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沙县小吃遭暴力垄断供货 嫌犯备有迫击炮弹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4月27日07:42 新快网-新快报

庄某吃早餐时被警方抓获。庄某吃早餐时被警方抓获。
警方缴获的该团伙打手作案工具。警方缴获的该团伙打手作案工具。

  文/图:新快报记者 李国辉

  广州警方近日捣毁一欺行霸市团伙,缴获大批作案工具, 包括仿制手枪、迫击炮弹等,跨区作战之广、出动警力之多为"三打"来罕见

  本月23日,广州警方在全市统一部署,以雷霆之势摧毁了一个专门垄断沙县小吃面粉、饺皮等食材供应、配送的欺行霸市团伙。此次整个行动共出动警力600多人。参战警力之多、作战范围之广均为广州“三打”专项行动以来鲜有。

  落网的男子正是行动的头号目标人物、“食材恶霸”团伙首脑庄某。自2002年以来,庄某团伙通过威胁恐吓、暴力打砸等非法手段不仅排挤、打压其他面粉厂家,更强迫众多沙县小吃店家向其购买食材,几年来逐渐在番禺、海珠、花都、增城等地形成垄断之势,触角更延伸至肇庆、深圳等周边城市。

  现场直击

  “大佬”吃早餐时被擒

  “别动!警察!”上午10时许,增城新塘新新大道旁的一处小吃摊上传来一声断喝。几柄手枪亦迅疾掏出,对准了正在小吃摊上吃早餐的三人。身着白衫、身材肥硕的中年男子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神态平静举起双手。伴随着该男子的落网,一场收网行动大幕就此揭开,广州警方布置在白云区、花都区、海珠区等地的30多个行动组同时展开抓捕,一个在广州地区为恶多年的欺行霸市团伙就此覆灭……

  集结号,吹响

  对于番禺刑警吴队而言,4月22日晚上,是一个不眠之夜。这一晚,他很兴奋。只因为,付出了近半年艰辛的努力明天将会有结果。吴队所负责抓捕的目标正是一个欺行霸市犯罪团伙的“大佬”——庄某。

  23日凌晨4时30分,吴队和战友们在番禺区公安分局大院准时集结,随后各自登上汽车赶赴下一个集结地点——位于白云区的广州市公安局警察训练基地。

  清晨6时,天色泛白,新快报记者搭乘着一部警车来到了警训基地,只见大批番禺区公安分局的民警三五成群地分散在偌大的基地操场上,人数之多为记者从事公安报道七年来所罕见。民警们都在等,等着另一支参战的主力军——广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战将。

  6时15分左右,特警到了:六辆大巴车相继开进了基地操场,一批接一批的特警队员们从车上鱼贯而下。“集合!”现场指挥员一声令下,包括特警支队、番禺区公安分局在内的400多民警迅速站列成队。记者现场清点了一下,一共37组,每一组都由几名番禺区民警搭配几名特警构成。

  “大家根据各自既定的目标和步骤展开行动,早餐就在车上吃,祝大家成功!”指挥员简单做完动员,37个警组立即各就其位,汽车马达的发动声顷刻间响彻操场。

  守株,兔没来

  汽车在高速路上呼啸着一路向北,经由人和镇直取花都区。下高速后,汽车驶进了花都区中心——新华街。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清早,却决定着一场历时半年较量的成败。

  “认准他,只有抓到了他,其他组才能动。”行车途中,吴队将一张庄某的大头照交给特警们传阅。照片上的嫌疑人短发、小眼、肥脸。

  行车半个多小时后,汽车最终在花都区新华街建设北路一处民宅楼前停了下来。这里是庄某的住处所在。按照之前掌握的线索,每逢周一,庄某在家吃过早餐后会在八九点之间去番禺的工厂查看账本。

  “我们来个守株待兔。”吴队说。然而,苦等了近两个小时,庄某却并未出现。此时,吴队接完一个电话后脸上泛起了会心的笑容:“嫌疑人在增城新塘××酒店出现,我们马上赶过去!”

