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飙车案侯培庆:本分守规矩的改车高手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6月01日07:03 南方网

  摘要:5月26日凌晨3时08分,当亢奋的侯培庆猛打方向盘,决定让同样处于亢奋状态的跑车穿过两辆出租车时,原本分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七个人,命运猛然产生交集,从此生死两端。

  

昨日,侯培庆的父亲看到侯培庆的图片几乎认不出。南都记者陈以怀摄

  

侯培庆自首后,穿上案发时的穿红色格仔衫。南都记者陈文才摄

  

侯培庆在自己微博中贴的照片。网络图片

  5月26日凌晨3时08分,当亢奋的侯培庆猛打方向盘,决定让同样处于亢奋状态的跑车穿过两辆出租车时,原本分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七个人,命运猛然产生交集,从此生死两端。

  昨日下午,当深圳交警终于在海量视频中找出拍下侯培庆驾车的关键截图时,侯父坐在广西偏远村落的家中,劈篾和带孙子,是他生活的全部。同在此刻,3名死者的10余名家人,正紧张地倾听一名事故目击者的描述。他们始终不愿接受一个现实:那个来自广西农村、收入平平的机修工,就是撞死家人的元凶。

  身穿囚服的侯培庆,数次在镜头前鞠躬道歉,他对受害者的家属说:“对于我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我愿意尽我所能来承担,希望能得到各界人士的谅解。”但事实上,以侯培庆和他家族的经济能力,对可能承担的赔偿金来说杯水车薪。

  家中一贫如洗 父子形同陌路

  若要如何,全凭自己。这是侯培庆的微博说明。

  他确实没有可供依靠的人。已经换上囚服的侯培庆,透过传媒向死者家属忏悔,谈及自己的父母时,他流下了眼泪,尽管他已经11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

  66岁的父亲离家11年,去年才回到家中。看着报纸上儿子的大幅图片,他几次说:我真的认不出来,11年没有见过他,没有和他联系过了。

  广西平南县平隆村,侯培庆的家乡,是一个远离喧嚣的村落。“5·26”交通惨剧的冲击波,显然还没有在这个偏僻的山中小村扩散开,以至于亲人听闻侯培庆出事时,还一脸关切地询问记者:“阿庆有没有受伤?”

  这是他努力离开的地方。

  一位村民回忆说,侯父好赌,借了高利贷,数目可能有上千元,侯父还不上,离家十多年,只为躲债。前日午后,记者在一场倾盆暴雨中赶到平隆村时,侯父正在家中安然劈篾,编制竹制品,他最大的任务是带孙子,对小儿子出的事,他似乎也不太关心。

  二层新房未竣工 主人已入狱

  身穿囚服的侯培庆,数次在镜头前鞠躬道歉,他对受害者的家属说:“对于我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我愿意尽我所能来承担,希望能得到各界人士的谅解。”但事实上,以侯培庆和他家族的经济能力,对可能承担的赔偿金来说杯水车薪。

  侯家有五兄妹,侯培庆最小,出生于1983年。他上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两个姐姐早已出嫁,出现在村里的时候极少,哥哥们也都结婚生子。村民们都知道,侯培庆的大哥在广东打工,二哥则在本地搞装修为生,侯培庆在深圳修车,母亲在县城工厂煮饭。村长说,这家人一度吃过低保,但随着侯家五个小孩外出务工,这家人的经济状况略有改观,不再是低保户。

  侯家的房子位于半山腰,被一片竹林和水田包围。大哥的房子很新,平房,七八十平方米,三个房间外加一个杂物间。房间里面混乱不堪,卧室里仅有一

  张床,一张木制长条沙发,沙发上堆满棉絮,和散发馊味的衣服,甚至找不到一个放衣服的柜子。

  床、桌椅和沙发,是这个家庭仅有的摆设。透过窗户看去,房间里满地撕毁的碎片,似乎屋主发生过激烈的争吵,然后各自散去,一如侯培庆父子间的尴尬处境。

  侯培庆的二哥住房条件则更为简陋。一栋小平房,墙面发黑,房门口堆放着积攒的柴火,一把小黑锁就锁住了整个家。

  两兄弟的房子相距几十米。在两人的住房之间,正在建起一栋新的两层楼房。上下各有两间。侯父说,房子是去年开始建的。目前房子主体结构已经完成,还有一个小庭院。庭院和客厅的大门都装上了时兴的铁门。

  一名亲戚透露说,这栋房子可能主要是侯培庆和他二哥合建的,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很多年轻人,不管走多远,都习惯于在老家建上一栋宅子,这是漂泊在大城市的外来工的普遍心态,总觉得自己仍然会回到那片故土。

