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幼儿园场地遭强制收回 600学童或开学无望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9月01日08:07 南方日报

【摘要】:  昨天是白云机电幼儿园开学的前一天,然而600多名孩子却因学校的租赁纠纷而开学无望,不少家长忧心忡忡。昨天下午,几名广州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雨田公司)的人员来到学校,要求强行解除与学校的租赁合同

  昨天是白云机电幼儿园开学的前一天,然而600多名孩子却因学校的租赁纠纷而开学无望,不少家长忧心忡忡。昨天下午,几名广州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雨田公司)的人员来到学校,要求强行解除与学校的租赁合同,收回教学场地,尽管幼儿园方多次请求走法律途径解决纠纷,但却遭到对方拒绝。

  租赁方:因对方“转租”解除合同

  8月11日,白云机电幼儿园的负责人陈素清突然收到一份新雨田公司发出的《解除合同通知书》,要求在8月31日前收回幼儿园租赁的房子和场地。突来的解除合同让幼儿园的秩序顿时被打乱。

  白云机电幼儿园是民办幼儿园,2007年12月7日一位姓田的人代表幼儿园,与广州新雨田签订了《幼儿园租赁合同》。合同上显示,新雨田公司将位于广州大道北同和白云机电公司大院内第26栋、27栋房屋及场地租给田某办园,租赁期限为5年,即从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双方还规定,不得单方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租赁期内,也不得将房屋和场地转租、转让给第三者。2009年3月25日,双方继签了《补充合同》,将场地租赁期期限延长至2027年12月31日。

  新雨田公司为何要解除合同?记者在新雨田公司对田某发出的一份通知书上看到,该公司以田某未经其同意,就将幼儿园场地转租给陈素清为由,要求与田某解除合同,田某需在8月31日将场地交还新雨田公司。

  “他们(新雨田公司)一直知道我们三个人一起办幼儿园。”陈素清说,机电幼儿园由田某、她和王某三人一起经营。但8月11日,新雨田公司却单方面提出解除租赁合同,且态度十分强硬,“如果不搬走,他们就在8月31日派人强行收回。”

  幼儿园:是合伙经营而非转租

  作为幼儿园负责人之一的陈素清表示,“我们(田某、她和王某三人)是合伙经营,并非转租。”田某是幼儿园园长,王某负责出纳,她负责会计。

  记者从陈素清出具的《白云机电幼儿园租赁承包补充协议》中发现,2007年12月,田某、王某和陈素清三人在协议中规定,原田某与新雨田公司签订的幼儿园租赁合同,经三方协商同意共同租赁、承包、经营白云机电幼儿园。协议还称,一切经营投资、经营管理、经营效益(包括盈亏)共同负担,三方共同承担幼儿园的法律责任。

  教育部门颁发的教育许可证也注明了白云机电幼儿园的园长是田某。“田某也参与了经营,我有整个分红记录作为证据,怎么能说是转租给我呢?”为何三人不与新雨田公司签订合同?陈素清坦言,由于她和王某与新雨田公司的某些重要员工之间是亲属关系,为了避嫌让田某代表签租赁合同。

  影响:600名孩子开学无望

  自从陈素清收到解除合同的通知书后,就一直与新雨田公司协商。陈素清说,即使她提出走法律程序解决纠纷,不要影响学校的正常秩序,但都没有被对方接受。

  “我们学校约有600名孩子和50多名老师。”陈素清说,尽管开学的时间就到了,但学生很可能因为学校场地的租赁纠纷而无法顺利开学。

  昨天下午,新雨田公司派出人员到幼儿园,要求接管场地。不过,园方并不同意。而记者多次致电新雨田公司的负责人丘国华经理,对方听到采访请求后,声称“打错了”,马上挂断电话拒绝回应。

  “希望学校尽快解决纠纷,要不然孩子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学了,重新找幼儿园很难啊。”昨天,一位在学校陪孩子玩耍的家长担忧地说。

  陈素清表示,昨天下午已经报警,警察已录口供。今天幼儿园能否正常开学不得而知。不过,园方将争取让学生正常开学,如果双方的纠纷影响到开学,他们将再报警。

  律师说法:参与经营不算转租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的周峰剑律师认为,从法律来说,只有将场地转租给第三方,并从中收取差额租金,才能算转租。但在此案中,从教育部门颁发的许可证和幼儿园的协议和分红记录等分析,田某与另外两人是合伙经营,并非转租。(记者/汤凯锋 实习生/周蔚华)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