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李剑阁:中国应大幅度大范围减税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3月02日08:30 南方网

  ●提案:

  《减税是体制改革、结构转型和廉政建设的当务之急》

  ●提案人:

  全国政协委员、中金董事长李剑阁

  ●提案内容:

  (略有删减,小标为编者所加)

  ●提案摘要

  2003年以来,我国的GDP年增长速度保持在10%左右,但财政税收的年增长速度始终高于GDP10至20个百分点。这不仅在我国历史上所罕见,在世界历史上也十分罕见。

  财政收入增速的攀比之风愈演愈烈,不仅没有受到批评,反而作为可以炫耀的政绩,是十分令人担心的。由于没有任何制度约束各级政府超收超支的冲动,企业和个人的权益得不到切实有力的法律保护。

  2003年以来,我国的G D P年增长速度保持在10%左右,但财政税收的年增长速度始终高于G D P10至20个百分点。这不仅在我国历史上所罕见,在世界历史上也十分罕见。在我国,财政收入大约占G D P的20%,加上即将纳入预算的大量预算外收入,政府可支配收入占G D P的比重就更高。由于财政收入宽裕,政府投资和社会福利开支也大幅度增长。这确实是十年来我国经济可圈可点的亮点,但这可能恰恰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这十年财政实际收入年年大幅度超过年初的预算。现在各级政府在财政收入超收方面展开着竞赛,有的地方财政收入年增速甚至超过40%。允许政府巨额超收,对超收部分又可以自由支配,从国家法度上值得推敲。G D P的攀比之风受到社会的重视和批评,而财政收入增速的攀比之风愈演愈烈,不仅没有受到批评,反而作为可以炫耀的政绩,是十分令人担心的。

  目前的预算法不允许政府自设税种,却允许无限制地超收,不允许政府对预算内收入的自由支配,却不禁止对超预算收入的自由支配。由于没有任何制度约束各级政府超收超支的冲动,企业和个人的权益得不到切实有力的法律保护。

  当前,我国经济上存在许多“内忧外患”的紧迫问题,我觉得无论从应对危机,还是从体制改革、结构转型和廉政建设的各个方面看,大幅度大范围减税不仅是当务之急,而且力所能及。

  财政收入增幅控制10%以内可给企业和居民减负1万亿

  一、尽早修订并严肃执行《预算法》。一个法治的国家,政府的预算和财政收支,必须得到纳税人的同意、受到纳税人的监督。应该用法律的形式,严格限制政府的收税权力。税收不是越多越好,政府财政开支的总规模应该与政府经济权力的法定边界相契合。目前用税收作为限制和禁止某种经济社会行为的手段,有过于泛化的倾向,建议加以纠正。建议规定扣除C PI后税收的增收幅度。如果超过了规定的幅度,不能作为政绩,而应该作为人大质询和问责的事项。政府应该解释预算偏差的原因,对超支部分要做认真如实的报告。根据这些原则,如果2012年就把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控制在10%以内,至少可以给全国企业和居民减少1万亿元的负担,整个经济会出现新的局面。

  目前企业利润并不丰厚,惟减税可增居民收入

  二、继续减轻居民税收负担。自2004年以来,我国政府就一直在进行“结构性减税”,但这并未让财政收入减缓增长。财政收入所占G D P的比重从2002年的15.7%一直攀升到2011年的近23%。这九年时间总共提高了7.1个百分点,其中没有任何一年出现下降。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今,居民收入占G D P的比例已经从原来的55%下降到目前的略高于40%的水平,对应的则是居民最终消费支出在G D P中的占比从49%下降到约34%。目前企业利润并不丰厚,只有减税可以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从而提高居民消费意愿,让广大民众最直接受益,推动经济转型。

  建议尽快实行个人所得税综合计征,进一步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简化个人所得税率档次,降低最高税率。这样可以减少资本外流、海外移民、减少避税,而且能够扩大税基,增加税收。

  另外,建议迅速降低进口高档消费品的税率,把境外游的购买力吸引到国内来。

  小本经营业者受到税费和监管的挤压生存极其困难

  三、尽快免除小额纳税人的负担。小额纳税人的税费只占财政收入的很小部分。尽快免除其中的绝大多数,鼓励自雇型就业,可以“解放”一大片低收入者,造就一批中产阶层,动员一批拿着低保的闲散劳动力加入就业,缓和城管、税务人员与小商小贩的矛盾冲突。

  在日本和港澳台地区自雇型的微小企业十分繁荣活跃,遍布在零售、餐饮、旅游、维修、物流、理发、美容等各个行当。在日本可以经常见到做拉面、小点心的经营几代人的夫妻老婆店。有时人们会问:永和豆浆(面向大众)、鼎泰丰包子铺(面向中高端消费者)等在台湾并不是连锁网络,为什么在大陆却能够成为风靡一时的品牌?而内地的业者为什么就难以施展?我认为,原因是台湾(日本和港澳地区亦然)对自雇型企业有一系列的包括税收在内的扶持政策,使得独门独户、各具风味的餐饮得以充分竞争和发展,大大压缩了市场垄断空间。而在大陆,小本经营的业者受到各种税费和监管的挤压生存极其困难。

  企业经营不容乐观,减税助其渡难关

  四、明显降低企业税费负担。2012年美国经济继续温和复苏,但基础脆弱;欧洲的债务危机错综复杂,旷日持久,债务到期高峰将给全球的金融市场带来较大冲击;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或将出现双赤字,增长前景堪忧;我国经济增长放缓,出口增速将明显回落,国内房地产调控也将拖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之下,我国企业的经营不容乐观,减轻税负能够短期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从长远看,对符合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标准的行业或企业减免税负,有助于推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政府过多主导社会财富分配必然引起寻租行为

  五、坚持“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这首先涉及执政理念,社会财富是多让个人自主支配幸福指数更高,还是由政府代替居民个人消费效率更高?但经济学和经济实践告诉我们,通过财政实现二次分配尽管有利于平抑收入差距,但行政管理成本往往十分高昂,资金常常在各个环节流失,而并不能公平合理地分配到个人。政府过多地主导社会财富分配,也必然会引起各种寻租行为,腐蚀政府的肌体。同时,一味强化政府的再分配功能,必然会弱化市场的分配功能,降低社会活力。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