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父母捐遇难儿所有器官 已有3名患者获救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8月02日11:49 大洋网-广州日报

护士在照顾小蒋。(资料图片)护士在照顾小蒋。(资料图片)
打工仔无偿捐献器官已经成功移植,目前患者恢复良好。打工仔无偿捐献器官已经成功移植,目前患者恢复良好。

  23岁蒋鸿坤生命开始延续

  他的肝和双肾已经成功移植到合适患者身上 肝癌末期患者获救 眼角膜等待合适患者

  《打工仔不幸车祸身亡,农民父母摁下手印含泪捐儿所有器官》,23岁年轻小伙蒋鸿坤的不幸遭遇让人唏嘘不已,农民之家的朴素义举更是让不少羊城读者大为敬佩。专家表示:蒋鸿坤器官功能非常“强大”,优良程度甚至超过亲属捐赠,而其一双角膜也正静静等待,将为有需要的合适患者奉献上光明。

  年轻小伙的生命如同他亲人所期待的那样,在别人身上延续。

  中山一院副院长何晓顺告诉记者:“我所率领的团队几乎全体签署了《器官捐献志愿书》,但仅靠医护人员显然不够。目前器官移植在中国的缺口依然非常大,希望有更多像小蒋全家一样的家庭,通过捐献器官,延续生命,传递爱心。”他说。

  供体比亲缘供体还优

  “蒋鸿坤的两个肾都马上派上了用场,一个受体是惠州人,一个则是广州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王长希教授告诉记者说。

  蒋鸿坤是7月30日下午3时30分告别人世的,而三台救人的手术就此紧锣密鼓地展开。专家介绍说,三个“幸运儿”中的两位来自惠州,一位来自广州,最后一台手术于7月31日完成。由于蒋鸿坤年轻、体格棒、身体素质好,供体肾质量异常优良。“尤其是他的左肾,普通人只有10厘米大,而他的特别大,达到12厘米大,我们很费力才移植进去,而且他的左肾居然还有双动脉,双输尿管,优良程度远超我们预期。”他说。

  王长希教授评价供体优良程度说:“甚至比亲缘供体还要好。”他解释说,之前开展过的活体肾移植,多数是父母捐肾给孩子,虽说是亲缘供体,但老年肾毕竟质量有所折损,反而蒋鸿坤这样的年轻强壮异体供体,移植效果更佳。

  仅剩三个月生命肝癌患者获救

  罹患晚期肝癌合并肝硬化的惠州张先生,因为久等不到供体,医生之前已“宣告”其生命仅剩最多三个月。没想到,蒋鸿坤在最后一刻挽救了他。

  该院器官移植中心王东平教授介绍,由于张先生性命危在旦夕,所以其成为名单中排序第一的受益人,得以接受蒋鸿坤的肝脏供体。

  手术进行了足足9个小时,跨了一整夜。而观察发现,蒋鸿坤年轻强壮的肝脏似乎非常适应新的环境,在张先生体内运行良好,而且肝区血供情况也十分不错。

  专家对患者的术后恢复抱非常乐观的态度:“生命是真的可以由此延续了!”

  记者详细介绍了捐献者蒋鸿坤的故事,张先生显得异常平静,“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最后他还是轻轻说了声“谢谢”。

  等了五年终获救 患者家属当场红了眼

  “为了今天,我们足足等了五年,我弟弟全身都黑了。我每天24小时开机,就怕漏接了医院打来的有供体的电话啊!”来自惠州的王先生的哥哥激动地说道。

  记者在病房见到了王先生,他今年29岁,患病已经10年,尿毒症到了后期,体质非常差,不得不一天进行四次以上的腹透,以致手臂上都出现了毒素沉积,而神经毒性也导致其全身皮肤黑黑的。“你看,术后他的输尿情况马上好了很多。”随着医生指点,记者看到,床边尿袋里已蓄积了小半袋尿液,专家表示,大概一两周后,他就可以度过危险期。

  “我们7月30日下午5时30分接到电话,6时就收拾好行李往广州赶,晚上10时前赶到了医院。”他的哥哥告诉记者,弟弟病重到生活都无法自理,只能靠老父老母照顾,“病太久了,弟弟很脆弱,我们也无能为力,所以接到电话时激动得不得了,等这天已等了五年。”

  当记者告知他捐献者蒋鸿坤的故事时,他的哥哥眼眶霎时就红了:“真的很感激他带给我弟弟第二次生命,将来出院了很希望能跟他的家人见面,当面感谢他们。”他表示,他们也都来自农村,对蒋鸿坤全家这样的义举,简单的“感谢”其实是不能表达感激之情的。

  血透九个月 尿毒症患者终告别血透

  与王先生相同命运的郭先生就住在隔壁病房,手术前他还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恩人”是一个23岁的农村小伙子。

  郭先生是广州人,今年33岁,患尿毒症多年,血液透析进行了九个月。接到医院电话时他还在深圳,立马就和家人一起赶回了广州。“还是农村的呀,太不容易了。”郭先生的父母昨日也是第一次听说蒋鸿坤的故事,当听到小伙子刚来广东三个月,刚领了一个月薪水就出事时,其母不断嗫嚅:“这样的呀,真是可怜。”

  郭先生和家人表示,希望知道蒋鸿坤的家庭还有什么需要,自己也能尽点力表达感谢。

  “现在两名患者的术后恢复情况都很好,尿量都达到了2000多毫升,以后也不再需要靠透析过日子,生活质量会有很大的改善,但还是要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王长希教授对两人的未来康复很是乐观:“过半年再看,可以说会变成另一个人,黑的皮肤都会变回红的!”他说。

  (涂端玉 李绍斌 乔军伟)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