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我不是政治花瓶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03日08:32 南方网

  

2008年 胡小燕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作为代表中首次出现的农民工代表,在大会中格外受到媒体关注。CFP供图

  

2010年 参加全国两会,胡小燕坐在最后一排。她说,如果没有规定座位,参加会议时她一般都会选择偏僻的角落。CFP供图

  

2012年 胡小燕第五次参加全国两会,剪了短发,黑色羽绒服里是穿了5年的套装,应对媒体已很轻松、娴熟。南都记者安小庆摄

  

  

  胡小燕

  身份:首个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

  素描:自2008年成为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这个名字便一直是两会舆论报道中的热词

  首个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的第一个政治季走入最后一年,回望自己的代表路,她自认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直言“我是不是政治花瓶,可以去看我的建议”。

  今年是胡小燕第五次参加全国两会,她剪了短发,电了头发,“因为工作忙,有点掉发”。黑色羽绒服里面,是穿了5年的西服套装。经过5年的历练,面对媒体,她的应对已很轻松、娴熟。对于媒体的采访要求,她的回应不热烈,也不淡漠。

  5年时间,她从一个懵懵懂懂、不敢说话的陶瓷厂女工,走入人民大会堂。如今在小组讨论时,侃侃而谈、应对自如。她一天接受了五六家媒体的访问。门卫室老人送来几份报纸,和接记者电话时保持距离的语气不同,她看着老人的眼睛连说了两声谢谢。中午在饭堂吃工作餐,同桌的工会人员随口聊起办社保转移时的苦恼,她边吃边听,激动处放下筷子,认真询问。她是真的想要问出点什么。

  ●对话

  谈履职做得怎样让别人来评

  南都:还记得第一次参加两会的心情吗?

  胡小燕:开心,第一次以一个打工者的身份去到人民大会堂。第一年嘛,也胆小一些,感觉自己是个农民工,不敢说话,也怕自己说错话。那时候主要是抱着一个学习的心态。

  南都:现在呢?

  胡小燕:现在我想说什么,想表达什么,会主动去说,反正每个代表的层次不一样,但是地位是平等的,就说自己了解的好了。从学习到参与吧。

  南都:每次开会,媒体老是盯着你,对这些围追堵截是不是有点烦?

  胡小燕:我是这么理解的,我们这个群体需要更多的声音,因为我一个人的声音太小,希望有更多的喇叭把这个声音放大。只要认识到这一点,也就没有关系了。既然做了这个角色,就要说出他们的心声,而且就是要把这个声音放大才对。

  南都:给自己这一届履职工作打个分吧。

  胡小燕:这个打分不是由我来打,要由别人来评分。比如我做妻子,由我的老公来给我打分,我做人大代表,由我来自的群体给我打分。

  南都:如果再继续当全国人大代表,对下一个5年有什么期望?

  胡小燕:假设我能连任,我会一如既往地为这个群体奔与呼。如果不能继续当选,我也很知足很开心了,我能够为大家说出了很多心声,人生有这一段,是很开心和宝贵的经历了。人有时候不需要把期望值定那么高。

  谈家庭女儿喜欢平静的生活

  南都:有没有想过在佛山买房?你也积分入户了。

  胡小燕:买房啊,不想是假的,我户口都迁过来了。一直租员工宿舍,十多平方米,每个月两百多元,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如果小孩身体好的话,我也不会这么节约。最担心就是小孩上学问题,我现在还挂靠在一个镇的集体户口里,连户口本都没有。中国人的感觉就是,不买房子就没有家,没有安全感。慢慢努力吧。

  南都:女儿知道你是人大代表吗?

  胡小燕:2008年就知道了,但不知道这个具体是干什么的。这个也没必要去刻意沟通,现在在学校,也没人知道她是我女儿。她不会去说这些。有一次我去开家长会,坐在她的位置,就有人问她,“为什么胡小燕在你的位置坐呢”。她就说我父母今天没空,她是我老乡,就请她来帮我开。

  南都:她为什么不说是你?

  胡小燕:她不喜欢。她以前在三水白坭学校的时候,在那里读了一年也没人知道她是我女儿。她喜欢平静的生活。

  南都:是你要求她的吗?

  胡小燕:不是。平静的生活,更好些。

  南都特派北京记者安小庆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