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假军车撞死四人 车主先后至少有两辆假军牌车...广东_本地_新闻_时事_亚运_本地新闻_新闻频道_新浪广东_新浪网" />

假军车撞死四人追踪 交警承诺一周内给结论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11月03日07:43 金羊网-羊城晚报

制图/戈凡制图/戈凡

  早前报道:

  广州假军车撞死四人 车主先后至少有两辆假军牌车

  广州假军车撞死4人 家属要求公布详细案情

  广州男子涉嫌酒驾假军车 隧道撞死4名市政工(图)

  据称,肇事司机家属将于今明两天约见死者家属距离黄埔大道“军车”撞人事故已过去4 天, 各方对事故真相仍议论纷纷,“顶包”之说一度流传。事故发生后,拯救被困车中肇事者的一名的士司机认为,媒体刊登的照片与自己所救之人“好像不太像”; 但当日施工小组的领班则称,前去认人后确认“警方所拘捕的男子和当晚的肇事司机是同一人”。

  急迫等待调查结果的家属则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公布结果,使其得到赔偿。

  据了解, 肇事司机方志江家属将于今明两日内约见死者家属。

  肇事者家属未联系死者家属

  2 日下午,被撞死的工人谭涛仔的儿子谭磊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至今,交警部门仍未透露任何信息给他们, 只是让他们“再等一等”。此外,肇事者方志江家属也从未联系过遇害者家属, 这让他们心里“很不好受”。

  谭磊透露,2 日交警部门通知他, 方志江家属将于今明两天内约见他们,“但具体是方志江的什么家属, 将于何时何地约见,交警没有告诉我们。”谭涛仔的外甥贺先生说:“我们希望明白一点,最后要一清二楚。”

  据透露,2 日上午, 交警已经给了家属答复,承诺一个星期内给结论,也就是在这周星期天前。“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赔偿问题。人已经死了,还能怎么样?

  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赔偿善后。我姨丈现在还在殡仪馆里,没法入土为安。警方要等结案。我们也没钱啊。”贺先生的声音透露着一丝无奈和悲凉。

  提到赔偿金,贺先生说,施工单位市政集团并没有跟他们接触。“昨天我去隧道那里给姨丈上香,远远看到(市政集团)领导来了,但是我们没有跟他们交谈,他们也没提赔偿的事。至于会否按照工伤赔偿,那边(市政集团)说按法律程序办。我也是看到你们媒体报道才知道的。”

  贺先生表示,有知情人告诉他,案件定性后交警会和公司协调,商议赔偿金。

  是否“顶包”,现场的哥也怀疑

  事故之后,网友议论纷纷,提出了各种疑点:肇事司机先逃 逸,再被抓,又说自首,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故发生在周末,公职部门都休假,肇事逃逸的方某怎么这么快被警方找到? 4 名死者的家属称,事发至今已经4 天, 警方并未向家属告知事故的具体原因。家属们获知肇事司机曾存在逃逸情况后,也担心是否“顶包”。

  对于此类疑惑, 在事故中出手相助的热心的哥区嘉毅, 这几天也关注了各大媒体的报道。区嘉毅告诉记者,他从报纸、电视、网络上看到交警发布的肇事司机照片,“好像和我们当晚从肇事车拉出来的司机不太像! ”区嘉毅随即补充道:“由于事发时现场很混乱,我只看了肇事司机几眼,有点模糊,现在他的样貌都不太记得。而网上发布的照片,肇事司机脸上又打了马赛克,所以我也只是从身材上觉得不太像。”

  然而, 当日施工小组的领班谭雨华告诉记者, 前几天交警部门让他前去认人,“警方所拘捕的男子和当晚的肇事司机是同一人。”

  邻居很疑惑:他怎么不像军人

  2 日下午,记者走访了方志江户籍登记地址(潭村路某小区),从小区管理处得知,方某确实曾是该小区业主,但不久前已将房子卖出。曾与其住同一栋楼的一位女士称,方某是前年买的房, 去年与女友一同入住,但今年8 月后方某已很少在小区内出现。

  该女士说,方某进出小区所驾驶的,与媒体报道所描述的“车牌号为‘空N39144’的墨绿色丰田轿车”确实相符,“看到他驾驶一辆军车,我还纳闷:他怎么看也不像军人啊”。

  据邻居介绍,方某与邻里很少打交道,且入住时间短,大家都不清楚其职业。“我儿子有时候会在家里跳来跳去,他(方某)几次都态度很不好地敲我家门, 叫我儿子不要这样, 说他女朋友上晚班会打扰到她。”该女士回忆,方某给人的印象并不好。

  交警称“正在调解”

  羊城晚报讯 记者黄亮报道:“假军车撞死4 人事件”进入第五天。广州交警部门2 日透露,案件目前正在“调解”, 有可能进入司法审判程序, 并称“等法院判决后, 给新闻媒体发一份判决书”。交警方面对肇事司机的身份以及事故细节仍守口如瓶。

  广州交警部门有关人士2 日在一次例行采访中,面对众多媒体记者的询问表示:“案件正在调解,很快就可以出结果。”

  所谓的“调解”,是否指赔偿等事宜? 该人士没有进一步透露, 还称:

