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海鲜市场宰客乱象 作假穿帮老板毫不脸红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14日08:19 金羊网-羊城晚报

傍晚的黄沙市场人流如织傍晚的黄沙市场人流如织
编辑记者暗访黄沙水产市场短斤少两情况 摄影/周松制图/伍岩龙编辑记者暗访黄沙水产市场短斤少两情况 摄影/周松制图/伍岩龙

  广州黄沙水产交易市场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水产综合市场。据统计,这里每天的水产交易额超过千万元。

  近日,羊城晚报收到读者报料,说消费者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买海鲜时被宰,缺斤短两、以次充好的现象较为普遍。

  对此, 本报记者进行了一次暗访。3 月9 日,羊城晚报广州新闻部的20 多名编辑和记者来到黄沙水产交易市场“采购”。暗访人员分为四个组:年龄较大、采购经验丰富的“至叻精明组”;很少逛菜市场的年轻男士组成的“大少水鱼组”;结婚不久的几位女士组成的“新晋煮妇组”;刚刚入职几个月的后生仔组成的“热恋情侣组”。

  四路记者采回一箩生猛新闻———

  新晋煮妇组

  一只虾称出三个重量

  计划:龙虾+大只濑尿虾+圣子

  结果:同只虾称三次,三个不同的重量。

  心得:第一次见识了“足价足秤”,你出高价,才给够秤,砍了价的反而被宰更多。

  四位年轻的“煮妇”特邀一位大胡子“煮男”组成了“新晋煮妇组”。买龙虾、大只濑尿虾、圣子,是该组的任务。

  瞧准了一档最生猛的, 开价每斤180 元,好家伙,够贵的! “便宜点啦,贵得离谱了! ”“煮妇”开始杀价,“便宜10 元,170 元。”档主说。“前面档160 元都给我啦。”“煮妇”继续杀价。

  “有没有这么靓的虾啊,唉,算了,155元给你了, 哪里都没有这么便宜的了。”档主真系“大方”。

  于是,“煮妇” 选了一只。“两斤四。”档主把龙虾装在塑料篮里放到电子秤上称了重, 拿出计算器一算,155乘以2.4,一共372 元。

  “够不够秤啊? ”“煮妇”在档主耳边细声说。档主瞅见了“煮妇”手中那把弹簧秤,“老实同你讲,每斤180 元的话,就足价足秤。”档主也细声说。

  “好,再称下。”“煮妇”说。只见档主按下电子秤左边几个按钮的其中一个,再把那只龙虾放上去,1.6 斤! 同一只龙虾,与之前足足相差八两! 再算下价钱,180 乘以1.6,这回共288 元,相差84 元。“煮妇”拿出弹簧秤一称,确实是1.6 斤。原来,这就是档主所谓的“足价足秤”,一旦顾客砍了价,龙虾就“增肥”了!

  把弹簧秤收进包里,“煮妇” 走到另外一档买圣子,把开价每斤28 元的圣子砍到每斤25 元。“要够秤啊,我们有弹簧秤的。”“煮妇”嘴上这么说,秤却没拿出来。档主把整格的圣子倒进厚厚的环保袋里,一称,4.7 斤。“有没有这么重啊? ”说着,“煮妇”拿出弹簧秤一称,才3.7 斤! “可能搞错了,来,我再给你称过。”档主拿过袋子,按了秤上一个按钮,这回是3.7 斤。

  “哪里还有人拿着秤来买东西的。”档主心有不甘,听见“煮妇”说还要买濑尿虾,顿时又来了劲。也许为了挽留顾客,档主开始主动“爆料”,声称在他这里买最实惠了,去其他档口,只会被人宰得更厉害。见“煮妇”将信将疑, 他干脆捞起一只濑尿虾, 称第一次,六两几,称第二次,三两几,称第三次,二两几! “煮妇”们赶紧离开了。

  去第三家买濑尿虾, 干脆不讲价,看还会不会短秤———一位“煮妇”

  出了个主意。这家的濑尿虾个头够大,开价每斤120 元。“要一斤半。”

  “煮妇”这回很豪爽。“一斤七,算了,计你一斤半。”档主更“豪爽”。用弹簧秤一称,正好一斤半。

  大少水鱼组

  死虾掺在活虾里面卖计划:当一回结结实实的“水鱼”

  结果:砍价成功也足秤,但难逃死虾陷阱。

  心得:别以为砍价砍得好,分量给得足就是胜利,以次充好防不胜防啊!

