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古桥“杀死”侵华日军官_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7月15日08:30 南方网

  摘要:今年6月,广东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新发现得到了国家普查办和国家文物局数据中心的最终确认,其中普查新发现数量为2.7万余处,广东省文物局邀请专家将其中最为突出的发现评选为“十大新发现”,惠东县白花镇的黄沙塘高桥名列其中。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桥面经过岁月磨损,一下雨便有不少积水。

  

石桥历经数百年风雨仍屹立不倒,现在已少有人行走。

  

石桥是青麻石质地,共有5组桥墩,斜成“八”字形竖立。

  

石桥周围都立起了文保界桩以做保护。

  

窄且无扶手的石桥让不少人心惊。

  今年6月,广东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新发现得到了国家普查办和国家文物局数据中心的最终确认,其中普查新发现数量为2.7万余处,广东省文物局邀请专家将其中最为突出的发现评选为“十大新发现”,惠东县白花镇的黄沙塘高桥名列其中。

  黄沙塘高桥建于清朝中期,但具体建于哪一年,建造者是谁,均无人知晓。此桥结构坚固耐用,历经300多年仍基本保留原状。因桥面险峭,侵华日军的一名军官连人带马从高桥上坠亡,这样的历史又为古桥平添了几分威武。

  谜 建造者及始建年份无人知

  黄沙塘高桥所在的白花镇坦塘村委会黄沙塘村坐落在西枝江南岸的丘陵谷地之中,村北面不到一公里外就是西枝江,距白花镇政府约4公里,距惠东县城15公里,交通便利。村里主要有朱、涂、李、练四大姓,约有3000人,村民世代以种植水稻为主,同时兼营竹类编织和甘蔗种植等。

  63岁的坦塘村村主任涂锦添告诉南方都市报记者,该村的祖先于康熙9年从福建迁来,那个时候,黄沙塘高桥就已经存在,矗立了300多年的古桥历经村里几代人的生息繁衍,它的存在早已融进黄沙塘村民的日常生活,但这座桥具体建于哪一年,建造者是谁,无人知晓。

  险 胆小媳妇趴下一点点挪

  走进黄沙塘村,沿着水泥村道走上500米,穿过路左边一块菜地,就看到了这座高架石桥。远远望去,这桥造型狭长,貌似独木桥。桥全长约21米,横跨黄沙塘沥两岸,桥面宽仅0.8米,据文物专家评定,该桥属于“五墩四跨式平梁石桥”。

  整座桥均是青麻石质地,外形简洁粗犷,共有5组桥墩,斜成“八”字形竖立,每组分别由两根竖立的长方石柱上端榫接一块横置的石板组合而成,两组竖立的石柱之间再用两根横置的方石梁榫接以稳固桥墩。桥板分为五段,分别由三块宽约0.3米、长五六米的石板并排组合而成,一次仅能容一人通过。每块石板之间缝隙明显,大多有两三指宽,桥面距水面约有五六米高,没有扶手以及防护栏。

  75岁的村民涂碧科老人告诉记者,以前河床深能通船的时候桥面更高,有些刚嫁到村里来的媳妇胆子小,不敢上去,后来就趴在上面一点一点挪过去。”记者试着来回走了几趟,刚站上去时,又高又窄的桥面确实让人有些心慌。

  壮 桥面曾经距河面十余米

  黄沙塘高桥结构坚固耐用,历经三百多年仍基本保留原状,只是桥中央的一个桥墩已经倾斜,桥板中间一块石条有明显过度磨损的痕迹,两端桥台长满杂草。

  涂碧科说,他小时候这河床还很深,桥面距离河面有十几米高,载重上10吨的帆船都可以不收桅杆顺利通过,但近几十年来因为上游过度砍伐和开发,水土流失严重,洪水频发,河床淤积逐年升高,高桥的桥墩也被逐渐地淹没在河底,水流也越来越少,现在河里已经无法行船。(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几十年前,黄沙塘沥的水还很深,这座高桥是当地唯一的渡桥。前些年,这座桥附近约30米处建起了一座宽敞的新桥,因此除了照管周围菜地的农民,这座高桥现在已很少有人通行。

