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五胞胎四小宝病情反复 父母不忍心探望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8月30日08:53 新快网-新快报

【摘要】:  昨天,中堂和小妮终于给四个宝宝取好了小名,分别叫娃娃、妮妮、妞妞、蛋蛋。同时,在热心社区的帮助下,中堂终于在省妇幼旁的兴隆社区找到了一间80平方米的小区房,租金1000元,只有正常价格的一半。他和房东签

父亲张中堂在失去老四时难掩心中的伤感,眼含泪光。记者 王小明/摄父亲张中堂在失去老四时难掩心中的伤感,眼含泪光。记者 王小明/摄
保温箱内的“袖珍宝宝”伸了个懒腰。记者 孟祝斌/摄保温箱内的“袖珍宝宝”伸了个懒腰。记者 孟祝斌/摄

  广州首例五胞胎

  在社区人员帮助下,小妮终于有了临时落脚地

  昨天,中堂和小妮终于给四个宝宝取好了小名,分别叫娃娃、妮妮、妞妞、蛋蛋。同时,在热心社区的帮助下,中堂终于在省妇幼旁的兴隆社区找到了一间80平方米的小区房,租金1000元,只有正常价格的一半。他和房东签下3个月的租约,准备迎接本周即将出院的小妮。但新快报记者从院方得知,四个孩子至今病情反复,危险程度不尽相同。医生多次希望父母能探望孩子,但连着两天夫妻俩均未再探望孩子。

  压力是一般家长的5倍

  “上个周末,四个孩子的情况非常反复,都不乐观。”昨天下午,新生儿科主任杨杰在接受采访时说。从上周六起,她和护士几次希望中堂和小妮能去暖房看看孩子,但夫妇俩一直没有想探望的意思。那天,中堂听到孩子情况的消息后,说了一句:“确实很难承受。”

  可在昨天下午,当新快报记者再次见到张中堂时,他表现得非常乐观,“医生怎么说?孩子情况都还好。”尽管他早已知道孩子反复的病情,但依然强撑掩饰,当问及为何不探望孩子时,他表示:“我们怕细菌太多感染到孩子。”但院方表示,只要是院方允许的家属探视都属正常探视,不用担心感染孩子。杨杰猜测,夫妻俩或许仍是心理压力太大,怕难以承受才不去探望,“我可以理解他们承受的压力确实很大,因为他们的压力是一般家长的5倍”。

  找房子遇热心业主免租

  在距离医院旁不远处的广园西路上,中堂找到了未来三个月他和小妮的落脚地。房子是王圣堂居委会兴隆社区在看到媒体报道后,主动给中堂一家提供的,社区党总支专职副书记谢东强说,社区前前后后物色了近10家,“小妮刚生完孩子,不能住太高,不能太乱的,楼梯不能太窄的……”最后找着的房子位于一栋普通居民楼的4层,两室一厅80平方米,每月租金1000元,楼下正好是社区办公室,治安不错。前天晚上,上一个租客刚刚到期搬走,昨天下午,中堂便开始陆陆续续往里搬东西。在此之前,社区的工作人员还为他们打扫了房间,添置了简单的家具。

  按中堂原本的想法,他是希望找一室一厅,但1000元能租到这么一套房子,在他意料之外,尽管价格对暂时没有工作的小两口来说还是贵了点,但中堂还是很满足地说:“没能找着比这更便宜的了。”主动提供房子的是该小区大楼管理小组主任何浩荣,他有些过意不去地说:“我原本都答应了免费租给他的。房子本是计划年底给儿子结婚用的,但中堂一家情况特殊,临时过渡3个月正好。”但中堂不好意思不花钱住,还是提出给一半租金。

  暖房日记

  2011年8月29日周一晴

  今天令我们高兴的是,我们终于有名字了。老大我叫娃娃,老二叫妮妮,老三叫妞妞,老五叫蛋蛋,爸爸说名字取得平凡点好养活。但听医生说,我们的病情很反复,依然有生命危险,这让爸爸、妈妈非常焦心。

  跟8月23日所称的体重相比,现在我们的体重都有所变化,但比起出生体重还是轻了不少。8月23日,我、妮妮、妞妞、蛋蛋的体重分别是630g、780g、660g、730g,现在我的体重上升到750g,妮妮上升到800g,妞妞依然是660g,而蛋蛋却有所回落为720g。

  说到吃,我和妮妮吃奶的情况相对较好,从1ml/4小时提高到了1.25ml/4小时,但妞妞、蛋蛋情况很糟。从上周五下午开始,他们就出现腹胀,周末停奶了两天。此外,妞妞还出现了贫血、心脏有杂音等病况,医生为她做了输血等紧急处理,目前总算有点恢复。但现在她和蛋蛋的吃奶量只能暂时减少到了1ml/8小时。听医生阿姨说,我们的免疫系统还没有完全长好,抵抗力很差,我情况稍好些,已停了抗生素,但两个弟弟、妹妹反而还需加大抗生素。但医生也说,假如抗生素用得太多,很有可能杀死好坏两种细菌,导致其他细菌的生长。弟弟、妹妹们的情况究竟会怎样,还得继续观察下去。

  “袖珍女娃”600克 每餐只喝一滴奶

  系目前广东省最轻新生儿

   记者 李斯璐 通讯员 马军 报道 因母亲怀孕期间健康恶化,广州一名仅25周的女婴被紧急剖宫产出。女婴出生时仅600克,但器官发育极其不成熟,医护人员怜爱地称其为“袖珍宝宝”。经过3个月抢救治疗,其体重增至1500克,生命被抢救回来。据有关资料显示,此患儿是目前为止广东省内最低出生体重的重病婴儿。

  据“袖珍宝宝”的主治医师、新生儿科副主任张喆介绍,孩子的母亲姓严,是一名超过35岁的高龄产妇,怀孕期间健康状况一直欠佳,直到怀孕25周时,突感身体不适,于今年5月2日在广州某个区级医院紧急手术,生下不足月的宝宝。

  然而,宝宝出生时体重仅有600克,医学上属于发育未成熟的超低体重儿,于是紧急转往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救治。张喆告诉新快报记者:“第一天来到医院她就住进32℃恒温育婴箱,心、肺贴满监测仪器。不仅如此,‘袖珍宝宝’胃肠功能虚弱,无法耐受进食,每顿要靠输液泵,将0.1毫升牛奶泵进胃里,这只相当于一滴奶的量。”

  在住院期间“袖珍宝宝”险情不断:肺功能差,难以撤下呼吸机;免疫力低下,反复的肺部感染,还曾因肺部突然大出血而休克……让医生感动的是,“袖珍宝宝”竟也乖乖配合医生治疗。经过多次抢救,医生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直到昨日,医生检查确定,“袖珍宝宝”已经恢复健康,现在小家伙每顿能吃奶50~60毫升,体重超过了2公斤,可随父母出院回家了。(记者 张秉璐)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