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征夫:自己认为正确 人家怎么骂也没关系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02日18:24 南方日报

    朱征夫在飞机上接受采访。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李细华 摄 朱征夫在飞机上接受采访。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李细华 摄

  昨日,在粤全国政协委员抵京。回想5年履职路,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征夫一脸平静,他放松地翘起腿,靠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讲述——他引起的那些轰动与争论仿佛发生在多年以前。

  2009年全国“两会”,朱征夫建议发行千元大钞,引起轩然大波,支持者竖起大拇指,反对者说他“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面对谩骂,朱征夫坦言“不生气”,并自称心理素质很好,“只要自己认为正确,人家再怎么骂也没关系”。

  由于提案多,且话题猛,在每年的全国“两会”上,朱征夫总是被闪光灯追逐。

  作为一名律师,朱征夫的提案绝大部分与法律有关。他说,律师追求公平正义,参政议政也是追求公平正义,在律师与政协委员之间游走感到无比融洽。

  本届中央政府所做的工作,朱征夫觉得意义最大的,就是最近允许大量来自农村地区的外出务工人员获得中小城市的户口。谈到自己的履职,他给自己打80分。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雷辉

  建议发行千元大钞无关贫富

  ■大钞提案为富人说话?

  我也不生气,像我们这样经常露面的人物,心理素质都挺好

  南方日报:你提的提案中,哪一件自己最满意?

  朱征夫:我在专业服务业方面用心比较多。以前,我们律师事务所被称为中介组织,其知识密集、人才密集的行业特点没有表达出来。我们认为,包括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在内的机构,是市场经济的润滑剂,是公平正义的助推器,应该被称为专业服务业。国际贸易组织也是将律师行业纳入专业服务业范畴。

  经过我们的呼吁,专业服务业这个词句也慢慢被接受了,有关部门的正式文件也把律所称为专业服务业。这就对我们律师行业有了一个正确的定位,为以后发展创造了条件。

  南方日报:哪一件提案影响最大?

  朱征夫:发行千元大钞。有人反对,反对的人有他们特定的社会心理,我也理解。还有人爆粗口,骂我骂得很难听。

  南方日报:会不会因此生气?

  朱征夫:我也不生气,像我们这样经常露面的人物,心理素质都挺好。只要是自己认为正确的,人家再怎么骂也没关系。如果不正确,就赶紧道歉。

  南方日报:你的提案一般是怎么产生的?

  朱征夫:首先是工作中、日常生活中看到、听到的那些问题。其次是广东“两会”上的热点问题。第三,朋友、客户、同行让我代提的一些问题。选题确定以后,一般会去做调研,在网上查资料,看看国外是怎么做的,有时还跑到相关的政府部门了解情况。了解清楚了,再写提案,写得越简洁越好,尽量在2000字以内。

  南方日报:你有没有被误解的时候?

  朱征夫:如果要说误解,千元大钞可能是被人误解最深的。我建议发行千元大钞是为了节省人力,免得数钱都数半天。有人说我是为富人说话,其实我这么提,和贫富没有关系,有钱就用千元大钞,没钱就用百元钞票。在周边国家中,我们的币值是最小的,很多国家有千元的币种。

  参政议政未给律所带来业务

  ■“两会”放炮为了出名?

  南方日报:作为一名律师,你平时工作也很忙,为什么会这么积极地参政议政?

  朱征夫:律师与社会各个利益群体都有接触,了解各个阶层利益诉求,是适合参政议政的。由于专业的原因,他们追求公共利益的能力也比较强。律师追求公平正义,参政议政也是追求公平正义,两者天然是一致的。此外,这还与我性格有关,我喜欢关注公共事务。

  南方日报:有人说你在“两会”上放炮是为了出名,借此为律所招揽业务。你怎么看?

  朱征夫:参政议政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业务,反而要花很多时间处理各种投诉,接受各种法律方面的义务咨询。

  南方日报:有个别政协委员履职不积极,被人们称为“花瓶”,你怎么看?

  朱征夫:说实在的,有人当政协委员带有荣誉性质,他们工作忙,就没有精力参政议政。此外,有人是科技、文艺等某个领域的翘楚,可能对社会问题不在行,参政议政的方式要区别对待。

  南方日报:在你履职过程中,哪件事让你印象最深?

  朱征夫:有一次去广西中越边境考察,当地村民生活非常艰苦,房屋是用木架子搭起来的,楼下就养家禽家畜。一户一哨所,一人一哨兵,维护边境安全,他们为保护国家利益牺牲很多。看了之后心里很复杂,觉得国家应该加大这方面的投入。

  开放中小城市户籍限制

  ■最满意中央政府哪件工作?

  南方日报:你给自己的履职打多少分?

  朱征夫:80分,我有本职工作,时间不够用,如果时间多一些,我会多参与一些全国政协组织的调研活动,一些问题会想得更深一些,还可以作一些理论上的思考。

  南方日报:过去5年,你觉得中国的民主政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朱征夫:制度层面,国家对党外人士的参政议政、建言谋策越来越重视,注重从各个阶层选拔人才。个人层面,我感觉有什么话想说,总有地方说。此外,社会参与越来越广泛。现在提一个提案,很多人都关注。参政议政的灵感越来越容易找,越来越容易发现老百姓的利益诉求。

  南方日报:本届中央政府所做的工作中,哪一件你最满意?

  朱征夫:就是最近的那一件,中央政府要求各地的就业、义务教育等新政策不要再与户口性质挂钩,同时允许大量来自农村地区的外出务工人员获得中小城市的户口。开放中小城市户籍限制是真正的大事,实现公民平等权,逐步走向一元化。

  南方日报:政协委员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还需要给予哪些支持?

  朱征夫:如果有可能让政协委员有更多的个人调查权就更好,目前,政协委员履职主要以组织形式,去调研考察,都是集体出动。如果个人对涉及公共利益的事件有调查权,政协委员的作用就更大了。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