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毛门”掀波澜 深圳儿童医院手术恐慌症蔓延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9月15日06:13 南方网

【摘要】:  “八毛门”事件让深圳儿童医院陷信任危机。昨日,市儿童医院方面表示,事件爆发以后深圳有多名患儿家长明确表示拒绝手术。其中一名出生三天的孩子经医院诊断后也考虑为巨结肠、肠梗阻,家长未接受医生手术建议,

  

昨日,在深圳儿童医院新生儿ICU病房,一名患有巨结肠的孩子躺在恒温箱里接受治疗。记者赵炎雄摄

  

  “八毛门”事件让深圳儿童医院陷信任危机。昨日,市儿童医院方面表示,事件爆发以后深圳有多名患儿家长明确表示拒绝手术。其中一名出生三天的孩子经医院诊断后也考虑为巨结肠、肠梗阻,家长未接受医生手术建议,11日凌晨孩子突然出现肠穿孔,被迫手术治疗,40多厘米长小肠坏死,目前孩子还在新生儿科重症监护室治疗。

  昨日,深圳儿童医院外科主任李苏伊介绍,9日下午,他接到市妇幼保健院会诊要求,诊断一名不完全性肠梗阻小孩。该小孩当时只有三天大,在市妇幼保健院也接受了钡灌肠X光检查,检查显示孩子结肠细小,小肠扩张。李苏伊认为孩子有全结肠型巨结肠和胎粪性肠梗阻的可能,他建议在儿童医院为小孩实施外科手术,不排除做造瘘手术的可能。

  病童家长当场拒绝手术

  “家长当场就表示拒绝,不光拒绝手术,也拒绝转到儿童医院治疗。”李苏伊说,家长当晚就把小孩抱回了家,自行喂奶,对医生的警告置之不理。

  李苏伊表示,直到11日凌晨2时,该小孩突然来儿童医院就诊,经过检查后发现孩子的消化道已经穿孔,家长还是犹豫,称“不做手术,不做大检查”。一直拖到早上4时30分,在医生再三劝说下才同意手术。

  李苏伊说,手术发现回肠有2个穿孔,腹腔内已经有大便,40多厘米长小肠坏死,医生切除了坏死的部分,为其做了结肠造瘘,目前孩子还在新生儿科重症监护室治疗。“新生儿消化道穿孔的死亡率是比较高的,9日第一次我诊断时如果就手术,那么穿孔的后果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医院遭遇信任危机

  深圳儿童医院还通报了近期另外两起阑尾炎拒绝手术的事件。任锋是儿童医院住院总医师,他称每年都会经手200起以上儿童阑尾炎手术,从没遭遇过近期这样连续两单拒绝阑尾炎手术的事件。

  任锋说,9月6日,就在“八毛门”事件报道第一天,一名4岁男孩因为阑尾炎住进了儿童医院,医院首先采取了保守治疗方法。但是到了晚上,孩子的病情加重,出现了腹膜炎的症状。当医生提出手术建议时,家长不但拒绝,而且要求出院,出院时间是6日23时30分。“这么晚出院的情况极其罕见,我能从家长那里感受到强烈的不信任感。”任锋说,男孩出院后不过7个多小时,家长又把孩子送了回来,不过仍然拒绝手术治疗,就这样一直拖延到8日早上,“小孩整整痛了40多个小时。”任锋说,最终医院还是给孩子实施了手术,也帮助孩子恢复了健康,但是这种不信任却让孩子多受了两天罪。

  9月10日,同样是阑尾炎手术,任锋的手术建议再次被家长否定,这次是个10岁的女孩。家长一直坚持说“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做手术?”医生只能看着孩子的病情从下午2时拖延到晚上11时。孩子实在痛得不行,家长这次主动要求手术,腹部打开一看,是化脓性阑尾炎,“真是千钧一发,孩子的阑尾已经从铅笔大小肿胀到大拇指粗细,一旦穿孔肠腔里的细菌就会跑到腹腔,麻烦就大了。”任锋说,他不是个手术狂,医院治疗阑尾炎也不都是开刀,但是当孩子真的需要手术的时候,他希望家长能尽量配合。

  采写:记者刘勇

  对话  

  “我从没说过8毛钱治愈”

  患儿父亲陈先生抱孩现身说法,称孩子状况不错

  在被媒体曝光中秋节带孩子前往广州复诊洗肠后,陈先生昨日约见南都记者。他坚持称带孩子去广州主要是学习洗肠,孩子没有出现所谓的“腹胀、呼吸不畅”现象。陈先生还强调,自己从没说过广州儿童医院8毛钱治愈自己的儿子。

  南都:中秋节带小孩去广州复诊,是不是孩子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症状?

  陈:没有,去广州主要是去学习洗肠,之所以在中秋节这天,是因为我在网络上查询到余家康医生只在周一上班,因此选择在这天去复诊。你看我这里有专门的洗肠方法(向南都记者展示一张便秘婴儿出院指导文件),我还在广州医药器械公司购买了洗肠用的工具。

  南都:余家康医生说孩子当时有腹胀、呼吸不畅现象?

  陈:怎么可能,余教授采取的也是保守治疗方法,他也是给孩子洗肠。医生和我说现在主要是观察孩子病情变化,如果像你说的孩子有问题,我怎么可能把孩子从广州带回来,我就这一个儿子,他的健康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不会为了面子而不顾孩子的病情(抱出小孩现身说法)。你看我儿子这个精神状态怎么可能病重,每天4次大便,腹部也没有硬硬的。(记者观察患儿小强的腹部,肿胀确实不明显,手轻轻摁上去比较柔软,但是腹部静脉呈现曲张的情况,按照深圳儿童医院外科主任李苏伊说法,这是存在腹胀的表现。)

  南都:媒体之所以关注这件事,10万元手术和8毛钱治愈这个反差是关键。

  陈:我说过用8毛钱的药,但是从来没有说过广州儿童医院8毛钱治愈孩子,第一天媒体报道也是打了引号的,在网络上一转载引号就不见了。(第一个报道此事的深圳新闻网记者傅大伟表示专门和陈先生确认过治愈这一概念,还把稿件发给陈先生阅读,对此陈先生没有回应)。

  南都:针对深圳儿童医院,还会采取法律手段或投诉吗?

  陈:现阶段我什么都不管,主要是把孩子病治好。我想时间是最好的检验标准,到底是我说得对,还是深圳儿童医院有理,可以让时间来检验。孩子治疗完毕后,我才考虑别的问题。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