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手术后成十级伤残 诊断医师未注册医师资格证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8月31日08:48 新快网-新快报

【摘要】:  29岁的王明朝刚刚做了父亲,但却始终无法抱起孩子,他指着自己萎缩的小腿说:“手术以前没有萎缩,现在都萎缩成一块木头了。”

打球伤及脚跟腱,做了一个简单手术后成了十级伤残打球伤及脚跟腱,做了一个简单手术后成了十级伤残
王明朝指着自己萎缩的小腿说:“手术以前没有萎缩,现在都萎缩成一块木头了。”王明朝指着自己萎缩的小腿说:“手术以前没有萎缩,现在都萎缩成一块木头了。”
“谁动了我的脚跟”? “谁动了我的脚跟”?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刘子瑜 实习生 马毓

  打球伤及脚跟腱,做了一个简单手术后成了十级伤残

  诊断结论两医师签名,其中一人5个月后才注册医师资格证

  签名手术的医生没有主刀,主刀的医生没有签名

  29岁的王明朝刚刚做了父亲,但却始终无法抱起孩子,他指着自己萎缩的小腿说:“手术以前没有萎缩,现在都萎缩成一块木头了。”

  2010年3月11日22时,王明朝因为打球伤及脚部跟腱住进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以下简称“珠江医院”),珠江医院为其做了手术。术后不久,王明朝发现自己小腿开始萎缩且行走不便,后经鉴定为十级伤残。

  在患者接诊病历上签字的有两名医生:一名是李松建,另一名是陈华。

  今年8月19日,王明朝手术记录书上的签名医生李松建向王明朝承认,手术不是他做的,接诊当天他也不在医院。而记者通过卫生部医师执业注册查询网查询到,当晚另一名接诊医生陈华当时并未注册医师资格证。

  简单手术留下十级伤残

  2010年3月11日22时,王明朝因为打球伤及脚部跟腱住进珠江医院,入院1个半小时后,珠江医院为其做了“右跟腱探查吻合术”。7月16日,王明朝在珠江医院做例行复查,被鉴定为:“右腓总神经重度受损。”

  时隔一年半后,王明朝发现其脚跟及腿部依旧行动不便。“我当时觉得应该是伤残了。”王明朝这样说。

  随后,王明朝前往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做了伤残评定,符合十级伤残标准。

  十级伤残属于最低等级伤残,指伤残人“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工作和学习能力有所下降;社会交往能力轻度受限。”

  王明朝对这个伤残鉴定结果持保留意见,表示还要重做伤残鉴定。

  是并发症还是医疗事故

  珠江医院骨科中心副主任李松建说:“他这个手术其实是个简单手术,我们做了很多例。”但王明朝认为,恰恰是这样的一个简单手术,导致他“右腓总神经重度受损”,这是一起“医疗事故”。

  李松建认为:“后来被诊断出的‘右腓总神经受损’与手术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不存在医疗事故这个说法。应该是他本人在恢复期卧姿不当造成的。”

  李松建还说,“石膏压迫也可能导致神经不适。”

  医生于博告诉王明朝:“你打了6周的石膏,神经受到长期压迫感觉不适是很正常的,应该是手术过后的并发症,且废用性肌肉萎缩是比较常见的。”

  两大疑点

  诊断医师未注册医师资格证?

  2010年12月,王明朝向珠江医院投诉,同时,他又找到了诊断病历书与手术记录书上签名的医生李松建,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根据王明朝提供的与李松建的录音显示,李松建明确说:“我跟你说,当天晚上你是急诊,我没有在,没有直接诊断你。”

  新快报记者看到,珠江医院病历记录上,下“初步诊断”结论的签名医师有两名,一名是李松建,另外一名是陈华。

  按照李松建所言,当天没有对其进行诊断,即意味着,只有陈华一人参与了诊断。但新快报记者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医师执业注册信息查询网”查阅到,陈华在当时给王明朝诊断时,并未注册医师资格证。

  卫生部网站显示,其注册医师资格证时间为2010年8月,但病历记录上,他的签名时间是2010年3月11日。也就是说,在诊断王明朝5个月后,他才注册医师资格证。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及卫生部制定的《医师执业注册暂行办法》规定,未经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者,不得从事医疗、预防、保健活动。

  医师签了名手术时却没在医院?

  王明朝得知李松建并未给自己初诊后,吓了一跳。

  随后其又看了一遍手术记录书,发现手术记录书上手术医生写着李松建,并有李的亲笔签名。

  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放心,他又翻出在珠江医院开具的包括手术记录内的4项单据,涵盖了包括从诊断到手术实施过程,每一项都有着副主任医师李松建的签名。但他发现,多处签名字体不一样,“看字体明显不是他一个人签的。”王明朝在事后说。

  随后,他拿着单据找到李松建,根据录音显示,李松建告诉他:“这个是我签的,这个是我签的,这个不是我签的……”

  更令他吃惊的是,李松建说:“我跟你说,你这个手术我没有参加,不是我做的,你当时是急诊,我没有在医院。”

  医生回应

  主刀医生另有其人,只是没有签自己名字

  前日,李松建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承认:“我确实没有参加他的手术,但手术记录书上的字确实是我签的。”

  手术记录书上,只有李松建一人签名,李松建又否认他参加了手术,那么,究竟是谁给王明朝动了刀?李松建说:“是我们科的于博医生,他亲自动刀的,他是有医生从业资格证的。”

  按照李松建所说,给王明朝动刀的是于博,那么于博为何不签自己的名字呢?

  李松建给出这样的答复:“这个,确实是我们有一些漏洞。”同时他还向记者解释:“我们都是一个医疗组的,我是组长,他们做的事情都需要我审批。”

  患者王明朝认为:“于博是2009年博士毕业,他在2010年3月我做手术的时候,最多是个主治,是否能单独实施一级手术?”

  对于王明朝这样的说法,李松建回应:“于博医生2002年就硕士毕业了,当年已经是主治医师了,操作二级手术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行业众议

  签名的医生不主刀,其他医院也这样做

  李松建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说:“签名的医生不主刀但最终签字这个事情,其他医院其实也是这样做的。”记者就此采访了广州多家医院的医生,有医生表示,李松建这样的说法确实存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外科医生说:“其实这个也是圈子里的一个潜规则了。”

  该医生向新快报记者解释:“由于目前医院的医生人数和患者人数难以成为正比,很多医院都是人满为患,医生根本忙不过来,这时候一些助理医师就主刀。”但他强调,即使是助理医生亲自主刀,也需要主刀医生在场,也就是医生常说的“放手不放眼”。“这个主要是预防一旦出现突发事件,助理医生不能应对,主刀医生可以立即处理”。

  浙江一名医生同样表示:“放手叫助理医生动刀,也是对医生培养的一种方式。”

  “这样也存在了一个问题,就是一旦起了医患纠纷,主刀医生也难逃其咎。”一名医生提出这样的顾虑,他说,对于主刀医生不动刀的事情,医学界长期存在争议。

  不过,新快报记者采访过程中,众多医生亦谈到,就王明朝手术而言,主刀医生不在现场,助理医生就动手术,且最终签名也未出现助理医生的名字,确实有些难以理解。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