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女儿遭开水淋烫全身85%烫伤 家人怒告兽父

http://news.gd.sina.com.cn 2011年08月22日01:43 金羊网-新快报

【摘要】:  7岁的林秋蓉全身包裹着纱布,小小的身子禁不住抽搐……病房外,看着侄女痛苦的模样,姑姑林天云泣不成声。她怀疑是小秋蓉没有听从生父的话,不去行窃,被父亲在一个多月内数次用开水烫。如今,小秋蓉

  

■林秋容的叔叔林先生在ICU病房看望侄女。

  

■小秋蓉的姑姑林天云。

  林秋蓉全身85%烫伤生命垂危,疑因拒绝父亲行窃要求遭毒手

  ■采写:新快报记者 林良田 实习生 陈慧敏

  ■摄影: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

  7岁的林秋蓉全身包裹着纱布,小小的身子禁不住抽搐……病房外,看着侄女痛苦的模样,姑姑林天云泣不成声。她怀疑是小秋蓉没有听从生父的话,不去行窃,被父亲在一个多月内数次用开水烫。如今,小秋蓉全身被烫伤的面积高达85%,昨天凌晨2时许,她从云浮被紧急送往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抢救,目前仍有生命危险。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开水烫女的做法激怒了全部人,家人没有包庇向云浮警方报警,小秋蓉的父亲林某全被刑事拘留。

  “我问小秋蓉是用什么水烫的,她说是饮水机里的水,把衣服脱掉,拿大杯子装开水直接从身上淋下去!”

  ——小秋蓉的姑姑林天云

  “跟前妻分居之后,他(林某全)就性情大变,都不怎么跟我爸妈联系了。我妈六十大寿那天,许多人都有打电话给我妈贺寿,但无论别人怎么劝,他都不肯打一个电话。”

  ——林天云说哥哥林某全性情古怪

  从来不闻不问的爸爸将小秋蓉带走一个月

  今年7岁的林秋蓉家住云浮市云安县南盛镇柒洞石脚村。她出生仅两个月,父母就因性格不合分手,母亲带着她哥哥离开,而父亲林某全对她不闻不问,把她交给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林某全后来到云浮市区做搭客仔,认识了离异的莫某甜,不久两人同居。小秋蓉的姑姑林天云说,今年7月19日,林某全来到父母家,说要带小秋蓉到城里剪头发。“但当日他没有把女儿送回来,说小秋蓉会在他那里多住几天。”林天云说。

  一晃就是一个月。林天云说,8月20日凌晨4时许,奶奶听到小秋蓉在敲门,她开门后发现孙女一个人站在门外,小秋蓉说是爸爸开摩托车送她回家。回家之后,小秋蓉失去了往日的活泼可爱,不知为何沉默寡言。到了上午10时许,发觉孙女衣服有异样的奶奶准备为她换衣服,脱下衣服后,奶奶震惊了:除了头部,小秋蓉身上几乎都有严重烫伤的痕迹。“一脱衣服,她就喊疼,我妈看到她身上的皮都黏在衣服上,背部脱皮脱得很厉害,我都不敢看了。”林天云说。

  小秋蓉说是爸爸烫她 没饭吃偷饭菜遭棍打

  看着孙女被烫伤,爷爷奶奶焦急地问个究竟,小秋蓉先是说自己是不小心被开水烫伤。这显然不能相信。爷爷奶奶立即把同村的堂叔堂伯叫到家里,众人看到伤势后,又惊又怒,不断追问小秋蓉。“大家对小秋蓉说,‘你不可能把自己烫成这样’,她才交代是她爸爸和姐姐(莫某甜)烫的。”林天云说,侄女告诉她,林某全曾警告女儿,如果小秋蓉跟别人说是他烫的,就不让她回家,“要把她扔进河里”。

  “我问小秋蓉是用什么水烫的,她说是饮水机里的水,把衣服脱掉,拿大杯子装开水直接从身上淋下去!”林天云说,小秋蓉告诉她,姐姐(莫某甜)烫过她两次,还拿棍子打她,爸爸也烫过她几次,“有时候是隔着衣服,有时候是直接脱掉衣服烫”。