  奔袭,60公里

  9时20分左右,面包车再一次启动,这一次,从北向东。

  目标在一步步接近,民警们都兴奋起来,通宵不眠的疲劳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果敢的坚决。坐在副驾座上的吴队手机响个不停,电话那头是在新塘负责跟踪的民警。

  “兄弟,你盯紧点,我们马上就到了”、“再等一会,路上有点塞车,再等我们一会”、“我们已经下了高速,在国道上,车辆太多”……

  “这台面包车实在老了,我已经开到最快了,也只能跑到八九十公里(时速)。”被称为“车神”的驾车刑警阿彪打趣说道:“咱们应该开直升飞机来。”

  在一片急切的心情中,面包车终于进入了增城。到达××酒店停车场,刚好10时,路程表显示,从花都到增城共开了60余公里。

  “阿彪留在车上,其余抓捕队员全部下车,大家分散开来走,发现嫌疑人立即打手势报信。”下车前,吴队交代道。“喀嚓”、“喀嚓”……手枪上膛的声响过后,车门拉开,六名民警依次跳下车,一前一后地朝马路对面走了过去。

  抓捕,雷霆之势

  在一家小吃店前,一名穿着白色T恤衫的肥硕男子一边夹着面条往嘴里送,一边与同桌的一男一女说说笑笑。

  吴队等人不紧不慢地走近这圆桌上的三人,十米、五米、一米……当他们完全靠近时,走在最前面的吴队突然一个转身站到白衫男子身后,迅速出手将其死死摁住。“别动!警察!”吴队一声断喝,其他五名民警同时出击,将此三人当场包围。紧接着,民警亮出手枪,完全控制了现场。

  “你是庄×?”吴队向“白衫男子”问道,对方点了点头,脸上没有惊愕也没有慌张,他平静举起双手抱住脑袋。之后,民警将包括庄某在内的3名嫌疑人带上面包车押回调查。

  从下车到抓捕,整个过程短短5分钟。

  记者事后了解到,抓获庄某的消息传回后方后,广州市公安局迅速向全市其余抓捕点下达了行动指令,庄某团伙众多骨干成员顷刻应声落网,该团伙位于番禺区的两家面粉厂也被警方突袭查处。

  此次行动,广州警方共出动市、区(县)两级公安警力600多人,包括刑警、特警、预审、派出所民警等多个警种参与作战,人数之多、规模之多均为“三打”以来少有。

  当日行动,警方共抓获包括庄某骨干成员以及“打手”等嫌疑人龚59名(其中刑事拘留34人),缴获斧头、砍刀、匕首等作案工具大批,其中包括仿制手枪一把和迫击炮弹一发,扣押包括庄某座驾“讴歌”越野车在内的车辆共13部。

  这场在黎明时吹响冲锋号的收网战役取得了巨大成功,以庄某为首的欺行霸市团伙就此分崩瓦解。

  人物特写

  民警称庄某平时低调警觉

  “他野心很大想垄断珠三角”

  庄某今年46岁,福建沙县人,有犯罪前科。刑释后,庄某于2001年来到广州,并从2002年起从事面粉生意。

  “他的野心很大,想垄断整个珠三角地区。”办案民警说,在抓捕庄某时,民警在庄某的车上缴出了账本多份,上面记录着其团伙向广州、四会、深圳等沙县小吃店收取货款的清单,少则两三千元,多则四五千元。据警方初步估计,仅在广州,庄某团伙控制的店家六七百家,每个月的纯收入达到60万元,庄某团伙骨干成员大多开着豪车。此外,去年以来,庄某还准备介入酒业,与另一嫌疑人康某联手制售假酒。23日的行动中,警方抓获康某的同时,从其制假窝点内查获涉假高档白酒369支、涉假高档红酒318支。

