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岁女童遭诱骗猥亵 下身血流不止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2月25日05:14 南方网

  摘要:前天晚上到昨天凌晨,对住在观澜的女孩小文(化名)一家来说,是一个留下永生难忘的伤痛的不眠之夜,五岁的小文被一名男子诱骗至家附近一幢工厂楼顶,遭受了性侵犯,之后她的下身一直流血不止。“我想跑,但跑不掉,我喊,(但别人)听不到。”小文事后告诉自己的父亲。目前凶手仍在逃,警方已介入调查。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小文趴在父亲肩上,对所发生的事情一脸懵懂。南都记者徐文阁摄

  前天晚上到昨天凌晨,对住在观澜的女孩小文(化名)一家来说,是一个留下永生难忘的伤痛的不眠之夜,五岁的小文被一名男子诱骗至家附近一幢工厂楼顶,遭受了性侵犯,之后她的下身一直流血不止。“我想跑,但跑不掉,我喊,(但别人)听不到。”小文事后告诉自己的父亲。目前凶手仍在逃,警方已介入调查。

  诱骗女孩至厂房楼顶猥亵

  “一定要抓到那个凶手!”小文的父亲咬牙切齿。前晚8时,小文的母亲外出办事,小文的父亲忙于自己的生意,照顾不上小文,小文就与同伴在观澜某小区门口玩耍。

  小文父亲告诉南都记者,从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中看到,前天晚上8时02分,一名约20岁的白上衣男子来到小区,看到跟几名伙伴正在玩耍的小文,上前搭话,“他让我女儿不要玩别人的车,还给了我女儿50块钱,同时引诱说带她去玩汽球。”小文于是就跟着那名男子走了。走出几百米,来到一幢六层楼的厂房前,一楼有一个监控摄像头,但是其他楼层均未安装摄像头。

  小文父亲转述小文的说法,男子带着小文上到了六楼天台,“在那里的一个角落里堆着一些木板,别人因为视线被挡住,看不到,就在那里,那个男的对我女儿实施了性侵犯。”那名男子把小文跟自己的裤子都脱掉,“我想跑,但跑不掉,我喊,(但别人都)听不到。”小文后来告诉自己的父亲。那幢楼比周围其他楼来得高,同时又有很多工厂,机器的隆隆声掩盖住了小文的声音。

  小文回到家里大约是40分钟后,“我看到她的额头有一块乌青,额头上还沾着泥土。”小文的父亲说,他让女儿赶快去洗头,洗完头早点晾干,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9时许,小文的母亲回来后,无意中看了一眼小文换下的内裤,内裤上面全部都是血,意识到女儿被侵害了。

  小文父亲马上带着女儿,在她的指引下来到事发地,“我们在那里看到了凌乱的脚印,她说就在那个角落里,那人把她裤子脱了……还威胁她说不要告诉家长,否则要打她。完事之后,叫她洗手。”

  小文的父亲认为作案者对案发地的环境很熟悉,应该就住在附近。他呼吁警方尽快破案,以免更多的孩子遭受黑手。

  女孩下身血流不止

  小文遭受性侵后,不管是走路,还是上洗手间,下身一直在流血,昨天凌晨在医院,小文的母亲告诉医生,小文的下身流血不止,“弄脏了三条内裤。”小文说自己的下身疼痛,医生要求家长一直抱着小文,避免让孩子下地行走。

  圆圆的脸庞、灵动的眼睛,昨天凌晨1时40分,小文的面孔出现在松元派出所新田警务室的门口,配合警方做完了笔录,她被亲属抱着从警务室出来,虽然只有5岁,不过身高已经达到约1 .2米,她紧紧地用双手缠着父亲的脖子,不时扭过头来,眼神好奇又带着点不安。“你今年5岁了吧?”南都记者试着跟小文打招呼,她扭转头,有点不屑的:“我都快6岁了!哪里5岁?”南都记者继续跟她说话,小文好奇地看了南都记者几眼,扭过头跟她父亲亲昵去了。“我女儿是小区里面最有灵气的,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小文的母亲说。

  昨天凌晨2时30分,位于警务室旁的保安中队十余名便衣警察坐上摩托车出发,似是有什么行动,听到父母叔叔舅舅之间的讨论,小文一脸纯真:“他们是去帮我抓坏人吗?”

  南都记者看到,小文身上除了额头一块乌青外,脖子上也有多条被抓伤的痕迹。

  家属迷茫不知如何保留证据

  作笔录的时候,小文的父亲向警方提交了两件证据:两条内裤,分别是小文在洗澡前和洗澡后所穿。这两条内裤被警方装在证物袋中拿去作了鉴定。昨天凌晨近2时,小文在警务室做完笔录,民警建议小文的父母带小文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不过在接下来的一系列遭遇中,小文的父母陷入迷惘,他们一方面希望能尽快帮助孩子处理伤口,防止病菌或者病毒感染伤口,一方面又怕伤口处理了,性侵的证据也随之消失。同时由于是深夜,医院的专科医生没有上班,所以跑了几家医院,医生均表示不敢轻易处理伤口,一是因为涉及到刑事案件,害怕处理了伤口影响证据提取和伤情鉴定;二是因为孩子年纪太小,值班医生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案例。

  而警务室民警和松元派出所值班民警也均表示不清楚这些技术上的细节,需要打电话问一下法医。

  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刑侦技术人员、法医应该第一时间介入,提取小文身上的证据,防止随着检查、治疗以及时间的流逝证据湮灭。”

  南都记者昨天联系上宝安警方,相关负责人也在电话中告诉南都记者:处理这类案件时,专业人员应提取小文身上的性侵证据。(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律师说法(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猥亵幼女也算强奸

  宝安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昨天表示,据松元派出所反馈,小文属于被猥亵,情况或许没有想象的严重,小文没有被脱裤子,这种情形仍然可能会以“强奸幼女罪”来定刑,采用重典。然而小文的父亲则言之凿凿地说,小文在向松元派出所新田警务室民警做笔录的时候,明确说被对方脱了裤子,同时对方也脱了裤子,该名男子将小文抱在身前进行了性侵。

  南都记者昨天就小文遭性侵犯的事件咨询了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的梅春来律师,他认为,小文属于被强奸。他说,对未成年的小女孩而言,采取“接触说”,只要双方的性器官进行了接触,就可以构成强奸既遂。

  新闻链接

  如何引导孩子走出阴影

  小文的父亲忙于生意,并没有多少时间照顾自己的女儿,小文的母亲则对她较为严厉,“一问她(小文)问题,她就哭”,白天小文在学校上学,人身较为安全,而晚上又是父母生意忙碌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时间照看女儿。目前,小文的父母正考虑搬离观澜,“现在虽然不懂,但孩子以后肯定会留下阴影。”小文的父亲说。

  如果自己的孩子遭受性侵害了怎么办?专家建议:一、聆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单独与孩子倾谈,了解情况;二、信任。家长宜先保持冷静,明白孩子极少以“性侵犯”来说谎话。信任孩子,支持、鼓励孩子说出来;三、肯定。接受、肯定孩子的感受,不要怪责她。让她知道你欣赏她有勇气把事情告诉你,并提醒她:把事情说出来是十分正确的,向孩子保证,她被人性侵犯并非是她的错;四、求助。向专业人士如社工、警察寻求协助。

  采写:南都记者陈乐伟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