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医学界权威医生主动勾结医药代表收回扣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4月25日08:00 大洋网-广州日报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原主任罗红涛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原主任罗红涛

    受贿一案有新进展

  涉嫌行贿的其中一名医药代表昨日在禅城区法院受审 罗红涛供称:

  新闻追踪

   本报讯 (记者刘艺明)昨日,涉嫌向医学界“赫赫有名”的医生罗红涛行贿的一名医药代表张明在禅城区法院受审,以往一些不为人知的案情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罗红涛在供述中甚至声称她“对整个医院的用药有指导和示范作用”,而前同事们都表示罗红涛拥有着“绝对的权威”,正是拥有这样至高无上的权力,让医药代表们的贿款滚滚流向了她的口袋。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回顾:

  名医疑收回扣被查

  在佛山乃至全国的医学界里,罗红涛曾经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她不仅在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佛山科技学院等院校任教授,还分别担任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分会肝衰竭与人工肝学组专家委员会委员、全国重型肝病及人工肝血液净化攻关协作组委员、广东省肝脏病学会肝衰竭与人工肝分会副主任委员等多达10个知名头衔。

  在非典爆发期间,罗红涛在国内外率先应用MARS技术参与治疗世界首例SARS患者。随后,她又开展了MARS等血液净化技术治疗重症感染性疾病,取得显著疗效。迄今为止,她已获得佛山市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广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取得实用新型专利3项,并参与了多项国家、省重要科研课题。2003年4月,罗红涛正式成为了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

  真正让人认识罗红涛的,却是一条网帖。去年3月开始,一条举报罗红涛有经济问题的材料开始在网上漫天飞,并陆续被国内多家论坛转载。材料内容称,作为佛山市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的罗红涛,多年来涉嫌非法进行商业贿赂交易、滥用药品、滥做人工肝、主动索贿、学术造假等问题。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罗红涛利用开具医药处方收取巨额回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目前,该案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去年7月16日,佛山市纪委在媒体上发布的 这条简短通报,这让罗红涛被查的传言成为了事实。

  案情:仅一名医药代表就“进贡”20万

  昨天上午9时,一名叫“张明”的被告人涉嫌行贿的案件在禅城区法院开庭审理。由于张明全部认罪,庭审仅持续35分钟便宣告休庭,并未当庭宣判。张明今年42岁,曾经是内蒙古福瑞中蒙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医药代表,他因涉嫌行贿,于2011年7月7日被取保候审。而他涉嫌行贿的对象,正是“鼎鼎大名”的罗红涛。

  据禅城区检察院指控,张明在个人从事药品销售及担任内蒙古福瑞中蒙科技股份限公司医药代表期间,为了保证其所代理的涉案药品能够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药感染科持续使用以及增加该药在感染科的使用量,从2003年4月至2010年底,先后数十次给时任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罗红涛好处费,每次人民币1000元至3000元不等,共计20万元。

  禅城区检察院认为,张明无视国家法律,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共计人民币20万元,其行为应以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初发布对罗红涛的处理简报时,因只提到了罗红涛收取“巨额回扣”,因此,对罗红涛收受的具体数额曾引来不少猜测,现在至少可以知道,罗红涛涉嫌受贿的金额不少于20万元。

  焦点:行贿医生是行业“潜规则”还是医药代表个人行为?

  被告律师:行贿的授意人是药厂

  张明对检方的指控全部认罪,而其律师则提出了辩护意见,其中行贿是个人行为还是单位行为,双方争议最大。

  张明的代理律师首先质疑了起诉书的严谨性。“20万元的数额是杜撰出来的,仅是依靠罗红涛和张明的记忆得出来的,而且在指控的行贿数次上,起诉书仅说‘先后数十次’,在刑事诉讼中具有不严谨性。”律师还指出,从2008年底开始,张明与药厂签订劳动合同,签订合同以后应该是一种职业行为,授意人是药厂而不是张明个人,应该分开来看待。而且涉案药品在2003年初,也就是张明接触罗红涛之前就已经进入了医院,并不是因为张明的行贿行为才进入医院的用药名单当中的。

  “张明之所以给我钱,一是希望我每年去为医院申请新药的时候能申请他的药,从而在相同疗效的药中脱颖而出;其次是我作为科室主任和主任医师,对整个医院的用药有指导和示范作用,我对其他医生的用药处方都有修改权,一般我选择的用药,其他医生都会选择。”

  检方出示的罗红涛本人的书面供述

  揭秘:罗红涛在科室里有“绝对权威”

  去年的举报网帖,重点谈及了罗红涛利用“印刷医嘱”牟利的情况:从2005年开始,罗红涛以规范科室用药为名推行其自行制定的印刷医嘱,或口头协定医嘱,其他医生一律不准随便加减。要想进入其印刷医嘱或协定医嘱,不付出一定的代价是不可能的。

  昨天的审理中没有提及“印刷医嘱”,但是从罗红涛自己的书面供述以及她的八名前同事的证言中,都可以看出罗红涛在用药方面拥有着绝对的权威。检方首先出示的证据就是罗红涛本人的书面供述。她承认自己在感染科当主任期间,曾经收过张明送过的钱,只是开始供称是30万元而后又改口为20万元。

  检方接着又向法庭提交了八位医生及护士的证言,这些都是罗红涛在感染科的前同事。他们称,罗红涛在科室里的确具有绝对影响力,有些医药代表平时经常去她办公室坐,其中就包括张明。

  “也就是说,这钱给张明以后,张明给医生也好,去扶贫也好,最终钱的用处是张明的个人意思决定的。”

  检方还特意找来了福瑞公司的两名员工王某与陆某,两人均证实福瑞公司没有规定给推广费送医生来推广药物的制度。

  检方:款项由医药代表张明本人决定用途

  检方认为,张明在药品销售过程中,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国务院办公室整顿和规范药品生产经营的相关规定,希望给罗红涛好处费之后,利用罗手中的权力,阻止其他药商药品进入市一医院感染科,并使他的药在感染科持续使用。至于行贿的数额为20万的证据确凿充分,罗红涛对此予以证实,张明本人也是承认的,检方已采取了利于被告人的最低认定。

  至于行贿是公司还是个人行为,检察官认为,行贿是个人行为。虽然检察官承认,在审查起诉、侦查阶段等,张明曾多次就行贿款是公司给的还是他个人从药厂给其的提成中支出出现过反复,但是检察官指出,款项是公司支付给张明个人后,由其本人决定该款项的具体使用,公司不会跟踪这笔钱的使用情况。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