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万言吁请广州公布神秘文件 不公布就不刮胡子

http://news.gd.sina.com.cn 2012年01月13日08:30 南方网

  

孟浩为抢发言机会换座位(先前在马鼎盛旁)。他说,这次不发言,下次不知道还是否有机会发言了。记者钟锐钧摄

  “‘39号文’一天不公布,我就一天不刮胡子了!”昨日,在广东省政协大会即席发言上,省政协常委孟浩“抢到了”第15个发言机会。在发言中,孟浩再次吁请广州市及时公开《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穗府[2008]39号,即前文简称的“39号文”),声称将用胡子的长度与“39号文”杠下去。2011年5月6日,本报曾以“‘39号文’,哪儿去了?”为题,报道了孟浩等人质疑事关广州城市建设投融资改革方案的“39号文”为何在市政府门户网站上被“屏蔽”。

  “胡子说”或许是气话。昨日下午孟浩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将在本次政协会议期间提交关于公开“39号文”建议,促请广州市及时公布这份至今“仍未见光”的文件。

  万言提案建议广州公开“39号文”

  孟浩即将提交的《关于公开穗府[2008]39号“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文件的建议》,可能是本次省政协会议中,字数最多的提案建议之一。这份长达21页,一共12660个字的建议,不仅详细罗列了广州市理应公布“39号文”的法理依据和现实基础,还非常细心地加了4个附件,分别是两个关于公共基础服务特许经营的法规、其他省市在城市建设投融资改造方面公开的案例、以及媒体对“39号文”的代表性报道。

  在建议中孟浩提到,2008年10月19日,广州市政府以穗府[2008]39号文向其所辖县区的人民政府、市政府各部门以及各直属机构行文“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并在该文封面的右上角特别注明“内部(改革完成前)”字样。他认为,这是一份涉及广州未来的城市建设与发展规划以及数以千百万计的广州人民未来“民生”与“福祉”的重要纲领性和建设性文件。

  但这样一份重大的文件,既没提请广州市人大审议,也从未以政府信息公开的形式让公众知悉。关于广州市拟“组建七个专业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的信息,只能从另一份名为《印发关于推进广州市城市基础设施投融资体制改革工作方案的通知》(穗府[2008]19号)中找到,而组建的依据是“破解当前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中存在的建设资金主要依靠财政性投资和银行贷款、投融资方式相对单一、投资责任制不够完善等难题”。

  孟浩认为,无论是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的相关法规,还是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等方面的管理办法,广州市凭一份从未公开的39号文组建七大投融资集团,都没有达到“政策性强、要求标准高”的特点,也没有遵循“公共利益优先”原则,更没有按照国家和广东省政府的有关规定进行公开与透明的招标,捂盖子只会使问题越来越严重。

  七大集团应遵循“公益优先”原则改造

  孟浩认为,虽然当前的“主要矛盾”是39号文何时公开,但就对39号文本身的质疑而言,“主要矛盾”则是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融资改革到底应该往哪个方向走的问题。就现阶段看,已经相继爆出广日集团垃圾处理业务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水投集团和城投集团资产流动性不足、水投集团负债率高达80%以上等问题。而涉及民生领域的诸如新光快速纳入年票、海心沙公园收费等,都已涉嫌企业“与民争利”,完全未体现出企业的社会责任。

  孟浩建议,广州市除了要及时公布39号文,还应该广泛向社会征求意见,将投融资体制改革“改得更好”。

  孟浩说,广州市还应该在企业的资质审查、企业社会责任方面进一步强化。比如垃圾处理,国家明确要求具有环境污染治理设施运营资质甲级或乙级证书,广日集团接手这方面业务时,是否具有资质至今存疑。而七大集团几乎囊括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公共基础服务的多个领域,如果不在服务质量、价格水平、服务理念等方面,体现出“公共效益优先”,而是处处“与民争利”,这样的改革,那“就是失败的”。“纳税人使政府具有公共财务能力,政府为社会提供优质的公共基础服务保障是理所当然的”。

  链接

  ◎“39号文”

  “39号文”全称是《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编号为穗府[2008]39号,该通知实际上是对《印发关于推进广州市城市基础设施投融资体制改革工作方案的通知》(穗府[2008]19号)的细化。其主要内容即是广州市2009年组建七个大型国有投融资集团的实施方案和保障措施。

  在实际操作中,39号文成了七大集团中不少企业回应公众质疑的“尚方宝剑”,2011年3月到5月,因为垃圾处理、花城广场建设、海心沙收费等问题,公众曾极力请求广州市公布39号文。

  ◎广州七大投融资集团

  根据39号文的方案,广州市在2009年完成了对水务投资集团公司、交通投资集团公司、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广州发展集团燃气板块、广日集团有限公司垃圾处理板块、地铁集团公司和亚运城经营开发公司等七个投融资集团的组建。

  经过近3年的运营,七大公司的表现各有不同,地铁公司、广发集团、交投集团等,本来就具有优质资产的企业,暂未出现较大的问题。广日集团则因为垃圾焚烧争论以及相关资本运作,饱受公众质疑。而曾经“一天花一个亿”治水的水投集团,如今则陷入流动性资本严重紧缺的状况,年亏损1亿以上。“巨无霸”型的城投集团,虽然年盈利能力达20亿,但总债务已超过1000亿(见本报1月10日报道)。而亚运城板块的发展,显然远低于广州市当初的预期。

  采写:南都记者谭万能

微博推荐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快速注册新用户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