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反赌扫黑案一审宣判 广州一公司被罚300万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2月17日08:29 南方网

  

  南都讯 记者唐元鹏 昨天足球反赌扫黑案件一审宣判,2007年至2009年,吕锋在担任中超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广州市众一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获得相关活动的承办权,收受该公司执行总监、被告人孙杰,法定代表人、被告人李东红给予的人民币140万元。中超公司业务副总监、被告人杨峰,工作人员、被告人张祖建利用协调该活动的职务之便,为众一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分别收受众一公司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2万元。

  被告单位众一公司、被告人孙杰、李东红均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众一公司罚金人民币300万元;孙杰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李东红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众一公司是以体育赛事策划,体育及文化交流活动执行等为基础,服务于国内外顶级赛事及顶级赞助商的大型品牌活动推广商。据了解,众一公司相关人员,是因国足比赛的承办权以及一些中超联赛活动承办权对吕锋进行贿赂。

  旁观

  龚建平收10万判10年 陆俊78万只判5年半?

  四大“黑哨”被指轻判,有专家解释受贿金额不是判决惟一因素

  “陆俊被判5年零6个月,算上已经关在里面的两年,如果表现好来个提前释放,兴许还能赶上2014年巴西世界杯。”有媒体人如此调侃。而北京国安前球员高雷雷则质疑:“凭什么判龚建平老师10年?”

  在丹东法院昨天对“四大黑哨”一审宣判之后,中国足坛再次引起震动,很多人认为,相对于九年前的龚建平而言,陆俊、黄俊杰等裁判量刑偏轻。

  著名刑辩律师许兰亭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他从辩护律师的角度对此案进行解释:“龚建平当年因受贿1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主要原因是他的罪名是‘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而陆俊受贿78万却判处5年6个月,则因为他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受贿金额是重要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同时他也承认,“假如(陆俊等人的)律师是作轻罪辩护的话,这样的结果都还是不错的。”

  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著名反腐专家任建明则表示,对陆俊等人的量刑有从轻嫌疑。“看到了一审判决结果,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觉得有轻判可能。这些裁判执裁多年,犯罪金额远超过以往,应该从重处罚,而不应该从轻处理。”

  任建明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推断,陆俊受贿金额只有约80万元,这个数据难以接受,法律机关是否做到了事实清楚?2002年处理龚建平案件时草草收场,而比他犯罪更严重的裁判没有得到应有的惩处,司法高调介入但最后没有取得相应的效果,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出现。足球案件社会影响较大,希望足球领域成为反腐败的标本,但目前看来还有法律空间。对于此类案件的判罚要起到震慑效果,而不是蜻蜓点水,目前看来震慑作用可能会打折扣,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足坛扫黑大事记

  ●2009年

  10月16日 前广东雄鹰俱乐部总经理钟国健被警方控制,反赌拉开序幕。

  11月6日 中国足协官员范广鸣被辽宁警方带走调查。

  ●2010年

  1月21日 公安部证实南勇、杨一民、张健强被带走协查。

  1月22日 总局宣布韦迪入主足协,南勇、杨一民被免职。

  1月27日 南勇、杨一民被刑拘,范广鸣承认收150万操纵假球。

  3月6日 媒体报道,中超前“金哨”陆俊、黄俊杰被带走协助调查。

  10月5日 谢亚龙等被执行逮捕,陆俊等移送起诉。

  ●2011年

  3月30日 央视公开足坛反赌黑哨案细节,陆俊等黑哨荧屏上落泪。

  9月之前 未被批捕的人员陆续到沈阳自首,反赌扫黑案件侦查完毕。

  12月19日- 21日 备受瞩目的足坛反赌扫黑案在丹东和铁岭两地开审,杨一民、陆俊、黄俊杰、周伟新和万大雪等人出庭接受审理。诸多涉案球队曝光,包括山东鲁能、上海申花、浙江绿城、江苏舜天、辽宁队、长春亚泰、河南建业和青岛中能等八支中超球队,成都谢菲联和重庆力帆两支中甲球队,此外还包括北京宏登、长沙金德等主体变更球队和一些已经解散的球队。

  ●2012年

  2月16日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一审宣判结果。

  南都记者徐显强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