  一班男人,难道要演“古惑仔”? 听到分组安排,组员小钟心里嘀咕,六名平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男人凑在一起,如果不给“炼成精”的海鲜档个“一颈血”(被宰得很厉害),当一回结结实实的“水鱼”,就不正常了。

  购物当天,一帮“准水鱼”相约黄沙水产市场。约定时间过了半小时,只有一老一少两个“准水鱼”傻傻等待,两人决定开拔前往市场。

  很快,两人就被水产市场闹哄哄、湿漉漉的环境“吓蒙”。老少“水鱼”面面相觑,“都没有来买过海鲜,如何是好?”

  老“水鱼”鼓起勇气向档主问价,“扇贝多少钱一斤? ”档主热情回应,35 元一斤。“那就来两斤。”结果三斤扇贝过秤,两人一看傻了眼,怎么才四个?“是这样的啦,大才好吃嘛,小的没有膏的。”档主游说。两人拿不定主意,走了。

  还是得让“本地鸡”春爷出马,事情才有转机。老少“水鱼”在市场转悠了半小时后,以部门老大春爷为首的“四大靓叔” 相继到来。大部队一集合,军心立马大振。大伙儿走至一家海鲜档,问濑尿虾的价格。对方开价每斤48 元,老魏说,朋友们难得出来吃饭,就45 元吧。老板面露难色,考虑再三,勉强答应。

  “老板,你这袋子这么厚,记得倒干净里面的水啊! ”彬少插嘴。一过秤,3.26 斤。加上三斤花甲, 一共185.7 元。这时大家又行动起来,将总价格杀到180 元,才满意凯旋。随后,春爷将战利品拿到公秤处称一下。好家伙,果然足金足两!

  随后,大家再接再厉,又收获了一条老虎斑(199 元) ,3 斤扇贝(99元) 。提着大包小包,一行人心满意足地来到酒家。“你们有没有被人坑啊? ”一帮至叻“煮妇”关切地问道。

  于是,大少们将战利品第三次过秤,秤上读数依然不变,又收获一片赞许。“等一下,要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什么猫腻! ”有人提醒道。

  “好的唔灵丑的灵(好事没来, 坏事先到)”,果然在濑尿虾中,春爷发现了不少死虾,“怪不得卖这么便宜,原来是死虾当生虾, 又比人搵老衬(被人宰)啦! ”另外,在扇贝和花甲中,记者也发现了部分不新鲜的海鲜混杂其中。

  至叻精明组

  买只龙虾少给半斤多

  计划: 大龙虾+老虎斑+扇贝

  结果: 龙虾被坑半斤多,精明组反成了水鱼。

  心得: 档主宰你是不分年龄、不分长相的。神来宰神,佛来坑佛!

  既然名为“至叻精明组”,当然少不了精明的组员:在菜市场买菜经验超过30 年的老编辑, 更有砍价高手———编辑的母亲刘老师。有这两员大将,该组对于本次购物自然自信心爆棚。

  精明组的首要任务是买只大龙虾。看过几家店之后, 该组选择了A区83 档———昌泰泽利海鲜总汇。

  经过两番口水战, 刘老师把要价每斤180 元的龙虾砍到了每斤150元。店员小伙子拎起一只大龙虾,往电子秤上一放,“两斤八”。记者一看,电子秤上果然显示着“2.8”。“你们给的够不够秤啊?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们是十几年的老店了,绝对足秤! ”

  店员信誓旦旦。“不行,你这个塑料筐起码也有二两, 再去掉二两, 算两斤六! ”刘老师又发现了问题。店员苦笑说:“那就两斤六吧。”店员用计算器一按,这只龙虾390 元。

  随后精明组又在这家店采购了一条1.6 斤的老虎斑(80 元),还有6 斤扇贝(276 元)。任务完成,直赴酒店。

  在市场里的一家海鲜酒楼, 精明组找来了弹簧秤, 决定称一称采购来的海鲜。“老虎斑,一斤六,正好。”“扇贝,六斤,没错。” “看来这家店还可以,都还够秤。”两位年轻记者说着。

