风景。

  这种状况之下,“把珠江打造成广州的塞纳河”的愿望一次次被提出来,却依然不如所愿。这个愿望是为广州江畔豪宅增加价值的砝码,还是能够做到还岸于民?“珠江黄金岸线”实施方案近期正式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珠江景观审美话题再次被点燃。未来,是否能如规划的那样,“珠江成为广州塞纳河指日可待”?

  爆点

  “珠江黄金岸线”实施方案公布,“珠江能否成为广州塞纳河”话题重燃

  今年1月,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第一号议案出炉,《关于打造珠江黄金岸线,进一步推动广州产业转型升级和国际大都市建设上新台阶的议案》(下简称《议案》)正式对外公布。4月中旬,广州打造“珠江黄金岸线”的实施方案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方案首次提出,广州将以打造“水城”品牌为总体目标,西起白鹅潭、东至南海神庙的珠江前航道沿岸地区将被打造成为“黄金”岸线。该岸线水道长约58公里,岸线共长约122公里。

  珠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黄金岸线方案最终将形成“一江三轴串八城”的空间格局。在目前已建成的传统中轴线和珠江新城新中轴线外,新增“第三轴线”,形成以火炉山、凤凰山为起点,经科韵路、海珠生态城至大学城一线的“东部生态轴”。

  而“八城”指建设八大产业转型升级集聚带,主要区域包括城市新中轴线高端服务业功能区、天河中央商务区(广州国际金融城)、琶洲会展总部功能区、白鹅潭现代商贸功能区、广州(黄埔)临港商务区、长洲岛国家级生态文化旅游区(含洪圣沙岛)、沿江路金融商务区、黄埔滨江新城等。按照初步设想,国际金融城起步区将建400米高的地标,与广州塔、西塔等珠江新城的高楼遥遥相望。

  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嘉极认为,打造黄金岸线时将文化方面的定位提得再高一点,“珠江也能打造成广州的塞纳河。”而网友“我思故我行”则直言:塞纳河的风景是数百年一代一代的人文艺术的历史沉积,不是金钱的堆积。毁旧建新、地产开发趋利的心态做不出珠江黄金海岸的内涵。

  人文与历史

  塞纳河两岸是巴黎的历史橱窗

  流经巴黎的塞纳河因其深厚的历史沉淀闻名于世。从11世纪开始,巴黎进行城市和商业发展,向塞纳河右岸拓展。路易六世在右岸地区建立市场和道路。腓力二世(奥古斯都)建设环绕巴黎的首座城墙,拓宽城市道路,建设公共喷泉,同时修建罗浮宫。塞纳河畔的西岱岛,有著名的宗教建筑———1245年建成,被誉为“第一个哥特式建筑”的巴黎圣母院。巴黎市府位于塞纳河右岸,它与塞纳河上方的巴士底广场和河下方不远的协和广场都是巴黎的标志建筑。(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19世纪末,未迎接巴黎世界博览会,巴黎修建了埃菲尔铁塔。今天矗立在塞纳河边的埃菲尔铁塔,已成为巴黎最为瞩目的地标建筑。有人说,塞纳河两岸是巴黎的历史橱窗,沿着河走一遭就走完了整个巴黎的历史。

  新地标崛起,文物建筑被高楼淹没

  广州市早在1999年就提出“打造珠江成为广州塞纳河”的口号。回视广州,其实也并不缺乏具备历史人文底蕴的沿江建筑。西起白鹅潭的珠江沿岸,就有沙面历史建筑群,因其在鸦片战争后沦为英、法租界,而保留了浓郁的欧陆风格。往东的长堤大马路留下南方大厦、爱群酒店、东亚大酒店等民国时期建筑。到了广州大桥以东,有海心沙、广州塔、西塔、广州大剧院等众多反映广州近年发展的建筑。但这些是否足够与塞纳河比肩媲美?

