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五华狮雄山挖出赵佗故城:太稀有太珍贵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26日07:47 金羊网-羊城晚报

  梅州五华狮雄山挖出“赵佗故城”

  专家称是南越国前期城址,也有可能就是考古界寻找多年的“佗城”,目前正冲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狮雄山遗址发现了陶窑和窑前堆积坑 记者 何奔 摄狮雄山遗址发现了陶窑和窑前堆积坑 记者 何奔 摄

  文/羊城晚报记者张演钦 通讯员尚杰3月23、24 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以及重庆、湖南、福建、广西、贵州、湖北等十余省(区、市)的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组成考察团,来到广东五华县狮雄山遗址考察。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这里,一座规模宏大的南越国前期城址逐渐浮出水面,重见天日。见多识广的考古学家们发现:这座城址独一无二!

  据介绍,狮雄山遗址正冲刺2011 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目前,已进入25 个候选名单里。

  两次考古,发现秦汉城址狮雄山遗址,位于梅州五华县华城镇塔岗村西南。狮雄山地处华城盆地东南部,是一座由南、北两个山岗组成的马鞍形独立山丘,北岗相对高度约58 米,南岗相对高度约45 米,遗址主要分布在地势相对较低的南岗之上。

  1982 年, 广东省文物管理部门展开了全省范围的文物普查工作, 在华城镇普查时,在狮雄山上发现了汉代建筑遗址。1984年~1990 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联合五华县博物馆先后4次对该遗址进行调查、发掘,并将该遗址推测为南越王赵佗所筑“长乐台”遗址。

  2011 年1 月~12 月,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狮雄山遗址进行了第五次调查、勘探和试掘。专家称:此次考古的一大重要发现,就是这里不是“长乐台”,而是一座宏大的秦汉时期与南越国密切相关的城址!

  引人猜测:是否“佗城”?赵佗开国前的“佗城”究竟在哪里? 考古学家苦苦找寻了几十年。有人以为在龙川,因为赵佗曾任龙川县令。结果,到目前为止,挖出来的东西最早只能到唐代。狮雄山城址的发现,让人们猜测:这里,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佗城”?

  ■年代明确

  值得庆幸的是:狮雄山遗址的年代得到了充分的确认。专家推断,狮雄山遗址始建于战国末期(秦代)。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卜工介绍,之前在广州发现的罗冈秦墓,里面出土的陶制器皿,和狮雄山遗址出土的部分陶器相同;而罗冈秦墓里,还出土了一把铜戈,铜戈上面刻有“(秦始皇)十四年”字样。由此可以推断狮雄山遗址的年代。

  此外,此次考古出土了18 枚极为珍贵的封泥。24 日下午,卜工给大家展示了这些封泥。部分封泥上印有“定楬之印”、“定楬丞印”等文字。卜工以此和秦及西汉的封泥文字以及东汉成书的《说文解字》里的“曷”进行了对比,也得出了与秦封泥相似的结论。

封泥上印有“定楬丞印”、“定楬之印”封泥上印有“定楬丞印”、“定楬之印”

  城址明确

  考古专家发现,这里不是“长乐台”,而是大规模建筑群,甚至是城址。

  此次考古发现了大量秦汉时期遗迹,主要分布于狮雄山南岗经人工修整的四级平台上。专家介绍,此次考古发现的秦汉时期遗迹包括: 壕沟1 条, 建筑基址5座,排水沟3 条,陶窑1 座,水井1 座,灰坑21 座,灰沟10 条。

  已探明壕沟残长约330 米,距台地边缘3 米~8 米。根据地层及出土遗物分析,壕沟下部堆积的年代为战国末期(秦代)至西汉早期。壕沟自北、东、南三面包围第三、四级台地,经鞍部和南岗南侧的自然冲沟连至山下的古高坑水和五华河,将人工壕沟与天然河道有机联系起来。专家认为,这是一个“规模宏大的防御系统”。

  北区的秦汉建筑基址主要包括四座建筑基址:一号建筑基址位于狮雄山第四级台地的中北部,该建筑基址呈东西向长方形,东西长40 米,南北残宽13~ 15 米。

  二号建筑基址位于狮雄山南岗第四级台地南端, 平面呈东西向长方形, 东西长11.5 米,南北残宽3.5 米。从其平面分布及结合已知考古发掘质料分析,该基址可能为第四级台地南端建筑的残余夯土。三号建筑基址位于第四级台地东北角,东西长15 米,南北长16 米,在其平面上发现柱洞13 个,呈圆形分布。结合已知材料分析,此基址可能为角楼、望楼一类建筑的基础部分。四号建筑基址位于第三级台地的西侧,该建筑基址的西北侧发现了陶窑和窑前堆积坑,东侧发现了铁矿石、矿渣、红烧土、封泥、残铁器等遗物的大型灰坑,这里很可能是手工业作坊区。

  初步估计, 整个城址面积达34000 平方米。

  考古人员介绍,整体来看,狮雄山遗址规模与岭南地区乃至湘、赣地区已知的秦、西汉早期城址相当。可以认为,狮雄山遗址是一座由壕沟和建筑遗迹共同构建的城址,是岭南城址的新类型。

  记者在现场发现, 城址建立在多层平台之上。卜工介绍,“新类型”体现在它建立在经人工修整的四级平台上,而其他城址,都是建立在平坦且开阔的地理地貌之上。

  狮雄山遗址为何如此构筑? 非常值得研究。

  卜工说, 这里是否就是传说中的“佗城”, 尚不能下明确结论。狮雄山遗址考古,触摸到了南越国建立以前赵佗经营龙川的重要历史线索,则是毫无疑问的。因此,称为“赵佗故城”也无可厚非。

  卜工说,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瓦片,但非常奇怪的是:仅仅发现了一块铺地砖,而且是残片。卜工说:这是否能够说明,当时这里是“仓城”,就是存放军用等物资的地方? 后来,南越国兴起以后,其性质发生了变化?福建考古研究所所长楼建龙也提出, 这里有庞大的防御壕沟,却没有发现其他军事用具,这是否说明其性质早期是军事,后期则改为居住?由于其特殊的构筑模式, 此前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杨鸿勋认为狮雄山遗址先是军事要地,而后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专家评价:

  遗址太稀有太珍贵

  着名考古学家麦英豪: 考古界上上下下找遍了没找着, 在五华狮雄山找到了,这个遗址太稀有、太珍贵。(据媒体报道)湖南省考古所所长郭伟民: 狮雄山遗址确实是很重要的考古发现! 这里,应该就是一个秦汉时期县城的所在。通过它,能够反映从楚到秦再到汉的县治的变迁。这是很重要的学术问题。中国大一统帝国的形成,就需要这些极其重要的考古学证据。这比咸阳挖出宫殿遗址还重要,因为大家都知道, 当时国家的中心就在那里。

  而在很偏僻的地方找出中国帝国大一统形成的考古学证据, 这是极其重要的。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