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街区保护“先要日子过得好”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4月26日05:49 南方网

  摘要:《广州市历史文化街区房屋保护实施意见(意见征求稿)》(以下简称《意见》)自上周起向公众征求意见,至昨日结束,南都记者获悉,目前只有几位市民向市国土房管部门发去“建议”,内容基本是“选择哪里作为试点”。据悉,市民此次反映的意见不大可能成为政府决策依据。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坚守六年,终于免遭拆除厄运的高第街和北京路骑楼。《保护意见》的出台有望将这种历史房屋的保护上升至“制度化”层面。南都记者黄皓摄(资料图)

  《广州市历史文化街区房屋保护实施意见(意见征求稿)》(以下简称《意见》)自上周起向公众征求意见,至昨日结束,南都记者获悉,目前只有几位市民向市国土房管部门发去“建议”,内容基本是“选择哪里作为试点”。据悉,市民此次反映的意见不大可能成为政府决策依据。

  官方收到的市民意见显得冷淡,记者连日走访了荔湾、越秀、海珠三区的部分历史文化街区。对于“历史文化街区房屋保护”这个有点文艺的表述,街坊们大多觉得概念比较“宏大”,逢源沙地一巷的住户老陈对记者说:“如何让房子从不通风变成通风,让漏雨变成不漏雨,让黑房变得有窗户,这才是我最关心的。”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民间对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最简单的逻辑———只要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就支持政策,否则就反对。

  据悉,《意见》在征求公众意见之前,已经广泛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征求了多次意见。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人士说,意见中列出的“两轮征询居民意见办法”,明显是以增加行政成本作为代价,以让民意得到充分表达。这名人士说,《意见》所涵盖的内容是比较成熟的,与以往把“保护历史文化街区房屋”做成“偶尔为之”的一些项目相比,这次《意见》的出台有望将这种历史房屋的保护上升至“制度化”层面。

  但是,钱从哪里来?荔湾区一名熟悉相关情况的人士说,花多少钱办多少事,抛开历史文化建筑所需要的刁钻工艺要求,仅仅是为抽疏“保护街区”所需要的安置房源,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这名人士表示,只有“举全市之力,尤其须有历史文化街区房屋那些老百姓的全力支持”,才可能办好这件事。他认为“保护”的意义不应“局限”在“保持原汁原味的老样子”,这些历史房屋除了“外面好看”,同时也应“里面实用”。(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各方看法

  公房租户只要住得更好愿意挪地方

  南都记者走访沙面与文明路一些公房住户,他们觉得,只要政府合理安排房屋置换,让他们有栖身之所,他们愿意搬走“配合政府保护建筑”。

  上周日下午,沙面二街36-38号,几名模特正在淡黄色的B类文物建筑前拍艺术照,住在这里的王女士从2000年之后每日忍受着潮湿的墙面,以及下雨天的漏水烦恼。

  听说政府有意补助老房子“修旧如旧”,王女士拍手称快。她介绍,这栋B级文物楼其实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危房。她打开一间已空置的房子,指着天花告诉记者,“下雨漏水,楼上天花板掉下来。根本无法继续住人。”她称,外墙整饰过三次,第一次是黎子流主政广州的时候,最近一次为亚运“穿衣戴帽”。“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事实上,这套房子1949年之前属法国的教会所有,后来航运部门收归,分给员工住,上世纪80年代又重新划回给教会。王女士目前仍交着约10元/平方米的租金,且正面临与教会“打官司”争取继续住的困境。对于王女士来说,无论是政府想在房内开展览馆、还是要“修旧如旧”,她都举手赞成———只要有更好的置换居住环境。她甚至愿意“做义工”带游客参观自己住了半辈子的“老文物”。

  对于在文明路骑楼公房独居的陈叔来说,“一辈子的同学朋友全部在这里,如果到了金沙洲那么远的地方,要出来喝喝啤酒吃吃夜宵是很难的了”。(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提到连片保护的问题时,陈叔并不乐观:“下面是食肆,上面是办公楼。很难的,一百个马骝一百条心。”

  会支持政府的改造,但希望政府可以把我安置在市区住。

  ———居住于文明路骑楼公房的陈叔

  私房业主产权本身不清 看法更加混乱

  南都记者走访的私房住户中,对于“保护”观点五花八门,有人认为政府“不作为”就是最好的保护,有人觉得“只要比现在住得好”就行,“保护不保护我们这种蚁民没有发言权”,不少市民则觉得,《意见》中的“征求90%市民意见”、“在房屋内开展览馆”等细则不容易执行。

  “原貌是怎样的?谁说了算呢?”人民南路一户私房业主林先生恢复原貌可能会减少面积、也可能改变住房结构,他认为作为户主不会轻易愿意。政府应该尽可能地少作为,让居民自己处理会更好。他表示,户主比政府更能充分用好、扮靓自己的房屋,而政府更应做的系管理好治安同清洁,解决城市管理的问题。

  林先生本身是亚运整饰工程的一个承包方,他以此举例,“原来绿绿的爬山虎,却要铲掉。把红色的砖墙,全部换成米黄色的,整齐划一的墙。”他认为,所谓的“保护”,可能是另一种破坏。

  住在逢源沙地的陈伯的家是典型的西关大屋。他并不满意居住环境———漏水、通风不良、光线差。但迫于与楼上的家人兼业主“意见无法统一”,一直想拆掉老房重盖而不得。他一再强调,对于居民来说,让他们生活有所改善,这才是关键。涉及切身利益的,就更如是。

  产权不清确实是不少私房面临保护时遇到的大问题,住在光复中的吕女士举例说,以她家旁边的西关大屋为例,该房子跟她家是同一栋、连体的,但属于另外一个业主的。由于业主不在广州,所以,现在使用这个房子的人无法对房子进行装修。尽管现在房子非常破旧,但还只是修修补补,用铁片盖住瓦片。

  愿意自家的西关大屋拿来做展览馆吗?吕女士直言,“不愿意!”她称,因为都是有感情的。

  居住是头等大事,我住在这里其实并不舒服的。

  ———住在逢源沙地的陈伯

  政府官员

  没钱没市民支持断难成事

  荔湾区相关部门一名熟知情况的人士说,选择多大的试点,要看政府投入多少钱,“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历史文化街区房屋保护并不是哪个部门自己的事。这名人士认为,除了协同相关政府部门,最重要的是获得街区所在市民的理解与充分参与支持。

  这名人士表示,“保护”的思路主要有几方面,一是理清产权的问题,公房、私房,私房内房产分割都是需要非常细致协调解决的;二是安置房源的问题,他举例,“72家房客,你起码抽疏12家,把12家搬走,腾空的房子拿来盖厕所厨房,让剩下的60家生活条件有所改善”,这些房源从哪里来是一个问题,住在市中心的人愿不愿意“被腾挪”又是另一个问题,他估计保护街区应该“最起码”抽疏一半人口,才可能做到真正“保护”;同样的原理,抽疏人口后,在一些空置房屋应该建医院、社区服务站等公共措施,让老街区“活起来”也很重要。

  这名人士说,政府未来选择试点应该会选“有公房与私房兼备”的连片街区,这样才有示范意义。而现实是,荔湾2万多幢旧屋绝大多数都属危楼。此外,他认为业态调整、老百姓支持也是“保护”工作是否能完成的关键。

  钱绝对是问题,但绝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荔湾区相关部门一名熟知情况的人士

  统筹:南都记者张艳芬(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采写:南都记者余思毅 孔小云 李晓瑛 吴广宇 刘雪 实习生何丹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