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农垦局长承认员工阻挠采访 向记者表达歉意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9月16日09:12 南方日报

【摘要】:  前天,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阳江三马水泥厂流血纠纷时,相机遭抢,车钥匙被夺。昨日,省农垦总局转来阳江市农垦局撰写的《关于〈南方日报〉工作人员采访三马水泥厂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但对事实的阐述

  前天,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阳江三马水泥厂流血纠纷时,相机遭抢,车钥匙被夺。昨日,省农垦总局转来阳江市农垦局撰写的《关于〈南方日报〉工作人员采访三马水泥厂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但对事实的阐述是非颠倒,记者遂向省农垦局指出不符合事实。《说明》起草工作人员后来给记者打来电话,承认对事实的阐述“有失偏颇”。随后,阳江市农垦局通过不同途径向记者表达歉意。

  农垦局长承认员工阻挠采访

  《说明》对阻挠记者采访的原因如是表述:“工作人员怀疑对方是新闻媒体,于是按照阳春市宣传部门提出的‘凡是进入三马厂采访报道的新闻媒体,都要事先与市宣传部门联系,否则不准进入厂区’要求。”

  对记者出示证件后工作人员抢夺记者相机和车钥匙的事实,《说明》的说法颠倒是非。《说明》称:“对方不亮明身份,工作人员要求对方删除在厂区拍的照片,对方不予配合,所以我工作人员才要求对方交出车钥匙,同时把对方相机拿过来。”至于如何把车钥匙“要求交出”、如何将相机“拿过来”,语焉不详。

  事实是,在记者出示了证件之后,对方仍强行探身入车内拔走车钥匙,并粗暴打开左后车门夺走相机。警号为“202169”的派出所民警当时在场。

  就在记者向省农垦总局表达不满之后,阳江市农垦局办公室一办事员打电话给记者,称《说明》是其所写,说明中有些描述“有失偏颇”,向记者致歉。

  阳江市农垦局局长李大胜也在电话中向记者承认,蛮横阻挠记者采访的工作人员“有些是农垦局护工队的”。

  资产谈判因评估分歧泡汤

  这起经济纠纷的起源,在于判决后三马公司与三马厂在增值财产的处理上无法达成共识。

  李大胜告诉记者,2005年5月农垦局属下的广东省国营三马水泥厂进行股份改制,根据水泥厂与中天园公司、南方公司、中侨公司签订的协议,新公司注册之日两年内,将新公司总股本扩大到3亿元人民币,用于新建一条日产2500吨熟料的新型干法旋窑水泥生产线。当年7月,各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水泥厂由四方共管转为三马公司租赁经营,原协议继续履行。后来,三马厂认为三马公司出资额不足,也未上马建旋窑水泥生产线,遂向阳江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该补充协议,收回全部租赁资产。

  省高院二审维持阳江中院的一审原判:“解除《补充协议》,要求三马公司将租赁的地上固定资产、设备返还三马厂,并自行收回处置增置的固定资产”,事情曾出现转机。

  三马厂和三马公司同意由法院公开摇珠选定评估公司对三马公司的增值资产进行全部评估,三马公司同意在评估之后获得赔偿款,将全部生产设备交给三马厂并离开。

  李大胜告诉记者,三马厂曾愿意出价3000万元,收购三马公司的增值资产,前提是三马公司的粉末生产线手续完整。“三马公司的粉末生产线只有一条在省技术监督局备案,另外一条并没有,而且也无法出具环评的证明。”后来,三马厂开出2000万元收购价后,三马公司“没有认真跟我们谈这个事情,找不到他”,方案“谈崩”。

  对此说法,三马公司的崔晓浔给予反驳。她告诉记者,“粉末生产线不仅有环评报告,而且在省技术监督局备案,这些手续和材料都给了三马厂。如果生产线证件不齐全,这场历时8个多月的评估,法官怎么能允许它进行?”

  600多职工忧心忡忡

  没有工商许可登记、安全生产许可证,同时“三马水泥”的商标目前也掌握在三马公司手中,三马厂接管之后,何时开工、是否能够正常运营,成为水泥厂600多职工放不下的心头大石。

  李大胜告诉记者,这些证件当时由三马厂转交给三马公司使用,三马厂将通过法律手段要回来,很快就可以恢复生产。李大胜表示,三马厂通过《阳江日报》、当地电视台发出公告,承诺职工保持原有待遇,而目前厂里职工基本都同意复工。

  李大胜说,除了对职工待遇不变以外,三马厂从2005年改制前至今,水泥厂老员工的退休金从未拖欠,社保、医保也由三马厂支付。这一说法,与曾参加9月5日到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阳江市农垦局上访的多名离退休员工的说法有出入。

  不少离退休老职工告诉记者,“改制这6年,三马厂对近300离退休工人从不过问,反而是三马公司逢年过节都会组织活动和慰问,也为不少离退休职工解决了现实生活难题。”

  ■链接:

  法律文书摆乌龙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阳江市中院在该案件执行中曾在法律文件上“摆乌龙”。这份在网络上引发热议的法律文件系9月6日下午4点多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送达三马水泥厂的《通知书》。

  《通知书》抬头为“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然而盖的却是“广东省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印。有网友质疑:一份正式法律文件,经过层层审批才能盖章,阳江中院为何会摆出如此“乌龙”?

  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调研室主任关天国回应,因为《通知书》采用了全省的综合业务系统,《通知书》模板是由该系统自动生成的。关天国承认,在这件事情上,“工作人员对稿不认真。”(记者/赵琦玉)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