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公司贷给地产公司3亿多 半年收获利息近1亿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8月31日08:59 南方日报

【摘要】:  短短一年时间,1元可以变2元,10元可以变20元,100元可以变200元,1000元可以变2000元……

  短短一年时间,1元可以变2元,10元可以变20元,100元可以变200元,1000元可以变2000元……

  这样的财富狂飙速度并非神话,在民间借贷市场,如此神话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在广州核心商业圈的办公室,某投资公司总经理李霖正悠闲地在电脑上玩着德州扑克。他丝毫不用担心工作,因为他今年的工作任务已经远远超额完成。他认为最漂亮的一单业务,就是贷给某中小型地产公司三亿多元开发资金,该地产项目半年收取了近一个亿的巨额利息。

  低息揽储高息放贷

  “你信吗?只要有200万元本金,不用一年的时间,担保公司可以滚成1个亿。”李霖看着满脸惊讶的记者慢慢解释,“用200万元购置房产,通过担保公司可以向银行贷500万元,再拿这500万元购买房产,通过担保公司向银行再贷1000万元,如此循环,可滚成2000万元、4000万元,甚至一个亿。担保公司低息从银行贷到大笔资金后,便可以拿去放高利贷。”

  广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从业者介绍,这是担保公司进入民间信贷市场最普遍也最常用的“滚钱手段”。

  上述从业者还透露,由于在现有法律体制下,担保公司只能融资而不能参与投资和放贷,一批由担保公司实际控制的投资公司和典当行应运而生,它们肩负着衔接担保公司的上下游链条。“金融办监管相当严格,但担保公司也有应对的办法,尽管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同为一个幕后老板,但从法律层面上根本看不出它们之间有任何关系,从而有效规避了相关的法律法规。”

  记者从广州深圳两地多家担保公司获悉,近来民间借贷利率已普遍涨至月息6%—8%,换算成年息高达72%—96%,个别民间借贷公司年息甚至上探到120%。当前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为6.65%,民间借贷利率最高已达银行贷款利率的18倍。

  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之下,担保公司想尽一切办法以较低成本从银行低息获取贷款,再高息转手套取利息利润。

  利用客户低成本从银行拿钱,也是担保公司揽储的重要手段。据李霖介绍,一些无负债、资信好的企业,也是担保公司眼中的“好壳”。如果这些企业找到担保公司短期拆借资金,担保公司会想方设法说服这些企业从银行尽量多贷款。“企业如果只需要500万元,我们就说服他们借1000万元,剩下的500万元留给我们放贷,大家都有钱可赚。”

  “这种合作虽然有风险,但如果不答应担保公司的要求,借款企业没办法从银行直接申请到贷款,担保公司不仅能快速申请到贷款额度,而且审批快速,到账时间快,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只能妥协。”在广州珠江新城Costa咖啡店,在肇庆经营一家小型房产公司的老板杨力无奈地说。

  今年上半年,杨力因为开发一栋商住楼急需600万元启动资金,经朋友介绍委托一家广州的担保公司为其贷款。他将房产和实业作为抵押物,担保公司评估后和他商量,让他从银行申请1000万元贷款,600万元给他,担保公司截留400万元。

  “今年的行情,一般月息是6%—8%,最高的月息为10%甚至12%。”李霖告诉记者,超过了10%的月息,持牌的担保公司一般不敢放了,“我们天天都在和骗子打交道,有的人开着租来的奔驰和宝马等豪车,开口贷上千万元,没有抵押物,多少利息无所谓,反正他们只要拿到钱,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了。”

  钱多钱少都“狙击”

  成本高涨、资金匮乏、招工困难……越来越多做实业的中小企业老板感觉日子日益艰难,他们有的选择退出保存实力,有的则惨遭淘汰。

  30多岁的北方男子任阳在深圳拥有一家节能家电公司,拥有三四百名员工和两万平方米的大型生产厂房。在旁人看来,年轻有为的任阳风光无限。

  而任阳的苦恼在于,公司每年的销售总额早已超过了一个亿,而利润却不到1000万元。“每天很累,利润空间太小。”

  然而,有担保公司多次上门试图说服任阳,在他们看来,任阳的公司信誉良好,而且财务的基本面非常漂亮,他们可以用这个公司“壳”从银行申请到更多的贷款。同时,担保公司也给任阳开出了足以让他心动的价格——只要他愿意合作,银行成功贷款后可以拿到10%的“手续费”。

  他也曾为此心动,如此高额的“手续费”几乎等同于他企业一年的利润。最终,经过深思熟虑,任阳还是选择了拒绝,出身农村的他,在深圳白手起家,经过近十年打拼才有了公司的今天,他不想因为贪婪,而变得一无所有。“诱惑很大,我还没有做好进入资本市场的准备,没有安全感。”

  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的“嗅觉”非常敏锐,有钱的老板和缺钱的老板都是他们的“狙击”目标。

  深圳某大型驾校的老板王思谈及融资机构非常反感,他的驾校每年约有一万名学员,因为驾校是预缴学费,因此公司账面有约3000万元的现金流。

  来自香港、深圳和北京的融资机构接连不断派出各路豪杰对王思开展“游说”。深圳本土某融资公司甚至找到王思的老乡出面来说服他,承诺每年支付1000万元的利息。

  据王思透露,深圳几家上规模的驾校老板均遭遇了类似的“公关”,性格稳重的他告诉记者,“这样来钱确实很快很容易,但是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不太对劲。”

  (为保护受访对象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风险提示

  担保乱象引起监管层重视

  为什么担保公司热衷于担保主业外的高风险、高收益活动,在民间借贷市场上演疯狂的资本追逐?

  金融机构信贷规模的收紧,对于原本就贷款不易的中小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如此一来,担保公司无疑成为了企业快速获得贷款的救命稻草。

  “不借(高利贷)马上死,借了还有翻身的机会。”任阳表示,尽管担保公司放贷的利息高,但是面对缺钱的企业,如果有项目急需资金,除了高利贷没有其他选择。

  担保公司乱象已引起监管层重视。自2009年开始全国性的担保公司整顿准备工作,2010年开始进入实质性的整顿工作,包括广东、上海、山东等各地相继出台整顿方案。

  目前,担保公司违规吸储、违规放贷的风险已初步显露出来。今年3月份,400余名投资者在诚泰担保存有的1.2亿元资金也随着公司“跑路”而瞬间蒸发。

  根据中央人民银行2002年颁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四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