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菜妇遭绑架两天后浮尸鱼塘 绑匪拿钱撕票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2月23日08:31 南方网

  

▲吴家亲属指认与绑匪交钱地点。

  

周凤兴遗留在案发地的蔬菜。

  ■热闻快读

  2月20日早晨,惠东县大岭镇一名在菜市场卖菜的妇女,被绑匪绑架索要6万赎金,当天下午1时许警方跟随家属将3万赎金送往绑匪指定地点,但未能如愿捉住绑匪解救人质。昨天上午11时许,被绑妇女周凤兴被警方发现浮尸一处鱼塘。死者家属提出为何警方布控失手、警方为何不出动狙击手等疑问,惠东警方回应称案件侦破之后,会适时向社会公布案情。

  热度系数:★★★★

  绑匪来电索要赎金六万

  2月21日,南都记者走进惠东县大岭镇镇街城中村的中心埔东。租住在埔东40号的吴树昌,向南都记者讲述了他的妻子周凤兴被绑的全过程。

  吴树昌说,20日早上,他的妻子大概6点就起了床,之后就前往距离住地不远的鱼塘边的菜地摘菜。大概7点多的时候,正在建筑工地干活的他突然接到用妻子电话打来的电话,一名男子在电话中用普通话说:“你老婆被绑架了,赶紧拿6万块钱来赎人……”

  吴树昌说,他随后要求绑匪让妻子接电话,绑匪恶狠狠地说“要不要让我砍她几刀”,吴树昌随后听见妻子在电话中凄厉地叫了一声。吴树昌称,当天他和绑匪所用的周凤兴手机数度通话,但此后再未听到妻子的声响。

  绑匪最后给吴树昌说,他知道吴树昌做建筑工人,知道周凤兴在大岭镇东兴街菜市场卖菜,要求吴树昌不要报警,他们只求财不害命……

  派出所默认将赎金作为诱饵

  吴树昌赶紧跑回家里四处寻找妻子,沿着租住地门前的鱼塘边走了一圈,妻子并不在菜地里。

  早上8时许,吴树昌说他兜到了距离租住地约两公里处的东兴街菜市场边的一处鱼塘边,因为周凤兴每天早上都会来到这个鱼塘边上冲洗刚刚摘下的蔬菜,然后再挑到菜市场里摆卖。

  在鱼塘边的两棵荔枝树下,吴树昌看到了妻子遗留在鱼塘边的一篮大葱、菜心还有一篮大白菜,而周凤兴则不见了踪影。

  吴树昌说自己慌乱之中再次跑回家寻找未果,上午10时许,到大岭镇派出所报案。在派出所做笔录期间,绑匪再次用周凤兴的手机来电,吴树昌与绑匪将赎金谈到了3万。

  接警民警同意他将赎金送往绑匪指定地点,作为警方布控的诱饵。

  向亲戚东挪西凑3万元

  吴树昌的姐夫朱可维称,当天11时许,他接到吴树昌的求助电话后,立即召集家族宗亲赶到吴树昌的租住地,商量如何筹集赎金。朱可维说,由于吴树昌这些年体弱多病,周凤兴卖菜收入微薄,他向众亲戚东挪西凑的3万块钱,一直到当天下午1时许才凑够。

  吴树昌称,下午1时许,姐夫朱可维和其他亲属将借来的3万块钱送到派出所后,他用黑色的塑料袋装好,按照绑匪的示意,打了一辆街边载客摩托车,前往绑匪指定的大岭镇牯湖村一处两层废弃楼处。

  在这一过程中,吴树昌称大岭派出所派出了10多名警力,着便衣驱车随他前往,并在周边进行了布控。这一说法,还得到了朱可维的确认。到达牯湖村后,吴树昌按照绑匪的要求,将装钱的黑袋子放在了这栋废弃楼房的一楼楼梯角。临走的时候,贫穷的吴树昌寻思“这些钱我以后还要要回来……”

  家属称曾看见数名干警监控

  吴树昌称,当他将钱放到了指定地点后,绑匪再次来电,让他走到一公里以外的大岭三中门口,不要乱动。当吴树昌走到大岭三中门口时,他看到人群中有数名大岭派出所的干警也在该路段的路口进行监控。

  满以为绑匪会放人、警察将绑匪人赃俱获的吴树昌称,当他下午2时许在大岭三中再次拨打被绑匪拿走的妻子手机时,手机已经进入了关机状态。吴树昌的亲属称吴树昌打不通妻子的手机后,立即从大岭三中门口赶回放钱的废弃楼房,3万块钱已经没有了踪影,放钱和回去看钱相距不到半小时。

