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阁:大规模大范围减税是当务之急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13日08:11 南方网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剑阁认为大规模大范围减税是当务之急,他的提案引起广泛关注。CPF供图

  南都讯 记者张艳芬 实习生何丹 李颖翀 发自北京 减税,成为2012年全国两会关键词,在众多涉及减税的提案议案和建议中,经济界别政协委员李剑阁的《减税是体制改革、结构转型和廉政建设的当务之急》提案,被誉为此次两会“最有分量的提案”,引起广泛关注。他在这份提案中提出,目前的减税力度不够,大幅度大范围减税不仅是当务之急,而且力所能及。

  现在是大幅度减税的好时机吗?李剑阁昨日对南都记者说,他认为任何时候都是时机,“现在大家都反映这十年来改革已经停滞了,哪年不是时机呢,改革时机永远只会提供给具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决策者”。

  对于有人提到应开征资源税或房产税,李剑阁表示,政府进行宏观调控时不能总是打加税的主意“我们总是讲制造业原材料等行业利润多低,实际上税负那么重,企业利润能高?如果再加资源税的话,就更没有利润了。”

  李剑阁说,2003年以来,我国GDP年增速保持在10%左右,但财政税收年增长始终高于G D P10至20个百分点,这是不正常的,是全世界都没有的。而且,政府收多少税应要经过纳税人同意,不能你想收多少就收多少。过去十年里,财政实际收入年年大幅度超过年初预算,各级政府攀比财政收入增速,让人担忧。

  李剑阁说,“减税”提案是多年经济工作切身体会,“春节期间我在家里思考写的手稿”,直到会前写出定稿。

  李剑阁向大会提交了四份提案,均受到公众特别关注和好评。四份提案最大共同点是,结论都基于具体数据作出,“没什么好说的,你把我四份提案研究透了就是我想要说的意思了”。

  今年63岁的李剑阁是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上世纪80年代他先后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国务院证券委、中国证监会、国务院体改办等机构任职,曾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不少课题组领衔人物。他三次获得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项——孙冶方经济学奖。

  光减税不减费中小企业还是过不去

  过度收税会导致市场分配的不公平

  南都:温总理在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继续实行结构性减税,对此你的建议是什么?

  李剑阁:我认为要大幅度大范围地减税。听起来中国政府多收钱,用在老百姓身上是解决贫富差距的一种很好的办法。但是全世界的经验证明:第一,过度的收税会导致市场分配的不公平,我们的市场至少要做到奖勤罚懒。如果都平均左右地分配,那么谁干活呢。第二,国家分配确实可以照顾一些弱势群体,但是从中央拿钱层层往下分,管理层积极性不高,而且每个环节会流失。我不主张政府以“关注民生”的名义收很多的钱。这几年欧债危机的经验可以发现,所有高福利的国家,管理成本极高。我们不能走欧洲的老路,欧洲这样高福利的路是不行的。

  你永远说要稳步推进,那永远就不推进

  南都:你认为现在是减税的好时机吗?

  李剑阁:我个人认为,当然是个好时机。我和财政部长讲,就做两件事,一个是关注民生,一个是减税,他也承认要减税,没有这样的收法的。

  谢旭人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按现价G D P,去年增长17%,所以我收24%是合理的。就算17%到24%差7%,按照现价G D P来算,应该是同步的,高一点也是可以的,但是高7个点无论如何就说不过去了。而老百姓呢,用名义G D P也好,可变价的或不变价的去计算也好,城市只涨了8.4%,农村只涨了11.4%。那你怎么解释呢,财政(收入)涨是有道理的,老百姓(收入)不涨有道理吗?他的解释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任何一个老百姓也不能接受,这个解释是强词夺理。

  而且他还说,政府收入的多少和老百姓的收入是不相关的。怎么会不相关呢,一个蛋糕怎么切,你切多了,他就少了啊。财政部的态度我不满意。

  我认为任何时候都是(减税)时机,现在大家都反映这十年来改革已经停滞了,哪年不是时机呢?我在“国债期货”那个提案里说,改革时机永远只会提供给具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决策者。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什么时候都不是时机。改革一直都有时机,我们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是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起步的,但是改就改了,而且照样取得效果了。现在这么好的时机,你永远说要稳步推进,那永远就不推进。而且说时机不到,那永远没时机。

  免除小微企业税费“放水养鱼”政府也减少成本

  南都:目前中小企业减税减费的呼声很高,对此你怎么看?

  李剑阁:每个地方都要减,包括大型国企也要减。减税归减税,增加利润上交国家是另一回事,那是股东权益。税收它是作为全社会的管理者来收的,但是国企的利润是国家的资产的股东来收的,它是个所有者的身份,而税收是管理者的身份,这两个是不同的概念。

  政府对大企业也应该减税,但是大企业产生的利润可以上交。

  税是作为一个社会管理者,管理需要成本,所以每个人都要交税,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当然有些人可豁免。而利呢,只能是你的财产才能收取利,所以只能对国有资产收利。

  南都:去年浙江省出台了规定,对小微企业进行为期三年减免17种“费”,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

  李剑阁:这个对企业来说是有用的。按照财政部的说法,中国的税大概占G D P的20%,费大概占13%,企业的宏观税负大概是33%,当然各个企业不一样,减掉税减掉费才行,如果光减税不减费,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还是过不去。浙江新规出台有示范作用。这些税和费对小微企业来说,都是很少很少的,政府为了收这些税费,花的成本更高,所以政府还不如不收了。可以设置一个起征点,起征点以下的全部不收了,这样也就政府减少了成本,当然老百姓也就“放水养鱼”了。

  ●被誉为两会“最有分量的提案”

  《减税是体制改革、结构转型和廉政建设的当务之急》

  一、尽早修订并严肃执行《预算法》。应该用法律的形式,严格限制政府的收税权力。税收不是越多越好。

  二、继续减轻居民税收负担。财政收入占G DP比重从2002年的15.7%一直攀升到2011年的近23%。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今,居民收入占G D P比重从55%下降到略高于40%,居民最终消费支出占G D P中比重从49%下降到约34%。目前企业利润不丰厚,只有减税可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

  尽快实行个税综合计征,进一步提高起征点,简化税率档次,降低最高税率。

  三、尽快免除小额纳税人的负担。小额纳税人的税费只占财政收入很小部分。尽快免除其中的绝大多数,可“解放”一大片低收入者,缓和城管、税务人员与小商小贩的矛盾冲突。

  四、明显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我国经济增长放缓,出口增速将明显回落,房地产调控也将拖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企业经营将不容乐观。从长远看,减免税负有助于推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五、坚持“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政府过多主导社会财富分配,必然引起寻租行为,腐蚀政府肌体。同时,一味强化政府再分配功能,必然弱化市场的分配功能,降低社会活力。(摘要)

  哪年不是时机呢?改革时机永远只会提供给具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决策者。现在这么好的时机,你永远说要稳步推进,那永远就不推进。

  谢旭人说,G D P去年增长17%,所以我收24%是合理的。高7个点无论如何就说不过去了。而老百姓呢,城市只涨了8.4%,农村只涨了11.4%。财政(收入)涨是有道理的,老百姓(收入)不涨有道理吗?他的解释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任何一个老百姓也不能接受,这个解释是强词夺理。

  他还说,政府收入的多少和老百姓的收入是不相关的。怎么会不相关呢,一个蛋糕怎么切,你切多了,他就少了啊。财政部的态度我不满意。

  ———李剑阁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