  “已经进入侦查阶段, 无法透露更多信息,等法院判决后,送一份判决书给每位媒体记者。”针对善后赔偿等问题,由于肇事司机并无家属主动与受害者家属接触,警方回应称,会在调查结束后,尽快劝说肇事者家属与死者家属接洽商谈赔偿事宜。

  公众期待公布详情

  有人质疑“难言之隐”,有人警惕“舆论审判”

  羊城晚报讯记者黄巍俊报道:醉酒司机驾驶假军车撞死4名市政工人的惨剧至今已过4天, 本报不断接到广大读者及死者家属对案情中诸多疑点的追问。1日上午,死者家属来到天河区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了解案情进展,要求交警部门公布详细案情,诸如肇事者信息、假军牌从何而来等公众广泛关注的信息。值班交警称,根据工作流程,相关信息会在事发后的7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

  交警部门“迟疑”引公众热议

  10月30日凌晨, 广州市黄埔大道隧道内发生假军车撞死4人的惨剧之后,广州媒体不断地深挖这个事件不为人知的线索,力求还原车祸发生前后的事实真相。相对于媒体的各施各法深入采访,作为调查这起事故并掌握详情的交警部门,却在公众关注的目光下颇显“迟疑”—————30日下午4时,广州交警部门以邮件方式向媒体发布过一个简单的新闻通稿;30日晚上8时,发布了对肇事司机宣布拘留的照片;31日下午5时,在组织媒体采访期间口头说明了事故的肇事者为逃逸、醉驾。

  至此, 交警部门就再没有任何更新的信息发布。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公众追问的声音十分强烈,一位姓赖的市民11月1日给本报发来短信追问道:“三天了,夺四条人命的‘假军车假军人’

  的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难道是高度国家机密? ”而在10月31日晚,某电视台已经将这个肇事者的姓名以及职业公布。网络上更出现了针对“交警以‘影响侦查公平’ 为由拒绝公开司机身份、撞人细节等问题” 发出强烈批评的声音。

  有网友认为, 交警方面以公开肇事者身份会影响侦查的公平, 这确实是一句大实话。在日益提倡执法正规化的今天, 侦查阶段的信息怎么样发布才能避免案件变成“舆论审判”,这个话题值得探讨。

  市民追问是否“有难言之隐”

  市民王先生致电本报称, 交警主动向媒体发布信息,是一个积极而正确的做法。但在整个事件中,交警主动说的时候没有说清楚,该说的时候犹豫半天,导致各种猜测、主观臆断在网络上流传,甚至引起少数网友质疑交警发布信息的真实性。

  这位市民较真地指出, 在交警不到400字的新闻通稿里,就一句“经核实, 肇事司机方某所驾驶小客车的号牌及证件均为伪造”。他追问,交警有能力去检验军车号牌和证件的真伪吗? 想必交警一定是通过部队警备纠察方面核实过, 才会发布这样的结果。但是为何不交代一句? 其次,肇事司机逃逸、醉驾的行为认定, 为什么是在24小时后才口头说明而不在文字通稿里发布?

  王先生认为, 不当和不及时的信息发布,让交警的公信力大打折扣。这使他怀疑交警是否如网络上传言的“有难言之隐”?

  不少致电本报的市民称, 相信负责该案件的交警同志都在竭尽全力地工作着,热切地希望看到交警部门面对公众的知情权有更多“果断”的表现。

  夜间道路施工,险!有工人未穿荧光保护服,有的警示标示距工人不足两米事故发生后,记者连续几个晚上走访了广州市内几条主干道。

  晚上10 时许, 东风西路车水马龙, 道路施工人员在修剪绿化带植物。虽然在封闭的两百米作业车道沿路有雪糕筒警示,但作业过程仍险象环生。几名工人并未穿荧光保护服,在远处很难被看到,与旁边车辆只有半米距离。记者发现,沿路行驶的汽车都没有因雪糕筒警示而减速,许多车速度高达60 公里/小时以上。

  记者巡城发现, 在交通要道,这样的“危险施工队”并不少见。在环市路, 有正进行路面修复的施工队,其摆放的警示标示距离工人不到两米。

  如果司机一旦走神,即使紧急刹车也会伤及工人。

  据悉,很多道路施工队夜间工作时间是从晚上10 点到第二天凌晨,这段时间马路仍相对热闹,一些施工队员因为天气炎热等原因没穿荧光保护服,夜车司机很难发现他们。

  从记者走访的情况看, 无论是施工方对安全生产的监管,还是工人自身的安全意识,都存在盲区。

  相关新闻

  1600元网上叫卖假军牌 声称能以假乱真

  眼下,制售假军牌生意盛行。某销售假军牌的老板声称,假军牌基本能以假乱真, 只需1600 元即可办下来,使用假军牌即可省下大笔道路通行费。

  2 日,记者在搜索网站键入“广州办假军牌”6 个字,看到上百个广告链接,联系方式多为QQ 号码。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销售假军牌的老板, 他告诉记者, 办假军牌及假军官证, 只需1600 元, 且很难被识破。该老板信誓旦旦:“很少有人去查的, 车牌基本上都能以假乱真。”

  在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妨害武装部队制式服装、车辆号牌管理秩序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伪造、盗窃、买卖或者非法提供、使用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情节严重的,处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 年以上7 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20 条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在编机动车牌证、在编机动车检验以及机动车驾驶人考核工作,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有关部门负责。

  (林园 姚颢 张卉)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