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政局:重大疾病医疗救助制度6月出台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2月27日07:40 新快网-新快报

1岁8个月的小霆霆昨日也来义剪力撑。1岁8个月的小霆霆昨日也来义剪力撑。
碧心爸爸和阿梅妈妈在义剪现场相互鼓励。碧心爸爸和阿梅妈妈在义剪现场相互鼓励。

  一个小碧心获救了,更多的“小碧心”怎么办?在新快报参与筹办的研讨会上,广州市民政局透露:

  重大疾病医疗救助制度6月出台

  白血病、地贫等有望纳入,将加大救助力度

  一个小碧心获救了,更多的“小碧心”怎么办?白血病女孩刘碧心的不幸遭遇牵动了全广州市民的心,“爱从头开始十万火急救碧心义剪”也最终为小碧心筹得了足够的手术费。

  在前天由华南和谐社区发展中心等主办、新快报参与筹办的“为了千万个小碧心——儿童重病救助机制研讨会”上,广州市民政局社会救助处处长李志雄向新快报记者透露,广州计划今年6月份出台重大疾病医疗救助专项制度,白血病、地中海贫血等重大疾病都有望纳入救助范围。“会在政府救助、慈善救助上加大投入,同时让更多的医药企业和医疗机构加入减免贫困病友的行列。”

  何谓重大疾病?治疗费用高昂

  “普通的疾病,现有的十几万元救助应该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对于一些需要花几十万的病,这是远远不够。”李志雄介绍,目前民政系统就儿童多种疾病,如血友病、先天性心脏病的医疗救助做得比较好。但在白血病、地中海贫血等重大疾病的救助上仍然做得不够。

  据了解,2009年广州市民政局专门成立了广州市医疗救助服务中心,规范医疗救助审核、审批流程等。目前困难群众在就医时,首先享受医保或新农合,其次享受政府医疗救助,如仍困难的还可享受慈善医疗救助。李志雄以白血病为例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政府医疗救助3万,慈善医疗救助3万,慈善会的专项基金会等等这些加起来,就是14万左右。”他认为,现有的救助制度对于重大疾病的救助仍未完善。对此,广州市民政局计划在今年6月份左右,在现有的医疗救助制度基础上,建立重大疾病医疗救助专项制度。

  “重大疾病”究竟包括了哪些病种?李志雄表示会优先选择治疗费用高昂、治疗时间长的病种,如白血病、地中海贫血等。另外,他还认为制度应兼顾住院治疗与门诊治疗。“不一定要住院才叫重大疾病,有些疾病需要长期的门诊治疗,我们希望把这些也纳进救助范围。”李志雄说。

  据了解,重大疾病医疗救助专项制度的救助类别与范围仍然在研究当中。李志雄表示制度在出台前会广泛征询市民与专家等各方面的意见。

  政府难以全包

  需向民间借力

  “政府不可能全包,还需要民间力量的支持。”李志雄表示,建立重大疾病医疗救助专项制度并不等于“大包大揽”,民间慈善的力量也非常重要。

  “部分由政府解决,慈善团体、基金会等民间力量作为一个补充。”李志雄期望政府能引导规范的民间力量参与重大疾病的救助。“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市民这次捐钱了,等他有需要救助的时候能否优先?许多方法都是可以研究的。”他表示,应当尽量地拓宽筹款的渠道,让更多力量参与其中。

  专家点评

省政府参事王则楚省政府参事王则楚

  省政府参事王则楚:

  应更大程度向民间力量开放

  “解决办法?就是政府要放开工作!”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临众多有待解决的民生问题,政府不可能承担太多的任务。他还表示,政府在履行责任的同时,应当考虑更大程度地向民间力量开放。

  “现有的很多慈善机构、基金会都办得不好,而且也不能随便建立。”王则楚表示在现有的环境下,仍然缺少规范化的强大的民间力量。他认为政府应参考国外对民间慈善团体的开放态度。

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

  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

  要简化申请流程降低救助门槛

  “类似的事情已经讨论了很多次,为什么制度还是完善不了?”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认为,现有的医疗救助制度存在一定缺陷。“申请手续很繁杂,限制很多。钱也不可能够用。”彭澎认为要完善重大疾病的医疗救助,必须首先简化申请救助的流程与降低救助门槛。