  今年6月,广东省文物局局长苏桂芬带领文物专家和考古队员前来察看黄沙塘高桥时表示,该桥结构简单粗犷,既省材料,又便于排洪,实用美观,具有较高的科学和研究价值,是研究惠东地区石桥的珍贵实物资料。她建议当地政府应立即将桥周边区域划为文物保护区,不动工修建任何建筑物。同时,她建议利用附近水库适当调节抬高黄沙塘沥的水位,以减轻河床淤泥对桥墩的挤压。

  档案

  名称:黄沙塘石板桥(黄沙塘高桥)

  地址:惠东县白花镇坦塘村委会黄沙塘村(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始建年代:清朝中期

  特点:一次仅能容一人通过。既省材料,又便于排洪,实用美观,具有较高的科学和研究价值。被评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广东省“十大新发现”之一。

  现状:历经300多年仍基本保留原状,已很少有人通行

  数说古桥

  高桥历经300多年仍基本保留原状。全长约21米,桥面宽仅0 .8米,一次仅能容1人通过。如今桥面距水面约有五六米高,几十年前,桥面距离河面有十几米高。

  意外收获

  清代老祠堂 供四姓祖先

  记者在走访黄沙塘高桥的同时,发现距离高桥约五百米开外有一座老祠堂,为村中朱、涂、李、练四大姓氏合用,这在广东地区极为罕见。

  这座老祠堂修建于清代,距今也有300多年历史,总占地约有300多平方米。里堂的神龛上,朱、涂、李、练四位祖先的牌位并排摆放,面前的长条香炉里插满了香烛。

  为什么同一个祠堂会供着四个姓氏的祖先?涂锦添说,这要归功于朱氏的老祖婆,当年她的三个儿女分别与涂、李、练三个家族联姻,朱氏的老祖婆德高望重,深受村里人信服,在她的影响下,几个家族相处得十分融洽,祭祀拜神之类的活动都会相约一起进行,时间长了,几个家族就干脆合用一个祠堂了。直到现在,村里人逢年过节或婚丧嫁娶,依然要到这个祠堂来祭拜。

  威水史

  日军官连人带马坠桥亡

  据75岁的村民涂碧科回忆,1945年侵华日军战败投降后,惠州地区的日军集体撤离途经这里,由于桥又高又窄,日军只能单列缓慢通过,等着过桥的日军就在村里停留了三四天,到处寻找吃穿用品,村民们都早早地躲到别处。后来有一名日本军官骑马过高桥时,险峭的桥面让马受惊,马蹄在桥板连接处绊倒,失足跌下,和这名日本军官一起摔死在桥下。

  日军离去后,大家回来听说有个日本军官摔死在桥下,都拍手称快,那时才七八岁的涂碧科也跟着大伙一起跑去看,只看到摔死的那匹马的尸体横在河滩上,而日本军官的尸体早已被运走。

  历经至少百次洪水不倒

  该村所在地为西枝江冲积平原,多年以来,每当汛期到来,高桥都要受到洪水的侵袭,直到1980年代,上游白盆珠水库建成后局面才有所改善。

  据涂锦添回忆,高桥至少经历了一百次洪水,印象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在1979年9月,洪水将全村绝大部分房屋冲毁,这座高桥也完全被淹没。全村人逃到远处一座高山的山顶上,靠直升机送来的干粮维生,一个多星期后洪水才渐渐退去,人们都猜测高桥肯定被冲塌了,没想到水退桥出,高桥几乎完好无损地重见天日,大家纷纷称奇。

  08-09版 采写:南都记者 池锦黎 摄影:南都记者 陈伟斌 (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