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水有毒 广州频发底层打工者中毒事件(图)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2月27日08:34 南方网

2月17日晚,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两个多月的吴兵兵仍然不能自己解开衣服扣。记者 孙振飞 摄  2月17日晚,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两个多月的吴兵兵仍然不能自己解开衣服扣。记者 孙振飞 摄
2月17日晚,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已经两个多月的吴兵兵仍然虚弱的插着氧气管。2月17日晚,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已经两个多月的吴兵兵仍然虚弱的插着氧气管。
石井黄滘村。事发时的工厂已被封锁。石井黄滘村。事发时的工厂已被封锁。
杂乱的工作台上,年轻的工人在无佩戴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刷着胶水。杂乱的工作台上,年轻的工人在无佩戴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刷着胶水。

  在鞋作坊打工94天后,25岁、身体壮硕的吴兵冰倒下了。

  之后,他出现了昏迷、记忆力丧失,两度被送进ICU抢救。到现在治疗两个多月,吴兵冰每天还需输液、吸氧,生活仍不能自理,连身上的病服纽扣都无力解开。

  吴兵冰的病症不是个案。在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住院部8楼职业病科,还有二十多名底层打工者,和吴兵冰发病的经历极为相似,也都是在小作坊,从事着与胶水相关的工种,后来都被确诊为“1,2-二氯乙烷”(下称“二氯乙烷”)中毒。

  据广州市安监局新闻通稿介绍,去年下半年以来,广州发生的38例二氯乙烷中毒患者中,4例因医治无效死亡(3例已于接报前在南方医院死亡、1例于接报后在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死亡),3例达到出院标准出院,3例自行出院或转到当地医院治疗。

  截至目前,已有25例被确诊为职业病,其中24例为重度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1例为轻度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

  难闻的胶水

  揭开桶盖能把人熏得直流泪

  2012年2月23日,广州,阴天。

  吴兵冰躺在病床上,眼睛无神地望着病房白色的天花板。随床陪护的弟弟吴启林,向南都记者倾诉他和哥哥短暂而又悲剧的打工经历。

  25岁的吴兵冰是茂名人,一家五口人在农村,生活不富裕。在吴兵冰中毒之前,他们兄弟三人都靠在外打工谋生,年迈的父母在家种着一亩多地。

  去年9月初,经老乡介绍,吴兵冰带着弟弟吴启林来到白云区石井镇环滘村打工。环滘村以制鞋出名,小作坊有上千家,只要稍会制鞋的手艺,就能找到一份工作。

  9月10日,会制鞋的吴兵冰带着弟弟吴启林,顺利地进入千紫堂鞋厂。这工厂的名字,乍一听给人印象规模不小。其实,它是个小作坊,只有十几名工人,工厂面积也不过180平方米,里面堆放的都是制鞋的材料和机器。

  千紫堂鞋厂,主要生产仿冒的“哈森”女鞋。吴氏兄弟的工作就是给女鞋刷胶水定型,制鞋专业上管这道工序叫“掹鞋”。

  掹鞋离不开胶水。千紫堂鞋厂使用的胶水,装在一个方正的铁皮桶内,桶壁没有任何标签。这种胶水颜色淡黄,吴启林称之为“黄胶”。黄胶刺鼻难闻,揭开桶盖能把人熏得直流泪。

  起初,吴启林很不习惯这种胶水味,但见大哥和工友都能忍受,慢慢习惯后就适应了。吴启林后来知道,很多小作坊都用这种黄胶。

  用黄胶掹鞋时,吴启林和哥哥从不戴手套和口罩,一般双手并用,左手拿鞋固定,右手用毛刷涂抹胶水,经常双手粘满胶水。吴启林说,黄胶粘力强,凝固后紧紧粘着皮肤,极不容易清洗,要用热水搓洗5分钟才能舒服些。在制鞋的小作坊,工人几乎都是赤手操作,因为这样掹鞋灵便快捷,效率高。不过,小作坊的老板,也没给工人提供手套和口罩。

  掹鞋工没有底薪,只拿计件工资。吴启林每定型一双鞋,就有5块钱的提成。吴启林加足马力,每天加班工作14个小时,能掹三十多双鞋。技术娴熟的吴兵冰,掹鞋还要多一些。但不是天天有鞋掹,小作坊也有缺材料和停工的时候。尽管黄胶难闻,但比起在其它行业打工,鞋厂每月平均3000元左右的薪水,兄弟俩还是不愿放弃。

  密闭的冬天

  密不透风的工作间,就像个大闷罐

  兄弟俩比较满意掹鞋的收入。但好景不长,在去年渐冷的冬天,厄运降临到了哥哥吴兵冰头上。

  千紫堂鞋厂终日不见阳光,为避寒,通风的门窗被关得死死的。密不透风的工作间,就像个大闷罐,空气无法流通,黄胶散发出的刺鼻味也越发浓,但工人还是一如往常,在里面紧张地忙碌着,没有一点防护措施。

  12月12日,吴兵冰上班时突感头晕乏力。当晚6点,他下班去了工厂旁边的小诊所看病,被诊断为感冒。那晚,吴兵冰没有加班,吃了几片感冒药就睡下了。

  翌日早上,吴兵冰沉睡在床。吴启林见哥哥没有起床上班,就叫喊了两声,吴兵冰无力地哼了哼,就没再说话。吴启林以为哥哥感冒还没好,便独自上班去了。

  吴启林下午回家,见哥哥病情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又跑去鞋厂找来了老板和司机,要求送哥哥去医院检查。吴兵冰此前身体壮实,但只病了一天就已不能站立走路。吴启林和老板三人连搀带扶,开车把吴兵冰送到了东方医院。

