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龄女大学生遇劫身亡追踪 家属质疑抢救延误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4月18日08:27 新快网-新快报

图片来自罗海霞的网络相册图片来自罗海霞的网络相册
治安亭无人值守。记者毕志毅/摄治安亭无人值守。记者毕志毅/摄

  黑夜独走小径女生殒命刀下》追踪

  警方成立专案组侦查;记者走访多个地铁站外围,发现治安“盲点”不少

  4月15日晚,23岁的大三女生罗海霞,在回家途中被歹徒连刺三刀身亡(详见本报昨日A18版)。目前,凶手仍逍遥法外,由于没有目击者,警方也暂未能确认歹徒行凶原因。罗家昨日对事件的抢救工作提出质疑,称“没有及时出动,延误了救治”。

  凶案令市民震惊,而事发点的治安隐患也备受指责。新快报记者昨日走访市内多个地段较为偏僻的地铁站,发现其附近存在不少治安“盲点”。

  治安“盲点”

  女街坊曾遭色狼摸臀

  新快报记者昨日回访案发点周边,发现治安“盲点”着实不少。附近住户纷纷向记者反映:没有路灯、树木草丛多、治安巡逻少是科韵路普遍存在的一个情况。他们对存在的治安隐患极为担心。

  科韵路地铁站设在黄埔大道与科韵路交界之处,从地铁站出来,往西走可通往员村四横路、百合路以及黄埔大道中的多个居民小区。途中涵洞、山坡、树林交错,偏僻昏暗。特别是与涵洞相通小山坡以及牵引小道上,不仅灯光昏暗或是没有路灯,而且也没有治安人员值守。

  “那一段路,晚上走起来确实有点心慌慌。”家住员村四横路某小区的黄小姐说,她曾遭遇过“色狼”出没的经历。2月某天晚上7时30分许,她从地铁站出来,途经牵引小道往百合路走时,一名男子突然从树丛蹿出来,摸了下她的臀部后便飞快地逃开。“那时也不算晚,但那条路上没几个人,幸好没有对我抢劫或其他侵害,不然真是不堪设想。”黄小姐说,希望政府相关部门重视这个问题,尽快加设路灯或多派人员巡逻。

  家属质疑

  救护车近1小时才到场

  事发次日晚上,罗海霞的父母及家人一行6人先行乘车返回老家阳江,一是担心睹物思人,年迈的父母身体无法承受,二是不知道案件何时能破,三是罗海霞遗体仍需进行法医鉴定,不能动。

  姐夫陈先生至今想不明白歹徒为何将小姨子杀害。他回忆,倒地时海霞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挎包,看似遭劫。然而事后他在翻查遗物时,却发现物品完好。医生曾告诉他,海霞的左颈动脉被割断,根据伤口推测凶器可能是匕首。

  采访中,陈先生多次提及问责问题,“如果凶手抓到了,肯定要严惩。如果抓不到,责任由谁来承担?”他说,案发点偏僻且没有路灯,客观上给了歹徒可乘之机,陈先生认为市政部门应该对此负责。海霞遇刺的地方不远处是“天园派出所”的治安岗亭,但事发时并无人值守,“如果有治安员在,海霞可能不会死”。根据时间推断,海霞是在给男友打完电话挂机后出的事,“她的最后一句话是说自己快到家了”。

  目击者称,跑到小区门口时海霞尚能站立,终因流血过多,不支倒地。“好多人打120,但是救护车近1个小时才来到,我们不相信,打电话向保安确认了。”陈先生质疑,到了医院输血已经徒劳,他认为救护车不及时,延误了抢救。

  警方通报

  行凶原因仍难定

  承认治安防控漏洞,专案组全力缉凶

  新快报记者昨日从警方人士了解到,由于案发地点周边没有视频监控探头,目前此案的案发原因仍然难以确定,究竟是抢劫行凶还是其他原因不得而知。天河区警方现已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正对此案展开全力侦查。

  据警方通报称,案发点附近居民通常走捷径前往地铁站,由于没有安装路灯,夜间能见度低,治安环境较为复杂。针对该地区治安情况,天河警方从去年1月份起就在该区域设置了保安亭,今年3月15日,警方曾在该地段经过伏击,抓获抢夺嫌疑人2名。由于投入资源不足等限制,该区域的治安防控仍有不少漏洞,导致事主罗海霞途经时遇袭受害。今年以来,除本案外,该地区共接报2宗抢夺案件。