  当记者询问吴树昌是否有警员在放钱处附近布控时,他表示应该有,但他认不出来了,他还认为把钱拿走的应该是绑匪。

  当吴树昌回到家里后,等待周凤兴平安归来的亲戚,苦等不见周凤兴消息,又开始以租住地展开了拉网式寻找。

  人质浮尸鱼塘中央

  吴家的寻人,从20日的20多人,增加到了21日的30多人,他们在21日下午,拿着渔网跑到周凤兴失踪地的鱼塘边拉网。

  吴树昌和周凤兴的17岁儿子吴辉清说,当天下午,他们一群人用渔网将不到3亩的鱼塘网了个遍,但就是捞不到人。这天晚上,他们一家人寻找周凤兴直到午夜时分方才作罢。

  昨日早上10时许,吴树昌等到了警方传来的消息,说周凤兴正浮尸在此前家属们拉渔网搜寻的鱼塘里。

  吴辉清说,得到消息后,吴家亲属倾巢出动赶往事发鱼塘,看到了已经被警方打捞上岸的周凤兴。吴辉清的堂哥吴辉崇说说,婶婶周凤兴的双手被绑匪用铁线反捆在背后,她的嘴巴被绑匪用胶布紧紧封闭,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她的颈部被绑匪狠狠割了两刀,周凤兴几近尸首分离……

  焦点

  家属:警方布控为何失手

  警方:案件未破不便回应

  吴辉清的堂哥吴辉崇则对警方布控失手颇有微词,他提出为何警方布控失手、警方为何不出动狙击手等疑问。

  昨日下午,周凤兴的遗体被警方带至惠东县殡仪馆进行解剖,当记者赶到时,尸检人员并未对记者透露任何信息。昨日傍晚,记者致电惠东警方,询问警方为何布控失手、有没有多警种联动解救人质等问题。

  但警方回应称,在该案未破之前,不会对外进行破案技术上的回应,待到案件侦破之后,警方会适时向社会公布案情。

  采访结束前,吴辉清说,这几天警方一直在为案件奔忙,他希望警方“给力”,让他母亲的冤魂得到昭雪。

  影响

  割喉案让附近市民惶恐不安

  前日下午,记者从周凤兴租住地的中心埔东40号,沿着她摘菜、洗菜的鱼塘边行走,在多个地点均看到有警方人士在周边监控。

  昨日上午12时许,记者再次沿着周凤兴被绑的路线进行实地走访,当记者赶到大岭镇东兴街菜市场附近时,看到惠东警方出动了大批特警在维持现场秩序,在周凤兴浮尸的鱼塘边,数名警方刑侦人员提着器具缓步离开现场,现场空余警方勘察过后遗弃的白手套。

  记者随后再次赶至吴树昌送钱给绑匪的地方,一名妇女面对记者的询问,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还有绑匪在此处提钱跑路这回事。在附近不足200米的巷道内,许多群众窃窃私语。

  周凤兴遭绑架割喉一案,已经通过吴家亲属的口耳相传以及本地网络的沸腾,传递到了惠东县城以及大岭的大街小巷,市民莫不惊恐,也租住在大岭镇街的市民李干乾,甚至惶恐自己也会被绑架。

  讲述

  一家四口挤在不足50平米出租屋

  昨日傍晚,记者再次赶抵周凤兴的租住地,尚未从丧母悲痛中走出来的周凤兴的大儿子吴辉清对记者说,他们一家10多年前就从惠东北部山区搬下来到达与县城一河之隔的大岭镇居住,而且在中心埔东40号一住就是10多年,从未搬过居住地点。记者查看这座只有一层楼的破败老房子看到,吴家全家四口人就挤在这个不足50平方米的出租屋内,屋内除了泛黄的饭桌和简陋的床铺,几无其他现代化的电器陈设。

  吴辉清说,这些年来,他的父亲吴树昌一直做建筑工人,近年来由于身体不好,月薪几乎没有过过两千,她的母亲就在租住地的鱼塘边上,开垦别人遗弃的菜地,每月挑菜到市场贩卖所得不足千元,他和15岁的弟弟,由于家庭贫困,都已辍学进厂打工补贴家用,他非常不理解凶狠的绑匪,为何连这么落魄的家庭都不放过……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罗煜明 线索提供:吴先生200元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