  “庄某对手下很有手段。”民警说,特别是与其狼狈为奸的范某打手团伙,一众打手全有案底,其中一名打手还是名涉嫌命案的通缉犯(已在行动中落网),但他们对庄某言听计从。

  庄某平时行事低调,作为“大佬”,他没有司机,虽然手上有三套房产,但都比较普通,其妹夫住的房子都比他的好。“他平时不张扬,作为一个日进斗金的老板,他的娱乐活动很少。”民警说,但庄某日常出行时警觉性却很高,每次取车时都会四处观望一番,看有没什么人跟着他。

  案件探秘

  “打手部”逼迫店主买食材

  不配合将会遭打砸,该团伙还恐吓其他面粉厂家退出竞争

  一次行动出动了600多警力,究竟是怎样一个团伙使得警方如此大动干戈?警方在侦办这个欺行霸市团伙中又经历哪些艰辛和曲折?行动大捷后,侦办民警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缘起

  “生意纠纷”牵出涉恶团伙

  去年10月份,番禺区公安分局东环派出所接到一宗警情,据报称,有两伙人员在辖内某面粉厂发生冲突,现场有人打架。派出所随即出动大批警力前往处置并及时平息了事态,随后警方将涉事双方共数十人带回调查。

  参斗一方为事发面粉厂人员,老板名为阿兰(化名),而另一方则以庄某为首。警方调查了解到,阿兰的面粉厂主要生产供应沙县小吃的食材,庄某与其同行。

  阿兰反映称,事发原因是庄某逼迫阿兰将面厂廉价转卖给他们,否则将把其客户全部“铲掉”,让其货品卖不动。双方多次交涉未果后,事发当天,庄某带了十多人到阿兰面厂,双方随即发生冲突并引发打斗。而庄某一方则一口咬定,事件起因只是双方在生意场上发生纠纷,并指责阿兰抢夺其生意。这件看似普通的纠纷案引起了番禺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注意。刑警大队经对海量警情分析发现,庄某涉嫌多宗寻衅滋事、强买强卖、故意伤害案件,有欺行霸市团伙特征。

  事件引起市、区两级公安机关领导的重视,今年1月13日,警方将此案定为“113”专案,并抽调精干刑警力量组成专案组,展开全力侦查。

  调查

  该团伙构成复杂成员众多

  根据摸排出来的警情线索,专案组对包括沙县小吃店主、面粉厂方在内的众多涉事事主展开走访调查,逐步摸清了庄某团伙的组织架构和“称霸”手法。

  据介绍,庄某团伙构成复杂,成员众多。一伙人负责生产销售,可谓“经营部”;一伙人负责“后勤保障”,是为“打手部”。“经营部”老板正是庄某,另有一名股东杨某,此人堪称“军师”,不仅管理账本,还为生意扩张出谋划策。此外,“经营部”内设有两大“区域经理”——庄某妹夫叶伟×(主要负责番禺、海珠等区)及其胞弟叶少×(负责花都区)。剩余的则是“销售员”或“业务员”,承担货品供销和配送工作。

  “打手部”头目名为范某,手下有十数名马仔。据了解,范某与庄某虽非“上下级”关系,但双方联系密切。当庄某需要以暴力手段摆平问题时,范某打手团伙就出动了,事后,庄某付钱给范某酬谢。

  专案组查悉,庄某团伙为垄断一地沙县小吃的原材料供应市场,通常采取“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是威胁恐吓其他面粉厂家退出市场竞争,二是从沙县小吃店入手,逼迫店主只能向其购买面条、饺皮等原材料,谁敢不买账,将会受到厂店被砸或是人员遭打的教训。

  据查,庄某团伙在广州设有多个面粉加工厂,货品价格虽与市场价一致,但工厂都是窝藏在城中村内的黑作坊,卫生条件差,产品质量没有保障,而且庄某团伙只向店家供货,却不许对方询问来源,万一出现食品安全问题,也一概不负责。有些店家一个月用不了那么多材料,但庄某团伙不予理会,“给你多少货就得拿下,多了自己吃,不能退”。

