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进城小动物频遭伤害 给它们一个安全的家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5月07日08:11 新快网

麓湖,一只苍鹭在自由滑翔。麓湖,一只苍鹭在自由滑翔。
投放白云山的隐纹花松鼠,正在笼子里适应新环境。投放白云山的隐纹花松鼠,正在笼子里适应新环境。

  探路动物进城·行动

  热心网友微博发起校园投放活动,专家称民间投放要有科学指导

  近日,进城小动物们频遭干扰与伤害经新快报报道后,引起相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就白云仙馆24只山鸡被偷一案,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表示目前正在调查中,该局将通过加强管理、加大宣传等手段,引导人与野生动物们正确相处。

  同时,一些市民也自发参与到对小动物的保护与投放中。热心网友陈伟微博发起“校园投放松鼠”活动,计划本月在中山大学南校区自发投放数只小松鼠。专家称此类民间投放要有科学指导,否则“放生”有可能变“杀生”。

  白云仙馆24只山鸡被偷追踪

  林业和园林局:

  加强管理,建立一整套和谐相处规范

  针对白云山示范点半年内发生的3起动物被偷盗和伤害事件,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作出回应称:将加强示范点的管理,推进建立一整套人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行为规范。

  山鸡被偷案正在调查

  据介绍,白云山野生动物示范点建设项目由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委托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简称“华濒所”)实施,从2011年11月开始,计划两年完成。今年4月10日,发现在适应笼舍的24只灰胸竹鸡和环颈雉不见了,初步怀疑被人偷走或就地放生,华濒所项目管理工人已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目前有关部门正在依法进行调查。

  该局表示,山鸡被偷一事仅为白云山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出现的个别事件,主要原因是项目实施单位管理工人管护不到位,巡查力度不够,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已督促华濒所项目实施管理单位进行整改,查找薄弱环节和管理漏洞,不断完善各项管护措施。

  鹭岛将围设警警戒线

  该局透露,白云山野生动物示范点建设项目正在推进建立一整套人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行为规范,以教育和引导人们如何与野生动物正确相处。拟计划在项目实施区域加大力度安放宣传牌、行为规范宣传栏等设施,方便公众及时了解动物恢复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公众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和规范自身行为的约束。

  新快报记者获悉,鹭岛处于麓湖游艇项目的游览范围内,该局将协同麓湖公园管理方在鹭岛周围设置一条警戒线,防止游艇进入。此外,还将在麓湖公园沿岸设置警示牌,提醒垂钓市民不要惊扰鹭鸟。

  专家:科学放归可避免“放生”成“杀生”

  松鼠落户中大校园,是喜是忧?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胡慧建指出,普通市民并非从事野保工作的专业人士,在没有进行全面的调研情况下,自发进行野生动物投放行为,会引发难以控制的生态危险。

  “一是放归的动物没有经过科学检疫,很容易就会引病入野外;二是金花松鼠并非广州本地物种,将它引进来,可能引起生物入侵现象;三是放归的物种没有经过训练,可能将‘放生’变成‘杀生’,导致更多动物非正常死亡。”胡慧建表示,将野生动物引进城里,是一个系统、科学以及长期的工程,民间的放归行动应该进行更为谨慎、小心的考量,并不建议贸然开展。

  本月,野生松鼠除了在白云山放归,中大也将成为它的自由活动点。去年12月,网友陈伟在微博上发起“校园投放松鼠”活动,号召市民在中山大学南校区投放松鼠。通过半年酝酿,投放活动将在本月进行。陈伟表示,由于投放活动还需要进行定点试验,因此是一个“无组织自发行为”。

  给中大南校区投放松鼠

  去年12月20日,市民陈伟在微博上发起了“校园投放松鼠”活动,号召广大市民以民间行动的形式,引入少量松鼠进中山大学南校区。

  经过与网友的一番讨论,陈伟把投放品种定位“物美价廉”的金花松鼠,投放时间定为今年5月,刚好是松鼠的繁殖期。在投放地点的选择上,陈伟表示将会避开师生生活区,选在中区草坪旁,那里够安静,有榕树可供栖身,树上的浆果也能给松鼠们“凑合着吃”。投放活动得到了许多网友的支持。网友“严茂胜”建议将松鼠们命名为“康乐鼠”,与中大名景康乐园相媲美。

  小规模投放不影响生态

  陈伟表示,活动并非贸然发起,他先用了一个月时间征求网友及专家意见,“我是生态学专业出身,针对投放一事也专门请教过动物学教授和省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的校友。”他认为松鼠对校园生态的负面影响较小,因为“小规模放生的松鼠,不足以形成稳定的种群,对当地生态产生的影响比较小。”

