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子打死人分获刑15年 7年后得知被打者未死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5月23日08:09 金羊网-羊城晚报

漫画 春鸣漫画 春鸣

  七年前的“死者”竟然复活了?

  2005年惠州发生一起因收保护费而起的伤人致死案件,两名打人者被判刑15年

  被告人亲属认为,当年的判决书上并无“死者”身份等信息,此案疑点重重

  惠州公检法召开联席会议后,惠州警方对此案开展调查

  羊城晚报记者黄礼琪 通讯员罗细飞7 年前,湖南人何林清和何寿成因教训勒索者聂发忠致其死亡,被判有期徒刑15 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年春节,何家亲属却意外得知“死者”聂发忠还活着。

  然而,当何家亲属赶到“死者”老家时,聂家人却不知所踪。而翻看此案当年的审判经过,亦是疑点重重。羊城晚报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5 月5 日, 惠州市公检法已召开联席会议,博罗县公安部门已经着手对此案进行核查。事件回放索要保护费反被“打死”据何林清的叔叔何某介绍,“死者” 聂发忠与何林清、何寿成三人都是湖南省宁远县中和镇人,但彼此并不相识。何林清和何寿成在惠州博罗县龙溪镇做建筑包工头。在案发前,聂发忠曾经向何林清、何寿成以及另外一位包工头索要过一次“保护费”,何林清和另一个包工头给了钱,何寿成当时并没有给。2005 年10 月25 日晚,聂发忠和黄印辉(绰号“许巴”,中和镇人)到博罗县龙溪镇再次向何寿成收取“保护费”。何寿成和何林清得知聂发忠等人正在该镇博园公路旁的大排档吃饭,便商量找人教训他们。

  何寿成、何林清叫了“四川仔”等10 多人(另案处理)携带铁水管、刀等工具,来到大排档,殴打正在该处吃饭的聂发忠、黄印辉等人。

  聂发忠等人见状即四处逃散,何寿成、何林清等人即追打对方, 其中聂发忠跑至龙溪镇农村信用社门口被打伤倒在地上, 随后被巡逻治安员叫120 救护车送往医院,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法医鉴定: 死者聂发忠生前被钝器打击多处软组织挫伤致创伤性休克而死亡。

  法院审判

  两名打人者获刑十五年

  2006 年,法院审理此案时认为,被告人何寿成、何林清在遭到聂发忠和黄印辉的威胁勒索后,不是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而是纠合多人采用暴力手段,故意伤害威胁勒索人的身体,并导致被害人聂发忠被殴打致死, 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但考虑到两名被告人均受被害人聂发忠等人勒索,被害人亦有过错,法院对两名被告人可酌情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人何寿成、何林清犯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 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判令两名被告人在判决生效后3 个月内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聂友甫、胡格章(被害人聂发忠父母) 的经济损失共101654.40 元。

  何寿成、何林清被收监。峰回路转

  时隔七年竟“起死回生”此案发生7 年后,在2012 年春节,聂发忠被发现“复活”。何寿成的姐夫欧某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今年春节,一位与聂发忠同村的人到何林清家所在的村子里走亲戚。欧某随口向其问起了聂发忠的情况,那人当时回答说可能没死,还称家里有人最近还跟聂发忠一起玩过。但是当欧某第二次见到聂发忠的这位同村人时,此人又改口称他家人是小时候跟聂发忠玩过。

  这却令何家人起了疑心,他们更加相信聂发忠还活着。于是何林清的家属便开始着手调查此事。当他们到宁远县公安局户籍部门查询时,结果却让他们十分意外:一个叫“聂华忠”

  的人在2010 年10 月20 日办了第二代身份证,而聂友甫(聂发忠的父亲)家的户籍登记上也有“聂华忠”,注明是聂友甫的三子。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死者”聂发忠也是聂家第三子。这个结果让何家人十分激动,他们立刻赶往聂家人所在的村子,然而让他们无比失望的是,聂家人已经不在村子里了,但他们去了哪里,什么时候走的,村里人都不愿告知。

  疑点重重

  判决书上无“死者”信息

  对此案,何林清的叔叔向羊城晚报记者提出许多疑点,如判决书上的证人全都是聂家的亲戚而非目击者, 他们称满地是血,可是法院取证调查却又称现场既没有凶器也没有痕迹。“死者”聂发忠的尸体是由死者的哥哥聂某认领的,也并没有让何林清和何寿成前去辨认。案子是聂发忠的父母起诉的,但是法院判处给聂家的赔偿,聂家却一直没有来追要和领取。何林清的叔叔说,据聂发忠的村里人称,按照当地风俗,人死后骨灰要下葬的,但是,当地未发现聂发忠的坟墓。

  此后,被告人的家属便开始了申冤之路。

  何寿成的女儿何春花、何林清的妻子胡国珍于2012 年4 月23 日分别向惠州市检察院、中级人民法院、市公安局、博罗县公安局递交了《刑事申诉报告》。该报告称,聂发忠不但并未死亡,而且于2010 年10 月20 日在宁远县公安局首次换领第二代居民身份证, 名字为“聂华忠”。而聂发忠和聂华忠的身份证登记信息和户口本信息完全重合。所以被告人认为原审判决的基本事实存有重大的错误,应当依法改判被告人无罪, 立即恢复其人身自由并主动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何林清的家属还提出, 原审判决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其中判决书上的4、5、6 号证人均与聂华忠有亲密关系, 而两位保安员证言称“在死者躺着的地方有很多血”与现场勘查结果“现场未发现有物证和痕迹”相矛盾。

  何林清的家属认为, 据审判书显示,所有的证人证词中并没有一个人能够证明躺在案发现场的那个人就是聂发忠,也没有人目击或证明何林清或者何寿成中的某一个人跟聂发忠有直接的肢体冲突。判决书上没有聂发忠的身份证信息、家庭地址等信息。

  “死者” 聂发忠的尸体是由死者的哥哥聂胜忠辨认并确认。如果聂发忠还活着,这具男尸是 谁呢? 何林清的家属称,在案发后曾听在场的工人说,在案发现场的附近有另一伙人在打架,并打死了人。那么为什么聂胜忠会确认尸首呢?为什么聂发忠的家属迟迟不来追要赔偿款额,还举家“失踪”呢? 何林清的家属认为,还有很多疑点无法解开。

  专案小组

  已着手对此案进行调查

  时隔七年, 由于何林清和何寿成入狱,两家已经坠入苦难之中。据何林清的叔叔说,他们当时在惠州工作十多年, 做建筑包工头,收入还算可以,本来生活过得还算不错。但是自从他们被判入狱后,何林清家不得不靠弟弟支撑,如今他儿子上了大学找到工作了,女儿也有书可以念。但是何寿成的妻子当年因不堪此境,撇下三个孩子跟别人走了。后来三个孩子都辍学了,大儿子本来可以考大学的却也没办法了,因为必须撑起这个家。

  记者从博罗县公安局了解到,该局已经收到了何某家属的申诉书, 但是重新调查需法院、检察院走有关程序。据了解,该局向湖南省宁远县中和镇相关派出所查询聂华忠个人信息时,当地派出所证实有此人,但是聂华忠是否与聂发忠同为一人,目前还不得而知。

  羊城晚报记者在惠州市中院采访此案时,据有关负责人介绍,5 月5 日惠州市公检法已开了联席会议, 成立了市级专门小组负责此案, 博罗县公安部门也派出警力赴湖南进行核查。5 月22 日, 记者从宁远县有关部门获悉,惠州民警三天前已抵达宁远进行调查。据了解,惠州警方两次赴湖南均未找到聂家人,其他信息警方未透露。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