  “我不明白她爸怎么可以那么残忍,向亲生女儿下毒手!侄女还说,刚开始有饭吃,后来试过连续几天没有饭吃,她偷家里的饭菜,被发现后就遭棍子打。”林云天说。

  愤怒的家人报警告发 恶毒父亲被刑事拘留

  林天云说,家人不知道小秋蓉真正被烫伤的原因,不过家人猜测,可能是林某全想要小秋蓉去做一些偷窃的事情,被拒绝后所以用开水烫伤女儿。同村村民证实,林某全曾因偷摩托车入狱9个月。

  事发之后,家人立即给林某全拨打电话,但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因为林某全平时与家人极少联系,大家都不知道他住在哪。

  “这样的做法实在伤天害理”,小秋蓉的爷爷打电话报了警。“我父母也很难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但是想到他(林某全)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这样对待,就没有犹豫报警了。”林天云介绍,小秋蓉先是送往云浮市人民医院治疗,由于伤势严重,昨天凌晨2时许转往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入院后,医生一度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昨晚,新快报记者从云浮市相关人士处获悉,林某全已被云城区警方刑事拘留。据林某全交代,其于8月14日在旅馆用开水烫伤女儿后,觉得“女儿快不行了”才送回家。

  体无完肤

  治疗顺利也需两月 至少要70万医疗费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在烧伤科重症监护室外看到,瘦弱的小秋蓉全身包裹着纱布,头发剃光,躺在病床和家人说话。“她说很想念在云浮的爷爷奶奶,而且希望自己快点好,能赶在开学前回学校上学。她还说,自己全身都很难受,特别是背部和屁股,又痒又痛,但知道不能去挠。”小秋蓉的叔叔告诉记者。

  主诊的烧伤科李医生表示,小秋蓉神志清醒,但伤势严重,“全身都是新伤,烫伤面积达到85%”。目前,医生为她进行补充液体抗休克治疗,不过严重的情况会出现在48小时之后,“伤口可能会感染,病情渐重,危急的话会出现全身感染,肺、肝、肾等器官枯竭”。

  李医生说,小秋蓉如今全身表皮脱落,皮肤渗液。治疗顺利的话,疗程也需要超过两个月,费用在七八十万元左右。另外,由于小秋蓉仅剩头、颈以上部位完好,因此80%的创伤面只能靠其头皮来提供植皮,也需要进行多次手术。

  可怜的娃

  她还等着9月上小学

  姑姑林天云说,小秋蓉身世坎坷,但绝对是个乖巧的女孩。今年9月1日,小秋蓉即将升入小学一年级,虽然她在学前班的成绩不是很好,但这个乖巧的孩子,从来不需要爷爷奶奶怎么操心。“她还很坚强,被她爸送回家后一直都没有哭,她还对我说,姑姑你别哭,你哭我也想哭了。”林天云说,直到送到广州做手术时,小秋蓉才哭了一次。

  这两天,小秋蓉的家人也不断联系她在佛山打工的生母徐某,不过没有联系上。“我们打到侄女的外婆家,她外婆说她也不知道女儿在哪。怎么说也是自己生的女儿,来看看也好。”林天云告诉记者,村委会昨日也筹集了3000多元来看望孩子。

  律师说法

  可以故意伤害罪追责

  就此事,记者采访了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的朱永平律师。朱律师表示,小秋蓉被烫伤的面积高达85%,公安机关已不能简单地以虐待罪追究其父亲的责任。他说:“挨饿、轻微殴打等比较轻的做法才在虐待罪的范围内,我一直都认为要严厉打击虐待儿童的行为。对于用烟头烫等恶劣行为,我都认为可以追究施虐者的故意伤害罪了,更何况小秋蓉已被大面积烫伤。”朱律师认为该情节太恶劣,若仍以虐待罪追究责任,则十分不利于保护儿童。“小秋蓉的父亲可以故意伤害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可被判处10年,若此伤致小秋蓉死亡,则可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最高被判处死刑”。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