  他透露,由于活动仅仅是自发组织,也还没有进行相关定点试验,所以并不打算公开进行,活动参与者以个人名义进行。“目前我的精力,主要放在松鼠投放后能否存活的问题上。”陈伟说,“人为干扰是能否留住松鼠的关键因素,为了更好地保护小动物们,我在考虑要不要发动师生认养松鼠。”

  小故事

  小朋友:松鼠会抱着玉米一行行啃

  4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流花湖公园管养员松叔正把苹果切开,给松鼠加餐。站在试点铁门外的两个约10岁的小男孩看见了,求松叔给他们个机会,让他们也试着喂喂。

  “两个崽子虎头虎脑的,求了我半天,我实在拗不过他们。”松叔说。两个孩子飞快地去买了根玉米棒,让松叔把它切成了几大块,然后放在铁笼旁,等松鼠过来吃。“看,松鼠会抱着玉米块,然后一行行竖着啃玉米粒耶!”孩子们兴奋不已。

  阿穗:给鹭鸟投多点食别饿肚子了

  每天上午9时许,阿穗和胡姨步行去麓湖公园附近的登封菜市场买鱼,来回耗时约1小时。由于鹭鸟个头大小不一,阿穗经过观察发现,将鱼切成两食指长的片状最有利于它们吞食消化。

  鱼切好放进塑料桶,阿穗就提着它划船进鹭岛喂食。阿穗每天要买30至40斤的罗非鱼给鹭鸟吃,每次都会多买一点。“一来给放归的鹭鸟们吃,以防它们找不到食物。二来是作为诱饵,吸引途经的野鸟留下来生活。”

  市民行动

  义务巡湖,李涛守护麓湖12年

  12年前,李涛搬家至麓湖附近,开始成为义务巡逻员,保护麓湖周边的小动物安全,并先后投入了近10万元。“人都需要关爱跟保护,更何况是动物呢?”李涛说。

  2000年,有感于家门口一只流浪猫被冷饭喂食太可怜,李涛决定投身保护小动物的事业,并将其命名为“麓野行动”——每日在麓湖巡逻,一发现市民偷钓、偷捕动物的现象,马上上前劝阻。

  为了发动更多的人支持环保,李涛自己建立了一个“大榕树环境与动物协会”,又在恒福路上弄了个40平方米的小单间,开辟一个“慈善环保阅览室”,后者几乎把他的积蓄用尽。时间推移,他成了一个“麓湖环保信息点”,翠鸟与红耳鹎在哪里栖息、水杉和池柳新变了什么形状,他了然在心。

  12年来,一骑就“哐当”响的自行车是他惟一的伴侣,近10万元也投入到了这个“麓野行动”上来,自己的电子生意也是有一天没一天地维持着。“被骂,被打,被人误解,都是家常便饭了。”李涛表示,一看到小鸟自在飞过林间、小鱼痛快游过湖岸的景象,这些郁闷就烟消云散。

  探路动物进城·把脉

  动物进城,80万元“安家费”不够花

  安置动物需要好的生态环境,专家称仅改造大学城湾咀头公园湿地环境就需800万

  动物进城,广州“摸着石头过河”,开建白云山示范点已半年。半年得失,让人有喜有忧的同时,各方也开始反思:项目该如何发展才能让动物真正安心定居,形成一个人与动物和谐的城市环境?

  从专家到市民,各方观点在本篇中相互碰撞,落脚点却是一致: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加一颗尊重理解的平常心,便是动物进城所需要的最好的硬件与软件。

  栖息地改造需加大投入

  三年野考、两年试点以及半年示范点工作,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胡慧建全程参与其中。他表示要引进动物并留住它们,大生态环境改造必须发力,而其中首要的,便是动物栖息地的改造。

  大学城湾咀头湿地公园内,有一片约200平方米的滩涂,生长着落羽杉,是白鹭喜欢落脚的地方。遗憾的是杉木之间的距离不够密集,不能吸引大批白鹭前来。胡慧建介绍,去年有200至300只白鹭在这块上空盘旋,想落脚这里,可惜树太少,遗憾地错过了一个繁殖期。“理想的距离是树跟树之间大概3至4米,枝条便可以成片黏住,方便鹭鸟筑巢。”今年3月,大学城已经增种包括落羽杉在内的树种320棵,但还需继续。

  胡慧建表示,增加蜜源性植物、草本植物的数量,给食果和草食动物提供食物来源,这些也是栖息地改造的重要内容,但由于资金限制,改造只能一点一点地做。“要完全改造大学城的生态环境,需要至少800万元,包括湿地改造、植被多样化等,而白云山可能得要2000万。但是目前整个项目所获得的资金,只有80万。”