  据广东省文物局信息显示,目前珠江两岸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广州沙面建筑群、广州大元帅府旧址、粤海关旧址和黄埔军校旧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有广东邮务管理局旧址、中央银行旧址、南海神庙;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有广州解放纪念像、爱群酒店、黄埔军校同学会等。这些文物保护单位相对分散地落在珠江畔,与两岸包括写字楼和住宅在内的现代建筑交错出现在珠江景观中。例如爱群大厦,建成之初曾夺广州建筑物之冠,被当时新闻界誉为“开广州高层建筑之新纪元”。目前爱群大厦旁早有多座比其更高的建筑,更有在建的超高层江景住宅直接使用了爱群的名字。爱群大厦这个昔日之冠早已成为“矮人”。

  珠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PK塞纳河

  保护与利用

  塞纳河

  始终避免古迹与现代生活脱节(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针对塞纳河两岸的纪念性建筑、大尺度开放空间及不同时代形成的建筑立面所构成的城市景观进行了综合评价,并将巴黎市中心塞纳河沿岸地段列入人类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据此,巴黎政府进一步确立了“对塞纳河的保护与利用,始终以力求避免古迹与现代生活脱节”的原则,政府鼓励群众利用塞纳河沿岸的城市开放空间组织文化和商业活动,动员市民参与研讨滨水空间的开发与利用计划,并将提高滨水空间的适用性作为核心工作目标。

  1997年,巴黎市长提伯利根据对社会文化环境演变的调查,向议会提交了一份名为《巴黎市区塞纳河美化计划》(又称《大塞纳河规划》)的报告,其中包含的三大著名行动目标是,保护城市历史景观、鼓励休闲亲水活动和加强河道运输功能。

  如今,塞纳河岸设计分成两个高差。濒临水面的河岸为步行道,标高较低,亲水性好,既方便了人们的休闲活动也兼顾了水上游乐设施的停泊和游人的使用。靠内侧是机动车道,地势高出步行河岸。

  胡刚教授指出,二战以后,巴黎百废待兴,巴黎政府也想对巴黎市容有一个快速的转变,可是老百姓不同意,议会投票通不过,于是没有办法执行。欧洲人对传统文化的重视程度很高,老百姓有这种去保护老建筑的意识。相较而言,西洋以石质建筑为主,比较容易保存,成百上千年都不会损毁。而中国建筑以木质为主,时间长了就容易腐朽,不得不进行重修或拆除。这导致国内容易出现传统建筑大拆大建的情况。

  珠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短视建造目光破坏了珠江的黄金地带

  著名设计理论家王受之是地道的广州人,近日其在红专厂举行了一个名为《忆城记》的个人素描展,展览里面的画作大多是王受之记忆中的广州。在画展中看到的老广州珠江两岸景观,已经与现在大为不同。

  王受之向南都记者表示,广州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它的重心一直在移动。“看看上海无论怎么变,黄浦江两岸始终是上海的中心,浦东再发展抢不了浦西外滩面貌的风头,上海人知道保护这些旧建筑。广州最有价值的就是六二三路,从这里到海珠广场都是广州的核心黄金区,那里以前有堪比香港湾仔的酒店文化。但自从修了人民南路的高架桥,这条路就被破坏掉了。这就是短视建造目光带来的后果,没有考虑广州的黄金地带,破坏后就无法修复。”

  广州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则直言,珠江夜景是靠灯光打造出来的,而非真正两岸的景色,灯一关就不行了,到了白天,珠江的景色比塞纳河两岸差多了。

  微言·大议

  @彭澎

  在黄金岸线的打造中,一定要吸取滨江东高层住宅密集的教训,多建公共建筑和文化建筑,留出公共空间,使建筑错落有致,让岸线景观更美,不应再建高层住宅了。

  @ Juno

  如果在江两岸一公里范围内禁止建设私人物业,这样或可成就“黄金岸线”,不然只能是“黄金楼市”。

  @钟伟

  城市的发展不是用金钱和荣誉来衡量的,而是看你们保护多少古老艺术的价值。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城市。

