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求助越秀警方 称遭禁锢强迫卖淫半年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15日08:17 新快网-新快报

梅梅遍体鳞伤,小腿等部位被人刺满文身。梅梅遍体鳞伤,小腿等部位被人刺满文身。

  全身近百伤口16岁贵州少女求助越秀警方

  ■新快报记者 刘操 贵阳晚报记者 朱海 实习生 陈梦 文/图

  去年8月,16岁的少女梅梅(化名)独自一人坐上了从贵州飞往广州的航班,第一次离家出远门找工作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踏上的是一趟噩梦之旅。今年3月5日,遍体鳞伤的梅梅突然出现在广州市越秀区大塘派出所,她告诉民警自己被人禁锢、强迫卖淫。接到警方通知后,母亲将梅梅接回老家,如今她仍躺在医院病床上,烫伤、刀伤、刺青遍布全身,手腕肌腱断裂,右小腿溃疡深可见骨。

  失神少女试衣间呆坐

  今年3月5日晚,广州北京路步行街人流密集。7时许,一名身材消瘦、头发凌乱,身穿黑色蕾丝连衣短裙、高跟鞋,化着浓妆的妙龄少女突然出现在美特斯邦威服装店门前。女店长看到,这名少女情绪低落,身体虚弱得在几级台阶上摔倒多次。

  店长走近发现,少女嘴角、胸口等处贴了创可贴,脖子处有明显伤痕。她于是立即提醒少女“要注意安全,不行就把高跟鞋脱下来”。对方脱下高跟鞋后,跟随两名在店中购物的女子往楼上走。到了衣服售价较高的三楼,两名“带路”女子各自挑选。而少女则不声不响地走进了试衣间,但门没有关紧。这一异常的举动引起了店员的注意,透过门缝,店员看到少女呆坐在椅上,于是向店长汇报。

  女店长先让少女继续坐着休息。约20分钟后,少女从试衣间走出。店长对她说:“刚才那两个女的是不是你朋友,她们走了。”“我还在等人”,少女终于开口,接着又向店长拿水喝。因怕对方喝了自己的水出问题,店长就建议她到路边的直饮水龙头。

  半年后再见母女痛哭

  “她是不是被人打过?”少女独自离开之后,店员们纷纷议论着,继续观察。少女走到直饮水龙头旁,喝起水来。不一会,她就消失在人群之中。这名少女正是离家半年的梅梅,今年才16岁。

  她随后到附近大塘派出所报案,称遭人禁锢,逼迫卖淫。

  当晚,在距离广州1400多公里的贵阳息烽,单亲妈妈张女士接到了来自广州市救助站的电话:“你的女儿梅梅流浪街头,现被收留了。”张女士听闻,迅速和亲属一同前往广州。

  在救助站内,张女士看着半年没见的女儿痛哭起来,而女儿从一个原本阳光健康的女孩变成了遍体鳞伤,神情恍惚。进一步询问女儿后,她更加心惊肉跳,女儿告诉她:“离家后被人骗到工厂和酒店,被强迫卖淫近半年,稍有不从就要挨打。”

  诉称被禁锢酒店卖淫

  梅梅和母亲回到了贵阳,经医生诊断,梅梅全身上下大大小小有近百道伤口,除鼻骨骨折、左手手腕肌腱断裂、右小腿处有一溃疡三处新伤外,烫伤、刀伤、针穿伤口,令皮肤没有一处完整的,一个线头还留在皮肤内。“小腿的溃疡已经扩大到10厘米长,骨肉都看得见了。”医生建议进行植皮手术控制病情。

  病床上用被单包住头的梅梅回忆起这惨痛的半年,她说,去年8月的一天,在职校的同学(化名)丹丹称在广东佛山上班收入不错,叫她也去赚钱。

  张女士对女儿嘱咐再三,最终同意并于7月15日送女儿登上了飞机。梅梅称,抵达广州后,丹丹及操东北口音的一对男女接上自己,前往东莞,次日清晨又去了佛山。“到了佛山,他们就把我关在酒店里,从去年7月16日关到今年1月18日,然后被送到东莞的酒店关到3月5日。”

  “他们把我关在酒店里,强迫我卖淫!我不从就来殴打我!”梅梅悲愤交集。

  被困半年不知在何处

  梅梅说,酒店的人教她打扮妖艳,还逼着她“学习怎样当小姐”。“走廊里有摄像头,如果我打开门就会被发现。”虽然梅梅被困了半年,但她对两家酒店的名称全然不知。

  “不仅那对男女打我,丹丹也经常打我。”梅梅说,她身上的伤就是被皮带、榔头、烟头弄出来的,“他们还恐吓我,如果不卖淫,就将我身上文满图案再放走”。

  梅梅没有试过逃跑,因为“根本跑不了,酒店的老板也是一伙的”。梅梅说,她后来知道,丹丹在2010年就在那里做过“小姐”了。

  对于3月5日的那次“出走”,梅梅说,那天她被要求到北京路的门店偷衣服,但因为体力不支,在试衣间里坐下就睡着了。

  存疑

  1 有手机不及早报警?

  梅梅在采访中承认,自己被禁锢期间,妈妈曾经给丹丹的银行卡打过2500元,其中一部分是归还机票费用,另一部分则买了一部手机。既然有手机,为何不早早打电话报案。

  2 安排偷窃还是放人?

  梅梅说,自己在离开服装店后,就到对面的肯德基店中报警。此说法与警方称其自己到派出所求助并不相符。而禁锢她的人,为何突然让她到广州偷衣服,却不“好好看管”,她也没有给出解释。

  3 好友失踪没找家人?

  丹丹说,去年10月份,和她一道在工厂打工的梅梅莫名其妙不见了,手机也换了号码,找不着。对于认识梅梅母亲张女士的丹丹来说,同学兼工友突然失踪,为什么不通知其家人。张女士几个月后才知事发。

  同学丹丹:最初和她进厂,后来就不见了

  对于梅梅的说法,带其到广州的同学丹丹则完全推翻。丹丹说,梅梅要来广东,是其主动在QQ上联系自己。“她问我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我就介绍她和我一起在制作皮包的工厂上班,每月1300元工资。”丹丹说,去年10月份,梅梅就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手机也换了号码。

  而对于在哪家工厂上班?丹丹称则无法拿出证据:“工厂名字我记不清了,我们没工作牌、没工资条,发薪水的时候有人会直接给钱,住的也是宿舍,不需要登记。”

  对于梅梅的母亲张女士曾给丹丹寄过2500元,丹丹表示,是因为梅梅生病,帮忙转告要求汇钱过来。“她妈妈还叮嘱我,不要给她太多钱,怕她乱花。因为我结识她时,她曾堕过胎,而且她平时不太老实,不是乖学生。”

  丹丹坚称,在梅梅离开工厂后,自己就再没有见过她。

  警方消息

  信息不详未予立案

  昨日,记者从广州越秀警方获悉,3月5日晚,梅梅的确曾到越秀区大塘派出所寻求帮助,民警看到其身体受伤,随即进行验伤,并对其做了详细笔录。梅梅自称在佛山、东莞两地的酒店遭人禁锢,逼迫其卖淫,但无法说出酒店的名称和位置,故在当时没有予以立案。之后,派出所民警将她送往救助站接受救治。

  此外,记者还从贵阳息烽警方获悉,梅梅已向其居住地所在永靖镇派出所报案。警方表示,希望梅梅能提供一份事件经过材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禁锢地点。贵州警方将就此向佛山警方发出协助调查的申请。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