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湾公办幼儿园学童被要求一次买27件校服(图)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9月05日08:37 新快网-新快报

【摘要】:  又是一年开学时,在“广州妈妈网”上一则《西村幼儿园,入学需一次购买校服28件(记者注:实为27件)1065元》的帖子引起网民关注。网帖以该幼儿园家长的名义称明明是不合理收费却强制征收,怒斥幼儿园收费潜规则。

9月2日,西村幼儿园的学生在上课。 9月2日,西村幼儿园的学生在上课。
涉事的广州市荔湾区西村幼儿园。涉事的广州市荔湾区西村幼儿园。

  学童被要求一次买27件校服

  公办荔湾区西村幼儿园被指强制收费,教育部门称其违规

  又是一年开学时,在“广州妈妈网”上一则《西村幼儿园,入学需一次购买校服28件(记者注:实为27件)1065元》的帖子引起网民关注。网帖以该幼儿园家长的名义称明明是不合理收费却强制征收,怒斥幼儿园收费潜规则。

  学校是否违背自愿原则额外收费?为每位幼儿购置20多件校服是否必要?这是否符合幼儿园收费的名目和标准?对于群众意见集中的幼儿园收费问题,有关主管部门该如何监管?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核心网事

  网揭广州一公立幼儿园“入学需一次购买校服28件1065元”

  9月初各级各类学校陆续开学,一些教育乱收费现象又开始浮出水面。这则《西村幼儿园,入学需一次购买校服28件1065元》网帖称:广州市荔湾区协和幼儿园(即西村幼儿园)在发给家长们的《新生校服明细和操作提示》中明确写道,“请家长整合您孩子日常穿着衣服的尺码,于家长会当天在班主任处领取校服订购回条,并于新生家长会后交回。”

  同时网帖还详细记录了校服的数量和价格:夏季针织上衣4件、夏季梭织短裤4件、春季梭织中袖3件、春季梭织八分裤3件、春秋季风衣2件、秋季梭织长衬3件、秋季梭织长裤3件、秋季梭织马甲1件、冬季棉服2件、罩衣2件、书包1个,小小班1065元,小、中、大班1005元。

  发帖人称:孩子马上就要去协和幼儿园上学了,这可是盼了好久的事情,但是召开家长会时,令我震惊的是当天需要订购校服及缴费,每人多达28件(含1个书包)1065元!这等于就是强制性收费,不交孩子就上不了学了!

  另一位跟帖者说,入园前有的家长就花了好几万,好不容易等到孩子入学了,可是发现还要交一大堆钱,校服、被服、文具,样样都是钱。是一间幼儿园的霸王收费还是大多数幼儿园都是这样?

  记者调查

  校方辩称购买27件校服只是“建议”

  教育部门:幼儿园向学生收取校服费属违规

  该幼儿园园长周志芬在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对此事做出四点回应:第一,确实存在学生入学订购27件校服和1个书包的事,但是校方只是“建议”购买,并非强制性要求。“家长们如果不想买校服也是可以的,也允许孩子们不穿校服来上课。”该幼儿园500名左右的学生中绝大部分都“自愿”订购了校服。

  第二,幼儿园订购校服是出于构建校园文化和学生保健的角度考虑。学生统一着装能防止攀比,凸显幼儿园的总体形象,增强幼儿园的团队精神,学校统一订购能保证衣服的质优价廉。

  第三,27件校服的数量是必要的。27件校服是孩子一年中要穿的,并不是以后每年都要买。幼儿园每天都要安排两个小时的户外活动,孩子们出汗很多,夏天他们穿一套来上学,备一套待出汗之后换,另外两套则第二天使用,所以4套夏天的校服能正好满足孩子的保健需求,秋天和冬天的服装也是根据季节特点而设计。

  第四,学校没有通过让学生购买校服“创收”。

  根据广州市物价局、教育局等部门对广州市幼儿园收费管理的规定,广州市各类幼儿园必须取得物价局核发的《广东省收费许可证》,按规定的项目和标准进行收费。

  广州市教育局纪委、监察室负责人向“中国网事”记者表示,对公办幼儿园核准的收费项目里,校服费并不在其列,幼儿园向学生收取校服费是违规的。虽然这项收费校方称是自愿收取,但从《新生校服明细和操作提示》书面文字上看,并没有明确注明“自愿”。

  记者在这家幼儿园看到,虽然校方要求学生购买了如此多的校服,但实际上幼儿园的孩子并未统一着校服上学。有网友质疑:校服是都买了,但穿不穿校服上课随你便,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就是所谓的构建校园文化吗?

  广东省人民政府督学李伟成也认为,即使幼儿园未提出强制性购买校服的要求,但家长觉得自己的小孩如果不买的话,穿自己的衣服会觉得另类,会受到歧视。所以只要幼儿园提出,家长一般都会购买。

  李伟成说,公立幼儿园不应提倡太多校服,国外幼儿园基本没有统一的校服。

  对于该幼儿园是否存在借要求学生购买校服“创收”的情况,相关部门已经在调查之中。

  延伸阅读

  名目繁多的幼儿园收费何时休?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开学之初,关于幼儿园乱收费的投诉相当集中。除了保教费、伙食费、体检费、借读费、假期留园费是物价、教育等部门允许的收费项目外,校服费、IC卡费、入园购置费、入园押金、保安费、生日费等各种违规收费项目层出不穷。

  根据《广州市幼儿教育管理规定》第十七条,民办幼儿园可自行制定收费标准,但应报物价管理部门及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其它各类幼儿园实行收费许可证制度,按级收费,不得擅立收费项目和提高收费标准。

  记者调查发现,民办幼儿园“天价”收费日渐普遍,很多并未在有关部门备案,由于备案的非强制性,给监管带来难度。而公办幼儿园的收费标准由于是2000年制定的,随着物价水平的提高,很多公办幼儿园认为10年前制定的收费标准偏低,因而巧立名目增加“服务性收费”,提高收费标准。

  李伟成说,公立幼儿园目前对托管费等必要性收费是有规定的,但是对校服等服务性收费无规定,不少幼儿园都从学费、托费之外去想办法赚钱,是不应该的。

  他说,就目前来看,物价部门和教育部门的监管比较粗放,具体的事情难以做到,主要还是要靠幼儿园自律和社会的广泛监督。其实有关部门可以按照量化标准进行规范,比如餐食的标准是多少,超出哪一级标准就应该申报。现在都在校务公开,这个也可以公开。最好是建立家长委员会,由园方和家长共同协商,家长委员会来对收费把关。

  专家认为,公办幼儿园要以公共利益为核心,私立幼儿园也不能为了经济效益而放弃了社会效益,毕竟教育是公益事业,各类幼儿园举办者都要坚持国家幼儿教育方针和为社会多做贡献的思想。

  (郑天虹 欧甸丘)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