  @杨秋生

  珠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黄金岸线可能还是“面子工程”和“政绩”在影响执政者的思路,其实改善民生和治理环境并不矛盾,关键是其内在的轻重缓急如何安排,以及制定、落实这些工程是否真正做到在阳光下操作。我觉得参照香港的城市发展模式,先把交通堵塞这个难题给治理好,在管理这个软件和效能上狠下工夫,才对得起纳税人。

  @天马读博

  二沙岛对面的高楼大厦,密不透风,中大的北校门看过去已经是败笔了。珠江两岸,至少要划定100米的保护区,成为休闲旅游的好去处,利于广州无烟工业———旅游业的发展,同时也利于城市的空气流通。

  专家面对面

  ●胡刚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

  ●马向明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

  由依江-拥江-连心,广州与珠江的关系一直在变化

  南都:《议案》中形成“一江三轴串八城”的空间格局。一直以来,广州应沿珠江发展还是沿中轴发展的讨论就很多,如今提出“一江三轴串八城”,珠江在当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马向明:珠江对广州城市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广州古城便是在珠江北岸依山傍水而建。可以说珠江两岸的历史,便是广州城的发展变化史。

  广州与珠江的关系却一直在变化。早期城市是在北岸依江而立,随后在产业的牵引下跨过珠江发展,城市与珠江的关系由“依江”改变为“拥江”。这时珠江作为水运通道为广州航运和工业的发展提供了便利,但却由于其对南北来往交通的隔断而成为城市发展的门槛。最近十多年来,随着广州跨江桥梁和地铁的发展,交通上的分隔已逐步消除,而江河所特有的景观价值和生态价值在后工业社会日益凸显。在空间结构上,随着广州南拓,珠江正好成为南北向两条新老中轴线的连接带。因此,我们见到广州越来越多的城市公共功能在珠江两岸展开布局。城市与珠江的关系正进一步由“拥江”向“连心”转变,珠江越来越往成为广州的城市客厅的方向演变。

  靠江越近建筑越低,后面依次呈弧线上升,让更多人享受江景更公平合理

  南都:在珠江两岸,滨江东和猎德高层住宅林立的问题被社会普遍诟病,这种大规模的江畔房地产开发对一个城市一河两岸的景观、公共功能等产生哪些影响?

  胡刚:高楼林立影响是很大的。珠江两岸是整个广州景观最好的地段,应该全市人民共同享受,临江建设高楼之后,珠江美景好像只有少数人才能够享受得到,这是一种不公平的现象。

  从理论上来说,临江不应该建造高层建筑,不少国家都会限制临江的楼高。从国外的经验看,越靠近江边的建筑其楼层越低,后面建筑逐渐增高,呈弧线上升。这种做法能够让更多的人欣赏到江河的景色,更为公平合理。这种做法也能构建更为开阔的公共空间。同样一条江,如果临河修建大楼,对比之下就显得好像小河沟,魅力会大打折扣。

  对于广州来说,在江畔建造大型楼盘,一来是利益博弈的结果,二来是城中村改造的无奈之举。第一个方面好理解,江景大宅绝对是身价不匪。说这是无奈之举,主要是如猎德村改造,由于安置的人口数量非常庞大,原来的很多用地又要用于道路和桥梁的建设,只能把临江安置住宅往高处建。

  马向明:如果说广州的老中轴是一条历史轴,新中轴是一条商务轴的话,那珠江则是一条生活轴。它的区位、历史和环境条件,赋予这条生活轴应成为城市的历史、文化和生态三者的复合体。珠江是广州人城市生活的客厅,应多彩、多元和充满活力。

  珠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原来以房地产开发为主,连续不断的高层住宅像两面墙一样堵在两岸,在功能上和景观上都使珠江显得十分拥挤而单调。这个问题引起关注后情况已有所改善,近几年珠江两岸在绿带建设和历史建筑的恢复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这是值得高兴的改变,但整体上离“多样、公共、活力”的城市带状客厅还有距离。

  江岸几十公里都是“绿道”很单调,可用创意突显文化功能

  南都:如果珠江未来要改变这种被房地产发展占据的模式,做到还岸于民,在水岸的功能性上应该向哪个方向发展更为合理?

