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2015年解决以药补医不可能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07日17:15 南方日报

  今年1月,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工作报告中提出,2015年所有公立医院取消“以药补医”,今年300个试点县先行推开。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卫生部长陈竺屡次被记者追问该话题。网友在为此欢呼的同时,也有不少关于能否斩断开“贵处方”路径的声音,争议不断。

  全国工商联政协委员提交提案称,取消医院在药品采购价基础上加价15%销售的政策,归还医疗机构的采购权,政府集中精力搞好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对此回应:“解决以药补医,我并不认为是2015年能够解决的,我的看法是根本不可能解决”。

  政协提案▶▷政策加价是药价虚高根源

  “就目前看来,药品加成率管制政策是看病贵的重要推手。在此制度下,医院及医生更倾向于开大药方、贵药方。”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在今年一份名为《关于取消药品加成率管制政策解决药价虚高问题的建议》的提案中就指出,公立医院药品加价15%的政策是药价虚高的根源,同时导致价格竞争机制失灵,应当立即取消该政策;并建议政府只管药品最高零售价并动态调整。归还医疗机构的采购权,政府集中精力搞好监管。

  对于取消药品加成,网友的态度几乎一边倒地举双手赞成。但取消药品加成后的问题,引发了部分网友的关注。首先是对于政府财政补贴能力的担忧。

  新浪微博网友@李草凡表示:如果取消15%的药品加成,财政不仅要补偿直接的药品利润损失,还必须另外填补医疗服务。

  有些网友提议,政府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医疗市场。新浪微博认证为医生张子谦@非典型医生写道:“算一算所有病人一年因药品加成政策自个儿多掏的钱,有多少个亿?如果大于20个亿,说明现在医院通过药品加成赚来的钱,其实都是病人自个儿买单的,即现在公立医院都是由病人自个儿(而非政府)养活的。因此更应开放民营医疗市场,因为现在仅病人自己就养活了医生。”

  代表建言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

  首先应从县级医院动刀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昨日对取消药品加权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钟南山表示,取消以药补医,医院收入比值降了30%—40%,理论上国家需要有补助。西方国家对医药方面的投入占GDP的比重为10%左右,美国最高达到16%,发展中国家一般是6%-8%,中国大概是4.8%,缺口比较大。

  长期习惯了低投入,所以真正要投入,补足30%-40%,理论上可以,但有实际的困难,政府财政可能会因此失去平衡。因此,“解决以药补医,我并不认为是2015年能够解决的,我的看法是根本不可能解决”。

  钟南山指出,解决“以药补医”这个问题应该首先从基层解决,赋予县医院更大的公益性,县医院的医务人员的工资由政府来解决。

  2010年,全国基层医生的开支是438亿元,政府解决了131亿元,只占27%。基层医院也要自己去赚钱才能解决工资收入问题。基层医院公益性应该体现为,医生的工资由政府负责;基本药物能够报销。

  “提出2015年解决公立医院‘以药补医’问题,除非国家下大决心。”钟南山说。

  专家观点

  国务院医改专家李玲:财政没问题观念有问题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教授李玲认为,取消“以药补医”,只是一个动作。它背后的核心精神,是要建立一个迥异于现行的、实际上是靠药养医的新制度。建立这样一个制度,不单是卫生部一个部门的事情,还牵涉到很多配套措施。但目前,这些配套措施在大部分非基层城市未见推出。

  在现行制度下,医院要获得15元利润,必须开100元的药品。我们完全可以让国家承担这部分责任,个人支付、社保、国家财政分担这15元利润。并且,该部分利润将直接补贴给医生,作为其技术性服务的报酬。

  事实上,这种“把医生养起来”的模式,并不会给国家财政带来过重的负担。以一个收入20亿元的医院为例,其利润仅为2亿元左右。并且,该利润还是建立于虚高的药价上。

  李玲表示,以我国目前的国家财政收入和社保金总额视之,这一替代性方案完全可行。如此,一方面可以保证医院的正常运作;另一方面,通过遏制过度医疗,国家将可以节约大量的资源;再者,医生通过阳光性报酬也能实现增收,而非沦为药品生产商的奴隶。

  “因此,这不是财政问题,而是执政理念的问题。”李玲说。

  @hubert亮:增加财政投入,提高医生收入,贯彻医药分家,杜绝灰色收入的寻租空间,消除医患矛盾的同时体现医者劳动价值。

  @刮骨良刀:看病贵是医生的事吗?如果政府增加研发投入,让那些外国专利药少一点,让我们国家生产的仪器好一点,让我们的医院多一点,床位多一点,情况会怎样?

  ■微现场

  遥想当年药不贵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

  上世纪60年代,我还是医学专业研究生,那时候的药房比现在的好。那时我们的医院里都有自己的合剂,如感冒1号、感冒2号、感冒3号。很多医院,它们都有自己的小型制药厂。它们有一些便宜且有效的药,中药或西药都有。

  当时医生的工资是固定的,药房收入也是固定的,没有加成。所以,那时的药价都是很合理的。可现在我们的医院,九成需要挣钱。越贵的药,加成越多。医生开的药越贵,医院的收入就越高。这就导致很多常用的、百姓所喜欢的药品不见了。

  现在的医院,设备比原来好了,房子也漂亮了,可是机制没有原来的好了。

  昨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分组讨论过程期间,“惨遭”记者“围堵”。一名记者提出,近日在北京患上了感冒,到药房买药,对方开给她5种不同的药物,花费150元,“太吓人了”。副部长回应此事时作出以上表述。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钟健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