  取证

  “磨嘴皮”两月余赢取信任

  当庄某团伙的本质被层层揭开之时,取证工作却遇到了极大的阻力。由于害怕报复,大多受害商家敢怒不敢言。

  “从去年11月初到今年年初,我们一共找了30多名事主调查了解,他们起初都不敢开口,在不断试探我们。”吴sir说。“这些商家不外乎两点担忧:一是摸摸我们的底,看看我们除恶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二是害怕自己报警后不仅庄某受不了惩罚,自己反而被对方变本加厉寻仇。”吴sir说。

  后来,当民警向事主表示,此案已与刑警支队联手调查时,原本讳莫如深的受害事主渐渐改变了态度。

  到今年2月底、3月初,经过不懈地登门拜访磨嘴皮,陆续有20多名受害事主同意配合警方工作,取证工作得以成功突围,案件迈入了抓捕阶段。

  厂家亲述

  “不打掉他们,我们只能离开广州”

  福建沙县人陈大姐夫妇七八年前在白云区京溪街开了一间面粉厂,专为沙县小吃店供应食材。多年诚信经营下,生意做得不错,去年上半年,供货客户已有200多家。可到去年8月,陈大姐突然发现,不少老客户遭人暴力抢走。

  “他们每次都是开着车到小吃店家门口,先是放下十斤左右的面粉、饺皮,要店家试用几天。两三天后,他们又找回到这些店家,要店家以后只能向他们拿货。”陈大姐说,如果有店家拒绝,对方立即恶语恐吓,店铺也时不时遭到打砸,“每次过来几分钟,砸完东西就走,有人敢反抗,连人一块打”。

  不久,庄某找上门来,当天他带了20多人到了陈大姐的面粉厂,要求陈转让工厂,遭陈大姐断然拒绝。对方随即放出狠话:“以后别想有人敢进你们的货。”同时警告不许报案,“他(庄某)说自己认识的人多、关系很广,若敢报案到时会让我们有苦头吃”。

  此后,陈大姐的送货工人遭人跟踪,越来越多的供货对象遭到暴力恐吓。在沙太路开沙县小吃店的官伯与陈大姐合作了很多年,因为拒绝庄某的要求,他的店门被打砸多次,甚至试过被对方几人拿刀架在脖子上。官伯忍无可忍报了警,滋事男子闻风而逃。几天后,官伯走在路上时被另外几名男子拦住,对方说:“敢报警?你还要不要做人?”屈于对方的胁迫,官伯最终只能向庄某拿货。而陈大姐也不断接到庄某一方人员的电话,对方催促其尽快转让面粉厂,否则“你的顾客会全没了”。

  陈大姐夫妇不甘心,但他们无奈地发现,到今年二三月份,客户已只剩下百来家,营业额缩水一半,工人因为害怕被打也走了一半。陈大姐说,他们的生意已经没办法再继续,近月来,他们已在和庄某谈转让事宜,“他们想十几万就盘下我的厂,我接受不了,所以一直在僵持着。”

  听闻广州警方将庄某团伙连根拔起,陈大姐夫妇激动得拍手称快。“非常感谢警方铲除这帮坏人,这对所有商家来说都是个大大的好消息。警方不打掉他们,我们只能离开广州。”陈大姐说。

  记者了解到,包括陈大姐夫妇在内的受害商家大多在遭遇侵害后甚少选择报警,陈大姐也只是向沙县小吃行业协会反映了庄某的恶行。为何不报警?陈大姐说,大家都是在外面做小生意的人,不想把事情惹大,而且最大的一个担忧是,庄某也是沙县人,他们担心报警后,庄某会找人对其老家的亲人不利。“我们现在最希望的是,政府部门除恶务尽,让庄某这伙人能得到严厉的判处。”陈大姐说。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