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司令张全收:珠三角已不是人力大本营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02日08:24 金羊网-羊城晚报

张全收握手招呼刚下车的外来工 记者曾颂摄张全收握手招呼刚下车的外来工 记者曾颂摄

  2012两会观察-会客厅

  羊城晚报记者曾颂 薛江华 张演钦 实习生王玲站在深圳龙岗区一处工地上,全国人大代表、农民工“司令”张全收突然敬了个礼———有辆大巴驶进来,里面装着他的“兵”———来自河南和附近省份的农民工。春节后,这样的“运兵车”来了几十辆。

  张全收来自河南,在深圳开展劳务派遣多年,随时调遣外来工到各缺工企业;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业务状况反映出珠三角制造业的用工情况。今年全国两会前夕,羊城晚报记者赴深圳采访张全收。

  深圳平湖街道一处工地上,立着一层烂尾酒店。张全收把地块盘下来,挂个横幅,立一排板房,就改成了全顺劳务派遣公司的报到点和培训场地。节后各工厂纷纷开工, 每天都有几辆大巴拉人过来,经全顺培训后, 派到合作的大厂去;工厂给全顺付人工、管理费,全顺给农民工发工资。

  “现在手里一两万号人,基本全都派出去了。你眼前这批也已经订满了, 都是去厦门的食品厂,只不过工厂订单没到,人暂时在全顺待几天。”张全收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从2004 年成立全顺公司至今,张全收越来越感到,珠三角已经不适合做人力大本营了。“前几年七成的人派到珠三角,三成在省外。现在倒过来了,七成去了省外,三成留在广东。”

  今年节后,珠三角不少工厂又出现“用工荒”,工资大涨仍难招到人。明明广东缺工,为什么张全收还把“部队”往省外派? 其中一个原因是珠三角的中小企业无法满足全顺的工资要求:今年张全收向工人承诺, 在合作工厂里正常干活,一个月收入将 在2300 元以上,平均为3000 元。这几年,“司令”承诺的数字一直在涨。

  “珠三角很多大企业都把工厂迁到省外去了。我虽然是把人派到省外,但很多还是给广东的企业打工。”张全收说,珠三角地区的产业转移已初成气候。

  对话张全收:

  新一代外来工挑剔点没啥

  羊城晚报:全顺队伍年龄结构是怎样的?

  张全收:都在16 岁以上、50 岁以下,做手工的我全都收。80 后、90后占70%吧, 主要是河南来的,陕西、云南、贵州也占一部分。

  羊城晚报:很多企业主认为新一代外来工个性太强、很难管理,您怎么看?

  张全收: 这个我觉得没什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工人主要为了解决温饱, 养家糊口,80 后、90后条件好了,要求就高了,要享受好的待遇。没条件时,你想享受也享受不了。所以随着社会的发展,新一代挑剔一点,没什么。

  羊城晚报: 现在跟工厂谈判,都提什么条件?

  张全收:要按国家劳动法工资标准付款, 加上我们的招工费用、公司费用,公司还要盈利一点。平摊下来一个工人一个月得挣3000元左右。达不到这个标准根本不行了,不给这样的工资,钱不顶用啊。

  羊城晚报:有没有其他设施要求,比如有夫妻房?

  张全收: 这个普遍做不到,十家企业里能有一家提供夫妻房就不错了。今天就遇到这个事,我们有两三对小夫妻去徐州轮胎厂,那边屋里有床、中央空调,吃得好住得好,工资一般拿到3000 多元,但是他们嫌没有夫妻房,不想做了。

  羊城晚报:全顺待遇好,这几年队伍为何不见扩大?

  张全收:每一年都有结婚不来的,有跟亲戚朋友去外地的,基本上保持现在这个规模就可以了。也许他今年去北京上海, 明年又来了。世界上有挣不完的钱,我也不想做大,这个行当太辛苦了!

  羊城晚报:今年全国两会准备提什么议案?

  张全收: 一个是中原人才市场建设的,一个是养老保险的问题。很多务工青年在沿海打了多年工,走的时候养老保险转不走。我的建议是一人一本“一卡通”,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有权利带走自己的养老保险。

  相关新闻

  沿海经验可在中原复制如今形势不同了,全顺公司的业务得变。今年张全收要带到北京的两份议案中, 就有一份专门讲中原的“人才战略”。

  “现在中原经济区定为国家重点开发区域, 随着南方产业升级和转移,中原经济一定会大发展。我在沿海做了十多年,摸着石头过河,总结了一系列经验, 可以在中原地区复制。”张全收说,富士康已经往河南转移了,要招几十万人,中原的用工需求也会上涨。

  他在议案里写道:河南一直是劳务输出大省, 现在有机会在家门口打工创业,大部分人都愿意不出省。他建议河南省要建立一批优质人才市场,开办一批大型技能培训学校。等条件成熟了, 张全收打算全顺以河南为中心, 覆盖全国, 深圳机构降级为办事处。“以后最好就在河南集中和培训,然后直接去工厂,少走很多路。”记者观察 年轻外来工:别人能干我也行在张全收的工地培训中心住着数百号外来工。酒店烂尾楼用作男生宿舍,铺了四排双层床铺,有睡觉的,有打牌的,有玩手机的……绝大多数都是年轻面孔。他们在此短暂停留,看完培训录像(张全收训话),踢完正步,唱完“全顺之歌”,某天企业来个电话,就拉到厂里上班了。

  他们说知道河南很多工厂要人,但依然远赴深圳找张全收,有的说“就想离家远一点没人管”,有的“想在大城市闯闯”, 也有的“冲着老板的魅力来”。

  说到“新一代员工很难管”的话题,他们普遍不同意。河南人小蔡说: “我觉得我们跟老一辈也没什么区别,加班干十几个小时没问题。都是人,别人能干的我也行。”

  他表示对工厂提供的设施也没有太高要求, “我们去的厂都有篮球场、网吧,已经很好了。”

  采访期间, 富士康正迎接美国公平劳工协会的调查。小蔡告诉记者:“听说厂子里非常干净整洁,收入也不错。”但他就不想去,“找个说话的人都难”。“我在全顺待了五六年,老员工了,结识的朋友很多,不管去哪个厂都有一个圈子。而且都是河南人,说家乡话,吃家乡菜。”

  张全收表示, 全顺没有和富士康合作过, 两边的管理模式也不同。看上去, 张全收更像中国传统大家庭的家长, 爱跟员工拉家常,能记住数千个名字, 也屡屡像长辈一样训诫年轻人“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不能“调皮捣蛋”。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