  住院一天,吴兵冰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趋严重。第二天,他被紧急转送到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让吴启林想不到的是,哥哥在医院突然陷入昏迷,且进食呕吐,立即进了ICU抢救。

  此后,吴兵冰经救治开始好转,转到了普通病房。但不料,没过几日,他的病情出现反复,再次被推进了ICU抢救。发病两个多月,吴兵冰生命一度垂危,昏迷苏醒后,部分记忆丧失,连13+17等于几都答不上来。

  治疗至今,吴兵冰的病情虽比之前有所好转,但每天还需吸氧输液治疗,生活仍不能自理,连病服的纽扣都无法解开。庆幸的是,同在鞋厂接触胶水的弟弟吴启林,却没有中毒。

  对此,有医生给出解释,每个个体的体质和所处环境不一样,接触胶水的量也不一样。

  群发的病例

  全市共有38例患者疑似中毒

  17岁的罗双双,在白云区罗岗村一家手袋厂打工,从事刷黄胶、粘手袋的工作。去年12月31日,罗双双下班回家,突感头痛欲裂,呕吐不止,并伴有手脚发抖。父亲罗仕清吓坏了,赶紧打摩的把女儿送去了医院抢救。

  在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住院部8楼职业病科,还有二十多名患者,发病症状跟吴兵冰和罗双双极为相似,都出现了昏迷、手脚抽搐和大小便失禁。    除了发病相似以外,这些患者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来自小作坊的打工者,也都从事着与胶水相关的工作。    连串的工人中毒事件,引起政府相关部门重视。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在配合相关部门调查中,从这些被查处的小作坊里发现黄胶、粉胶等辅料,并检测出二氯乙烷,其中有些含量高达20%-30%,浓度超标十几到二十倍。严重超出国家胶黏剂二氯乙烷添加5‰的标准。

  1月21日,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即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鉴定吴兵冰为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这在中毒程度中属最严重。也就是说明,吴兵冰被确诊为重度职业病。

  不论是提取小作坊胶水样本,还是工人中毒诊断,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劣质含毒的胶水就是致人中毒的元凶。

  对此,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刘移民给出解释:小作坊使用劣质胶水,外加冬季门窗关闭不通风,工人暴露在含毒挥发性有机溶剂的空气中极易中毒;而二氯乙烷中毒的后果也可分为轻微和严重两种,轻微的中毒症状是经常头晕、记忆力差;严重的则会直接导致失忆、昏迷,甚至脑水肿致脑疝死亡。

  据广州市安监局新闻通稿介绍,自2011年9月28日,广州发生第一例疑似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病例以来,到2012年2月20日,全市共有38例患者发生疑似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分布在白云区、荔湾区38家用人单位(36家为无牌无证私人小作坊),其中白云区33例,荔湾区5例。目前,38例患者中,4例因医治无效死亡,3例达到出院标准出院,3例自行出院或转到当地医院治疗,其余28名患者目前均在市职业病防治院接受治疗,病情稳定,暂无生命危险。截至目前,已有25例被确诊为职业病,其中24例为重度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1例为轻度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从今年1月30日后,广州市未发现新增二氯乙烷职业中毒病例。

  现实的困境

  老板跑了该找谁赔偿呢

  最早,吴兵冰因胶水中毒入院,一度被催着交钱,同行的鞋厂老板说身上没钱。救命要紧,弟弟吴启林先行垫付了8000元。之后,吴兵冰转院病重昏迷。鞋厂老板见势不妙,当晚就跑回鞋厂打包,准备走佬。吴启林发觉后,当即报警,警察虽封了小作坊,但老板还是跑了。

  吴兵冰住院至今,医药费已经花去了10万多元。所幸,毒胶水频频致工人中毒被媒体曝光后,引起了各级政府部门的重视。吴启林几番费力周折,从白云区石井街借到了6万元,用来支付哥哥的医药费。他担心这笔款还要自己还。

  其实,家属还有更担忧的。像被确诊为重度职业病的患者,日后会不会丧失劳动能力?有没有后遗症?刘移民说,有机溶剂(包含毒胶水)中毒病人治疗时间不一,最久有住院两到三年的,还在治疗。从过往的病例来看,这些病人绝大多数不会有后遗症,但不排除个别人可能会有问题。按照医学要求,要在一年后复查才能作最终判断。

  目前,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所有二氯乙烷中毒病人共用去医药费150多万元,其中医院垫付了近一半的医药费,另一部分已由企业和个人支付。

  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之前表示,如职工是二氯乙烷中毒,在职业病防治所鉴定有职业病之后,人社部门将按照职工伤残等级认定工伤,并综合考虑职工家庭情况,按照相关法律给予工伤待遇。如果企业已为员工购买社保,工伤待遇将由工伤社保基金支付,如企业未为员工购买社保,企业需按国家标准支付相关待遇。

  对于以上表述,吴启林仅仅获得了心理安慰。他说,哥哥被鉴定为重度职业病的患者,既没有买社保,老板也已经走佬,那又该如何讨回赔偿呢?老板跑了还能回来吗?

  名词解释·二氯乙烷

  1,2-二氯乙烷是一种工业上广泛使用的有机溶剂,主要用于黏合剂,对眼睛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吸入可引起肺水肿,抑制中枢神经系统、刺激胃肠道和引起肝、肾和肾上腺损害。急性中毒表现有两种类型,一为头痛、恶心、兴奋、激动,严重者很快发生中枢神经系统抑制而死亡。另一类型以胃肠道症状为主,呕吐、腹痛、腹泻,严重者可发生肝坏死和肾病变。长期低浓度接触引起神经衰弱综合征和消化道症状。可致皮肤脱屑或皮炎。该物质还对大气臭氧层破坏力极强。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