  马向明:珠江要成为充满活力的黄金岸线,必须向两岸注入更多的公共功能,特别是文化功能应突显。珠江边在功能上和形态上都应更多样。目前两岸从东到西几十公里都是绿道的做法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单调。珠江啤酒厂的改造利用是近期出现的一个亮点,这说明水岸的利用还可以更有创意,在保证公共性和可达性的前提下利用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多样性是城市的魅力之源,伦敦和香港的江岸利用在多样性和趣味性方面值得广州借鉴。

  南都:广州要把珠江打造成东方的塞纳河,其中一个方面就是斥巨资打造能与塞纳河媲美的夜景,你如何评价这种改造珠江两岸景观的方式?

  胡刚:光亮工程虽然投入很大,但还是有它的意义。珠江是广州的脸面,虽然光看数字1 .5亿元投入很多,其实对于整个广州而言这些花费是可以承受的也是值得的。外面来的人到了广州夜游珠江,对广州的印象都非常好,才会更愿意来广州投资发展。如果经济不发展,想要做民生也有心无力。而且珠江夜游本身好比一张城市名片,人们在游览了解广州的同时也能够带来新的消费增长点。花点钱,把城市的脸面打扮一下,广州的城市面貌改变了,是很划得来的。

  两岸建筑规划时要协调好

  不然就不伦不类

  南都:随着“珠江黄金岸线”规划的推行,将有许多新地标建筑出现在珠江边,这些建筑的风格如何做到与珠江景观和谐共存?

  胡刚:关键是要协调,风格上应该有一致性,颜色要相互配合,不然就会显得不伦不类。建筑风格也是这样,规划时要协调好。比如在广州大道以东可以是风格比较一致的现代建筑,以西是传统建筑,高度都有所控制。

  例如最近谈得很多的白鹅潭商圈,也要建立一座与白天鹅宾馆隔江相望的标志性建筑,如果这座建筑建得过高,就会影响到江面景观,本来开阔的江面在摩天大厦之下有如小水潭,这就不协调了。

  长堤的规划暴露了

  管理体制的薄弱环节

  南都:《议案》里面提到珠江西部将建广州长堤民间金融街,而在珠江新城打造广州国际金融城。目前长堤一带的金融功能已经比往日减弱,有没有必要在珠江新城以外,再打造一条民间金融街?

  胡刚:其实在历史上,长堤就是在发展金融业。以前这里有很多的银行,现在的金融功能一直存在,之后以民间金融作为发展重点也未尝不可。但广州做金融并不太强势,近的比不过深圳、香港,同上海相比更有差距,很难在夹缝中发展起来。

  从另一方面看,长堤的规划暴露了广州管理体制的薄弱环节。目前广州实行的是“两级政府、三级管理”模式,就是在市、区两级政府的基础上,形成市、区、街道办事处三级纵向管理体制。这种模式在发展初期发挥了积极作用,调动了自主积极性。

  但这种模式也会导致各区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划,这边说要发展金融,那边也跟着做。经济发展到现在,应该搞规模经济,提升整个广州的竞争力。深圳的做法是由市里统筹,这种做法值得广州借鉴。

  编读互动

  如果你对我们的话题有任何意见、建议、评论,欢迎@新浪微博“南都城市新观察”,期待你的热情参与。

  下期预告

  改革开放之初,广州托香港之福,在全国几乎凡事都得风气之先。餐馆的服务质量在国内有口皆碑,但近年来下降得比较明显,是不是因为大家的要求高了?也未必。请关注下期城市新观察。

  采写:南都记者冯嘉安 实习生梁珊珊

  摄影:南都记者黄集昊(署名除外)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