  除了从政府方面着手,彭澎认为还可以引进更多的社会组织参与其中,“不可能让政府大包大揽,社会组织的参与应该是大方向。”他认为,从长远来看,民间力量更具有生命力与公信力。但培育社会组织需要较长一段时间,在此之前需要从政府、商业保险等其他方面的保障。

  另外,彭澎还建议政府可出台专门针对儿童的医疗救助制度,同时在疾病预防、治疗费用等多个方面降低救助成本。

在前天的儿童重病救助机制研讨会上,5岁的地贫儿小然然安慰哭泣的妈妈。她的医疗费要60万元!在前天的儿童重病救助机制研讨会上,5岁的地贫儿小然然安慰哭泣的妈妈。她的医疗费要60万元!

  心酸一幕

  5岁,患地贫,医疗费60万元!

  小然然:妈妈我求求你,不要再哭了

  新快报讯 在前天由新快报等参与筹办的“为了千万个小碧心——儿童重病救助机制研讨会”上,还请了两个新救助对象,患地贫要60万医疗费的5岁然然和她妈妈、27日就要骨髓移植的13岁白血病女孩关碧珊的爸爸。他们和碧心爸爸同洒泪、共握手,因为他们的孩子都在同一家医院。

  关碧珊爸爸说:“阿珊的姐姐已经入住医院,准备捐赠骨髓给妹妹治病,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筹到钱给女儿治病!”而懂事的5岁小然然,又是给妈妈擦眼泪,又喂妈妈喝水,一个劲地说:“妈妈我求求你,不要再哭了。”闻者心酸。一位志愿者告诉记者,当看到三位病人家属结伴而去的背影时,我们还不能停下脚步。而在昨天的义剪上,小碧心爸爸把广东省公安厅幼儿园的爱心善款4142.5元转交给了关爸爸,网友也开始了“手术倒计时救碧珊”的行动,希望能为她此行筹到更多的救命钱。

  第三场全城义剪昨举行,捐助目标为一名患白血病的番禺女大学生

  阿梅的30万元手术费缺口筹到啦!

  新快报讯昨日,为贫困白血病人筹款的第三场全城义剪如期举行,场面感人。昨天的义剪在建设大马路的保利中环广场上义剪,包括碧心爸爸在内的天懿美发机构等12家发型屋积极参与。活动把捐助的目标定为另一个“碧心”——大学生阿梅。

  据悉,昨日活动共筹得35万7667.3元,本来缺30万的阿梅有救啦!剩余的钱将继续帮助他人。

  市民留下5000元就匆匆离开

  上午9点多,小碧心爸爸刘任能和阿梅妈妈已经早早来到现场。阿梅妈妈显得有点拘谨,她说自己早上5点钟就已经紧张到睡不着,见到活动现场志愿者在紧张地忙碌她很过意不去,主动要求志愿者给她事做,“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没有一技之长,不知道能帮忙做些什么?”见阿梅妈妈很紧张,碧心爸爸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听完记者描述现场情形,在家中休养的阿梅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有刘爸爸帮我,我不会轻易离开的!”活动刚开始,就有一位不留名的先生捐献5000元后匆匆忙忙离开。1岁8个月的小霆霆也在妈妈的怀抱里来剪发,爷爷妈妈在一旁陪着。出租司机曹师傅把车停在路边,免费送义剪的街坊回家。还有几位白血病患者前来寻求帮助,其中25岁的小余戴着口罩、背着吉他来演唱打气:“我们这些病友相约等病好了,一起去旅游。”

  为不拖累家里阿梅曾想放弃

  出生于番禺农民家庭的阿梅,身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急变期)。经过治疗,目前正是做手术的最佳时机,必须马上进行异性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手术需60万元费用,阿梅家人竭尽全力筹集30万元,仍有30万元缺口。

  阿梅妈妈说,阿梅的身体现在很虚弱,医生说再不动手术就只有二三个月的命。“我当厨工,每月1200元,阿梅爸爸当散工,也只有2000多元月收入。还有两个上初中的孩子。为了不拖累家里,阿梅曾想过要放弃。”

  ■采写:新快报记者邓毅富 见习记者 陈晓颖 实习生蔡艺

  ■摄影:新快报记者 邓毅富 孟祝斌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