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伙运营非法救护车揽客 有医院保安充当中介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4月17日07:37 大洋网-广州日报

这辆非法营运的面包车贴上了“红十字”标志,伪装成120急救车。这辆非法营运的面包车贴上了“红十字”标志,伪装成120急救车。
 查获的非法营运“账本”。 查获的非法营运“账本”。

  越秀警方打掉一非法救护车欺行霸市团伙 他们专拉医院转运业务 为抢客争地盘暴力相向

  文/记者陆建銮 实习生廖仕祺

  通讯员施桂鸿、龚宣

  图/记者黄澄锋

  一辆普通的金杯面包车在车头、车尾和车身两侧贴上红色“十”字和“救护”等标识,在车顶装上“警灯”、警报器后,便在广州市区各大医院招摇过市地接送需要转运业务的病患者。为了“抢占山头”,团伙之间的暴力事件屡见不鲜。日前,越秀警方成功打掉一非法救护车欺行霸市团伙。

  日前,越秀警方兵分三路实施统一抓捕,成功抓获团伙嫌疑人18名,将一非法救护车欺行霸市团伙的主要成员一网打尽,缴获非法运营“救护车”4辆,警灯、伸缩警棍、白大褂、招揽客户卡片、派车单等作案工具一大批。

  因“救护车”纠纷引发数起血案

  近年来,在广州市区内一些医院先后发生了数起“救护车”因非法运转病人纠纷而引发人员间打架斗殴的案件。2011年11月,在白云区嘉禾街一医院的一起暴力事件中,受害人更是被打断了手脚。

  警方对几起案件进行调查对比后,发现这些参与斗殴人员所使用的“救护车”均为非法改装。这个存在于区内各大医院之间专门从事转运重症病患者进行非法运营的团伙渐渐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通过近期公安机关的“三访三评”,不断有走访的医院及市民提供相关线索,非法运营“救护车”犯罪团伙组织架构逐渐清晰了起来。其中,以孟某、陈某等人为首的犯罪团伙最为活跃。团伙以家族为组织基础,纠合个别社会闲散人员长期盘踞在市内各大医院之间,进行“救护车”非法营运活动。

  非法运营团伙骨干分子被刑拘

  3月29日晚11时许,警方接到线报称,犯罪团伙人员已陆续返回暂住地,涉案“救护车”也已停放到犯罪团伙住地附近的停车场。凌晨2时,指挥部一声令下,早已兵分三路布控的三个抓捕组迅速出击,一举成功抓获孟某、陈某等共18名涉嫌从事非法运营“救护车”的团伙成员。

  经初步审查,这些团伙成员存在非法运营、冒充医务人员非法行医、争抢地盘、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目前,孟某等涉嫌非法运营“救护车”的团伙骨干分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装备

  外贴“红十字” 内配医疗设备

  昨日,记者看到了团伙自行改装的其中一辆“救护车”,该车车头、车尾和车身两侧贴上“红十字”和“救护”等标识,车顶还装有“警灯”、警报器。

  同时,该辆“救护车”内部配备有基本的医疗设备。车身内部设有两张担架床,床头和床尾放置有加压瓶和氧气瓶,但十分简陋和陈旧,加压瓶和氧气瓶

  上早已锈迹斑斑。车内的几个急救箱中还配有听诊器、血压计、手术单、一次性橡胶手套等医疗用具,乍看之下和专业救护车差别并不大。几个大塑料袋中还装有团伙成员招徕生意时穿着的“白大褂”。

  这些医疗设备和“白大褂”不仅能瞒过急需用车的病患者,在一些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口也能堂而皇之畅行无阻。“他们之所以自己组装这些救护车,一方面是为了显得专业,让病患者相信,另一方面很多收费站对救护车都是自动放行的,这样就免去了很多高速公路的收费,节约每一趟外出的成本。”

  头目

  曾做护工发现绝佳“商机”

  据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刑警一大队张警官介绍,该团伙头目孟某曾在医院做过护工,她发现许多病患者在转院时需要救护车进行转运,但大多数医院的救护车并未提供这一服务。尤其是一些负担不起医疗费用,想要回乡下终老的重病患者对此需求更加强烈,但一些正规运营的租车公司往往会觉得晦气,拒绝这样的生意。

  意识到这个市场空缺是一个绝佳的“商机”,2010年,她开始筹划运营这个非法运营“救护车”的团伙,团伙成员以湖南、河南、四川籍成员为主。

  一部分团伙成员负责进入各个病房派发印有租车信息的小卡片。为了避免“争食”引起冲突,团伙还在各家医院内部划分了各自的“势力范围”。“每一伙人都有自己具体负责的楼宇,只能在自己的地盘里做生意。”

  但随着团伙势力的不断壮大,这一规矩很快被打破。2010年以来,该团伙与其他团伙之间为争夺地盘,多次发生纠纷并导致打架斗殴。2011年团伙成员陈某“单飞”以后,反倒与孟某的团伙开始争起了客源。陈某生性崇尚暴力,团伙间的一点小摩擦,便会闹得拳脚相加,自此,团伙之间因抢客户引发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

  账本

  跑一趟外省最高收两万元

  缴获的团伙账本中清晰地记录了团伙每一单行程的收入和支出情况。据账本显示,团伙的收费视距离长短和病患者的病情轻重而定。记者在账本中找到几单同样去往番禺的行程,收费上却存在差价。“他们垄断了这一市场,价格就完全由他们说了算,有些收费往往高得惊人,有一趟去浙江的他们收费达到了20000元。”

  记者整理了账本记录发现,收费最低的较近市内业务价格在300元左右,市内距离较远的区,如番禺等收费便升至2000元左右,粤东等地收费4000元左右,省外地区最高收费可至20000元。每辆车每天平均可拉1~2趟生意,净利润可达1000多元。

  揽客

  有医院保安护工充当中介

  这个团伙除了去派发卡片招揽客人以外,一些医院的保安、护工等也充当起他们的中介,特别是团伙的老乡。当有病人家属提出要这种救护车帮忙的需求时,这些护工或保安就会提供团伙的联系信息,一旦病人家属与团伙达成交易,这些护工或保安也能收取“介绍费”。

  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团伙头目在广州浸淫多年,且曾当护工,熟悉行业情况,跟现在很多的护工都相熟,“很多做护工的都是老乡,他们去老乡中间动员,许以利益,护工只提供线索情报收中介费,出了问题一概不负责,自然有人愿意帮忙参与。”

  白云区新市某医院则是由保安充当中介,通常这些团伙的山寨救护车就停在医院附近,保安一旦知悉病人家属有此要求,就会让山寨救护车过来,并协助他们“接客”。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