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之旅高管贪腐案再审 三被告全盘否认控罪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21日07:54 新快网-新快报

昨日,郑烘、吴植辉、杨筱萍(从左至右)再次过堂。通讯员供图昨日,郑烘、吴植辉、杨筱萍(从左至右)再次过堂。通讯员供图
郑烘。郑烘。

  每月余资三四亿 挪款外借为公司创收

  ■新快报记者 黄琼

  广之旅原高管贪腐案又有新进展。昨日,原董事长郑烘、大股东易网通CEO吴植辉及财务总监杨筱萍涉嫌经济犯罪一案在广东省高院二审开庭,该院“法耀岭南”腾讯微博进行了全程直播。昨日庭上,三名被告对控罪全盘否认,吴植辉更当庭称广之旅当时每月富余现金有三四亿元,平日盘活用来打新股、买基金“不够赚”,而借钱给网易通等企业互利互惠“钱生钱”。

  昨日庭审持续到晚上近11时,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辩,并未当庭宣判。

  案情回顾

  受贿167万余元 一审获刑16年

  现年64岁的郑烘原为广州广之旅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现年46岁的吴植辉为澳大利亚籍华人,为广东易网通商旅资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广之旅公司董事;现年46岁的杨筱萍为广东易网通公司财务总监,广州易网通公司财务总监及法定代表人,广之旅公司董事、财务总监。

  广州中院经审理查明并认定,1998年春节前至2010年8月,郑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共167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其中包括,2007年6月底,吴植辉兑现承诺使郑烘在香港签约成为英国易网通国际控股公司的执行董事,以领取年薪等方式收取145万余元。而吴植辉为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向郑烘行贿,其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

  2008年9月至2010年6月,吴植辉、杨筱萍与郑烘等人合谋,未经广之旅公司董事会决议同意,擅自决定分5次将该公司的资金共计8300万元以借款形式付给广州易网通公司,用于为其关联的公司虚报注册资本等事项。

  法院一审判决郑烘犯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挪用资金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没收财产30万元。吴植辉犯挪用资金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职务侵占罪、单位行贿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杨筱萍犯挪用资金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庭审焦点

  挪用公款

  辩:拆借收息利润很高

  对于挪用资金,郑烘和吴植辉均认为,这是企业间的资金拆借,是正常的商业借款,且已全部归还,不应定罪。

  郑烘称,广之旅为盘活平时的富余资金专门成立了一个理财小组,吴植辉是组长,自己是组员。平时的富余资金多用于打新股或买基金,也有借款给外公司。公司并未规定向外公司借款必须开会决定,因此“大多数借款没有开会决定”。郑烘昨日在庭上坚称,借款给易网通公司并未假公济私,“借给他们(易网通)的钱有时候还比其他人苛刻,一旦超期利息翻倍,还把股权都质押了的。”其称自己并无半点谋取私利,“完全是想着为公司赚点利息,借给谁不是借”。

  无独有偶,下午接受庭讯的吴植辉也称,广之旅公司富余资金较多,“每月都有三四亿元,打新股、买基金都浪费了,拆借给企业利息也很高,我觉得这对广之旅和易网通都是好事。”

  受贿交易

  辩:有能力而高薪兼职

  据指控,2007年6月,经吴植辉引荐,郑烘被英国易网通公司聘为执行董事,并获得5.5万英镑的年薪,被认为这是两人互利互惠的“交易”。对此,郑烘昨日当庭承认这一就职行为确有不妥,其称当时曾向岭南集团领导汇报此事,领导让其“自己决定”。

  郑烘认为,其收取易网通公司以董事薪酬名义支付的145万元,是合法的薪酬收入,而其中的48.6万余元税收款,在交付前已被扣除,不应算在受贿额中。

  吴植辉则表示,郑烘在旅游界经营多年,其能力和人脉都相当强大,这是易网通看中的最主要原因,对于这种高精管理人才,理应高薪聘请。他同时认为,郑烘进入易网通后再在广之旅已经不合适,其还因此向广之旅领导层提及此事。

  隐瞒收购

  辩:规避当时国家政策

  据吴植辉供述,英国易网通拥有香港易网通绝大部分股份,香港易网通全资拥有广东易网通,其受英国易网通和香港易网通任命担任广东易网通的董事长,而其本人及其家族在易网通持股10%。

  此前,广州岭南集团为广之旅第一大股东,鑫之烨公司为第二大股东。2007年,广州易网通通过第三人杨雪收购鑫之烨公司代持的广之旅股份,随后成为广之旅的第一大股东。对此,吴植辉昨日坦言隐瞒易网通的收购行为“很不明智”,其解释称国家当时规定禁止外资公司控股具有国外旅行业务的公司,因此在国内成立了一个内资公司入股广之旅。他在接受讯问时也表示,在“争夺”广之旅的股份中,易网通是光明正大的,岭南集团之所以未能成功收购,是其不符合鑫之烨公司开出的条件。

  本案将继续审理。

  现场直击

  有人长篇反驳 有人低声喊冤

  昨日庭审伊始,在广东省检察院派出的公诉人宣读完一审判决及公诉意见后,个头瘦小但精神十足的郑烘微微一点头,拿出手中的材料,接着就发表自己的意见。受贿罪?我不同意。挪用资金罪,我不同意……从与易网通公司最开始的接触,到广之旅的人员构成,洋洋洒洒讲了大半个钟,有的旁听人员已经打哈欠了,郑烘还是中气十足地在陈述着自己的意见。最后,审判长不得不打断他,“请围绕主题,对一审判决有什么意见……”

  到了下午,文质彬彬的吴植辉出场了,40多岁的他精神也不错,有问必答谦和有礼。对于指控其为易网通、鑫之烨、银海浪等6家公司的直接控制人,其当庭喊冤称自己并未掌控那么多家公司。就连易网通公司,也只是持股10%,“是受香港易网通委托出任广东易网通的董事长,我才那么点股份怎么能话事呢……”他认为自己很委屈。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