  睹物思人却不忍舍弃

  前日,海霞家人来到广东行政职业学院花都分校,班主任闻讯大惊。校方表示,一定会配合警方处理,并且商量对家人进行慰问。悲痛间,家人也来不及收拾海霞宿舍的遗物。

  毕业在即,同学们都分散各地实习,没有第一时间知道海霞遇难的消息。连日来,陆续得知噩耗的同学纷纷找到海霞家人,希望能帮忙做点什么。“大家都哭了,真希望这是假的。”同学小郭说。

  昨日,在海霞位于大姐家的房间里,家人们一边哭一边清理着衣物、被褥、日记、账本等遗物。大姐告诉记者,按照家乡的习俗,死者的遗物都要被清理掉。海霞学的是投资理财专业,出事前回校考了个专升本考试。桌面上的大堆复习资料,留着海霞刻苦的影子。姐姐见状再度痛哭,不忍舍弃,只好暂时保留。

  逝者

  在天堂甜美地笑下去

  她爱笑,爱漂亮,QQ空间里放满了自己的照片。

  她是学校医疗协会会员,懂得急救、针灸、艾炙。

  她善良,可爱。为了给弟弟买新衣服,她去打暑期工赚钱。为了找份更好的工作,她勤奋苦读专升本。

  就是这么一个23岁的妙龄少女,惨死在歹徒刀下。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从歹徒刀下挣脱的。但是,捂着“喷血”的伤口,狂奔数百米,倒下时还不忘向路人递手机报警,直到失血过多,脑部缺氧意识模糊。这些,却真真实实看出这个坚强女生的求生欲望。斯人已逝,芳香仍在。

  最后一次班会,这是意味着我们大学生活的结束还是社会生活的开始?

  最后的一次,我们人生中有那么多的最后。

  太多回忆太多不舍,我们都想停留在那一刻,但是可能吗?

  那一瞬间,我意识到从今往后再也没有机会呆在学校里学习,再也没有机会在学校里享受那种契合与松懈。

  社会的舞台从此上演,直到我退出活,直到我淹没在这繁华背后的艰辛。

  那简单淳朴的校园生活很快就会划上一个句号,但是它完美吗?

  只是希望多年以后我还记得那过去的年华,流云般的岁月!

  ——摘自罗海霞的网志

  地铁站治安“盲点”探访

  1号线花地湾站2米高围墙“掩护”

  位于荔湾区的花地湾站,C出口和D出口附近为一片停车场,停车场临近花地大道北有一段高约2米的围墙,从花地大道北无法看到围墙内。附近住户反映,“晚上7点之后,很多档口都关门了,停车场也不会有什么人巡逻,如果在停车场附近抢东西,外面的人也不会看见。”

  2号线飞翔公园站

  晚上八九点摩的走光

  位于白云区的飞翔公园站,A出口处于一片荒地中心,该片地区正处于规划之中,尚未破土动工。一条长约百米的小路周围长满杂草的荒地,除了出口处一个摄像头外,该路不仅没有摄像头覆盖,更是难见一个路灯。摩的司机说:“晚上8点多到9点我们都不敢在附近做生意了,一是基本上没客人了,再是有点害怕。”

  3号线大塘站

  绿化带曾发抢劫案

  位于海珠区的大塘站,D出口新滘中路边有一排高约2米的树,过往路人多习惯从这排树的后方通过。该地区除了地铁站出口设置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外,没有设置其他摄像头,也没有保安亭。街坊邓伯说,附近的绿化带里曾经发生过抢劫案,晚上从绿化带内通行的人比白天要少。

  4号线万胜围站

  人行路中被树木淹没

  位于海珠区的万胜围站,A出口和B出口四面都是工地的围栏。通往新港东路有一条长约100米的小路,两旁种满了高约5米的绿树,行人一旦进入这条小路,完全被树木淹没,夜晚充满隐患。该站仅在出站口处设置了摄像头。

  新快报记者 阮剑华 张若然 李国辉 通讯员 天讯 龚宣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