  “龙虾,两斤!? ”两位记者看了又看,确实是两斤。换把秤,还是两斤! “少了六两? 差这么多? 去找店家问问! ”

  两位记者拎着龙虾就下楼了。

  “他们会不会不认账啊? ”记者犯着嘀咕,找到了店员。店员把龙虾再次放到秤上,这次显示“2.1 斤”。店老板也不多问,向店员使了个脸色,店员就开始找钱了。“好了, 退给你们50 元吧。”店员拿出50 元钱。“少了五六两,哪止50 块啊! ”记者说道。“那就60 元吧。”店员又拿出10 元钱。“就算半斤的话也要75 元啊。”记者不依不饶。最终店员还是给了记者75 元。“少了这么多,怎么回事啊老板? ”记者追问。

  “应该是脱水了。”老板若无其事,一点也不脸红,记者在一旁哭笑不得。

  “想不到这么顺利。他们竟然问都不问,肯定心知肚明啦。”回到酒楼, 精明组又讨论起来了。“看来便宜的东西他们懒得做手脚,专挑贵的下手啊。”“我们还自称精明组呢,这回做了‘水鱼’,让真正的‘水鱼组’笑话啦! ”

  热恋情侣组

  买两斤花螺少给四两

  计划:3斤花甲+2斤濑尿虾

  结果:买两斤花螺,被坑了四两。

  心得:电子秤上按钮有玄机,还是自带弹簧秤靠谱。

  在黄沙海鲜市场货比三家后,假装情侣的几名年轻记者最终选定西猪栏路14号的“锦澳海产”店,计划买3 斤花甲和2斤濑尿虾。

  档主开出花甲18 元/斤和濑尿虾35元/斤的价格, 然后用塑料小篮子从水族箱中捞起海鲜,放到电子秤上,电子屏幕上分别显示花甲3.2 斤、濑尿虾2 斤。随后,档主将两种海鲜一起放进重约2 两的塑料袋,递给几名年轻记者。

  记者们用随身携带的弹簧秤称了一下,结果发现两种海鲜连同袋子,指针勉强指向“5”,意味着总共“缩水”了约4 两。经过对质,档主补给记者两枚花甲。最终,档主同意将花甲算为3.1 斤,两种海鲜总价为125 元。

  接下来,记者计划购买三文鱼。对比颜色和价格后,记者来到一家名为“腾达海产”的海鲜店,表示想买两斤三文鱼,档主开价每斤45 元。经过讨价还价,以每斤43 元成交。

  档主将一段三文鱼放到电子秤上,显示重量为2.2 斤。而当记者用弹簧秤称过后发现,连带2 两重的袋子一起只有两斤重,足足少了4 两! 此时,档主面露尴尬,表示愿意少收一些钱。最终,记者以100元的总价买走了三文鱼以及两瓶酱油、芥末(档主原本开价20 元),省下15 元。

  当“热恋情侣组”走过“康泰海产”店时,其中一名记者发现档主正操着家乡话与人交谈,便上前搭话。记者看中了花螺,老乡开出每斤35 元的价格。

  花螺装在塑料篮子中,放在电子秤上显示重量为2.03 斤。记者用弹簧秤一称,只有1.67 斤,少了将近4 两。档主马上表示塑料篮导致了误差,愿意补上差额。随即,档主补了一些花螺,重新称了一次。但记者发现,档主在第二次称重前,按下了电子秤上一个小按钮,电子秤的读数随之发生了变化,接近记者自己称的重量。

  记者手记

  市场乱象须整顿

  看暗访组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经历后, 读者们或许会对这里的交易现状有了一定的认识。

  商品不明码标价,不了解行情又不砍价的“水鱼”们上来就被宰,卖家给的分量一般都是足的;会砍价的,也难逃缺斤短两、以次充好的陷阱;电子秤看起来很精确,其实暗藏玄机……不能断定所有店家都会如此宰客, 但这些乱象确实存在。

  不但有读者报料,也有不少网友反映这些问题。“现在黄沙海鲜市场一些海鲜店的人缺乏行业道德! ”“应该整顿,不然就要变成第二个三亚了! ”

  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究竟何时才能做到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羊城晚报将继续关注。

  统筹/ 羊城晚报记者 李春暐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周松 钟传芳 冯小静 林园 何伟杰 李春暐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