  这栋部分产权属于侯培庆的新房,距离竣工尚远:二楼大窗户还没来得及装上玻璃,外墙和内壁都没有粉刷,脚手架还没有拆去,谁知房子未建好,主人却因莽撞入狱。

  空荡的村落 失落的年轻人

  假如,侯培庆真的有一辆跑车,他也无法开回平隆村。这里距离深圳大约500公里。从深圳出发,一路高速,车行到广西苍梧县,高速走到尽头。距离侯家,还有50公里。这50公里是普通公路,一路都可见大型货车,部分路段凹凸不平,跑车来此,可能像在浅水中的渔船,只能搁浅。

  侯家还在更偏远的地方。从普通公路,转入一条崎岖的小道,车行约10公里才能到候家。道路两旁是甘蔗林、竹林和水稻田。若在晴天,似是美好田园风光,但遇雨天,一路泥水。村民多靠摩托车,泥泞小路,摩托车也得小心翼翼。

  平隆村的村长说,村里共有3000多村民,侯姓属于小姓,有约300人。他们聚集而居。在起名上亦有讲究。侯培庆属于庆字辈,因此村里面他这一辈的,名字中均有庆字。

  尽管山村里还保留一些传统,但仍难以抵挡外面世界的冲击。一个村民偷偷说,侯家的一个邻居,早些年因为刑事犯罪被关进监狱,他的儿子在东莞打工时,又因为抢劫被判了五年,现在都未出狱。

  村庄里,难觅年轻人的踪影。老年人聚集在小卖部打牌,年幼的孩子,光着屁股,衣服脏乱,四处跑动。村长说,大部分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早几年是以广东为多,但是现在随着附近一个叫做木乐的小镇兴起服装产业,留在当地打工的也多起来。实际上,从苍梧县走百里到达平南县侯培庆的家乡,一路上,可见建设中的高速铁路,被挖开的山和建设中的厂房,以及冒着白烟的工厂,这是经济发展的标志。

  平日本分守规 常寄钱回家

  “他其实为人比较本分,在公司没有违反过任何规章制度,我还见他经常寄钱回家。”天恒泰建筑公司罗总评价自己的员工。正因为侯培庆的酒后莽撞,使得这间公司的高层陷入“顶包”传闻中。(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家乡人也给了这个年轻人相似的评价。留在亲戚们记忆中的侯培庆,是一个老实的孩子,与那些调皮的小孩相比,他不爱打架。外出后,偶尔回家,从没见他开回过车,也没带回过女朋友。

  村里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老实的年轻人,怎么会与犯罪产生联系。不过,他们也表示,自1999年其初中毕业,出门到深圳打工,他们就对他再无多少印象,只知道他在深圳修车。

  改车手艺高超 获老板赏识

  在深圳13年,侯培庆看似已经离农村很远。亲戚说,农忙时,侯家的三兄弟,只有大哥和二哥才回来帮忙,从未见侯家最小的儿子回来。他正努力投入城市的怀抱。他渴望有一辆跑车,对改装车颇为在行,关注赛车资讯。

  最初,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车员工,后来靠着勤奋努力,学会改车,并受到天恒泰公司老板许某周的赏识。在许汉周的资助下,他一度还和人合伙开了汽车用品行,自己当上了老板。他的改车技能,至今也让车城的人略有印象。

  2010年10月左右,因为生意失败,他投奔到许某周的门下,在公司当上了一名车队长。日常,他仍时不时参与改车,并维护起公司的豪华跑车。生活似乎正在慢慢变好。微博中记载了他和女朋友的甜蜜时光。

  在他的微博中,他流露出一个典型深圳年轻人的气质:关心时事,遇到不平事还略显愤青,还不时流露出对深圳高房价的无奈。

  他在846条微博中,关注过城管打小贩之类的市井小事;也踩过卷入风波的红十字会几脚;他痛恨强拆、抱怨高楼价;针对黄岩岛事件发表过爱国言论。

  在一条微博中,他描写在布吉见到一名耍猴人虐待猴子,他咒骂耍猴人是王八蛋,并称自己为此飙泪

  这些柔软,或许来源于他的村庄。在这里,动物和人类和谐相处。母牛带着牛犊在雨中,黄狗忠实地趴在门口,见到生人才吠叫起来,一听主人的斥责声,便摇起尾巴,发出温驯的哼哼声  但在酒精+跑车的刺激下,这个来自广西、平常老实的年轻人,却在午夜变身为一个危险的飙车族。

  04- 05版撰文:南都特派广西记者李亚坤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