  地被层次要搭配合理

  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副馆长王英永认为,要让动物“住得好”。他指出,鸟类的种类和数量是衡量一个地方生态环境的重要指标。

  目前广州的绿化面积看似很大,但同质化比较严重。加上城区绿化受建筑、道路限制较大,多呈条带化和斑块化分布,隐蔽性差,安全性也不强,能容纳的物种数量少,吸引不了鸟类生存繁衍。“这一点上,中大校园和越秀公园也是值得仿效的生态园林景观,这些地方外来植物少,乔木从、灌丛和地被层次搭配合理,对鸟类而言比较安全。”

  引入无线监测器做跟踪

  “动物放归的数量听起来很多,但白云山那么大,它们一放就跑了,要碰见它们还真得看缘分。”华濒所助理研究员李振宇表示,为了对放归的动物进行后续观察,项目将在各个分点都适当增加一些投食点,吸引动物来吃东西。“但最好的方法,还是安装无线监测器,对它们进行一个系统跟踪,但这个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

  专家谈软件设施

  谈宣传力度——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胡慧建:

  政府应该加大宣传

  普及更多有关野生动物的知识

  “对于不熟悉的事物,每个人都有好奇心,这种好奇心会引发一些人的破坏欲,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接纳,这需要一个时间。”胡慧建表示,野生动物就生活在市民们身边,这对于久困石屎森林的广州人来说,的确是一种新鲜事物,自然会引发人们又爱又怕的情绪。

  “动物被偷盗被干扰,在项目初期是无可避免的,目前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提高人们对野生动物的接受度。”胡慧建建议,在项目总体统筹上,政府要加大宣传,普及更多有关野生动物的知识。

  胡慧建尤其指出,动物并不以取悦人为存在目的,二者地位平等。而“动物进城”所注重的,正是如何在城市化进程不可阻挡、自然环境不断退缩的情况下,充分利用城市绿地,拓展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给它们在城市规划、生态建设和社会发展中保留应有的席位。

  谈相关组织——绿点青年环境教育中心总干事张力凡:

  关注城市野生动物

  相关的民间组织广州“基本没有”

  “从城市发展历程看,城市的前身都是动物的栖息地,城市发展带来的栖息地破碎化,导致动物被迫暂时离开自己的家园。一个文明社会应该主动创造人文和物质条件,让部分适合城市环境的野生动物重返家园。”市民陈伟认为,政府应鼓励民间力量尤其是动物慈善组织的参与,形成合力,共同爱护野生动物。

  绿点青年环境教育中心总干事张力凡表示,广州目前对于动物保护的组织有两类,一类是草根组织,但主要关注流浪猫狗等,一类是国外NGO、如WCS(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在穗分支机构,后者更侧重于开展项目研究,专门关注城市野生动物的组织“基本没有”。

  谈法规执行——中山大学法学院环境法教授李挚萍:

  加强执法监管力度

  相关部门不要让法规“睡觉”

  动物进城,广州首创,相关法律法规跟得上吗?中山大学法学院环境法教授李挚萍指出,我国现有的野生动物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已经够用,无需另外立法,但关键是相关执行、执法部门要加强监管力度,不要让它们“睡觉”。

  李挚萍表示,虽然目前广州所引进的各类野生动物,如黑水鸡、夜鹭等,并不在野生动物保护法范畴内。但这些普通的野生动物,在风景区、公园、自然保护区及湿地的管理条例中,均有相关保护规定,有关部门只要严格按此执行,就能形成威慑力,有效预防伤害动物的事情发生。

  谈公众监督——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副馆长王英永:

  及时披露进城信息

  好方便市民自发监督动物安全

  小动物们接踵进城,它们或入住白云山、流花湖公园,或在大学城、珠江边,至2015年,广州将落成10个动物进城示范点,这些地点均是公众所熟知,也是经常去的地方。中山大学生物博物馆副馆长王英永指出,动物进城与全市市民息息相关,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及时向公众披露进城的进展信息,尤其是有关公共安全及生态安全等信息,让公众监督。

  李涛表示,政府及时公布信息,也能方便广大市民为“动物进城”出力。“我知道这些小动物们安置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我就会生出一种责任感,更想要去保护它们,如果弄得太神秘,反而会产生其它想法。”

  动物进城模式

  (初探)

  1

  明确的生态环境设计;

  2

  全面的物种评估;

  3

  严格的动物野放标准;

  4

  科学的生态环境改造;

  5

  良好的科普工作;

  6

  公开的信息发布。

  ■专题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陈琦钿

  ■专题执行:新快报记者 罗琼 实习生 计慧慧

  ■专题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小明 李小萌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